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39 果然是一个怪物

639 果然是一个怪物


  “————”

  灯火通明的繁华街道上,方里、爱尔奎特与远野志贵一行三人静静的走着,彼此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让一股有些压抑的沉闷感弥漫在了三人之间。天籁小说Ww『W.⒉

  哪怕是爱尔奎特,都只是沉默的走在那里,与白天的喋喋不休相比完全不同,令得旁人都产生一种靠近过去都会让身体变得沉重起来的错觉。

  周围,吵杂声缓缓的徘徊着,却是被三人给隔离。

  就好像整条街道上,除了这三个人以外,其余的全部都是背景和道具一样,即使再有生气,那都无法介入三人之间的空间里。

  方里、爱尔奎特与远野志贵三人就这么一直走着,走着。

  十分钟过去。

  二十分钟过去。

  三十分钟过去。

  一个小时过去。

  最后,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三人都一直保持着沉默,谁都没有率先开口说话。

  直到某一刻里,远野志贵才禁不住低声呢喃。

  “没有啊…”

  是的,没有。

  不管怎么看,远野志贵都没有用这对魔眼看到任何异常的东西。

  不,应该说,如果眼前这个充满死线的世界本来就是异常的话,那确实到处都是异常了。

  可是,远野志贵就是没有看到方里所说的一眼就能够分辩得出来的异常。

  “难道是因为我不够集中精神的关系吗?”

  这么想着,远野志贵开始集中自己的精神。

  其眼中,一对眼眸开始微微泛起冰蓝色的光晕。

  紧接着,在远野志贵眼中的世界便产生了些许细微的变化。

  具体的变化便是,不仅是「线」而已,连「点」都开始出现了。

  周围的一个个行人的身上,一个个的死点开始在死线的连接处浮现,如同心脏般饶有节奏似的跳动着。

  不仅如此,连周围的建筑物都开始产生了变化。

  本来,在远野志贵的视野中,建筑物的死线一般都比较薄弱,不似人身上的死线那么清晰。

  而现在,那些死线却开始变得清晰了起来,乃至连死点亦是同样开始出现。

  “好。”

  远野志贵暗暗的定下心。

  然而,下一个瞬间,一股强烈的痛楚开始窜向远野志贵的脑海。

  “呃…!”

  当下,远野志贵不由得闷叫了一声,抱住脑袋,停下脚步。

  “怎么了?”爱尔奎特终于也是不再维持那可怕的氛围,讶异的转过头,看向了远野志贵。

  眼看着远野志贵一副头疼欲裂的模样,方里皱起了眉头,按住了他的肩膀。

  “别勉强自己去看。”方里不由分说的说道:“这对眼睛与大脑是配套的东西,如果只是稍微使用的程度,那对你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可一旦你勉强自己去看,大脑就会承受非一般的负担,一个搞不好,你可是会变成废人的。”

  本来,想使用直死魔眼的话,那就必须先打开连接着根源的大脑回路,让大脑变得能够理解死亡的概念。

  但是,之前也说过了,人类的大脑根本无法理解死亡,如果强行去理解死亡的话,那就会让大脑这个引擎过度作用,最终导致报废。

  所以,越是抽象的死,对于人来说就越难理解。

  人可以与人对话,但人可以与石头对话吗?

  现在,远野志贵就是这样的状况。

  “你经由濒死的体验而理解了死亡,得到了这对眼睛,可你终究还是人,如果去理解人的死亡,那或许不会产生太大的负担,可若是你去理解矿物与建筑物的死亡,那负担就会变得很大。”

  方里以过来人的口吻,冷静的向着远野志贵说明。

  “所以,你虽然能够勉强看到非生命体的死,但那比生命体却困难许多,你的眼睛本来就是对人特化,大脑也只是一般人的程度,不可以勉强自己去看死亡,就用平常的感觉来使用。”

  “不然,你的脑袋肯定会被烧坏的。”

  事实上,就算看的是生命体的死,远野志贵若是使用眼睛过度的话,那也迟早会变成废人。

  直死魔眼,这对眼睛确实是神代的传说,最高等级的神秘。

  可正是因为这样,人类使用起来未免太过于勉强了。

  如果不是因为有魔眼杀的话,远野志贵或许根本活不到现在,早就变成废人了。

  连对最容易理解的人的死都这样,可想而知,若是去理解太过于抽象的死,那远野志贵的脑袋会被烧成什么样。

  “确实,这对眼睛的力量对于人类来说太强大,不,对任何一个生命来说都太过于强大,除非真的是神。”爱尔奎特注视向方里,有些纳闷般的说道:“可你怎么好像没什么事情的样子啊?”

  “我是例外。”方里不以为意般的说道:“因为个人的原因,无论是什么样的死亡,我都能够像吃饭一样理所当然的去理解,区别只是在于自己能运用到什么程度而已。”

  如果用比喻的方式来形容的话,死亡就是剧毒。

  面对这样的剧毒,远野志贵是无法承受太久的类型,一旦吸食过多,那就是毒身亡。

  而两仪式的立场的话,则是因为与根源相连,长时间接触死亡的概念,于是对这种剧毒产生了抗体,能够像呼吸一样的去接纳它。

  至于方里,那就是其本身就是这种剧毒,连灵魂都是记载着这种剧毒的配方,自然可以理所当然的去使用它了。

  所以,方里跟两仪式都是可以毫无障碍的使用直死魔眼的人。

  再加上连抽象的死都能够理解,方里与两仪式的魔眼自然比远野志贵高出几个阶段,极为接近原型。

  “像吃饭一样理所当然的去理解死亡吗?”

  爱尔奎特紧紧的盯着方里,最终还是给出了这么一个感想。

  “你果然是一个怪物。”

  闻言,方里极为从容的笑着出声。

  “多谢夸奖。”

  就在两人互相对视着的时候,捂着脑袋的远野志贵突然睁大了眼睛,指向前方。

  “那里!”

  远野志贵的喊声,让方里与爱尔奎特豁然转过头,看向了前方。

  在那里,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进了一旁的小巷。

  方里的魔眼已经动了。

  所以,方里能够看到。

  在那个人的身上,无数的死线遍布了其全身。

  方里眼眸一闪。

  “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