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06 颇为奇妙的缘分

606 颇为奇妙的缘分


  “副本世界:月姬。”

  “任务难度:第四等级。”

  “执行人数:1。”

  “主线数目:3。”

  “任务1:击杀死者,根据击杀的数量和个体的等级决定最终的奖励。”

  “任务2:击杀死徒,根据击杀的数量和个体的等级决定最终的奖励。”

  “任务3:获得30000兑换点,额外获得将根据兑换点进行追加奖励。”

  “失败惩罚:每一项主线任务的失败都将扣除7000兑换点。”

  “完成奖励:根据最终的评价进行结算。”

  伴随着熟悉的系统提示音,方里在一阵同样熟悉的传送眩晕感之下,进入了副本世界里。

  “呼————!”

  还没有来得及睁开眼睛,方里便是感觉到了一阵风从自己的周围吹过,带来些许清凉的感觉。

  可是,那却不是什么令人难受的感觉。

  相反,一种难以言喻的舒适感令得方里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进入其眼帘的场景,乃是一片草地。

  位于哪里的城市的郊外,似乎受到管理,因此长满了草皮的草地。

  然而,这片草地却像是一望无际一般,在令人舒爽的风的吹拂下,令得野草轻轻的摇曳着。

  看着这片草地,方里竟是产生了一种自己正站在草原中的错觉。

  “真是不可思议…”

  确实很不可思议。

  因为,这样的风景,并不是什么能够令人惊叹的美景。

  如果一定得用什么词汇来形容这片风景的话,那方里只能用一个词。

  那就是普通。

  是的。

  很普通。

  即使是在高楼大厦林立的现代社会里,这样的风景也是不难看到的东西。

  实际上,眼前这片草地便位于城区的郊外,离繁杂的城区并没有多远。

  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方里才会觉得不可思议。

  “有种回到了故乡的感觉…”

  就是这么回事。

  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风景,反倒让方里有种回到了故乡的感觉。

  当然,方里立刻便是意识到,这种感觉的由来,并不单单只是因为眼前的风景。

  毕竟,如果只是普通的现代风景的话,那在之前的世界中,方里便已经见过不少次了。

  偏偏,就是在这个世界里,方里才产生了一种回到了故乡的感觉。

  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

  “就像是我本来就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里一样…”

  明明就是一个副本世界,方里却产生了一种这样的感觉。

  如果这都不算是不可思议的话,那什么才算不可思议呢?

  带着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方里眺望着眼前的草地。

  “呼————!”

  风,再一次的呼啸着吹过。

  沐浴在这种带着亲近感的风里,方里什么都没有说,就只是这样一直看着这片风景。

  一直…一直…

  这样的一幕,根本不知道维持了多久。

  直到某一刻里,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你也未免看太久了吧?这里应该不是什么值得看这么久的地方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方里从不可思议的感觉中挣脱了出来。

  直到这时,方里才发现。

  在自己的身边,有一个人,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里。

  这让方里的眉头微微一挑。

  虽说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沉浸在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中才导致了自己的感觉变得有些迟钝,可即使是这样,能够像这般悄无声息的靠近自己到这么近的距离,对方想必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吧?

  但是,方里却没有转过头去看对方。

  不知道为什么,在此时此刻这样的情景里,方里有种不管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想法。

  或许,这也是气氛使然吧?

  所以,方里遵从了这样的气氛与想法,没有转过眼帘,前去确认来者的身份,而是继续这般眺望着眼前的风景,如此询问。

  “对你来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闻言,对方以丝毫不带迟疑和迷惘的话语,干脆利落的回答。

  “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草地而已啊。”

  这个答案,没有出乎方里的预料。

  倒不如说,除此之外的答案若是出现了,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然而,方里继续询问。

  “对你来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闻言,对方的声音依旧不带一丝一毫的迟疑与迷惘,回答得再次干净利落。

  “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草地而已喔?”

  几乎一模一样的回答,可内里携带的感觉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于是,方里再次询问。

  “对你来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这一次,对方似乎笑了。

  旋即,给出了这么一个回答。

  “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却多少有些令人怀念的草地而已。”

  听到这个答案,方里同样笑了。

  “什么嘛。”方里有些无趣的说道:“结果,你不是跟我一样吗?”

  单凭这一点,那就有价值看这么久了吧?

  既然如此,那又为什么有疑问?

  或许是从方里的态度中察觉到了其心中的这个想法,对方有些惊讶又有些无奈似的开口。

  “本来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奇怪的人,现在看来,你已经不单单只是奇怪那么简单了。”

  这么说着,对方却又是说了这么一句。

  “不过,跟我上一次来到这里认识的一个孩子倒是很像。”

  这句话,让方里产生了反应。

  “是吗?”方里好奇似的问道:“我跟他很像吗?”

  “只以外表和气氛来看,你们一点都不像。”对方直言不讳的说道:“不知道那个孩子现在长成什么样了,但肯定是很普通、很平常的成长起来了,跟你这样一看就知道很特殊的人比起来,那是没法比的。”

  说着这样的话,对方却又是这么说了。

  “只是,你们还是很像,只有这一点,我是可以断言的。”

  留下这样的话,对方便是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其最后的话语是这样的。

  “虽然只不过是在旅行途中偶然回到了这里,但能够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见到与他很相似的你,或许,你跟那个孩子有着我所不知道的缘分吧?”

  说完,对方便是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悄然消失。

  最后,印入方里眼帘的只有对方转身离开时,在视野的尽头里随风飘过的鲜艳红发而已。

  方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因此,方里撇嘴一笑。

  “缘分,确实很奇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