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62 我都懒得去比了

662 我都懒得去比了

  ————「七夜的苟活者」。

  ————「低劣的欺诈者」。

  在迸裂的火星之中,方里与罗亚就这样将内心对对方最为真实的印象化作简短的言语,令得语言似乎都变成了一把利刃,击穿对方的鼓膜。

  而面对那击穿鼓膜的言语攻击,方里与罗亚均都一笑置之。

  唯独眼神,一个平静无比,一个杀机四起。

  下一秒钟,方里与罗亚就像是约好了一样,同时撤回手中的武器,退后了一步。

  然而,那退下的脚掌,却是在落下的瞬间里豁然使劲,令得方里与罗亚的身形同时窜了出去。

  “呛————!”

  锋利的匕首似冰冷的月弧,划过天际。

  “嗤————!”

  狰狞的刀子如猛兽的利爪,划破空气。

  “铛————!”

  仿佛敲钟一样的声响里,致命的凶器同时碰撞在了一起,让火星如烟花般炸开,照亮了四周。

  以此为讯号,激烈的交锋突起。

  伴随着一阵刀光剑影,无数的刀光在此方空间中亮起,似狂风骤雨一般,宣泄向了对方。

  方里与罗亚彼此面对面,视线紧紧的交汇在了一起,手中的凶器却是彻底的化作怒涛般的斩击,以惊人的速度挥砍而出,切开大气,不断的碰撞在了一块。

  “锵锵锵锵锵————!”

  连绵不绝的交击声中,火星犹如在空间中洒落的灰尘,极为频繁的乍现。

  那是货真价实的风暴。

  每一道的刀光都是一股气流。

  每一次的碰撞都是一阵搅动。

  剑刃的风暴就在方里与罗亚两人之间勾勒起了刺痛人眼膜的刀光剑影,一边互相斩击,一边狂暴乱舞,令得一道道冷冽的刀光仿佛无形的镰鼬,掠向了四面八方。

  “啪!”

  一颗碎石刚刚落入那片刀光剑影之中,立即就被千万道的斩击给切割成了碎末。

  “噗!”

  周围的地面被镰鼬似的刀光给掠过,如同被切开了一道伤口一样,直接被剐出了裂缝。

  方里与罗亚之间怒涛般的互砍,在短短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便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令得两人周围的地面在几秒钟以后彻底的变得遍体鳞伤,没有一处完好。

  而这其中的凶险,更是远远的超过了旁人看到的等级。

  那是只有方里和罗亚才知道的要命问题。

  “嗤————!”

  尖锐的破空声中,锋利的匕首绕过一个玄之又玄的轨迹,在无数的刀光剑影中掠过,闪向了死徒的脖颈。

  那里,有着一道象征着终结的裂纹般的线,代表着一个致命的弱点。

  “锵————!”

  但是,锋利的匕首很快就被突然撤回来的狰狞的刀子给弹开。

  就像是事先就知道方里会攻击那里一样,罗亚带着从容的冷笑,将那致命的一击给挡下。

  紧接着,罗亚的眼中便是闪过一抹戾气,手中的刀子豁然暴刺,同样在无数的刀光剑影中穿梭而过,直奔方里的胸口。

  在那里,同样有着一道裂纹般的线,清楚的印入罗亚的视野里。

  “撕啦…”

  激烈的利刃碰撞声中,这样一道微不足道,很快就被掩盖过去的撕裂声响了起来。

  那是方里身前的衣服被狰狞的刀子给割破的声音。

  只见,方里以恰到好处的程度,一个侧身,一脸平静的将暴刺而来的刀子给闪了过去。

  刀锋正好擦着方里的皮肤闪过,割破了方里的衣服,让些许布料掉落在地。

  然而,这个瞬间,方里手中的匕首又是挥出神速的斩击。

  而且,速度远远超过了之前那如同风暴一般的挥砍。

  “————!”

  突如其来的神速一闪令得罗亚一时之间也是差点反应不过来,等到反应过来以后,连忙仰起了头。

  “唰————!”

  干脆利落的风切声中,匕首在罗亚的脖子前闪过。

  冷冽的刀锋上,冰凉的触感都已经触及到了罗亚的皮肤了。

  “啧!”罗亚立即咋舌,终于是停下了攻击,脚掌一个剁地,飞速的退开。

  此方空间中的刀光剑影,直到这个时候才似平息一样,渐渐的消退而去。

  寂静,开始笼罩这一片工地。

  就像是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的动静都悄无声息的褪去。

  只有那满地的裂缝,告诉了旁人,刚刚的风暴斩击都是货真价实的发生过的事情。

  但是,这般激烈的对战以后,对战的双方的身姿却是截然不同。

  方里是低下眼帘,看了一眼自己那被划破的衣服。

  罗亚则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从上面触碰到了些许鲜红的液体,感受到那轻微的刺痛感,表情变得阴沉而起。

  可是,罗亚很快又是笑了。

  “这不是很有趣吗?”罗亚如蛇一样的咧嘴笑道:“果然,跟远野志贵比起来,你的完成度更高,真应该说不愧是杀人鬼一族的后裔吗?”

  “在远野志贵之前先将你找过来,果然是做对了。”罗亚按着自己的脑袋,像是感到喜悦一样的不停颤动着肩膀,笑着说道:“如果将你杀掉,那一定是很棒的快感吧?”

  罗亚的愉悦,换来的只是方里完全相反的淡漠表情。

  “你以为我为了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到底磨练了自己多少次?”

  方里抬起头,望向罗亚,冰蓝色的魔眼微微闪烁着,看不清楚里面的感情,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哪像伟大的死徒大人,为了得到力量,先是诈骗真祖的公主,又是肆意的吸取人血,连同为死徒的人的血都吸,能够拥有现在这份力量,应该花了不少的心思吧?”

  毕竟,罗亚虽然也是最古老的死徒之一,又因为最强的真祖才成为了死徒,力量与潜能都是最高等级。

  可时过境迁,其余的死徒都在漫长的时间里不断的累积自己的力量,只有罗亚在不断的转生,再加上转生的个体的差异,能力亦是参差不齐,反倒比刚开始转变成死徒的初代还弱。

  所以,罗亚比起尼禄这样的死徒,力量至少得差好几个层次。

  可是,罗亚刚刚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却是异常的惊人,只怕已经能够匹敌初代的自己了。

  甚至,隐隐的超了过去。

  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尼禄的力量,被这个家伙给掠夺了不少。

  “可惜,终究还是不入流。”

  方里提起手中的匕首,指了过去。

  “跟你这样的家伙,我都懒得去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