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直死无限 > 764 不同性质的战斗

764 不同性质的战斗


  至今为止的谜团,终于全部都解开了。

  直到这一刻里,方里才知道,自己早在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便已经开始在影响这个世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白雪的占卜结果是正确的。

  方里的存在,真的在决定着世界的走向。

  不是以主神使者的身份,而是以方里本人的意愿。

  或许,连这个世界会成为方里第一个个人世界的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也说不定。

  而身处于这个漩涡的中心,除了方里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存在。

  那就是绯绯神。

  “一即是全,全即是一,这就是色金。”

  霸美以极为纯粹的笑容,说了这么一句。

  “不管是孙也好,霸美也罢,甚至是星伽神社,都应该在我的手中舞蹈,因为他们都拥有着我的力量。”

  “可是,力量这种事物本来就是用来使用的。”

  “而现在,就是使用这种力量最好的时机。”

  说着这样的话语,霸美旋转着手中的战斧。

  目光,灼灼的盯向了方里。

  “来战斗吧!”

  “人类的强者!”

  话音,一落。

  “哈哈!”

  霸美带着极为快乐的笑容,如同恢复到之前那天真无邪的模样了一般,高高的跃起,像是慢动作一样,缓缓的扑向了方里所在的方向。

  旋即,举起了其手中那巨大的战斧,对着下方的方里,力劈而下。

  “磅磅磅磅磅————!”

  那是空气在炸裂的声音。

  不,并不仅仅只有空气而已。

  犹如连空间本身都在扭曲一样,那把巨斧的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都在发出哀鸣。

  在这样的情况下,巨大的战斧突破了空间,掀翻了大气,携带着惊人的威力,向着方里的脑袋,生生的砍了下去。

  方里的眼眸瞬间一晃。

  那可怕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之前与孙对决时所能比的。

  那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孙与霸美都是不完全的绯绯神,乃是「自己」与「自己」的关系,力量并没有多大的差距,完全在一个等级,可两人的身体毕竟不一样。

  孙是妖界的巨头,本体是猴王,力量并不大,但反射神经与运动神经却极为突出,与方里对打时,甚至能够跟上方里的速度与动作,用主神空间的术语来表示的话,那就是AGI(敏捷)非常的高。

  霸美则是鬼族的王,本体是天邪鬼,天生便拥有极强的力量,这种力量甚至凌驾于身为角力鬼的阎之上,随手一击都能击碎岩盘,砸裂大地,用主神空间的术语来表示的话,那就是STR(力量)非常的高。

  也就是说,即使两人是同一个等级,可擅长的方面却不同。

  因此,方里可以肯定,就算自己使用星辰力强化防御,若是像以前那样,空手去接这一击,那一定不会太轻松。

  (现在不是浪费星辰力的时候!)

  方里立即做出了这个判断。

  于是,纯白色的发动体从方里的袖子里滑落而出,落入其掌心。

  ……

  “嘭————!”

  仿佛突然产生了大爆炸一样,坐落在高山之上的宫殿一角,墙壁陡然没有任何来由的一爆而开,让强烈的爆风一震而起,携带着碎石和瓦砾,袭向了四周。

  烟尘中,方里的身形从中暴掠而出,一边倒退,一边脚尖连连点动地面,以惊人的速度远离了冲击。

  但是,没过多久,手持极为巨大的战斧的娇小身影亦是从中窜了出来。

  “哈哈哈哈!”

  霸美发自内心的感到愉悦似的,不断的笑着。

  “别逃啊!方里!再像昨天那样展现出让我为之惊讶的近身战能力吧!”

  “来!快来!砍断我的这把战斧吧!”

  霸美这样叫着,踏碎了坚硬的大地,将脚下的石块碾压成粉末,仿佛一只娇小却极其恐怖的凶兽一样,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对着方里冲去。

  其手中,那恐怕是全世界最大的战斧像是竹竿一样,在霸美那可怕的怪力之下,如风轮般的被舞动,化作一触即死的风暴,抡向了方里所在的方向。

  亲眼看到这一幕,方里握紧手中那纯白色的纯星煌式武装。

  “那就速战速决!”

  冰蓝色的魔眼,在方里的眼中闪现。

  下一秒钟,方里如同无视了惯性一般,没有任何前兆的突然滞下了身形,定格在了原地。

  “砰————!”

  紧接着,方里的速度又是瞬间加速到极限,踩裂脚下的大地,似疾风般冲向前方,迎向了那一触即死的风暴。

  “磅磅磅磅磅————!”

  在那一触即死的风暴中,空气一直都在炸裂,令得可怕的爆风一直被搅动着,混在了那巨大的战斧之下,随着音爆声,不断的袭向了方里。

  方里在那极速的斧风之中,以直死魔眼的能力,顺利的捕捉到了舞动着的死之线。

  “闪鞘-七夜!”

  犹如闪光般的斩击蓦然乍现。

  “呛————!”

  悦耳的剑吟声中,斩击化作一道剑光,以骇人听闻的速度,似一闪即逝的月光一样,掠向了那战斧的风暴里。

  “噗哧————!”

  如同切割人的肉体似的,撕裂声响彻而开。

  那不断的掀起爆风,搅乱大气,令空间似乎都产生了扭曲的死之风暴,在神速的一剑之下,仿佛被一刀两断一样,生生的被斩成了两半,消散而去。

  只有那巨大无比的战斧,在千钧一发之际里一个旋转,于一对娇小无比的手掌的舞动下,划了一个完美的轨迹,被霸美给抡向了另一边,避开了来袭的神速一击。

  “好快的斩击,连眼睛都跟不上了。”

  霸美以清脆的嗓音,如此开口。

  “但是,只要计算好气流的动向的话,那就不会不能反应,关键是别去挡你的剑就对了。”

  看来,之前以孙的身体战斗的经验,已经让霸美知道,方里的攻击根本不能接。

  “所以,这一次没有那么容易让你得逞了。”

  霸美带着极为开心的表情,似跳舞一样,翩翩起舞。

  “————人间五十年————”

  以清脆的嗓音歌唱的霸美,就像是在传说中与英雄战斗的恶鬼一样,手中战斧再次一抡,如画了一道曲线一般,重重的砍向了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