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43 第二个斗争的漩涡

643 第二个斗争的漩涡

  夜,悄然的流逝着。

  在差不多快凌晨的时候,方里一行人总算是回到了远野家。

  只是,远野家的大门却是紧紧的关闭着,不但上了锁,而且还充满了强烈的拒绝氛围,像是不欢迎三更半夜才回来的人一样,让人能够清楚的察觉到洋馆的主人的愤怒。

  那也是自然。

  一个是擅离职守了一整天的执事。

  一个是旷课缺席了一整天的长子。

  而且,两人还外出夜游,直到半夜三更都没有回来,甚至连个消息都没有。

  面对这样的两个人,洋馆的主人拥有着可以表达自己的愤怒的权利。

  更别说,这两个人还是被自己所讨厌的吸血鬼给带出去的了。

  如果是换做一般的状况,那方里与远野志贵少不了得对这个状况表达一下感想。

  然而,今天晚上,无论是方里还是远野志贵,均都没有这个心情。

  于是,一行三人直接翻过了栅栏,用做贼一样的方式,爬回了自己的房间。

  没错,三人。

  爱尔奎特也跟着一起来了。

  就像是理所当然一样,爱尔奎特似乎将方里的房间当成了自己的巢穴,在远野志贵失魂落魄般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的时候,这位真祖的公主亦是跟着方里,回到了他的房间。

  紧接着,爱尔奎特便是直接躺到了方里的床上,一言不发的睡了过去。

  那个样子,任谁都能察觉到爱尔奎特心中的不快。

  “就跟一个孩子一样。”

  看着躺在自己床上,自顾自的睡了过去的爱尔奎特,方里多少有些无语。

  可是,爱尔奎特会有这样的表现,并没有超出方里的预料。

  “毕竟,那是讨厌的角色登场了的展开吧?”

  这么自言自语着,方里稍微回想了一下在工地那边发生的事情。

  ……

  远野志贵与爱尔奎特的突然对峙,算是一个不在预料之内的插曲。

  但是,在那以后,远野志贵很明显的没有心情再继续本来的目的了,只是坐在坍塌的石材堆上,一直沉默不语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与爱尔奎特则是正好相反,犹如将之前的事情给彻底的遗忘了一般,进入了刚刚出没着死者和野兽的未完工建筑物里。

  本来,方里和爱尔奎特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谁曾想,进入建筑物内部以后,意料之外的场景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那是一般人绝对无法接受的场景。

  于混泥土直接暴露在外的建筑物地皮上,一具具的尸体均都躺在了那里。

  尸体的数量大概在二、三十左右。

  有的是死者。

  有的则是野兽。

  只不过,这些死者与野兽已经全部都被击杀。

  被如同巨大的钉子一样,又似铁制的木桩一般,柄部是红色,刃部是钢铁的剑。

  一支支有如钉子一样的剑就这么将一个个的死者和野兽都给贯穿,并死死的钉在了地面和四周的墙壁上。

  简直,就像是一个令人惊恐的大屠杀的现场。

  看着这一幕,方里是禁不住讶异而起。

  “有人捷足先登了?”

  只能这么考虑了。

  在方里、远野志贵与爱尔奎特三人还在外面内讧的时候,有人闯入了这里,将这里的死者和野兽屠杀一空。

  用那像钉子一样的剑系武器。

  而看着那钉子一样的剑系武器,爱尔奎特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表情一下子沉了下去。

  “黑键…”

  ————「黑键」。

  爱尔奎特的低喃声,让方里在自己的记忆中翻出了那钉子一样的武器的记忆。

  那是一种护符。

  说是护符,可它的主要作用却不是用在保护上,而是用在战斗上。

  效果是驱魔,剑身是由纯粹的魔力所编制而成,所以只需要携带着柄部即可,很方便携带,但在使用上却比较困难,而且在物理上没有破坏力也没有锋利度,以「剑」来说的话功能性与精练度都算是很低。

  使用这种武器的场合是用在投掷专用与对灵体的作战。

  毕竟效果是驱魔,比起物理上的攻击力,自然更着重在对灵体上的干涉力。

  有鉴于此,会使用这种武器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基本只有一种。

  那就是以铲除异端为主要目的的圣堂教会的代行者。

  也就是说…

  “有圣堂教会的代行者来到这里,歼灭了这些死者和野兽吗?”

  方里做出了最符合目前的状况的判断。

  而针对这个判断,爱尔奎特的表情是越来越显得不高兴了起来。

  “该不会是那个女人吧?”

  就像是知道造成眼前这一幕的人到底是谁一样,爱尔奎特的话语中充满了不愉快。

  再加上有圣堂教会的代行者来到这个城市里的事实,爱尔奎特冷哼了一声,转过头,直接离开了。

  大踏步的模样,已经是连猜测都不需要猜测都能明白,这位真祖的公主的心情到底有多糟糕了。

  眼看着爱尔奎特二话不说的开始离开,方里则是眺望着眼前的屠杀场,耸了耸肩。

  “事情也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留下这么一句话,方里同样转过身,离开了现场。

  只剩下被一支支钉子般的剑给洞穿的死者和野兽,后知后觉般的逐渐的化作灰烬和黑泥,消失在了原地。

  ……

  回想起那刚发生不久的事情,方里撇了撇嘴。

  “看来,这个三咲市也跟过去的御崎市一样,正在变成斗争的漩涡呢。”

  真祖的公主。

  二十七祖的死徒。

  人外一族的远野家。

  七夜一族的幸存者。

  再加上那不知名的「蛇」。

  以及,逐渐开始登场的圣堂教会的代行者。

  各种各样的存在,已经开始全都聚集到了这座三咲市里。

  所以,三咲市已经暗暗的变成了战场。

  就像过去吸引着各种各样的火雾战士和红世之徒的御崎市一样。

  “那么…”

  方里一边无意识的转动手腕,一边喃喃出声。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这句自言自语,却是迎来了一个回答。

  “不管怎么样,我需要做的事情都不会改变。”

  爱尔奎特竟是完全没有睡着,保持着躺在那里的姿势,睁开眼睛,看向了方里。

  “你也是一样的吧?”

  口吻中,充满了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