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695 莫名其妙的展开

695 莫名其妙的展开


  “什…?!”

  亚里亚大吃了一惊。

  别说是亚里亚了,就是方里都不禁一惊。

  而那从阳台外面窜了进来的身影则是冲到了亚里亚的面前。

  “唰————!”

  干脆利落的风切声里,锋利的太刀划破空气,如同一道闪光一样,斩向了亚里亚。

  而且,还是当头斩下。

  那是绝对致命的攻击。

  “等…!”

  感觉到来自头顶上方那凌厉的风切声,亚里亚终于是反应了过来。

  “锵————!”

  伴随着清脆的交击声的响起,火花都开始迸裂而开了。

  千钧一发之际里,亚里亚拔出了自己的枪,将枪当做盾牌,挡住了来袭的斩击。

  直到这时,方里与亚里亚才看清了突然闯进来,对亚里亚发动了攻击的人。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顺着柔美的腰脊垂下。

  一张美丽如画的俏脸带满了敌意。

  一件上白下红的巫女服如同理所当然一样的穿戴在其身上。

  一把锋利的太刀被其紧紧的握在手里,对着亚里亚挥下了斩击。

  来者,无论是方里还是亚里亚,均都非常的熟悉。

  “神崎-H-亚里亚!”

  出身自星伽神社的首席巫女对着面前的亚里亚大喊着。

  “居然趁我不在的时候勾搭里君,你这只偷腥猫!”

  闻言,方里与亚里亚完全呆了。

  特别是方里,极为愕然的看着对方,不可思议的开口。

  “白雪?”

  是的。

  来者,正是白雪。

  那个有如大和抚子一般,即温柔,又贤惠的白雪。

  可是,这个以往在方里的面前温柔贤惠得有如大和抚子一般的少女,此时此刻里,竟是浑身都携带着狂气,一张精美无比的俏脸带着以往所没有的杀气,提起手中的太刀,再次在破空的声响里,对着亚里亚的脑袋砍了下去。

  “啪————!”

  斩击声中,白雪的挥砍落在了地板上,在地板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而亚里亚则是在那之前便一个后空翻,飞跃了出去,与白雪拉开距离。

  “你…你这个家伙!”亚里亚极为生气的质问道:“在干什么啊?!”

  会生气,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管是谁,突然被别人这么攻击,而且还是致命的那一种,那都会生气。

  如果不是因为武侦早已习惯了被人袭击,那亚里亚早就发火了。

  “闭嘴!偷腥猫!”

  然而,白雪却是以更加愤怒的态度,一张俏脸绷得紧紧的,向着亚里亚出声。

  “本来是看在你一直担心里君的份上才允许你每天到这里来,没想到,你居然乘人之危!”

  这么说着,白雪以双手持刀的姿势,将太刀举起,搁在自己的身侧。

  那个姿势,方里是认识的。

  在巫女与神官之中,那似乎是正规的仪式姿势,只有在需要除去恶灵或者净化污秽的时候才会用到。

  也就是说,白雪将亚里亚给当成恶灵或者是污秽了。

  “刚刚那么好的气氛,我至今为止都才经历过一百二十四次而已,你居然在里君回来的时候就夺走了我的第一百二十五次,实在是罪不可赦!”

  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多么可怕的事情的白雪就这么对着亚里亚冲了过去。

  “对于你这样的偷腥猫就应该————斩!即!灭!”

  说着这样的话语,白雪以极速般的斩击,让刀光接连划过客厅的空间,对着亚里亚,不由分说的砍了过去。

  “你…你来真的吗?!”

  亚里亚顿时慌慌张张的闪避,以极为灵活的动作,如一只猫咪一样,飞快的将来袭的斩击给一刀一刀的避开。

  在这样的情况下,白雪的斩击开始波及周围。

  “啪————!”

  这是锋利的太刀落在茶几上,将茶几给砍成两半的声音。

  “砰————!”

  这是锋利的太刀砍过阳台的玻璃,将玻璃给击碎的声音。

  “锵————!”

  这是锋利的太刀划过客厅的墙壁,在上面留下一道刀痕的声音。

  “叽————!”

  这是锋利的太刀斩在客厅角落的冰箱上,激起摩擦的刺耳尖鸣。

  这一刻里,白雪好像化作了一个狂战士一样,不断的对着亚里亚挥刀,手中的太刀所挥出的斩击简直就像是狂风暴雨一样,所过之处,所有的事物纷纷都被摧毁。

  于是,木屑、家具的瓦砾、玻璃的碎片乃至笔记本电脑跟液晶电视的残骸都开始在整个客厅中飞舞了起来,最终,铺了一个满地。

  “你…你给我适可而止!”

  亚里亚终于也是忍无可忍了,从后腰的制服内拔出了两把小太刀,迎了上去。

  “锵——锵——锵——锵——锵——!”

  顿时,在一阵清脆的交击声中,亚里亚与白雪展开了一场高等级的白刃战,太刀于客厅里频频闪过,并互相撞击,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下,留下一朵朵迸裂的火花。

  “这…”

  方里的脑袋已经完全当机了。

  若是让熟悉方里的人看到他现在的表现,一定会非常惊讶。

  那个一向以冷静而闻名的方里,居然会像这样完全没有反应,那简直就是奇迹。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方里实在没有想到,那个温柔贤惠的白雪居然会突然变成这样,比狂暴化的爱尔奎特还彻底,带着可怕的表情,不断的发起进攻,还是极为拼命的那一种。

  “给我死吧!偷腥猫!”

  “为什么我无缘无故的就得去死啊?!”

  “单单是你和小里大人待在一个地方,呼吸着一样的空气,那就是死罪了!”

  “哈?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总之亚里亚什么的就是得给我去死!等你死了以后我再去死!这样就没事了!”

  “哪里没事啊?!”

  在这样的对话下,亚里亚与白雪的战斗愈演愈烈。

  直到这时,方里才终于是反应了过来。

  “等…等等!”

  方里连忙上前。

  “死吧!亚里亚!”

  “才不要!”

  可惜,亚里亚与白雪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手中的锋利武器便是猛然挥下,激起一片尖锐的劲气。

  刚好,对着闯进来的方里的身上,砍了下去。

  眼看着锋利的凶器就这么对着自己砍下来,方里只有一个想法。

  “或许,我晚一点回来根本就不算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