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19 你杀人了吗?

619 你杀人了吗?

  不知不觉间,周围的雨势变大,让密集的雨幕在天地间展开。

  周围,除了站在公园入口的方里与坐在公园长椅上的远野志贵以外,已经谁都不剩了。

  雨水冲刷在地面上,淋湿了方里与远野志贵。

  随即,在远野志贵的身上,似乎有某种朱红的液体被雨水冲刷了下来,在地面上快速流动,转眼之后,消失不见。

  直到这时,刺鼻的血腥味才开始散去。

  方里默默的体会着这一切,眺望着坐在长椅上的远野志贵,随即,抬起步伐,向着远野志贵走去。

  脚步声,在大雨之中被掩盖。

  呼吸声,在雨幕之内被混杂。

  在如此的状况之下,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察觉到有人靠近了吧?

  然而,就在方里来到远野志贵的身前时,那低着头,仿佛正在沉睡的远野志贵却是突然动了。

  “————”

  无声无息。

  垂着肩膀,坐在长椅上的远野志贵突然暴起,以不带任何迷惘的动作,分开密集的雨幕,对着来到自己面前的方里,挥出了手中的凶器。

  “唰————!”

  雨水被切开的声音。

  只见,远野志贵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上了锋利的小刀,让银色的刀刃陡然疾走,划过月弧般的轨迹,斩向了前方。

  那动作,极为流畅。

  那斩击,直奔胸膛。

  就像是已经工作了数十年,经验极为老道的解剖专家一样,远野志贵以昨天为止绝对无法使用出来的精妙杀人技巧,让银色的刀刃于雨幕中闪过,掠向方里的致命要害。

  直到这时,冰蓝色的魔眼才在远野志贵的眼中绽放起光芒。

  被那对魔眼给盯着,就算是方里都有种背脊似被生生的灌入了冰水一样的战栗感。

  相信,若是换了一个人,此时应该被恐怖感给束缚在原地,无法动弹了吧?

  被无比临近的死亡的恐怖感。

  然后,在这恐怖感之下,银色的刀刃就会切开肉体,将脆弱的人体如剪裁一般,彻底的分割成肉块。

  如果,方里不会对死亡无动于衷的话。

  “锵————!”

  清脆的交击声响之下,夕阳的雨幕中,银色的刀刃与银色的刀刃猛然互相碰撞,令得火花在雨水中绽放。

  仿佛在千钧一发之际反应过来一般,方里的手中握上了锋利的匕首,将迎面划破而来的小刀给弹开,瓦解了致命的一击。

  但是,远野志贵却像是着魔了一样,一对冰蓝色的魔眼似乎连焦距都没有凝聚,宛若正在梦游似的,掠向了方里。

  身体,因为疾冲的姿势,已经是差点贴到了地面。

  “那是…”

  方里凝起了眼眸。

  仿佛野兽一般的冲锋。

  好似蜘蛛一样的身法。

  赫然,便是七夜暗杀术中的身法。

  当下,方里没有任何的犹豫,一个反手,握着月刃,将月刃提到自己的胸前。

  那是迎击的姿势。

  半秒钟以后,方里与远野志贵的身影接触在了一块。

  “嗤————!”

  银色的刀刃在淡淡的破空声中奔驰。

  “锵————!”

  匕首与小刀的碰撞,迸裂出雨幕都无法浇灭的火花。

  “锵——锵——锵——锵——锵——!”

  紧接着,连绵不绝的金铁交击声开始响动而起。

  公园的大雨里,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一进一退,像是展开攻防战一样,不断的交锋。

  攻的一方是远野志贵。

  这个身穿学生制服的少年就像是彻底的化作冰冷的杀戮者一样,冰蓝色的魔眼死死的盯在方里的身上,身形如影,面若冷钢,像是猎食的孤狼,一边掠向前方,一边挥动手中的凶器,令刀光不住闪耀。

  防的一方则是方里。

  就像是与猛兽在贴身肉搏一样,方里极为冷静的一步一步的后退着,握在手中的月刃则是不断的将闪掠而来的致命刀刃给弹开。

  其眼中,冰蓝色的魔眼亦是不知不觉间展开了。

  没办法。

  如果不用这对眼睛的话,可能下一秒钟,方里的月刃就会被砍断。

  在能够直视死亡,无视防御的魔眼之前,瞬息间的攻防都足以分出胜负。

  所以,哪怕是方里都不得不使用直死魔眼,方才堪堪能够将远野志贵那瞄准死线的攻击给弹开。

  然而,威胁仅限于此。

  除了直死魔眼以外,远野志贵已经没有能够威胁方里的力量了。

  此时,远野志贵身体里的潜能似乎被唤醒,能力远远的超过一般人。

  但是,相比较起综合属性足足达到450点的方里,那还差得远。

  而远野志贵使用的身法,确实是足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的超常身法,七夜的暗杀术。

  可惜,相比较起掌握完整版七夜之术,乃至更上一层楼的进行开发的方里,那更是不够看。

  因此,下一个瞬间里,胜负分晓。

  就在方里转守为攻的瞬间。

  “啪嗒…”

  轻微的响声中,被方里反握着的月刃豁然一转,锋利的刃面直指前方。

  斩击,如闪光般暴窜。

  “哐啷————!”

  响亮的交击声中,锋利的小刀被残月似的匕首给击飞,于半空中不断的旋转,最后,重重的倒插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

  紧接着,能够轻易的割破人的喉咙,将人置于死地的月之刃便是蓦然一闪,抵在了远野志贵的下巴前。

  厮杀,至此结束。

  “啊…”

  远野志贵宛如回过神来一样,眼中的冰蓝色光泽终于开始消退,焦距开始凝了上来。

  “我…我…”

  眼看着方里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对冰蓝色的魔眼闪着冷光,手中的匕首亦是抵在自己的喉咙上,远野志贵就像是被杀气给震慑到了似的,颤声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远野志贵,方里没有撤回武器,只是用能够直视死亡的魔眼注视着他,如此开口。

  “你杀人了吗?”

  远野志贵的表情豁然冻结。

  “果然…”

  方里则是不出所料的说了这么一句。

  紧接着,低声而起。

  “麻烦大了…”

  话音,一落。

  “————”

  一股恐怖的压力,突然席卷全场。

  “哒…哒…哒…哒…”

  清晰无比的脚步声,透过了巨大的雨声,传进了方里与远野志贵的耳中。

  仅此一刻,方里与远野志贵均都看到了。

  公园的入口处,雨幕的前方,纯白的公主飒然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