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41 内讧?转友为敌!

641 内讧?转友为敌!

  “嗤————!”

  就在大笑声响彻而起的瞬间里,一道银光陡然一闪。天籁小说WwW.』⒉

  “噗哧————!”

  正狠狠的撕咬着远野志贵的手臂的野兽被突如其来的极一闪给划中了脖子,整个脑袋都被切了下来。

  于是,野兽的身体掉落在了地面上,渐渐的化作一滩黑泥,消失在了黑暗中。

  只剩下那怒铮着眼睛的野兽的头颅,依旧保持着咬着远野志贵手臂的模样,吊在了上面。

  “嘭————!”

  随着一声闷响,那死不瞑目般的野兽头颅被一只手给重重的捏爆。

  那只手的主人,自然便是远野志贵。

  只见,远野志贵反握着锋利的小刀,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变了。

  变得恍惚了起来。

  “哈…哈…”

  那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笑声还是呼吸声了。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远野志贵已经反常了。

  “这就是「死」吗?”

  带着恍惚的表情,远野志贵站在原地,有如梦呓一样的喃喃着。

  其眼中,一对眼眸已经彻底的化作冰蓝的色泽。

  而在一旁,方里一直都在冷眼旁观着。

  所以,方里是唯一一个亲眼目睹远野志贵的反常的人。

  目睹远野志贵突然反常,以极为利落的手法,将野兽给杀死的场景。

  “七夜之血又被唤醒了吗?”

  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

  否则,远野志贵不会突然变得这么反常。

  而这个时候,爱尔奎特亦是在死者与野兽的围攻中转过头,看到了远野志贵的反常。

  看着那精神恍惚的站在原地,手中握着锋利的小刀,睁着一对冰蓝色的魔眼,整个人的气息都开始变得杂乱了起来的远野志贵,爱尔奎特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却本能的了解了。

  “原来如此…”

  爱尔奎特看向远野志贵的眼神同样变了。

  那不再是注视着「远野志贵」这个人的眼神,而是注视着「杀人凶手」这个人的眼神。

  因此,那眼神充满了敌意。

  “杀掉我的人就是你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爱尔奎特的话语吸引到了远野志贵的注意力。

  当远野志贵将一对冰蓝色的魔眼投至爱尔奎特的身上时,远野志贵又是笑了。

  血液,正在沸腾。

  而且,沸腾得比刚刚还强烈。

  “啊啊…”

  于此刻里,远野志贵同样本能的理解了。

  靠着七夜之血的感应。

  七夜之血本来就有着感应非人者的效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远野志贵明了,悟了。

  刚刚那样的野兽,根本不值得自己去杀。

  只有那个女人。

  只有那个女人才是最棒的猎物。

  这种感觉,让远野志贵回想起了那一天。

  回想起那一天在路上偶遇爱尔奎特,结果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加流转的感觉。

  那种感觉,跟现在一模一样。

  既然如此,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难道还得考虑吗?

  “杀…”

  是的。

  “杀掉她…”

  是的。

  “只要杀掉她的话…”

  那自己一定能够体会到这个世界上最为强烈的快感。

  远野志贵肯定不知道吧?

  此时此刻,他的笑容跟某一个存在是一模一样的。

  跟一个与远野志贵同根同源,却有着不同的人生的存在。

  这个存在的名字,叫做七夜志贵。

  于此,杀人鬼苏醒。

  “来厮杀吧…”

  “怪物…”

  带着低声的呢喃,七夜的杀人鬼陡然一踏地面,整个人都似箭矢一样,在惊人的度之下,于夜空中一闪而过,冲向了前方。

  冰蓝色的魔眼,在黑暗中闪闪亮。

  此时此刻,远野志贵清楚的看到了爱尔奎特身上的死线。

  “没有死点?”

  没错。

  没有死点。

  在远野志贵的魔眼中,爱尔奎特的身上只有淡淡的几条死线,却完全没有死点。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远野志贵没有办法在存在意义上杀死对方,彻底的抹杀掉爱尔奎特。

  这是一件非常令人惊讶的事情。

  毕竟,远野志贵可以肯定,上一次用这对眼睛去看爱尔奎特时,那个时候的爱尔奎特是有死点的。

  可是,现在的爱尔奎特不仅没有死点,连死线都相当的稀薄。

  “怎么回事?”

  这是远野志贵无法想明白的事情吧?

  远野志贵不知道,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爱尔奎特在夜晚的时候是没有「死」这种概念的。

  作为自然的结晶,活跃在黑夜里的天生的吸血鬼,真祖乃是被称为月之民的存在。

  夜晚是吸血鬼的时间。

  死徒的活动时间都是夜晚。

  而真祖的话,虽然也会在白天行动,可到了夜晚,力量同样是会得到提升。

  这个时候的真祖才是真正不老不死的完美生物。

  有鉴于此,在夜晚的时候,爱尔奎特是没有「死」这种概念的。

  直死魔眼,只能杀死活着的东西。

  没有死亡概念的存在便无法理解其死亡,读取其死期,自然就无法看到死。

  如果不是因为爱尔奎特在白天的时候被远野志贵给杀死了一次,现在力量大幅度的被削弱,导致连夜晚的时候都有了死期,那远野志贵连死线都无法看到。

  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远野志贵,很快就因为体内的血液的加流动而将其抛置于脑后。

  “反正,杀掉她就对了。”

  这就是远野志贵脑海里唯一剩下的想法。

  在这个想法的驱使下,远野志贵甚至都无视了突然在大脑里窜动的痛楚,于大脑的哀鸣之下,睁着一对直视着死亡的魔眼,以如同猛兽般的度跟身法,冲向了爱尔奎特。

  对此,爱尔奎特毫不犹豫的迎战了。

  “这一次,终于可以报仇了。”

  就好像将之前的仇恨都给重新捡了起来一样,爱尔奎特同样冲了出去。

  如同两子弹,在短短不到半秒钟的时间里,将彼此的距离化为负数。

  旋即,锋利的小刀与锐利的手爪同时划破空间,带着尖锐的破风声,毫不留情的往对方的身上落去。

  直到一个无聊的声音响了起来。

  “玩够了吗?”

  话音落下的瞬间里,一道身影陡然出现在了远野志贵与爱尔奎特的中间。

  无声无息。

  “啪!”

  清脆的响声中,远野志贵与爱尔奎特的手都被紧紧的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