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82 只能这么卑劣

682 只能这么卑劣

  “啪嗒…”

  化作一片废墟的摩天大厦商场里,随着一大滩的鲜血从半空中洒下,刺眼的红色逐渐的将地面给涂满。

  而在直通天际的摩天大厦上空,罗亚凝视着那洞穿了自己的身体,带出大片的血迹的纯白色光剑,表情、眼神与肉体均都僵硬在了那里。

  剧痛,袭向了罗亚的神经。

  那不单单是源自肉体的痛楚,还是源自灵魂的痛楚。

  就像是与肉体一同被狠狠的贯穿一样,罗亚那转生了整整十七次的灵魂在发出悲鸣。

  那是濒临死亡的惨叫。

  于是,罗亚死死的盯着那洞穿了自己身体的纯白色光剑,半响以后才僵硬着脖子,以极为缓慢的动作抬起头,望向了前方。

  在那里,方里手持纯白色的光剑,将剑刃刺入罗亚的身体。

  眼中,直视死亡的魔眼冰冷得让人心惊。

  “咳咳…”

  一会以后,方里同样咳出了鲜血。

  比起被洞穿了身体的罗亚,方里的状况无疑更急的惨烈,全身几乎都被鲜红的血液给涂满,身体更是变得破破烂烂,惨不忍睹。

  可即使是这样,方里依旧用带血的手紧紧的握着伯邪。

  一个用力,让武器更加深入的刺进罗亚的身体。

  “我就知道…”

  方里讽刺般的挤出了声音。

  “像你这样的货色,不可能再有胆量来面对接下来的战斗,势必会像毒蛇一样,暴起偷袭,向着无法战胜的对手探出自己的獠牙。”

  毕竟,在爱尔奎特狂暴化了以后,为了避免被卷入进去,这个家伙就已经躲了起来。

  “策划了那么久,千方百计的取得力量,结果,你根本就没有运用那份力量的觉悟。”

  “骨子里,你还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惜一切的魔术师。”

  说着这样的话语,方里缓缓的探出了另外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轻轻的搭在了罗亚的胸口上。

  “到最后,连「死」都只能这么卑劣啊…”

  话音落下的瞬间里,方里那搭在罗亚胸口上的手浑然一紧。

  “闪鞘-花镜!”

  肉眼不可视的冲击,有如直接在罗亚的体内爆开一样,浑然震起。

  “嘭————!”

  炸裂声中,鲜血与碎肉一同洒向天际。

  罗亚的胸口整个都被炸碎,只剩下一层皮肉在连接着,于浓郁的鲜血和四散的碎肉中,身体往下掉落而去。

  直至,砸进了摩天大厦的商场里。

  “砰————!”

  当撞击声响起之时,血泊在掉落点上止不住的扩散。

  罗亚躺在了血泊里,嘴中不断的涌出鲜血,手脚则是不停的抽搐,像是打算挣扎起身一样,最终,却是无能为力。

  “啊…嗬…啊…”

  拼死抵抗死亡的声音从罗亚的口中微微响起。

  但是,死亡的结局,已经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从罗亚的身上消去。

  肉体的伤势微不足道。

  在这个满月的夜晚里,罗亚的不死性被提升到了极限,只需要一下子便能恢复完全。

  可是,那个伤势,已经无法复原了。

  因为,罗亚的灵魂已经在走向灭亡,无法抗拒。

  就像爱尔奎特说过的一样。

  在直死魔眼的力量之下,这一次,罗亚再也不可能转生,将会就此迈向真正的死。

  明明明白这一点,罗亚却还是拼命的挣扎着,好不容易才颤抖着抬起了一只手,伸向了半空。

  那只手,伸向的方向,正好便是冲向了方里的爱尔奎特。

  看着那个纯白的美丽公主,罗亚垂死挣扎一样的哀鸣。

  “公…主…”

  手,不断的向着爱尔奎特的方向伸去。

  “公…主…”

  努力的挤出最后的一丝力气,呼唤着那位真祖的姓名。

  “公…主…”

  每呼唤一次,声音就会变得更加低微。

  “公…主…”

  最后一次的呼唤,让罗亚的眷恋达到了极限。

  此时此刻里,罗亚能够看到。

  爱尔奎特的眼中已经彻底的没有了他,只是向着那个直死的少年冲去,一脸的焦急。

  恍然间,罗亚就像是看到了过去。

  看到了至今为止足有八百年时间的过去。

  为了得到不老不死的生命,亦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罗亚策划着让自己成为最强的真祖的死徒,因此前往了真祖们所在的城堡,找到了那位纯白的公主姬。

  罗亚至今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位白姬时的情形。

  那是在城堡外面的花海之中。

  在那里,白色的公主迎风而立,抬着头,望着夜空中的明月,似憧憬着天堂的少女,美丽无比。

  以月亮作为背景,在夜空之下昂首站立的公主。

  当时,罗亚只能想到一个词语。

  “月姬…”

  然后,心便被夺了过去。

  罗亚根本不知道。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其实就已经成为了真祖的公主的奴隶。

  这位不断拒绝着死亡,一直都在转生的死徒,从头到尾都表现出了对爱尔奎特最大程度的执着。

  那份执着,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为了得到爱尔奎特的力量。

  那只是像蛇一样不断的谋算与欺诈着他人的卑微魔术师,对白姬的一份爱慕,一份憧憬而已。

  可惜,罗亚永远都无法明白,自己对真祖的公主的这份执着,就是所谓的恋爱心。

  因此,那纯白的公主满脸焦急的冲向昏厥了过去,往下掉落着的少年,并毫不避嫌的将其涌入怀中的场景,成为击垮他拼命的抵抗着死亡的最后一份力。

  “啪…”

  那是罗亚那伸向半空的手垂落了下去,掉在地面上的声音。

  血泊中,被称为「蛇」的死徒只是瞪大着眼睛,像是死不瞑目一样,停止了呼吸。

  紧接着,罗亚的肉体开始崩坏,化作灰烬,像风一般的消散而去。

  于此,经历了十七次的转生,存活了整整八百年以上的岁月的「蛇」之死徒,消逝而去。

  ……

  “方里!方里!”

  “你怎么样了?!”

  “方里!”

  耳边传来的是少女饱含焦急和担忧的声音。

  可是,方里已经完全听不清了。

  如火焰般的白色磷光已经消失。

  但是,遍体鳞伤的身体,却是依旧存续。

  不仅如此,连灵魂都似被撕扯一样,剧痛无比。

  所以,方里只能看到一对眼睛。

  一对仿佛随时有可能哭出来一样,朱红色的眼睛。

  “方里!”

  在公主的呼喊声中,方里,就此沉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