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738 ————鬼

738 ————鬼


  东京武侦高中,强袭科大楼。

  在这个有着直升机的停机坪的大楼楼顶,贞德正站在这里,身穿盔甲,手持圣剑,银发在风中飘扬,表情却异常凝重,一直都注视着在学园岛的上空徘徊着的轰炸机。

  除了贞德以外,这里还有一个人。

  那就是抱着狙击枪,默默的站在一旁的蕾姬。

  “砰————!”

  响亮的开门声中,强袭科大楼楼顶的门被粗暴的撞开。

  随即,方里与亚里亚便是一个闲庭散步一个气势汹汹的从门后走了进来。

  “来了吗?”

  贞德转过身,将目光投了过来。

  蕾姬亦是抬起头,看向了方里与亚里亚。

  看着蕾姬,亚里亚有些讶异的出声。

  “你怎么也来了?”

  这个问题其实很蠢。

  毕竟,蕾姬同样是师团的一员,而且还代表着整个乌鲁斯族,参加了极东战役,会在这里,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然,蕾姬会在这里,理由也不止这一个。

  “本来,最先发现那艘轰炸机出现的就是蕾姬。”贞德这么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蕾姬那过人的视力和感觉,我们恐怕真的连什么时候被轰炸,变得死无葬身之地都不知道吧?”

  闻言,蕾姬却是这么开口了。

  “风告诉我的。”

  蕾姬注视着方里,说了这么一句。

  “有「鬼」在接近。”

  ————「鬼」。

  蕾姬的话语,让方里的眼眸微微一闪,沉默了下来。

  “鬼?”亚里亚则是愣了愣,犹豫了一会以后,说道:“该不会是除了弗拉德与希尔达以外的吸血鬼干出这种好事的吧?”

  此话一出,方里的影子里,一个声音便是立刻响了起来。

  “才不是!”

  突如其来的声音似乎将亚里亚给吓了一跳。

  只有贞德与蕾姬,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瞥了一眼方里的影子。

  但是,方里的影子里没有再传出声音来了。

  因为,在那之前,方里便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来。

  “怎么样?”方里向着贞德问道:“国防的人已经与轰炸机取得通信了吗?”

  “还没有。”贞德摇了摇头,回道:“那边一直都没有回应,如果有回应的话,我安排前往国防部的手下应该会通知我。”

  “那边一直都在拒绝回应?”亚里亚顿时有些生气的说道:“那他们到底打算干什么?难道真的准备炸沉这座学园岛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对方早就动手了。”贞德有些棘手的说道:“从轰炸机出现,到得现在,已经是过去了十多分钟了,可轰炸机却一直都只是在学园岛的上空徘徊,即不发动攻击,也不回应通信,根本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正是因为这样,国防部似乎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轰炸机真的开始投弹,将学园岛给炸沉。

  因此,从刚刚到现在,国防部的战斗机亦是只能跟着轰炸机一起来回徘徊于学园岛的上空,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会不会是那艘轰炸机上面根本就没有载弹啊?”亚里亚提出了这么一个假想,说道:“或许,眷属的人只是将它当成交通工具呢?”

  “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贞德认真的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对方不让轰炸机降落,理由就只剩下一个了。”

  而这个理由,由方里直接道出。

  “那就是轰炸机根本不能降落。”方里淡淡的说道:“因为,这座学园岛里已经被白雪和玉藻布置下了结界。”

  驱鬼结界。

  能够让异于常人的鬼怪无法进入的结界。

  蕾姬说了,来袭的敌人乃是「鬼」。

  所以,对方不是不愿意降落,而是不能降落。

  “那我们还等什么?”亚里亚直接拔出了自己的双枪,气势汹汹的说道:“直接强袭过去,将敌人给拿下好了,我会让车辆科的人帮我们准备直升机的。”

  “不行。”贞德立即反对道:“若是我们刚刚的猜测是错误的,轰炸机上确实有载弹,那我们的行为就是在点燃导火线,到时候可就完蛋了。”

  “那该怎么办?”亚里亚有些烦躁的说道:“总不能一直在这里看着吧?”

  这个问题,回答的人是方里。

  “只是在这里看着,确实让人觉得不爽。”方里如此说道:“所以,你们留在这里,我上去看看。”

  留下这句话,方里连给众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转过身。

  “唰————!”

  下一秒钟,方里的身形就这么突然冲上天际,化作一道流星,以惊人的速度,掠向了轰炸机所在的方向。

  “等…?!”

  亚里亚、蕾姬与贞德三人均都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反应。

  然而,这个时候再反应过来,早就来不及了。

  只见,那冲向天际的流星已经是掠至轰炸机的上空。

  随即,降落了下去。

  ……

  “呼————!”

  呼啸的狂风有如能够将人体都给扯成麻花一样,疯狂的肆虐着。

  可是,那对于方里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爱尔奎特的月落所激起的冲击风暴可比这个可怕多了。”

  至少,那个时候,方里是在舍弃了防御的情况下,身体直接被扯得乱七八糟,连内脏都几乎全部破碎了,没有爱尔奎特将力量注入体内的话,那他早就死了。

  跟那个时候的风暴比起来,现在的狂风确实是小菜一碟。

  因此,落在轰炸机上的方里就这么顶着呼啸的狂风,抬起头,看向前方。

  在那里,有着一扇通往机舱的门,正在缓缓的打开。

  没过多久,有三个人从里面出现了。

  从方里的角度的话,可以看到。

  首先出来的是一个银发的少女。

  当这个银发的少女从机舱里出来时,呼啸的狂风突然平息,如同被看不见的力量给压制下来了一样,仿佛被隔开了一般,从轰炸机的两侧吹袭了过去。

  第二个出来的是一个身穿黑色水手服,身材纤细,头上长着一对短短的犄角的少女。

  这个少女的腰间佩戴着一把太刀,看上去很柔弱,可脚步却轻盈得不像话,根本没有激起任何的声音。

  而第三个出来的却是一个魁梧高大,身穿非洲风的衣裙,手中扛着巨大铁棒的女性。

  其身上,一股非同凡响的气息正在波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