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729 俯首的吸血鬼

729 俯首的吸血鬼


  “————!”

  正在肆无忌惮的榨取着方里的鲜血的希尔达陡然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那对鲜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惊骇欲绝的情绪。

  “咚咚…”

  如同心跳般的脉动不住的从方里的体内响起。

  这一刻里,隶属于最强真祖的力量仿佛被激活了一般,似惊涛骇浪一样,于方里的体内涌动了起来。

  希尔达的话,同样也是能够感觉到的。

  感觉到那可怕的力量。

  随着自己将那鲜血给榨取而来,吸进体内,难以置信的感觉就这么冲上了希尔达的脑海。

  恐怖感,就像低等的生命陡然冒犯了高等的存在一般,源自于本能的自希尔达的体内暴涌而开。

  “啊啊…”

  希尔达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只是,这一次的声音里,没有仇恨,亦没有喜悦,有的只是一味的恐慌。

  而方里亦是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祖之力正在翻涌着。

  方里甚至能够感觉到,这股可怕的力量竟是隐隐的携带着一种情绪。

  那是名为愤怒的情绪。

  身为最高等级的真祖公主,却被一个异世界的低等吸血鬼给冒犯。

  现在,爱尔奎特的力量就像是能够表现出其主人的意志一样,令得愤怒的情绪开始挥发。

  如果不是因为这股力量是爱尔奎特留给方里,为了守护方里而注入其体内的的话,那这股力量肯定会爆发出来,瞬间将希尔达给碾成粉末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强真祖的力量就这么一直在方里的体内翻涌,令得方里的气息如同天崩地裂般的暴涨了起来。

  这一个瞬间,希尔达心中的恐怖感蹿升到了最高峰。

  从方里的身上升腾而起的天崩地裂般的恐怖气息,让希尔达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蝼蚁。

  而在这股气息里,希尔达终于是察觉到了。

  吸血鬼的气息。

  不。

  那分明就是王者一般的气息。

  在这股气息面前,希尔达发现,自己体内一直视为骄傲的高贵血脉,居然颤抖了起来。

  让希尔达,俯首称臣。

  “啪…”

  没有任何的悬念,希尔达就这么突然的跪倒了下去。

  松开了刺入方里手臂中的獠牙,无视被伯邪给洞穿胸口的重伤,就像是一个卑微的下人一样,直接跪下。

  “啊…啊啊…”

  希尔达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那声音,充满了恐慌。

  之前那个即使败下阵来,依旧不愿意向一个人类屈服,自以为高贵的吸血鬼,如今,却是轻而易举的献上了俯首之姿。

  如同,面对着高贵无比的存在一样。

  “这…”

  不远处,单膝跪在地面上,为希尔达争取到了最后的机会的华生彻底的呆住了。

  眼看着希尔达颤抖着身体,跪在地面上,看向方里的眼神满是恐慌,连话都不敢再多说一句的模样,华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有方里,清楚的知道,为什么希尔达会是这个表现。

  感受着体内翻江倒海般的可怕力量,方里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的将其压下。

  于是,从方里的身上暴涨而起的恐怖气息亦是一点一点的收敛了起来。

  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哗啦啦…”

  雨声,有如刚刚被屏蔽了一下下一样,重新开始在周围响起。

  但是,与刚刚相比,现在的状况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希尔达只是跪在地面上,不住的颤抖着,一脸恐慌。

  华生则是面露动摇之色,心中一片混乱,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却已经没有那个余力。

  毕竟,方里就像是懒得再去理会希尔达一样,转过眼帘,将视线投向了他。

  华生的心顿时一紧。

  手中一直紧握着的枪,忍不住再次对准了方里。

  然而,下一秒钟,状况又是发生了改变。

  “咔嚓…”

  在这样的声响之下,一把枪对准了华生的额头。

  华生僵在了当场。

  别说是华生了,就是方里都不由得露出了怔然的表情。

  只见,刚刚才被锁链给五花大绑的亚里亚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束缚,来到了华生的旁边,用枪对准了他的脑袋。

  用一把瓦尔特的手枪。

  “呵呵…”

  站在雨幕中的亚里亚不顾湿透的身体,发出了笑声。

  那不是亚里亚平时的笑声。

  亚里亚的笑是那种天真无邪的笑。

  而眼前的这个笑,却是充满了俏皮与妖娆。

  “你…”华生错愕而起。

  面对这样的华生,亚里亚嬉笑般的开口。

  不是对着华生,而是对着方里。

  “真不愧是里里,不但轻轻松松的解决了这边这位西欧的忍者小姐,连希尔达都跪下来俯首称臣,理子重新爱上你了喔。”

  单凭这句话,眼前这个异样的亚里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不需要问都能够明白了。

  “理子?”方里有些讶异的说道:“你是理子?”

  亚里亚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

  从上面,撕下了一层面膜。

  在那张人皮面具般的面膜之下的面貌,正是理子。

  其一头粉红色的双马尾亦是立即散了开,在雨水的冲刷下逐渐的褪去色泽,变成金色。

  除了理子以外,还能是谁呢?

  “理子…”

  跪在地面上的希尔达瞪大着眼睛的看着理子。

  理子却只是瞥了希尔达一眼,随即看向了错愕不已的华生,笑吟吟的开口。

  “不行喔,华生,在抓住目标的时候,如果不好好的确认一下是不是本人的话,那可是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的喔?”

  也就是说,华生一开始抓住的人并不是亚里亚,而是易容成了亚里亚的理子。

  “你…为什么…”

  华生再次动摇了起来。

  只是,这份动摇,换来的仅仅只是理子逐渐变得粗暴起来的笑脸。

  以及,这样的一句话。

  “Si_la_is。”

  那是法语。

  意为————现实永远都是这么的残酷。

  留下这样的一句话,理子便是转过头,看向了方里。

  方里同样抬起了眼帘,注视了过去。

  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在半空中相遇。

  一个满是无语。

  一个满是笑意。

  雨,依旧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