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703 源义经的后裔

703 源义经的后裔


  不管如何,今天的课是没有办法上了。

  至少,方里、亚里亚与白雪三人是绝对无法去上课了,否则肯定会被围观,为今天的闹剧买单。

  想必,理子与蕾姬应该同样不会去上课了吧?

  所以,方里、亚里亚与白雪三人同时请了假。

  方里与亚里亚姑且不论,连作为标准的学生榜样,即是学校的优等生,又是武侦高的学生会长的白雪都在这个情况下请假。

  可想而知,今天的事情闹得有多大。

  而在那之后,亚里亚便表示有点事情想办,拖着沉重的步伐,从方里的身边离开。

  不得不说,亚里亚绝对是最倒霉的那一个。

  先是无缘无故的因为与方里相处得气氛太好的关系,被化身为狂战士的白雪给追杀,再来便是今天,又被白雪拖入了战局里,与理子和蕾姬对抗,紧接着又莫名其妙的被蕾姬宣战,扬言要破坏其与方里的关系。

  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亚里亚来说,都是无妄之灾。

  以往,只有亚里亚任性妄为的将周围的人都给拖入自己的节奏中。

  今天,亚里亚终于是尝到了苦果,反而被别人给拖进了斗争里,真的是倒霉到不能再倒霉了。

  可即使是这样,亚里亚依旧按照自己的步调,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什么事情呢?

  那就是亚里亚的妈妈的事情。

  亚里亚之所以会来到武侦高,并希望寻找一个伙伴,弥补自身的缺陷,成为真正的福尔摩斯的后裔,就是为了解救被套上莫须有的罪名,从而被冤枉,送上了法庭的妈妈。

  而亚里亚的妈妈被栽赃的罪名,全部来自于伊-幽中的那些恐怖分子。

  “现在,伊-幽已经被瓦解了,那些罪名全部都变得透明化,再加上理子提供的情报,那些栽赃到妈妈身上的罪名也能洗清了,我必须跟律师那边定期联络,准备好下次上最高法院的证据,让我妈妈获得无罪释放。”

  因此,现在的亚里亚几乎比以前还忙。

  既然请了假,今天的课不用上,那亚里亚自然不愿意浪费时间,多争取一秒的时间,她的妈妈获释的希望便多一分。

  有鉴于此,即使浑身伤痕累累,亚里亚依旧离开了。

  只剩下方里和白雪,一起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和里君一起放学回家也是久违了呢。”

  走在方里的旁边,白雪抱着自己的书包,脸上带着难为情的害羞表情,看上去异常的可爱。

  那个表情,才是方里认识的白雪会拥有的表情。

  说实话,昨天那突然闯进来,二话不说的就对着亚里亚开砍,今天还拼命的向理子和蕾姬下死手的那个白雪,真的差点将方里的三观都给击碎。

  曾经,方里与白雪相处了有整整一年以上的时间。

  所以,方里非常清楚,眼前这个少女的温柔贤惠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自骨子里的品行。

  可是,昨天与今天的白雪同样是其本质。

  方里的话,其实在以前就多多少少有些察觉,白雪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例如,在简讯的时候,白雪经常都是以夺命连环的形式,用简讯塞满方里的手机信箱。

  例如,在帮方里打扫房间的时候,有几次都被方里现,白雪偷偷的钻进他的被窝里,像饥渴难耐的野兽一般的喘息。

  例如,在方里房间里的衣服,有时候会不定时的消失几件,似乎被白雪当成了睡衣。

  再例如,在方里的手机里,一些因为工作需要而留下的女孩子的联系方式,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被谁给删除。

  以上,种种事迹,都在告诉方里,白雪内心深处到底隐藏着多么可怕的一面。

  只是,像昨天和今天那样,因为方里的身边有女孩子就突然陷入到黑化的状态中,这还是方里第一次见到。

  现在,再看到白雪熟悉的害羞模样,方里真的打从心底里松了一口气。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也会跟着她们这么闹。”方里叹息般的对着白雪说道:“我差点都以为你是不是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被人调包了呢。”

  “因…因为那些人都太过分了啊。”白雪竭力的反驳道:“明明以前只有我跟小里大人两个人,她们居然打算拆散这份美好的因缘,不觉得很过分吗?”

  不不不,虽然我们以前是经常在一起,可也没有什么因缘吧?

  还有,我早就想说了,那个「小里大人」的称呼到底是为什么而存在的啊?

  “不管怎么样,闹到这个地步就有点没必要了。”方里指着白雪身上绑着绷带的部位,说道:“看看,受了这么重的伤,如果这个时候突然再生什么意外事件的话,那你怎么用这幅身体去战斗啊?”

  “没关系的。”白雪腼腆的一笑,低声说道:“因为,我相信,里君一定会保护我的。”

  “你啊…”方里无可奈何的苦笑了起来。

  这时,白雪的表情又像是黯淡下去一般,变得有些犹豫不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偷偷的看着身边的方里,白雪小心翼翼的问了这么一句。

  “里君是怎么看待蕾姬同学的呢?”

  白雪的询问,却是让方里将目光投至其身上。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才对吧?”方里这么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白雪,你是不是知道蕾姬一些什么事情啊?”

  在保健室里的时候,对于蕾姬的言,白雪的表现实在有些耐人寻味。

  方里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没有当场提出来而已。

  “蕾姬的所作所为,我虽然都猜到了其行动的原理,可却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促使这样的事情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不想看到我和亚里亚在一起。”

  方里紧视着白雪,询问了一句。

  “如果你知道些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闻言,白雪沉默了下来。

  半响以后,似乎有了什么决定,白雪抬起头,迎向了方里的目光。

  “在那之前,我得先告诉里君一件事。”

  白雪这么开口了。

  “蕾姬同学的真实身份,其实是源义经的后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