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71 哪有那么容易?

671 哪有那么容易?

  当方里从远野家的洋馆里掠出,落在庭院里时,庭院早已大变了模样。

  那一个个的死者均都已经被一支支钉子一样的投掷剑给洞穿了全身,要么七零八落的躺在地面上,要么被死死的钉在了墙壁与树木之间,令得血迹四处蔓延。

  而在这样的尸山血海中,身穿法衣,手中握着如同利爪一样的数支黑键的少女转过身,看向了方里。

  “你果然跟远野家有关系。”希耶尔不由分说的说道:“看到你一直在暗中盯着远野君的时候,我就猜到你跟这个人外一族肯定脱离不了关系。”

  “彼此彼此。”方里不甘示弱的笑道:“作为埋葬机关的代行者,你以暗示的手段潜伏在志贵的学校中,难道就不是为了暗中调查人外一族的远野家与罗亚是不是有关系吗?”

  希耶尔没有回答,只是径直的望着方里,说了这么一句。

  “在那之后,我也稍微调查了你一下,知道了你的姓氏是七夜。”

  也就是说,希耶尔已经知道了方里的背景。

  “四大退魔家族中的杀人鬼一族。”希耶尔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就是那个退魔家族仅存的血脉吗?”

  方里同样没有回答,只是如此说道:“这已经不重要了吧?”

  希耶尔沉吟了半响,转换了话题。

  “爱尔奎特-布伦史塔德在哪里?”

  闻言,方里极为干脆的回了这么一句。

  “在现在这个状况下,那位公主还会在哪里?”

  爱尔奎特与罗亚之间的恩怨,眼前这个来自圣堂教会埋葬机关的代行者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希耶尔应该早就猜到了。

  爱尔奎特,绝对会是第一个前往罗亚的所在地的人。

  “那个没大脑的真祖…”希耶尔第一次在方里的面前展现出了人类应该有的情绪,恼怒般的说道:“就凭现在的她,怎么可能是「蛇」的对手啊?”

  这是非常合理的判断。

  爱尔奎特因为之前死过一次的关系,现在已经是极为虚弱的状态,之前在希耶尔的攻击下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力量比起全盛时期,能够剩下多少?

  而罗亚却是将整个三咲市都进行了异界化,把这座城市变成了单纯给自己提供力量和仆人的魔窟,力量不断的提升,只怕,已经不再是之前能比的了。

  一方是变得极为虚弱的真祖。

  一方是不断被强化的死徒。

  到底谁更具优势,那是一目了然的。

  “都已经曾经被「蛇」那个家伙给掠夺过一次力量了,现在还不知道吸取教训。”希耶尔咬着嘴唇的说道:“如果这一次,那个笨蛋女又落入了「蛇」的手中,那一定会被「蛇」给彻底的吞噬,到时候,这个世界上就几乎没有能够阻止「蛇」的家伙了。”

  显然,希耶尔也是在第一时间里看出了罗亚的打算。

  就是因为这样,罗亚才会肆无忌惮的发动自己的布局,不怕教会和协会的威胁。

  只要能够成功的得到爱尔奎特,掠夺了这位最强等级的真祖公主的力量,那教会与协会都奈何不了这个欺诈者了。

  然而,就在希耶尔这么想着的时候,方里却是突然笑了。

  “真的会是这样吗?”

  听到方里的话,希耶尔不由得怔然。

  见状,方里撇了撇嘴,讽刺出声。

  “那个低劣的欺诈者,千算万算,结果还是失算了。”

  “想得到爱尔奎特?”

  “哪有那么容易?”

  ……

  “————”

  惊人的压力,依旧在整栋摩天大厦的天台上扩展。

  就像是空气拥有了重量。

  就像是重力加倍的升拔。

  在这样的情况下,爱尔奎特只是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罗亚的方向,一对金色的瞳孔似猛兽般凶煞,直视向了罗亚。

  “————”

  这一刻里,罗亚只觉得整个身体似乎都被周围的沉重压力给紧紧的镇压住了一般,滞在原地,动都无法动弹。

  仿佛那对直视而来,如同猛兽般凶煞的金色眼睛投出的视线纷纷都化作无形的锁链一样,禁锢住了自己的全身。

  “哈…哈哈…”

  感受着这种压力,罗亚却是依旧大笑着。

  “魅惑魔眼吗?还真是一如既往强力的魔眼啊!”

  禁锢、洗脑、记忆操作。

  所谓的魅惑魔眼,就是具备这样的能力的魔眼。

  作为真祖中最强大的存在,爱尔奎特天生便拥有着这对魔眼。

  虽然不及直死魔眼那般堪称神代的奇迹,可这对魔眼一样是特例等级中都异常强力的存在,一般的死徒的话,只要被这对魔眼的视线给捕捉,那就再也无法动弹,只能在下一秒钟迎来死亡,不存在一丝一毫的抵抗。

  “可惜对我没用!”

  罗亚的全身都涨动起了庞大的魔力。

  “嘭————!”

  犹如空气被撑爆一样,罗亚浑身一震,将魅惑魔眼的禁锢给轻而易举的挣脱了开来。

  “对付高位死徒,只靠那对魔眼是不够的啊,公主。”

  罗亚依旧大笑着,盯着爱尔奎特的眼神中充满了狂妄。

  “终究只不过是你的附加而已,你真正强大的地方并不是那对魔眼吧?”

  罗亚的大笑声,清楚的传入了爱尔奎特的耳中。

  但是,爱尔奎特还是一言不发,只是紧视着罗亚,一步一步的往其所在的方向走去。

  眼看着爱尔奎特就这样走了过来,一语不发,罗亚的笑声戛然而止。

  一对像蛇一样细长的眼中,浮现出难以仰制的情绪。

  “……怎么?不打算对久别重逢的憎恨对象说几句话吗?”罗亚咂嘴般的说道:“据我所知,来到这座城市里以后,你不是已经开始说话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像个冰冷的兵器一样,只是重复着歼灭的行为,认为话语是没有必要使用的东西吧?”

  “还是说,对于你来说,我是一个连让你开口说话的价值都没有的存在呢?”

  说到这里,罗亚的声音开始变得刺耳了起来。

  “我明白了,肯定是连说话的余力都没有了吧?”

  “毕竟,现在的你的话,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啊。”

  话音落下的瞬间里,周围的压力豁然一变。

  爱尔奎特陡然停下了步伐。

  抬起头,望着罗亚,爱尔奎特低声开口。

  “死吧…”

  于是,爱尔奎特举起了一只手。

  “轰隆————!”

  摩天大厦的顶端,伴随着一道轰鸣声的响起,恐怖的爆炸席卷了起来,带着狂暴的冲击,震荡向了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