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591 无法避免的死亡

591 无法避免的死亡


  此时,方里能够清楚的看到。天籁『小说WwW.』⒉

  在自己面前的空间里,一条条裂纹般的死线正如蛇一样的在扭动着,布满视野的每一个角落。

  “如果是在这对眼睛能够看到看不见的事物之前的那个阶段的话,或许得费点功夫来应付这些手了吧?”

  可惜,世间没有如果。

  经过与灵魂空间中的两仪式的训练以后,方里已经是能够靠着直死魔眼来现看不见的事物的死线。

  哪怕是**库那样看不见的独立空间,亦或者是如结界那般悄然运作着的事物,都能看到。

  既然能够看到死线,那就算看不见事物的本身也无所谓。

  只要能够看到死线,那就能够杀掉。

  “所以,你的运气真的很不好。”

  方里将怀中的爱蜜莉雅抱得更紧了些许,冰蓝色的魔眼则是开始转向了培提其乌斯,握着月刃的手缓缓的紧了起来。

  对此,培提其乌斯浑身都开始颤抖。

  虽然一点都无法理解方里的话语的意思,亦或者是常人的思维对于这个狂人来说都是无法理解的事物,可培提其乌斯至少知道,自己的权能被方里给破解了。

  “魔女赋予我的权能!赐予我的宠爱!”

  培提其乌斯将手指全部塞进口中,用力的咬碎,甚至还无视已经破破烂烂的手指的伤势,将带血的手紧紧的扣在脸上,抓破脸皮,刺入眼眶,如同着魔了一般,嘶吼而起。

  “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允许你这样亵渎!”

  如此嘶吼着,培提其乌斯的背后便是猛然涨起黑影,化作一只只看不见的魔手,悄无声息的掠过了空间,向着方里的方向窜去。

  那些魔手,不但数量暴涨到了极限,达到了数十只的程度,连伸缩的度似乎都提升到了极点,如从洞里暴窜而出的蛇蝎,猛然掠过。

  冰蓝色的魔眼微微一闪,让方里再次清楚的看到了在空间中移动的死线。

  “临死前的挣扎吗?”

  方里以平静的话语,对着怀中的爱蜜莉雅出声。

  “抓紧了。”

  没等爱蜜莉雅回答,方里脚下便是一紧,踏碎了地面,在飞扬而起的爆风下,化作一道残影,暴射向了前方。

  不可视的魔手顿时如雨点一样,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笼罩向了方里。

  “嘭——嘭——嘭——嘭——嘭——!”

  下一秒钟,炸裂声不断的在洞穴中响动了起来。

  那是不可视的魔手接连的落在地面上,以惊人的力量将地面给击碎,刨开泥土,掀起爆炸,令得尘土和冲击不住的扩展而开的声音。

  一只只不可视的魔手就这样接连的落了下来,不断的击碎地面。

  当然,它们的目标并不是地面,而是方里。

  然而,面对那雨点般笼罩而下的魔手,方里却像是在狂风骤雨中逆行一样,身形如影,疾行如风,即使怀中抱着一个人,度依旧快得根本无法看清。

  时而左闪。

  时而右避。

  时而飞掠。

  时而暴起。

  以堪称不可思议的身法和出寻常的度,方里将来袭的一只只不可视之手给通通避开,睁着一对冰蓝色的魔眼,提着锋利的匕,径直的掠向了培提其乌斯的方向。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培提其乌斯已经彻底的狂了,不断的控制着一只只不可视之手,让它们竟是融合在了一起。

  最终,数十只的不可视之手化作一只巨大无比的漆黑手臂,宛若遮天蔽日一般,掠向半空,一个转折,落了下去。

  压力,在那足以覆盖住直径数十公尺距离的不可视之手的手掌下成形。

  于惊人的压迫感之下,那巨大无比的不可视之手便是悄无声息的压下,张开手掌,扩展手心,往一掠而来的方里的方向,覆盖了下去。

  “哔哩…”

  那是犹如触电一样的感觉。

  在这样的感觉之下,方里的直死魔眼微微抬起,凝视向了那巨大的不可视之手的方向。

  涂鸦似的线,在往这边落了下来。

  从其粗壮的程度与长度来看,方里几乎是在一瞬间里判断出生了什么事。

  “这就是你最后的手段了吗?”

  无情的宣言,响彻整个空间。

  “那就结束吧…”

  方里的身上闪起了碎片般的星光,耀眼无比。

  随即,方里的度暴涨,如流星一样,掠向了前方。

  与那巨大的不可视手臂,悄然相遇。

  “闪鞘-一幕七夜!”

  如果说,培提其乌斯的权能是不可视的手的话,那方里的攻击就是不可视的斩击。

  只不过,培提其乌斯的不可视之手是因为其效果,无法被肉眼所看到而已。

  而方里的不可视斩击,却只是单纯的因为度。

  快。

  快到了极致。

  根本无法用肉眼捕捉到的极的一斩化作冷冽的刀光,斩向了前方。

  这一刻里,大气都在那一刀之下退避。

  目标,则是那遍布视野的死线而已。

  “噗哧————!”

  斩断声中,巨大的不可视之手的死线被极光般的斩击给狠狠的切割而过,令得那遮天蔽日的魔手被整整齐齐的砍断。

  那场景,简直就像是有一道光驱散了周围的黑暗一样,让卑劣的袭击彻底的消失殆尽。

  “什…?!”

  培提其乌斯睁大了自己那对死尸般暴露在眼眶外的眼睛。

  “唰————!”

  就在这个瞬间里,方里掠过了那逐渐消散的不可视之手,在培提其乌斯的前方,闪现而出。

  锋利的匕,骤然斩过。

  “噗哧————!”

  利刃切断**的声音清晰无比的响开。

  培提其乌斯就这样在斩击的刀光之下,被毫不留情的一分为二,生生的被腰斩了。

  上半身与下半身,彻底的分离。

  “啊啊啊啊啊啊————!”

  分不清楚到底是惨叫还是嚎叫的声音中,一只只不可视的魔手在整个昏暗的空间里升腾了起来,疯狂的绞向了周围。

  “嘭——嘭——嘭——嘭——嘭——!”

  炸裂声里,地面、墙壁乃至天花板都被肆虐而起的不可视之手给绞烂,如崩塌一样,整个都瓦解而开。

  然后,塌陷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