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02 请你惩罚雷姆吧

602 请你惩罚雷姆吧


  “请你惩罚雷姆吧。”

  时间,就在夜幕降临的深夜以后。

  地点,就在一名异性的房间之内。

  状况,就在仅仅只有两人的情形。

  如此的时间、地点与状况之下,身穿睡裙,以毫无防备的姿态出现的一名可爱到极点的少女就这样以鼓起勇气般的表现,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而且,还是在刚刚进来,还没有展开对话之前。

  突兀吗?

  当然突兀。

  惊讶吗?

  当然惊讶。

  反正,方里是直接愕然而起,根本无法淡定了。

  眼看着雷姆用倔强的眼神看了过来,一张轮廓不是很清晰的可爱俏脸上充满了觉悟,方里真的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因此,方里只能傻傻的开口。

  “你在说什么啊?”

  听到方里的话,雷姆似乎也是能理解自己在这个状况下说出这样的话到底有多么令人联想翩翩,俏脸有些微红,却还是极为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请你惩罚雷姆,方里大人。”

  开玩笑的吧?

  不,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至少,方里认识的雷姆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个性。

  更别说,那「惩罚」二字也是多少让方里有些头绪。

  于是,方里犹豫了一下下,随即,试探性般的询问道:“你指的该不会是白鲸讨伐战的时候的事情吧?”

  那个时候,就在方里与白鲸展开异于常人的大战时,魔女教突然闯入了战场。

  培提其乌斯用自己的权能偷袭了爱蜜莉雅,并将爱蜜莉雅给直接掳走。

  而雷姆,则是被魔女教的教徒给牵制了下来,即使嗅到了不寻常的气味,依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爱蜜莉雅被掳走。

  对于这个状况,雷姆无比自责。

  因此,当时,方里是这么说的。

  “之后我会狠狠的惩罚你的。”

  理所当然,方里只是随口一说。

  毕竟,以前便已经提及过,有惩罚,那才能够被原谅。

  雷姆曾经因为姐姐的事情,自责了整整数年,就是因为没有人惩罚她,让她一直无法原谅自己。

  为了避免出现同样的状况,在那样的情况下,方里才会抛出这么一句话,令雷姆不至于再钻牛角尖。

  事实上,方里的做法也是正确的。

  之后,雷姆之所以能够骁勇善战到那个程度,最终成为压垮白鲸的一根重要的稻草,不能说就没有这方面的因素。

  只是,惩罚的事情,自然就不了了之了。

  方里当然也没有想过真的去惩罚雷姆。

  可惜,对方似乎当真了。

  “方里大人就快离开这座宅邸了吧?”雷姆抬起眼帘,注视着方里,多少有些难受似的说道:“既然如此,请方里大人惩罚完雷姆再走吧。”

  “呃…”方里一下子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无奈的说道:“可是,仔细想想,你也不是我的女仆,我也没有权利惩罚你吧?”

  “没有这样的事情。”雷姆摇了摇头,如此说道:“那个时候,雷姆已经接受了罗兹瓦尔大人的命令,在王都里必须听从方里大人的所有命令,在这样的情况下,雷姆却没有履行好职责,保护好爱蜜莉雅大人,方里大人惩罚雷姆是正当的权利。”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我可是一个俗人。”方里举起手来,做出了投降状,这么对着雷姆说道:“惩罚佣人这样的行为,我可从来没有做过,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啊。”

  闻言,雷姆却是毫不犹豫的发言。

  “无论方里大人对雷姆做什么,雷姆都没有怨言。”

  少女啊…

  你知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有多么危险啊?

  这样很容易让所谓的「惩罚」变得喜闻乐见,难道这样也没问题吗?

  也不知道雷姆是不是看穿了方里心中所想。

  眼看着方里陷入了哑口无言的状态,雷姆以有些难为情的浅笑,说了这么一句。

  “没关系的,如果是方里大人的话,雷姆可以接受任何的惩罚…”

  这么说着,雷姆不由得上前,来到方里的面前,随即,伸出手,轻轻的抱住了方里。

  柔软的娇躯紧紧的贴上了方里的身体。

  刺激人神经的香味钻进了方里的鼻尖。

  在周围的温度似乎都有些升高的迹象的状况下,雷姆将脸深深的埋入方里的怀中,以听上去似乎很煽情的声音,再次重复。

  “任何…”

  那是足以烧断任何一个男人的理性的话语。

  相信,无论是谁,在这样的气氛,这样的状况下,只要是男人,都会忍不住对眼前的少女伸出手,并做下无法挽回的事情。

  方里是男人吗?

  当然是。

  而且,即使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还是得声明,方里根本没有所谓的自制,完全就是随心所欲,任意妄为。

  若是方里在这里放纵**,尽情暴走,那今夜肯定是一个极为难忘的夜晚。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方里除了随心所欲以外,同样还是一个极为冷静的人。

  于是,有两个因素,制止了方里的暴走。

  “我可是有恋人的。”

  这是第一个因素。

  可是,雷姆却是以没有任何迟疑的话语,吹飞了这个因素。

  “雷姆不奢望能够当上方里大人的伴侣,只希望方里大人能够接受雷姆的心情。”

  就是抱着这样的觉悟,雷姆才会在这个时间点里,来到了方里的房间。

  只是,除此之外,还有第二个因素。

  “你在害怕吧?”

  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要说为什么的话,在近距离接触的情况下,方里再怎么说都不可能没有察觉。

  那缓缓的抱紧自己,挤进自己怀中的少女的柔软娇躯正在微微颤抖着。

  那是害怕吧?

  那是不安吧?

  方里没有想到第二种可能。

  而雷姆的话语,却是依旧吹飞了这个因素。

  “是的,雷姆在害怕。”

  说着这样的话,雷姆的声音中却饱含着热情。

  “雷姆害怕,害怕接下来体会到的幸福会让雷姆融化。”

  “雷姆害怕,害怕方里大人的怀抱会让雷姆难以自拔。”

  “雷姆害怕,害怕雷姆的心情会不由自主的挣脱心房。”

  “雷姆害怕,害怕会喜欢方里大人,喜欢到没有办法。”

  诉说着自己的热情的少女抬起头来,凝视向了方里。

  眼中,水波荡漾。

  “方里大人,请你惩罚雷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