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84 莫名其妙的力量

684 莫名其妙的力量


  当方里重新恢复意识时,熟悉的痛楚便是再一次的席卷他的身体。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当然,熟悉归熟悉,并不代表着就能够习惯。

  感受着这种熟悉的痛楚,方里的眉头深深的撅起。

  更别说,那不单单是痛而已。

  无力感。

  虚弱感。

  疲惫感。

  种种副作用皆从方里的灵魂中迸发了出来,让方里的眉头越撅越深。

  默默的承受这种痛楚,方里不知道第几次的叹息。

  “果然应该少用啊…”

  就算不考虑自己的灵魂的状况,这种副作用若是一直承受的话,那再怎么说都受不了。

  这还是方里,丝毫不将自己的安危当回事,不管什么样的危难都会堂堂正正的承受下来。

  如果是换了一个一般人的话,那就算不崩溃也会产生心理阴影。

  而与此同时,方里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身体一点都不痛吗?”

  被治好了吗?

  还是被麻痹了啊?

  “可是,这种感觉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方里有些讶异而起。

  对于自己的身体,方里是再熟悉不过了。

  毕竟,如今,方里每天都会淬炼星辰力,为了让星辰力能够顺利的运用在各种身体能力的强化上,至今为止已经是不知道控制着星辰力在自己身体的各个角落中流转了多少次了。

  所以,此时此刻里,方里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自己的身体,正在迸发着一种极为强大的力量感。

  起初,方里还以为那是星辰力。

  之前的一战中,方里耗尽了所有的星辰力。

  而以现在的身体感觉来看,应该已经差不多过了一天了。

  而凌晨一过,零时迷子与离子火花的力量便会让方里的星辰力瞬间恢复到全盛时期。

  因此,方里还以为那是因为星辰力突然全部恢复带来的身体错觉而已。

  然而,仔细感觉了一下以后,方里才发现。

  “不对,这不是星辰力。”

  换言之,方里身体中迸发出来的强大力量感,并不是来自于星辰力。

  “我的身体里多了一股力量?”

  而且,还是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

  但是,方里无法像使用星辰力那般,自然而然的去使用它。

  就好像,那股力量根本不像是自己的所有物,而是一只藏在自己体内的庞然大物一样,默默的盘踞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方里将自己的感觉延伸,触碰了那股力量。

  “”

  没有反抗。

  像是理所当然一样,那力量接受了方里。

  可是,方里却也无法让它根据自己的心意,随意的使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带着这样的疑问,方里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进入其眼帘的乃是一个熟悉的天花板。

  “我的房间?”

  是的。

  这里是方里的房间。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方里在远野家的房间才对。

  “回来了吗?”

  这便意味着,这一次的事件亦是结束了。

  “是那个笨蛋女将我带回来的吗?”

  方里的这句话才刚刚响起,一个声音便是回应了他。

  “很可惜,你猜错了,带你回来的人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方里微微一怔,随即看向了声源处。

  只见,在窗边,一个身穿法衣的少女正站在了那里。

  “醒了吗?”希耶尔注视着方里,这么说道:“幸好你顺利的清醒过来了,不然的话,真祖应该会将我撕成碎片吧?”

  方里迎向了希耶尔的视线,顺便也看到了窗外的状况。

  白天。

  而且,还是正午。

  显然,方里睡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与此同时,在方里的脑海中,系统的提示音仿佛延迟了许久,等得都快不耐烦了一样,姗姗来迟的响起。

  “编号11273完成a级支线任务,获得50000兑换点。”

  “编号11273完成所有的主线任务,可随时选择回归主神空间,亦或者选择滞留在副本世界。”

  “选择回归,则进行任务评价,领取奖励。”

  “选择滞留,你可以再留在副本世界三天的时间。”

  方里立即是选择了滞留。

  不为其它,只是因为现在的疑问还有很多而已。

  希耶尔就像是看出方里心中的疑问一样,帮方里解答了最无关紧要的其中一个。

  “你已经躺了一夜了。”

  一夜?

  也就是说,事情只不过是昨天晚上才刚刚宣布结束的吗?

  “居然才一夜?”

  方里真的有些惊讶。

  要知道,之前在《灼眼的夏娜》世界里的时候,方里与三柱臣之间的战斗,同样是耗尽了圣痕的最后一丝维持时间,达到了极限以后才倒下的。

  那个时候,方里可是睡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现在,居然才仅仅一夜吗?

  “难道…”

  方里低声呢喃。

  “是因为我体内的力量吗?”

  这句话,极为清楚的传入了希耶尔的耳中。

  “……是吗?”希耶尔沉吟了半响,随即面无表情的说道:“看来,那力量有很好的守护住你呢。”

  闻言,方里沉默了下来。

  就在希耶尔以为方里准备询问自己其体内的力量的事情的时候,出乎预料,方里竟是直接刺中了最中心。

  “爱尔奎特到哪去了?”

  言简意赅的提问,却是让希耶尔当场哑然。

  看着这样的希耶尔,方里轻轻的抬起了眼帘,紧视了上去。

  “出事了吗?”

  方里的话语,再一次的刺中了最中心。

  “……………”

  希耶尔陷入到了一段漫长的沉默中。

  方里没有催促,只是紧视着这个圣堂教会埋葬机关的代行者,眼神与表情均都冷静到异常的程度。

  如此异常的冷静,在这个状况下,简直可以化作同等程度的压力。

  然后,方里开口了。

  “告诉我吧。”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压力全部都化作了实质般的攻击。

  那是不容许妥协的攻击。

  因此,希耶尔有理由相信。

  如果自己不说清楚的话,眼前这个男人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当下,希耶尔脸上维持的机械似的情感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一个人偶变成了真人一样,悄然叹息。

  那是代表妥协的含义。

  只不过,希耶尔并没有直接解答方里的疑问,而是这么开口。

  “我先跟你说一下目前的状况吧。”

  方里点下了头。

  一点,都不着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