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594 属于灵魂的死亡

594 属于灵魂的死亡


  ♂

  “嗤————!”

  尖锐的破空声中,在覆盖而下的无数不可视之手之内,斩击化作奔驰的银光闪过。

  “噗哧————!”

  干脆利落的切割声响起的瞬间里,无数的不可视之手被奔驰的银光给一刀两断,再次上演出犹如驱散黑暗一般的光景,让抱着爱蜜莉雅的方里挣脱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培提其乌斯抓狂似的抠挖着脸,将那张脸给撕扯得鲜血淋漓。

  “又看到了!又看到了!魔女赐予我的宠爱的证明!不可视之手!明明是只有我才能看到的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啊啊啊啊啊啊!”

  在歇斯底里的叫声之下,培提其乌斯身下的影子浑然爆开,让肉眼不可视的漆黑影之手铺天盖地的延伸了出来,似一条条肆虐的毒蛇一样,一边暴窜,一边袭向四周。

  “嘭嘭嘭嘭嘭————!”

  大地遭到了蹂躏,在携带着可怕的力量的不可视之手的直击下,没有任何悬念的被击溃,令得气爆在周围不断的产生,似被看不见火光的炮火给光顾了一样,频频产生炸裂。

  “啪啪啪啪啪————!”

  离得较远的一棵棵树木同样遭到了袭击,在无法用肉眼捕捉的漆黑影之手的疯狂乱舞之下,纷纷都被截断,接连的往地面倒去。

  最终,连包围在四周的魔女教的教徒都一个接着一个的被龙卷似的乱舞着的不可视之手给卷入了进去。

  “噗哧——噗哧——噗哧——!”

  当下,一个个魔女教的教徒被绞杀,如同陷入了看不见的绞肉机中一样,连全尸都无法保住,瞬间变得四分五裂。

  残肢断骸,瞬间布满了整个现场。

  “————!”

  爱蜜莉雅已经是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

  方里则是依旧紧紧的抱着这个身体乏力的半精灵少女,在密集的魔手的绞动中,似在狭窄的缝隙里穿梭而过一样,身法时快时慢,时窜时停,将来袭的致命绞杀之刑给一一躲避开来。

  身陷于如此致命的漩涡中,方里的表情却还是那般平静,只有一对冰蓝色的魔眼在疯狂闪烁。

  而一边闪开足以刨开地面,炸飞尘土的魔手,方里还一边冷静的分析。

  “手的数量变多了吗?”

  之前,培提其乌斯使用的不可视之手最多就是在数十只左右。

  但是,现在,培提其乌斯所使用的不可视之手,根据方里看到的死线的数量与移动的轨迹来计算,已经高达数百只之多了。

  “将寄宿在其余「手指」身上的不可视之手都给回收了吗?”

  平时,培提其乌斯会将自己的不可视之手平均的分开,分别寄宿在自己的预备身体「手指」的身上。

  如今,对于方里破坏了试炼的激愤,让培提其乌斯将寄宿于其余「手指」身上的不可视之手都给回收,令得不可视的魔手的数量达到数百之数,战力翻了何止一倍。

  “可惜,这也代表着你的极限了。”

  名为权能的魔法确实比一般的魔法更加可怕,无论是威力还是效果,均都远远的超过一般的魔法。

  由此可见,魔女因子所带来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大。

  而就算方里能将培提其乌斯杀死,这个狂人依旧能够转移自己的灵魂,附身到其余「手指」的身上。

  面对这样的对手,若是不提前知晓其全部的底细,先将「手指」给一一歼灭,再来击杀本体,那根本就无计可施。

  然而,面对这个状况,方里还是笑了。

  “在死亡的同时转移灵魂吗?”

  方里,早已期待这个对手很久了。

  因为,方里之前所提及的比菜月昴更有观察价值的人,就是培提其乌斯。

  与菜月昴一样,培提其乌斯亦是经常与死亡相伴之人。

  只是,不同于靠着死亡回归进行时间回溯,从而复活的菜月昴,培提其乌斯只是在身死的同时转移灵魂,以死亡作为契机,寄宿到别人的身上,获得新的生命。

  这正是方里期待的观察对象。

  即是以死亡作为契机,又是以灵魂作为手段的人,对于需要寻找出自己那记录死亡的灵魂本质的方里来说,实在是再适合不过的观察对象了。

  “就让我来看看,你的灵魂的死亡又是怎么样的吧!”

  话落,方里的身形悄然一动,浑然暴起。

  “铮————!”

  碎片般的星光在其身上绽放而开,于身周徘徊。

  方里的身形彻底的化作一道闪耀的光束,以惊人的速度在空间中掠过,将那疯狂的舞动而来的不可视之手给一一避开。

  “嘭嘭嘭嘭嘭————!”

  周围,地面被不可视之手给击爆的声音与冲击还在产生着。

  “啪啪啪啪啪————!”

  远方,树木被截断的动静依旧没有停下来。

  可是,方里却是将这些动静全部摒弃在了脑后,如闪光般避开攻击,躲开袭击,绕过爆炸的所在地,无视倒下的森林植被,如疾风迅雷,窜向了培提其乌斯的方向。

  旋即,名为直死魔眼的眼睛,径直的注视向了培提其乌斯。

  “哔哩…”

  触电般的感觉在神经中流窜。

  “铮…”

  冰蓝色的魔眼如星辰般闪亮。

  方里就这样死死的盯着眼前挥舞着不可视之手的狂人。

  死线,印入其视野之海。

  只是…

  “不是这个…”

  那仅仅只是人自身身体与生命的死而已。

  方里需要看到的死,不是这么肤浅的东西。

  方里需要看到的死,乃是灵魂的死亡。

  “所以,必须更加深入才行…”

  深入。

  深入。

  不断的深入。

  看的不是表面,而是深处。

  更深处。

  最深处。

  “现在的我的话…”

  一定能够看到。

  看到灵魂的死。

  “哔哩…”

  触电般的感觉,再次袭向方里的脑海。

  这一次,方里终于看到了。

  在培提其乌斯的身体深处,一条不属于实质存在的事物的死线,如小孩子的涂鸦一样,迸现了出来。

  “就是那里!”

  方里,停在了培提其乌斯的面前。

  在对方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依旧呈现癫狂之状的眼眸的注视下,悄然闪现。

  下一刻,锋利的匕首没入了培提其乌斯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