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58 能做的事情

658 能做的事情

  “……………”

  沉默,在草地中开始滋生。

  只有风声,依旧那般喧嚣不停。

  爱尔奎特只是捧着手中的冷饮,低着头,保持着沉默,并没有对方里的话做出任何的反应。

  就像方里所说的一样,爱尔奎特亦是非常清楚,自己的吸血冲动只不过是暂时被剔除了而已,而不是被根除。

  毕竟,直死魔眼本来就不是用来救人的力量,而是用来杀人的力量。

  即使所杀的对象没有局限,万事万物均都为其目标,运用得适当的话,达成救人的效果也不是不可能,但那充其量只是附带。

  至始至终,直死魔眼都是只能用来杀戮的能力。

  可以带来死亡,却无法带来新生。

  就算这对魔眼可以杀死疾病,可那也不代表着爱尔奎特以后就不会生病,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所以,方里的所作所为,治标不治本。

  对此,爱尔奎特自然是再清楚不过。

  “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

  这么说着,爱尔奎特那精致无比的俏脸上亦是挂上了一个笑容。

  那个笑容,一如以往那般的开朗,不见一丝一毫的阴霾,显得是那么的天真浪漫。

  “虽然很不爽那个教会的笨女人,但她说的没错,我之前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

  爱尔奎特以不在乎的口气,如此说道:“我们的吸血冲动是会不断累积的东西,而我第一次产生吸血冲动,那已经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

  也就是说,从八百年前开始,爱尔奎特便一直压抑自己的吸血冲动,让这种欲望一直累积到了现在。

  “为了不向吸血冲动妥协,我也确实选择了将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沉睡,可吸血冲动并不会因此平复,依旧还是会不断累积,到得八百年后的今天,那已经到达我能够压制的极限了。”

  爱尔奎特就像是在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无力一样,叹息出声。

  “所以,本来的话,这已经是我最后一次外出行动。”

  等到这一次的行动结束以后,爱尔奎特是打算永远沉睡,再也不醒过来的。

  “可是,现在,因为你的关系,我从八百年前开始就一直在累积的吸血冲动被一次性的杀死了。”

  爱尔奎特嫣然一笑。

  “虽然不知道下一次的吸血冲动会什么时候产生,可就算再出现,我也能够再压制它八百年。”

  “有这个结果,我真的就已经很满足了。”

  从爱尔奎特的口吻中,方里确实没有听到一点的负面情绪。

  因此,爱尔奎特说的真的是实话。

  然而,方里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这个所谓的八百年,不过是外界的时间而已吧?”

  方里毫不留情的戳穿了爱尔奎特话中的真相。

  “即使是对于外界来说是八百年,可对于完成行动就会立刻回去沉睡的你来说,恐怕,真正活动的时间,连半年都不到吧?”

  没错。

  对于爱尔奎特来说,这个八百年根本就不长。

  之前的八百年时间里,爱尔奎特便是一直都在沉睡,只有在特定的时期才会清醒过来,外出歼灭吸血鬼。

  而这段活动的时间,全部加起来都不到半年。

  再加上爱尔奎特将这半年的时间都用在歼灭目标人物上,真正属于这位公主的时间,根本连一秒钟都没有。

  这样的话,真的能够满足吗?

  那不是变相的在加长爱尔奎特痛苦的时间而已吗?

  “除非你打算这一个八百年不再沉睡,而是为自己而活。”方里望向了爱尔奎特,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你是这么打算的的话,那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爱尔奎特,完全沉默了。

  脸上的笑容,也是一点一点的收敛而起。

  “……那是不行的。”

  半响以后,爱尔奎特以前所未有微弱的声音,如此出声。

  “就算你说让我为了自己而活,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除了消灭吸血鬼,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无力的话语,就这么从爱尔奎特的口中响起,传进方里的耳中。

  直到这一刻,方里才知道,这位看似无所不能的真祖公主,实际上正好相反,什么都做不到。

  从其诞生的那一个瞬间开始,真祖们就将其当成兵器来对待,从来都没有教她除此之外的事情。

  既然如此,爱尔奎特自然什么都不会,只会歼灭吸血鬼而已。

  为自己而活?

  爱尔奎特从来就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即没有做过,亦没有人教过,那爱尔奎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这位白姬,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

  “真的没有人教过我。”爱尔奎特低声说道:“所以,我从来都不做多余的事情。”

  多余的事情是什么?

  那就是歼灭吸血鬼以外的事。

  可惜,爱尔奎特那有些脆弱的话语,再一次的被方里给无情的揭穿。

  “不对。”方里如此说道:“你在说谎。”

  爱尔奎特顿时一愣。

  “你说你不会做多余的事情是吗?”方里直截了当的说道:“那你这一次为什么会选择开口说话?为什么连白天的时候都选择跟我们待在一起?为什么让我陪你玩?排解无聊难道就不是多余的事情吗?”

  方里的话语,接连的刺穿了爱尔奎特的内心,让爱尔奎特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对啊。

  “为什么?”

  爱尔奎特茫然了。

  “为什么这一次我会做那么多多余的事情?”

  因为是兵器,说话是多余的,所以,爱尔奎特一直以来都不曾开口。

  因为是兵器,孤独是注定的,所以,爱尔奎特一直以来都不曾觉得无聊过。

  可是,这一次,爱尔奎特却开口说话了。

  可是,这一次,爱尔奎特开始觉得无聊了。

  所以,爱尔奎特会觉得聊天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所以,爱尔奎特会向方里抱怨,对被冷落的事情感到不满和伤心。

  “从来没有过…”爱尔奎特喃喃道:“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事情…”

  换言之,爱尔奎特已经改变了。

  “你已经做了很多多余的事情了。”

  方里抛出了定语。

  “可是,你却会对这些多余的事情感到快乐不是吗?”

  “既然如此,那你就继续去做这些多余的事情就行了。”

  “这就是你能做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