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53 被打断的灵感

653 被打断的灵感


  “你…”

  眼看着方里突然将自己的手心给割破,令得殷红的鲜血从分开的皮肤里流出来,爱尔奎特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没办法。

  这实在是太突然了。

  没有谁会想到,方里会无缘无故的突然割破自己的手心。

  可是,方里却像是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一样,凝视着自己那被割破的手心,喃喃低语。

  “这样脆弱的我,到底为何能够记录一切的死亡?”

  就是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方里顺从着内心,心血来潮的做了这样的事情。

  可是,这么做了以后,方里却是感觉。

  自己,貌似抓住了什么灵感。

  “话说,为什么我会拥有直死魔眼?”

  这个问题,根本就是明知故问了。

  虽然不像两仪式和远野志贵一般,乃是这个世界的住民,所以可以打开连接根源的大脑回路,理解到死亡,从而得到直死魔眼,可方里能够得到直死魔眼,那也是因为其有着一个性质与根源类似的灵魂。

  所以,一直以来,方里都认为自己得到直死魔眼乃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然而,今天,在心血来潮的举止之下,方里却是对这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产生了疑问。

  “明明与死亡相关的能力数不胜数,为何我偏偏就得到了直死魔眼这样的能力呢?”

  没错。

  仔细一想的话,这是一个非常根本的问题。

  在主神空间里,位面世界与副本世界何止千千万万?

  就算是方里所在的位面所衍生出来的副本世界,那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无穷无尽。

  在这千千万万的副本世界里,与死亡相关的能力亦是称得上是千千万万,绝对不仅仅只有直死魔眼这样的神秘。

  “那么,为何我偏偏得到的却是直死魔眼?”

  凝视着从自己的手心流下的鲜血,方里终于是皱起了眉头。

  方里知道,自己注意到了一个最为根本的问题了。

  一个一旦解答,那就可以对自己的灵魂本质大彻大悟,彻底解决灵魂中的隐患,得到蜕变的问题。

  就是为了让方里注意到这个问题,两仪式才会让方里来到这个世界。

  “拥有着记录死亡的灵魂的我,为什么偏偏得到了这个世界的神秘?”

  只要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方里就能够理解到自己的灵魂本质了。

  而就在方里沉浸在这个问题中时,他根本就没有发现。

  其身旁,爱尔奎特正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

  那是方里的手。

  不。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从方里的手中流下来的东西。

  “血…”

  爱尔奎特一对朱红色的眼眸就这么突然变得动摇了起来,焦距亦是开始缓缓的散去。

  只剩下一张微微扭曲的俏脸,最终,变得呆滞而起。

  “嗯?”

  正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的方里像是被打断了一样,微微一怔。

  原因无他。

  只是因为,爱尔奎特缓缓的抓住了方里的手掌,眼眸依旧死死的盯着从其手心里流淌而出的血液。

  旋即,方里便是听到了。

  爱尔奎特的呼吸,变得灼热了起来。

  如此这般,爱尔奎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诱惑了一样,一个用力,将方里那稍微割破了些许皮肤的手往自己的方向带过去。

  凝视在上面的眼眸里,充满了渴望和狰狞。

  “你…”

  看着这样的爱尔奎特,方里微微一惊。

  而爱尔奎特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样,依旧一边凝视着方里的手,一边将那只手带到自己的面前。

  往自己的嘴巴的方向,凑了过去。

  “哈…哈…”

  爱尔奎特那急促的呼吸声终于是仰制不住了。

  在灼热的吐息之下,爱尔奎特将方里那流淌着些许血液的手,拉到自己的嘴前。

  眼看着爱尔奎特即将咬上去,方里看不下去了。

  “够了!”

  方里禁不住开口。

  “给我醒醒!你这个笨蛋女!”

  一句话,让爱尔奎特的动作蓦然一滞。

  “啪————!”

  一道极为响亮的声音蓦然传开。

  那是爱尔奎特以几乎能够拍碎岩石的力道,将方里那流出鲜血的手给拍开所激起的声音。

  在这样的力道之下,即使是方里都无法忽视手上的痛楚。

  可是,方里根本没有闲心去理会这一点。

  因为,爱尔奎特就像是触电一样,猛的从方里的身边退开。

  眼眸,依旧紧盯着方里手上的血液。

  “我…我…”

  爱尔奎特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浑身,都在颤抖着。

  “————!”

  下一刻,爱尔奎特就像是忍受不了一样,骤然转身,于「砰」的一声当中,一踏地面,身形窜向了围墙的方向,落在上面以后,马上又是一踏墙沿,掠出了远野家的领地。

  方里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一对眼眸阴晴不定的闪烁而起。

  “该不会…”

  想到爱尔奎特突然失常的原因,方里不由得咂嘴。

  怎么就忘了这件事情了呢?

  这时,远野志贵才好像察觉到了异常一样,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远野志贵讶异出声:“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方里没有看向远野志贵,只是望着爱尔奎特离开的方向,这么对着远野志贵说道:“帮我跟琥珀和翡翠说一声,我外出了,今天的工作照旧。”

  说完,方里便是不理会远野志贵了,身形一闪,如瞬间移动一样,落在了围墙上,与爱尔奎特一般,掠出了远野家。

  ……

  “哈…哈…哈…”

  喘息声,渐渐的带上了难受与苦闷的情绪。

  爱尔奎特就这样急促的喘息着,脸上满是痛苦,却紧紧的咬着牙,忍耐着从体内迸发而出的冲动,身形犹如灵猫一般,以迅捷的身法,在一栋栋的建筑物上飞跃着,头也不回的往前掠去。

  没有目的地。

  没有想做的事情。

  爱尔奎特现在唯一一个的想法,就是无论如何,都得尽量的远离方里。

  不对,应该说是尽量的远离所有人才对。

  毕竟,对于现在的爱尔奎特来说,人类都是危险的毒品。

  “哈…哈…哈…”

  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但越是这样,爱尔奎特便越是不能停下来。

  等到爱尔奎特停下来时,她才注意到了。

  自己,来到了三咲市郊外的草地。

  “这里的话…”

  这里的话,应该不会有人来的吧?

  可惜,事与愿违。

  “果然是你吗?”

  冰冷透彻的声音,从爱尔奎特的头顶上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