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711 极东战役的中心

711 极东战役的中心

  深夜时分,学园岛内的灯光已经是渐渐的开始黯淡了下去,让坐落在海面上的人工岛屿亦是被黑暗给覆盖,只留下些许点点的灯火,看上去就像是点缀在海上的星辰一般,倒是颇有一番美感。

  方里从空地岛里出来,重新回到学园岛上时,与其同行的几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么,我就准备去追击眷属的魔女了,防卫方面就交给你们吧。”

  留下这么一句话,梅亚便背着十字架一样的大剑,直接离开。

  “我去搜集情报,对于本来就是出身于策士一族的我来说,这是最适才的工作。”

  贞德则是这么说着,同样带着圣剑离开了。

  “…………”

  而蕾姬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默默的抱着狙击枪离开,似乎没有打算纠缠方里的样子,看来也是回去为极东战役做准备了。

  最后,留在方里身边的人只剩下一个。

  那就是玉藻。

  “虽然很想立刻去设置结界,但夜晚是妖魔鬼怪出没的时间,在这个时间点设置结界,效果只怕差强人意,所以今天晚上咱就派出式神去警戒,等明天一早再在这个岛屿上设置结界,让这座岛屿成为师团的据点之一吧。”

  这么说着,玉藻便跟上了方里。

  “你想去见白雪吧?”玉藻这么说道:“正好,咱也一起过去,好些年都没有见过那个小丫头了。”

  于是,方里便带着玉藻,一起回到了宿舍中。

  宿舍指的是方里自己的宿舍。

  之所以没有前往白雪的宿舍,只是因为方里认为,白雪应该就在自己的房间里。

  “欢迎回来,里君。”

  果不其然,方里才刚刚打开了宿舍房间的门,从门外走了进来,白雪便是犹如一开始便在这里等候一样,以正坐的姿势候在了玄关,像是欢迎主子回家的佣人一般,向着方里低头。

  而且,还将手指摆成了三角形,搁在自己的面前,将自己低下的头都枕了上去。

  方里真的很不想问,为什么三更半夜的一个女孩子还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

  反正,从过去开始,有时候,白雪就是会这么突然在三更半夜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中,还一脸害羞的嘀咕着「这…这种时间点还在一个屋檐下,简直就像是妻子一样」这样的话,然后陷入到自我陶醉里。

  所以,方里有时候也会后悔当初将房间的钥匙交给这个巫女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只是,这一次,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不止方里与白雪两人了。

  “噢噢,星伽的白雪,你长大了啊,跟以前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玉藻在方里的背后探出头来,向着白雪打招呼。

  白雪抬起头,看到玉藻的瞬间,一对眼睛瞬间睁大。

  “玉…玉玉玉玉玉…玉藻大人?!”

  这还是方里第一次看到白雪露出了极为惊慌失措的表情。

  那个模样,就像是看到自己信仰的神明显灵了一样,极为激动。

  “玉藻大人!”

  当下,白雪猛的低下了头,以比刚刚更加虔诚的礼节,当场跪下。

  “久…久未问候!不知您会大驾光临!未能准备招待!真是对不起!”

  看来,白雪早就认识玉藻了。

  正如玉藻之前所说,作为稻荷神的后裔,神明的一支,这个狐妖跟星伽神社的关系匪浅。

  虽然不知道星伽神社侍奉的神明是不是稻荷神,但既然是神明亲临的话,作为侍奉神的巫女,会像这样虔诚和恭敬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玉藻貌似一点都不在意,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人倒是长大了,可个性还是跟以前一样,还以为你努力让自己能够到男女混校的武侦高来上课应该是有所改变了呢,白雪,该不会还跟以前一样,连脚踏车都还没有学会骑吧?”

  明明是个外貌仅仅只有七、八岁,比白雪不知道年幼多少的幼女,可说话却这么老气。

  不过,既然是神明,又是妖怪,那玉藻存活的岁月只怕也不似外表这么稚嫩,应该有点历史了吧?

  不然,在宣战会议上,心高气傲的希尔达也不会主动过问玉藻了。

  “可…可是,玉藻大人为什么会突然登门拜访?而且还是跟里君在一起?”

  白雪似乎终于从惊慌失措的状态中反应了过来,疑惑般的看向了方里。

  对此,方里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玉藻便是直接开口了。

  “因为,今晚就是宣战会议的时期。”

  一句话,让白雪的表情瞬间变了。

  只是,一瞬间以后,白雪便重新恢复了冷静,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

  显然,对于战役的事情,白雪都是知道的。

  如同玉藻先前所说的那般,白雪是星伽神社的席巫女,迟早得参与到战役中。

  “可是,里君为什么会一起呢?”白雪有些犹豫的问道:“难道,里君也参加了战役吗?”

  这个问题,方里同样没有来得及回答,玉藻便抢先了。

  “这个小子可是瓦解了伊-幽的英雄,连那个夏洛克-福尔摩斯都败下阵来了,这样的人才,两大阵营都在觊觎着,自然也一起邀请了过来。”

  说到这里,玉藻有些得意洋洋的这么说着。

  “只可惜,那些眷属的家伙直接失败了,咱已经成功的将这个小子给拉拢进了师团,高兴吧,白雪,这个小子可是因为你才参加战役的喔?”

  玉藻的话,让白雪再次睁大了眼睛。

  随即,白雪便是眼角带泪,一脸感动的看向了方里,喜极而泣般的抽泣了起来。

  “小…小里大人居然为了我,为了我参加战争,小…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不需要啦!”

  方里头疼了起来了。

  而白雪则是「啧」的一声,好像计划失败了的懊恼模样,让方里嘴角微微抽搐。

  当下,方里直接开口。

  “我参加战役,一方面是认为玉藻说的没错,既然迟早会被卷进去,还不如一开始就老老实实的参加就行了,另一个方面则是有一些想法。”

  什么想法呢?

  “告诉我吧,白雪。”

  方里望向了白雪,说了一句。

  “极东战役是不是与色金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