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595 那才算是死

595 那才算是死

  “————”

  声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天籁小『说WwW.『⒉

  地面被不可视之手蹂躏而炸裂的声音。

  树木被漆黑影之手击中而截断的声音。

  培提其乌斯狂般的嘶吼声。

  森林中的鸟兽虫鸣。

  一切的声音,都在这一个瞬间里,从方里的耳边、心中乃至脑海里消失。

  只剩下唯一一个的声音,轻轻的在方里的脑海里响起。

  “啪叽…”

  那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这个声音,可以是任何事物的碎裂声。

  但是,唯独这一刻里,就算不需要去刻意的思考和认知,方里都能凭借着本能的明白。

  这个碎裂声的源头,不是其它的什么事物,就是灵魂。

  培提其乌斯的灵魂。

  在残月似的匕没入培提其乌斯的胸口,划开那道独属于灵魂所有的死线时,培提其乌斯的灵魂被杀掉了。

  所以,这个狂人的灵魂碎了。

  方里可以确认这个事实。

  因为,同样的碎裂声,方里早已在自己的灵魂中听过。

  承受不住不断记录的死,在严重的负担下走向破碎的自己的灵魂,在那一天里,就是于这样的声音中,让方里的灵魂空间出现了裂痕。

  如今,一模一样的声音传入脑海,让方里几乎是在一瞬间里明悟了。

  “这就是灵魂的死…”

  以死亡作为契机而打算进行复活的培提其乌斯,在死亡的结果被固定,转移的灵魂被抹杀的情况下,已经再也没有办法复活了。

  可是,这只不过是结果论而已。

  如果死亡的结果不是因为直死魔眼的能力而被固定,那么,死亡就只不过是培提其乌斯转向新生的一个阶段罢了。

  既然如此…

  “当灵魂迈入死亡的阶段时,真的就只能死了吗?”

  人的身体在遭到破坏的时候,大部分的情况下都会死。

  这是常识。

  然而,在什么都有可能生的这些携带着神秘的世界里,却依旧有即使身体被破坏也不会死的存在。

  所以,对于这样的存在而言,往往灵魂的死亡才是真正的死亡。

  但是,这亦只是局限于这些世界。

  如果有着灵魂遭到破坏那也不会死的存在呢?

  这样的存在,在拥有着一切可能性的主神空间里,肯定也是有的吧?

  可是,即使是这样的存在,只要是活着的,方里的眼睛就能够将对方给杀掉。

  换言之,对于方里来说,其存在的价值便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

  万事万物都存在着死。

  方里就是能够将这些死全部记录下来的存在。

  可即使是这样,方里的灵魂也有记录不了的对象。

  那就是其本身。

  记录着死的灵魂,却无法记录自己的死。

  这正印证了方里之前观察菜月昴的死亡时所产生的感悟。

  “虽然对于万事万物的死来说,一个人的死的份量实在太过于渺小,可就是这一人份的死,有时候,也是能做到万事万物的死所达不到的事情。”

  人类有一句话,叫做死也要死得有价值。

  也就是说,所谓的「死」并不是以数量来计算价值的东西。

  万事万物的死是死。

  一个人的死也是死。

  既然都是死,为何数量多的那一方就是优势?

  不都是死吗?

  身体的死是死。

  灵魂的死是死。

  但是,培提其乌斯可以在身体死亡时,将灵魂转移到别的身体的身上,从而达到继续存活的目的。

  这样的结果就不是死。

  而灵魂被杀死时,培提其乌斯就真的死了。

  这才是死。

  死只是一种结果。

  无论对象是身体被杀死还是灵魂被杀死,只要这个存在还活着,那就不算死。

  只有终结,那才算是死。

  那么…

  “就算灵魂破碎,只要没有终结,那就不算死。”

  方里似乎懂了。

  作为赋予别人死亡的存在,自己所需要迎接的末路,除了同样的死亡以外,怎么可以有第二条路呢?

  虽然还是不明白为何自己的灵魂能够记录死亡,自身的本质的由来亦是还没有找到,可通过培提其乌斯的死,方里似乎有些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铮…”

  冰蓝色的魔眼在方里的眼眸中缓缓的黯淡了下去,重新恢复了黝黑的色泽。

  “嗡…”

  在此方空间里肆虐着的一只只不可视的魔手亦是不知不觉间停了下来,渐渐的消散。

  周围,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片废墟,要么是坑坑洼洼的洞穴,要么是七零八落的树木残渣,狼藉得难以想象。

  只有方里,仍然一手抱着银的半精灵少女,一手握着月刃,将其刺入眼前之人的胸口。

  在那里,培提其乌斯保持着癫狂的模样,身形却是仿佛被冻结般,凝固在了那里。

  眼眸中,早已失去了焦急。

  等到方里将锋利的匕从培提其乌斯的身上拔出时,其身上,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口。

  培提其乌斯,就保持着这个模样,死在了这里。

  看着这样的培提其乌斯,方里怜悯似的出声,打破了周围的寂静。

  “到死都保持着这个疯狂的模样,你还真是无药可救啊,培提其乌斯-罗曼尼康帝…”

  除了方里以外,在场的另外一个人亦是对此有所感触。

  望着培提其乌斯保持着狂态的死去,爱蜜莉雅的心中竟是升腾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

  “唉?”

  等到爱蜜莉雅反应过来时,她才现,自己居然流下了泪水。

  当下,爱蜜莉雅连忙擦掉自己的眼泪,随即便是困惑了起来。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在惊讶自己为什么会为眼前这个不将人命当回事的狂人的死而感到悲伤一样。

  如果说,培提其乌斯到死都是这个疯狂的模样,那么,爱蜜莉雅大概同样到死为止都拥有着这份天真与善良吧?

  这,即是爱蜜莉雅身上的缺点,亦是爱蜜莉雅身上的优点。

  所以,方里没有打扰这样的爱蜜莉雅,只是默默的等着她调整好自己的心情。

  半响以后,爱蜜莉雅才回过了神,对着方里低声开口。

  “我们走吧…”

  方里点下了头。

  毕竟,就算培提其乌斯已经死了,事情亦是还没有结束。

  白鲸的讨伐战,还在继续着。

  虽然,在这个情况下,结果已经是注定的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