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56 这不是杀掉了吗?

656 这不是杀掉了吗?


  ————「怪物」。天籁小说WwW.⒉

  这个形容词,爱尔奎特自己本身便不止一次使用过。

  爱尔奎特说过,远野志贵是怪物。

  爱尔奎特说过,方里是怪物。

  在爱尔奎特看来,拥有着直死魔眼的这两个少年,简直就跟怪物无异。

  而如今,这个形容词,被希耶尔用在了爱尔奎特的身上。

  还是以最为无情的方式。

  然而,面对这般无情的宣言,爱尔奎特却是艰难的抬起头,咬牙切齿般的凝视着希耶尔。

  “我…我才不会变成…那样…”

  口中这么说着,但爱尔奎特的呼吸却是越来越显得紊乱而起,娇躯亦是更加频繁的颤抖着。

  或许,在旁人看来,爱尔奎特会有这个表现,应该是刚刚希耶尔的攻击对这位公主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的关系。

  可是,无论是方里还是希耶尔都明白,以这位真祖公主的能耐,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就是不痛不痒,只是看起来很凄惨而已。

  那已经完全看不到一丝伤痕的身体,完美无瑕的诠释了这一点。

  所以,爱尔奎特会变得这么痛苦,原因不是因为伤害,而是因为体内的吸血冲动。

  如同希耶尔所说的一样。

  被远野志贵给杀死了一次,从而使用了大部分的力量来复活的爱尔奎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可以用来仰制体内的吸血冲动了。

  一旦爱尔奎特败给了吸血冲动,那这位真祖的公主将会彻底的堕落。

  变成一个以人血为食的怪物?

  不。

  爱尔奎特堕落以后的危害,绝对不仅仅只有这一点。

  一旦真正堕落,那这位最强的真祖公主将释放出自己真正所有的力量,在狂暴的状态中,将周围夷为平地。

  在死徒二十七祖当中,有一个位置本来就是准备给爱尔奎特的。

  那就是第三位。

  这个位置,目前是空席。

  可是,一旦爱尔奎特堕落,那这位变成怪物的真祖公主就会位列其中,成为死徒二十七祖中的第三位,成为世界级的灾难。

  “所以,只有现在才是杀掉她的最佳时机。”

  对话,便在希耶尔这句依旧无情的话语之下,宣布了结束。

  只剩下爱尔奎特那紊乱无比的喘息和苦闷的低吟在这片空间中响起。

  方里看了一眼那一脸冷漠的希耶尔,随即转过视线,望向了爱尔奎特。

  冰蓝色的魔眼,悄然浮现。

  “哔哩…”

  久违的触电感,在方里的脑海中流窜而过。

  那是方里全力使用直死魔眼的证明。

  因此,方里的魔眼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光芒,连中间那如同彩虹般的虹膜都变得璀璨而起。

  旋即,方里转过了身,反手握着月刃,缓缓的向着爱尔奎特的方向走去。

  看到这一幕,希耶尔先是一怔,随即皱起了眉头。

  连爱尔奎特都不由得加快了呼吸,看着对着自己走来的方里,一边满头大汗,一边艰难的挤出声音。

  “你…打算做什么?”

  这大概是第一次吧?

  自从认识爱尔奎特以来,第一次,方里从爱尔奎特的声音中听出了一种不安的情绪。

  爱尔奎特是在害怕吗?

  害怕方里会像希耶尔所说的一样,将她给杀掉吗?

  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

  只是,希耶尔亲眼目睹着这一幕,眼眸微微闪烁而起,最终,选择了冷眼旁观。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一步一步的向着爱尔奎特的方向接近。

  “唔…”

  爱尔奎特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紧接着,以极为动摇的声音,说了这么一句。

  “你,想杀掉我吗?”

  一句话,让整个空间中的气氛都变得压抑而起。

  而方里,却只是来到了爱尔奎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一对冰蓝色的魔眼,闪烁着慑人的光晕。

  这时,方里才开口。

  “你不是说过,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我杀不了的吗?”

  那就生在不到半个小时以前。

  只是,那个时候,方里没有正面回应爱尔奎特的这个问题。

  “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吧。”

  “至少,如果是我的话,还是可以杀掉的。”

  “杀掉一直折磨着你的东西。”

  话音落下的瞬间,方里手中的月刃蓦然被其举起,以反握的姿势,对准了爱尔奎特的胸口。

  随即,落了下来。

  “噗哧————!”

  利刃贯穿人体的声音清晰的响彻而开。

  就这样,方里手中的月刃毫无阻碍的没入了爱尔奎特的身体。

  “咕呜!”

  爱尔奎特出一声苦闷的叫声。

  希耶尔则是眼眸一紧。

  下一个瞬间里,所有人均都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

  “啪叽…”

  那是什么东西碎掉一样的声音。

  声音的来源是爱尔奎特的体内。

  等到声音落下以后,爱尔奎特给人的感觉便变了。

  不再似之前那般,气息极为混乱,而是像遭到了平息一般,逐渐获得了安定。

  “看吧?”

  方里蓦然一笑。

  “这不是杀掉了吗?”

  说完,方里将月刃从爱尔奎特的身上拔出。

  刀刃上,没有粘上任何一点的血迹。

  “————哈!”

  直到这时,爱尔奎特才像是从窒息的状态中得到了解放一样,如溺水的人一般,贪婪的吸收着新鲜空气。

  只是,那呼吸声却不再像之前那样紊乱又灼热,而是非常的有秩序。

  “你…”

  眼睁睁的看着爱尔奎特恢复正常,连面色都变得放松而起的模样,希耶尔终于是惊愕而起了。

  然后,希耶尔便是将视线投至方里的身上,哑口无言般的出声。

  “你做了什么?”

  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回答。

  方里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

  轻描淡写的话语,让希耶尔真的哑然,说不出话来了。

  半响以后,希耶尔直视向了爱尔奎特,低语而起。

  “捡回一条命了,真祖。”

  留下这句话,希耶尔便是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那个笨女人…”

  逐渐的开始平复呼吸的爱尔奎特咬牙切齿般的开口。

  “到底是谁捡回一条命了啊?”

  眼看着爱尔奎特还有力气抱怨,声音与表情都不再饱含苦闷和压抑,方里低下头,目光投至手中的月刃上。

  回想起刚刚的手感,方里不由得叹息。

  “看来,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