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716 未婚妻?情敌?

716 未婚妻?情敌?


  次日,清晨。

  一大早,方里便是接到了两个电话。

  一个是白雪的电话。

  “对不起,里君,今天我想跟玉藻大人一起在学园岛的周围布置结界,所以应该也会请假,不能跟你一起上学了,请你务必原谅我。”

  这么说着的白雪的口吻是那种犹如遇到了世界末日一般的绝望,让方里都不由得苦笑而起,连忙好说歹说,总算是将抽泣着打算哭出来的白雪给安慰住,然后才一个人洗漱完毕,拿着书包出门。

  而在方里走在前往武侦高的半路上时,又是接到了第二个电话。

  第二个是贞德的电话。

  “目前已经确定了,眷属的人基本上已经是离开了学园岛,除了一个人。”

  这个人,即使贞德不说,方里也能猜到是谁。

  所以,方里没有向贞德进行确认,而是一边继续走在路上,一边拿着手机,向着贞德,说了这么一句。

  “战役的事情姑且不说,贞德,如果你有在做谍报工作的话,那就顺便帮我留意一下理子的行踪,如果发现有什么异常,那就稍微通知我一下吧。”

  理所当然,这个要求让贞德是一阵疑惑。

  “理子?”贞德疑惑般的问道:“理子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总之就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方里这么说道:“记得理子在伊-幽的时候似乎跟你有些交情,所以,就算看在交情的份上,你盯着她点,别让她乱来。”

  “……我知道了,理子那边我会盯着点的。”贞德沉默了一会,随即点头答应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这么说着,贞德如此开口。

  “你应该还记得自由石匠吧?”

  方里当然记得。

  因为,在昨天晚上的宣战会议上,就是这个势力第一个主张中立,并没有加入师团与眷属的任何一方。

  而且,自由石匠这个势力在业界里也算是颇为有名,方里并不是不认识。

  自由石匠,又被称为共济会。

  它出现于十八世纪的英国,乃是一个带着宗教色彩的组织,同时亦是目前世界上最庞大的秘密结社。

  他们自称宣扬博爱、慈善思想以及美德精神,追求人类生存的意义,让世界上许多著名的人士和政治家都加入其中,刚成立的时候甚至与天主教会发生过大规模战争,令罗马教皇高举反共济会的旗帜长达两百多年的时间,一直维持到今天。

  如今,在自由石匠里,不但依旧有着许许多多著名人士与政治家乃是其成员,连英国的许多服侍皇家的家系跟有名的贵族都在其中,即使是女王都对自由石匠礼让三分,方里自然不会不认识。

  “我想跟你说的就是自由石匠的事情。”贞德这么对着方里说道:“先跟你说一下,经过师团的众人的商议,我们均都认为,首先,我们应该先将自由石匠拉拢进师团里,这是师团在极东战役的第一个方针。”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毕竟,自由石匠那么有影响力,又是中立,如果能够将其拉拢进来,那师团的实力就会大增了。

  想必,眷属那边也应该有着同样的打算才对。

  因此,将拉拢自由石匠视为第一方针,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但是,根据我收集到的情报,自由石匠中似乎有人对师团不看好。”

  贞德以有些欲言又止的口吻,这么告诉了方里。

  “而那个人之所以不看好师团,原因很有可能就在你的身上。”

  这句话,让方里停下了脚步了。

  “我?”方里有些怔然了起来。

  跟我有什么关系?

  “应该说,正是因为你,所以才大有关系。”

  贞德就像是看出了方里心中所想一样,说了这么一句。

  “那个人现在就在学园岛里。”

  “我认为,他应该很快就会去找你了。”

  贞德的话语,刚刚落下没有多久,方里便是发现了。

  一辆非常豪华的跑车正从公路的前方行驶而来,最后,停在了走在人行道上的方里的身边。

  那跑车是一辆敞篷车。

  所以,停下来的第一时间里,跑车的车篷便是自动打开,往后收了起来,让车内的情形进入方里的眼帘。

  然后,车内的主人便是向着方里搭话。

  “你就是「枪之魔术师」吧?”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的是一个少年。

  一个长得非常俊雅,白白净净,足以让女生发出尖叫的美少年。

  少年身穿学生制服。

  那不是武侦高的制服。

  可是,方里却是可以肯定,对方是一名高手。

  至少是不会弱于爆发模式的远山金次的高手。

  这样的一个高手便这么坐在敞篷的跑车的驾驶座上,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靠在车窗的窗沿上,像是一个翩翩美少年一样,向着方里笑了笑。

  那个笑容,极为清爽。

  这又是能够让女生为之尖叫的一个因素。

  只是,在方里看来,这个笑容却太虚假了。

  因为,一边顶着这样的笑容,一边又若有若无的向着自己散发着敌意的这个少年,怎么看都是来者不善。

  随即,对方便是这么开口了。

  “离武侦高的上课时间还有大概半个小时左右。”

  如此说着,对方这么要求了。

  “在那之前,不如先来陪陪我怎么样?”

  闻言,方里没有回答,只是望着这个少年,淡淡的一笑,对着电话另一边的贞德出声。

  “抱歉,贞德,我就先去一下了。”

  在电话的另一头清清楚楚的听到这边的动静的贞德自然不会说什么,主动将电话给挂断了。

  于是,方里来到了副驾驶座上,坐上了这辆豪华的跑车。

  跑车的车篷立即重新敞开。

  没过多久,豪华的跑车便是在几乎没有任何噪音的情况下启动,缓缓的驶向了前方。

  “那么,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少年这样子开口了。

  “我是自由石匠的使者。”

  贞德的猜测应验了。

  自由石匠的使者,真的立刻找上了方里。

  只不过,对方接下来的自我介绍就出乎了方里的预料。

  “我的名字叫做艾尔-华生。”

  “神崎-福尔摩斯-亚里亚是我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