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74 陪你痛快的厮杀

674 陪你痛快的厮杀


  “就是这里吗?”

  摩天大楼的前方,方里与希耶尔同时停在了这里,抬起头,望了上去。

  看着眼前这栋摩天大楼,方里撇了撇嘴。

  “这里就是心脏吧?”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在这栋摩天大楼的周围,一道道血管一般的通道正连接向了这一座建筑物。

  那不是比喻,而是真正的血管。

  那些通道里正在输送的全部都是鲜血。

  来自整个三咲市的所有居民的鲜血。

  “正在袭击整个三咲市里的居民的死者们所榨取的鲜血,全部都是往这里输送。”希耶尔凝视着眼前的摩天大楼,如此说道:“所以,罗亚绝对在这里。”

  既然罗亚在这里,那就代表着爱尔奎特也在这里。

  可是…

  “明明爱尔奎特和罗亚都在这里,可战斗却是没有进行?”

  方里眺望着摩天大楼的顶端,看着那被削掉了一截,似乎被生生的轰爆的地方,眼眸微微闪烁。

  “看来,事情确实被我给预料中了。”

  也就是说,爱尔奎特只怕已经中了罗亚的陷阱。

  那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如今,整个三咲市已经被罗亚给打造成了异界,化作了魔都。

  其存在,只怕与固有结界是非常相近的。

  而在这样的一个异界里,只怕,罗亚能够做到的事情会有不少。

  例如,改变环境。

  那是再简单不过的手段。

  再例如,空间置换。

  那是比较高深的手法。

  只要是在这个异界里,那罗亚即使算不上是神,可也相当于领主。

  现在,方里就相当于踏入对方的领地,什么时候中了陷阱,一点都不奇怪。

  而爱尔奎特虽然实力高强,可警戒心却实在太低了,不像罗亚那么狡诈。

  八百年前就被罗亚给简简单单的欺骗了一次,这一次,再被做出什么事情,那也同样一点都不奇怪。

  “真是令人不愉快…”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方里抬起步伐,缓缓的向前走去。

  其背后,希耶尔只是注视着这样的方里,给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里面只怕同样已经完全异界化了,一个不小心,绝对会被藏在里面的「蛇」给吞噬。”

  听到希耶尔的话,方里没有回答,只是抬起了一只手,挥了几下以后,走入了摩天大楼中。

  至于希耶尔,则是闭上了眼睛,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毕竟,跟方里的有恃无恐不同,谨慎的希耶尔并不想踏入敌人的地盘。

  所以,希耶尔做出的选择便是等。

  等待时机。

  一旦有机可乘,那就算使用再肮脏的手段,都得将目标给抹杀。

  这就是埋葬机关的代行者,一个真真正正的杀手集团。

  ……

  如同希耶尔所说的一样,摩天大厦的内部同样被异界化了。

  至少,内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不同的世界。

  无论是墙壁、地面乃至天花板,均都被一道道血管一般的通道给布满,似肉瘤组成的一样,一边不断的蠕动,一边将大量的鲜血输送向了前方,通往一个方向。

  空气混浊得刺鼻难闻。

  光线昏暗得黯淡无芒。

  内部的各个角落都像是抽动一般的鼓胀着。

  “简直就像是走进了谁的胃里一样…”

  方里带着这么一个感觉,不紧不慢的走进了深处。

  没有走楼梯,而是搭电梯。

  没有目的地,只是不断的往上。

  直到电梯没有办法再继续往上升时,在「叮咚」的声音中,方里从电梯里出来。

  进入其眼帘的是一个化作废墟的商场。

  可是,这个商场里,却是到处都飘荡着刺鼻的味道。

  “真是熟悉到不行的血腥味啊…”

  单凭这股刺鼻的血腥味,方里就可以肯定。

  无论是什么样的存在,只要是吸血种,那就会为了这股味道而发狂。

  即使是那位真祖的公主,那也一样。

  于是,方里向着前方走去。

  直到来到了一个废墟之前。

  “你是第二个吗?”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的响起,被称为「蛇」的死徒向着方里大大的展开了手。

  “欢迎来到我的城堡。”

  “七夜的苟活者。”

  就像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罗亚向着方里吐露出饱含恶意的称呼。

  然而,这一次,方里却不再理会这个卑劣的死徒,而是转过视线,将目光投至罗亚的后方。

  在其身后,有着一颗心脏。

  是的。

  心脏。

  由朦胧的血雾所凝聚而成,正在逐渐的跳动着的心脏。

  心脏的周围,一道道的血管从四面八方延伸了过来,连接了上去,源源不断的将新鲜的血液输送进其中。

  而在那心脏的深处,爱尔奎特就像是被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标本一样,抱着身体,满脸的痛苦。

  “说实话,我很惊讶。”罗亚叹息般的说道:“我还以为以真祖的公主的状况,体内压制的吸血冲动应该已经到了临近爆发的边缘了才对,即使出了什么差错,只要我甩出一些血液,那她就肯定会暴走。”

  “到时候,我只需要等公主将周围的一带给夷为平地,彻底的耗尽了体力,那就能够将那股令人垂涎的力量给收下,成为最强的吸血种。”

  “只是,我没有想到,公主居然在这么大量的鲜血的诱惑下都能坚持到现在,就像之前忍受了八百年的吸血冲动完全不存在了一样,把我都给吓了一跳了。”

  说到这里,罗亚蓦然一笑。

  “可惜,真祖终究是真祖,深刻在本能中的欲望怎么都没有办法剔除,我将整个三咲市中现有的鲜血全部灌进了她的体内,总算是将她的吸血冲动给再一次的引了出来。”

  随着罗亚的话语落下,其背后,那由浓郁的血雾凝聚而成的心脏大力的跳动而起了。

  “我就承认吧!”

  “凭我的话,对上你的那对可恨的魔眼,风险实在太大!”

  “所以,就让此世最强的真祖来陪你吧!”

  “陪你痛快的厮杀!”

  “哈哈哈哈哈!”

  在罗亚的大笑声中,心脏的跳动变得越来越狂暴。

  最终,停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同凶兽一样的咆哮声中。

  世界,在此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