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16 与世界相提并论?

616 与世界相提并论?


  等到方里将远野志贵带到远野家里时,那已经是差不多夜幕降临的时候了。

  远野秋叶已经回来了。

  这对兄妹时隔八年以后再相见,谈的内容是什么,方里不知道。

  大概是因为远野秋叶真的打算让远野志贵以远野家的长子的身份一直生活下去的关系,对于七夜的事情,远野秋叶极度避免在远野志贵的面前提及。

  看出这一点,方里便是自顾自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今天还没有做功课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方里坐在了自己的床上,闭着眼睛,缓缓的调动着体内的星辰力,让星辰力流动了起来,进行淬炼。

  呼吸在饶有节奏的起伏着。

  星光在井然有序的流动着。

  方里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淬炼着自己的星辰力,提升着自己对星辰力的控制。

  方里之所以能够做到使用星辰力同时进行多方面的强化,乃至进行全方位的强化,这种日复一日的淬炼是功不可没的。

  毕竟,不像暗杀术,拥有着异于常人的惊人天赋的方里可以轻而易举的掌握其本质,达到融会贯通,乃至推陈出新,更上一层楼,在星辰力这方面,方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天赋,只能靠日复一日的锻炼来提升。

  这也是方里唯一不能舍弃的功课。

  “再怎么说,对于拥有这对眼睛的我来说,只要身体能力提升上去,再配合过人的杀人技巧,那就足以应付所有的敌人了。”

  想到这里,方里不由得又是想起了远野志贵。

  “果然,那个家伙已经忘记了身为七夜志贵时的所有事情了吧?”

  那也是远野慎久追求的结果。

  记忆被抹消的远野志贵根本不知道自己不是远野家的长子,与远野秋叶更是没有血缘关系,而是流着退魔家族的血液。

  在这样的情况下,远野志贵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而已。

  “魔眼的力量靠着那副魔眼杀的眼镜完全封印了起来。”

  “七夜暗杀术则是完完全全忘记得一干二净。”

  “比起在主神空间的训练场里得到解放的远野志贵,这个本体现阶段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啊。”

  这就是远野志贵的现状。

  对于自己拥有着直死魔眼的特异能力,远野志贵是知晓的,这一点是无法磨灭的。

  只是,对于自己拥有的能力的正体,远野志贵却是丝毫不知情。

  远野志贵只知道,自己小的时候曾经出过一次车祸,差点死掉,等到醒过来以后,眼前的世界便是变成了一个由涂鸦般的线所构成的破烂。

  如果不是有那副魔眼杀,远野志贵只怕早已狂,精神沦落为异常了吧?

  至于七夜暗杀术,即使远野志贵只学过基础的防身术部分,可在记忆被抹消的情况下,同样遗忘得一干二净了。

  “除非是被逼到绝境,唤醒身体的本能,不然,远野志贵估计一辈子都使不出七夜暗杀术了吧?”

  这样一来,远野志贵又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呢?

  因此,方里真的很疑惑。

  “两仪式让我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是为了什么?”

  跟上一个世界一样,目的在于观察吗?

  可是,无论是直死魔眼还是七夜暗杀术,方里的运用都远远的在远野志贵之上,即使远野志贵的体内流着七夜的血,具备有越常人的身体潜能,方里作为主神使者可以无视潜力提升属性的特质亦是将这一点给比了过去,同样凌驾在远野志贵之上。

  换言之,即使远野志贵觉醒,那也只不过是方里的劣化版而已。

  面对一个劣化版,方里又能够观察出什么?

  “更别说,远野志贵的魔眼实际上经过了对人方面的特化,能够看到死点,可以抹消事物的存在,可那已经远离了原型啊。”

  事实上,远野志贵的直死魔眼若是在对付生命体时,其效用是直接凌驾于方里的。

  可是,远野志贵的魔眼因为经过特化的关系,若是打算直视非生命体的死,大脑便会承受异常的负担,逐渐走向崩坏。

  至于概念、空间以及能力之类的事物,远野志贵干脆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也就是说,我们两个的本质其实不一样,反倒是两仪式跟我更加贴近,魔眼的性质都比较突出,高出远野志贵数个阶段。”

  “如果是观察的话,两仪式才更适合我吧?”

  但是,两仪式却没有让方里去观察两仪式,而是仅仅让方里去寻找直死魔眼的源头,亦即这个型月世界。

  “那么,两仪式想让我做的事情就不是观察哪一个特定的个体,而是这个世界的整体吗?”

  头疼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绝对是一件令人无比头疼的事情。

  再怎么说,这个世界的构架都比其余世界复杂许多,单单故事便延伸出了好几个系列,世界观更是庞大复杂无比。

  观察这样的一个世界?

  那得多头疼啊?

  “还是说,我的灵魂本质真的足以与一个世界相提并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方里就不会仅仅只是得到一对直死魔眼而已了。

  “其中,应该有我没有注意到的问题。”

  于是,方里一边无意识的淬炼着星辰力,一边不断的思考着。

  这时,方里的门突然被敲响。

  “嗯?”

  方里从沉吟中反应了过来,一边将星辰力收敛而起,一边解除盘腿的姿势,对着门口出声。

  “请进。”

  声音落下,方里的房门便是被打开。

  “晚上好啊。”

  这样打着招呼,从门外进来的人正是远野志贵。

  “抱歉,打扰了。”远野志贵有些无奈的说道:“待在房间里实在有些无聊,又不能随便出去,我只能想到来你这里了。”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毕竟,这个家里即没有电视,亦没有什么娱乐的设施,反倒有着许许多多大户人家的规矩,例如门禁是七点,对于之前生活在一般家庭的远野志贵来说,突然来到这里生活,应该很不习惯吧?

  当下,方里叹息了一声,如此开口。

  “也好,我也想跟你谈一次呢。”

  同为直死魔眼的拥有者,想必,方里与远野志贵应该有不少的共同话题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