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754 「因」与「果」

754 「因」与「果」


  ————「绯绯神」。天籁小说Ww

  这个名字,让方里的表情终于亦是缓缓的变得认真而起。

  因此,方里注视着希尔达,说了这么一句。

  “那个绯绯神的事情,能够跟我说明一下吗?”

  或许,连方里自己都没有现吧?

  此时此刻里,他那对漆黑的眼眸正逐渐的闪过冰蓝色的光彩。

  亲眼看到这一幕,希尔达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因为那对眼睛的凝视而变得冰冷下来。

  恐惧,开始在内心深处滋生。

  “啊啊…”

  下一秒钟,希尔达出了喜悦的声音,俏脸都有些微红了起来。

  这种浑身血液被冻结的感觉,虽然可怕,但希尔达却为之着迷。

  (仅凭眼神就能够让人屈服,这是何等的高贵…)

  所以,希尔达才会愿意跟随方里,哪怕是来到这样的孤岛,敌人的大本营。

  现在,再一次的被这对眼睛给凝视着,希尔达真的就快仰制不住了。

  仰制不住想对方里投怀送抱的感情。

  相信,现在的话,只要方里一个命令,那就算让希尔达干什么,她都会心甘情愿的吧?

  可惜,希尔达的这种心情,就算是方里都没有理解。

  因此,希尔达只能压抑住这种渴望的心情,故意咳嗽了一声,掩饰加的心跳,让变得火热起来的脸颊开始降温。

  旋即,希尔达才开始了说明。

  “绯绯色金虽然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可其自身却极为喜好战争和恋爱,被绯绯色金给附身的对象都会化成绯绯神,展现出激烈的斗争心和恋慕心,变成令人敬畏的存在。”

  希尔达的说明,让方里更进一步的确认了孙就是绯绯色金的意识的猜想。

  毕竟,孙可是自己承认过的。

  “在这个世界里,能够让我如此热血沸腾的只有战斗和恋爱。”

  “恋爱很有趣,让人心跳加。”

  “战斗很有趣,让人心潮澎湃。”

  “没有了战斗与恋爱,那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这就是孙的说法。

  那激烈的斗争心与恋慕心,与希尔达所描述的一模一样。

  然后,希尔达又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真相。

  “据说,在七百年前,曾经有人类变成了绯绯神,蛊惑了天皇,兴起战事,一度让整个世界都陷入到战乱中。”希尔达如此说道:“最后,那个绯绯神死在了当代的远山家武士与星伽神社的巫女的手中。”

  方里顿时怔然了。

  “远山家的武士与星伽神社的巫女?”

  双方,都是方里所熟悉的存在。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地方听说了这种事情。

  不过,希尔达的话,倒也让方里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远山家与星伽神社的关系。

  在方里刚认识金次和白雪的时候,两人就说过,远山家与星伽神社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有所来往。

  “难道,远山家与星伽神社之所以会有所往来,就是因为那个时候结下的渊源?”

  也就是说,早在七百年前乃至更久之前,远山家与星伽神社便与绯绯色金有所关联。

  所以,白雪才会对色金的事情那么熟悉,连乌鲁斯族拥有璃璃色金的事情都知道。

  所以,远山加奈才会也针对拥有绯弹的夏洛克,进入伊-幽之中,最终与远山金次联手,企图瓦解伊-幽这个组织。

  双方,都与绯绯色金有着极大的因缘。

  “不对,现在不是关心这种事情的时候。”

  方里突然反应了过来。

  “既然持有绯绯色金的人有着被附身,从而变成绯绯神的危险,那亚里亚…”

  亚里亚不就危险了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方里正在想的事情,希尔达开口了。

  “所以,我上次不是跟你说,那个福尔摩斯家的小丫头很危险吗?”希尔达如此说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丫头体内的壳金貌似出了问题,让那个丫头正被绯绯色金给影响。”

  “壳金?”方里顿时问道:“那是什么?”

  “那是能够杜绝心结的生而被制造出来的金属外壳。”希尔达解释道:“在夏洛克的绯色研究里有记载,为了让人能够任意使用色金的力量而不**纵,星伽神社曾经集齐各种珍贵的材料与众多的巫女炼制出了这种金属外壳,被称为壳金。”

  “绯弹的表面就有这种壳金,所以心结被完全杜绝,夏洛克才能以法结的形式任意使用绯弹的力量。”希尔达撅着眉头的说道:“只是,上次见到福尔摩斯家的那个小丫头的时候,她的身上却有种与绯绯色金一样的味道,可能是壳金出现了问题,让心结开始出现了。”

  听到希尔达的话,方里终于苦笑而起了。

  现在,方里终于明白了。

  明白为什么蕾姬会那么针对亚里亚,认为亚里亚非常危险。

  就是因为,璃璃色金告诉了蕾姬,亚里亚正在逐渐的转化成绯绯神。

  而璃璃色金与绯绯色金的关系却很不好,肯定不愿意看到绯绯神出现。

  结果,蕾姬才会在璃璃色金的授意下,阻止方里与亚里亚的关系变得亲近。

  “绯绯神是喜爱战争和恋爱的女神。”希尔达直言不讳的说道:“如果亚里亚产生了恋爱心的话,那绯绯神化一定会加剧吧?”

  这就是原因。

  白雪肯定也是因为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对蕾姬的做法并不感到疑惑,与方里对话时,同样声称是亚里亚出现了问题,需要调查。

  “只是,亚里亚的壳金为什么会出现问题啊?”

  希尔达先是表示出这个疑问,等到现方里正在苦笑时,立即便是反应过来。

  “该不会,就是你在伊-幽的那个时候…”

  是的。

  在伊-幽的时候,方里差点杀掉了绯绯色金。

  只怕,就是那个时候,方里虽然没有将绯绯色金给杀掉,却将包裹在绯绯色金外表的壳金给破坏了吧?

  换言之,亚里亚如果变成了绯绯神,那责任只怕就在方里身上。

  “我…”希尔达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反倒是方里,很快便是冷静了下来,对着希尔达说了一句。

  “你先回来。”

  希尔达点了点头,身体化作一道影子,没入了方里的影子中。

  方里这才从床上起身,走出了这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