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法则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千年

第六百六十六章 千年

  全速更新小说请继续支持艾弗逊小说网  俄浦迪斯就仿佛一个虔诚的殉道者,身躯在火焰之中一点一点的融化,那悲凉的曲子,却越的明亮高亢起来,尖锐的曲调,似乎隐隐带着一种神圣的悲风……

  他的长翼,他的长,他的肌肤,身躯,手臂,在那火焰之中一点一点的消散,化作了晶莹的飞灰飘舞,如此华丽的场面却带着死一般的恐怖!

  所有人都被俄浦迪斯忽然的**震惊了,教宗已经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呆呆的看着身在火焰之中高歌的天使,老教宗满脸震撼,脸上的皱纹拥挤做一团,吃惊的望着那火焰:“你!你!你!你……”

  蓝海悦和杜维都是脸色凝重,两人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而老克里斯则是阴晴不定,眯着眼睛,可是暗地里,已经将手负在了身后。

  “从一个世界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我将死在你死在你面前,唱响最后的悲歌……”

  这两句看似神圣的话,却仿佛带着一种恶毒的——诅咒!!

  杜维心里不由得有些寒。

  悲歌似乎已经渐入尾声,而俄浦迪斯的身躯已经大半消失了,剩下的那张脸,也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终于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光芒还没有散去,那悲歌仿佛还缭绕在耳边。“这声音……好像是在试图唤醒什么……”蓝海悦喃喃低语,那歌声太过悲凉了,听得人心神如醉,仿佛连灵魂都会沉浸在这安魂曲之中。

  杜维也是眼神有些迷离,只是心中那种微妙的不安感,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似乎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熟悉的危险感,已经来临!!

  他有些想不明白……可随后,他已经不用去想了!

  俄浦迪斯**而幻化出的光芒,还有他燃烧自身而形成的光尘,在众人的眼神之下,于空中缭绕,最后化作一条细细地光流,向着杜维缓缓的流淌而去……

  大概是这场面太过凄美了。又或许是那悲凉的歌声使得杜维心思茫然,他居然没有想到躲避,任凭这光流萦绕在自己的身边。甚至……仿佛是下意识的,他还伸手去尝试触摸。手指轻轻接触光流,却仿佛什么也没有触摸到……

  但是这光流在杜维的身边缭绕了一圈之后,却并没有停留,而是朝着……他的身后静静的流淌而去,!!

  杜维的身后,薇薇安和乔乔都已经看呆了,就连妮可小姐,也都仿佛已经失神。任凭这流淌的光流在身边轻轻滑过,微微风气,光流滑过她们地秀,却似乎陷入了一种怪异的气氛之中……

  赛梅尔也站在那儿。只是那一双美妙的眸子里,原本那轻盈地目光,却似乎陷入一种古怪的情况,如果仔细看去地话,她的一双美丽的瞳孔之中,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空洞!

  透过这瞳孔,似乎在她的灵魂之中。隐隐的有某种风暴正在波澜!

  终于。那光流静静的流淌过每个人的身边,最终仿佛终于找到了它地终点——赛梅尔!!

  原本平缓的光流。似乎陡然被激荡起来,飞快的环绕在了赛梅尔的身边,随后疯狂地凝聚起来,赛梅尔惊呼了一声,她整个人忽然就不由自主的悬浮了起来,被光流缭绕环抱,一层一层,一圈一圈,她的双足距离地面越来越远,最后整个人已经飞到了众人的头顶之上!

  砰砰!砰砰!砰砰!

  杜维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那来自灵魂深处的不安,也变得犹如怪兽一般咆哮,他感觉到了这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咆哮和怒吼,可是自己却又偏偏无法理清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应该知道什么,可是却又偏偏不知道!

  赛梅尔地异常越来越惊人了。

  她那原本一头银色地长,疯狂的生长着,很快就几乎拖到了她地脚下!那张清丽的脸庞,却越来越苍白,最后白得仿佛已经不像是人类了,而脸部的轮廓之上,原本柔美的轮廓,却越来越冰冷,越来越分明!过分苍白的脸庞之上,隐隐的带着一股难以描述的奇美!如果说原来的赛梅尔的美丽,犹如春水,那么现在,她的美丽,却变成了一股让人不敢逼视的奇伟和凛然!!

  那双眸子变得越来越细长,眼影也越来越深刻,睫毛之下,那眸子冰冷,仿佛是两团夹杂着冰雪的风暴!

  就连她的双手也微微的张开,纤细的手指尖之上,指甲已经几乎长了一倍!

  光!

  无数的光!!

  无数的光从赛梅尔的身体里融了出来,仿佛是在奋力的凝聚,奋力的融合,奋力的组成什么……

  她那一身鲜袖的长袍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全身被一片一片的金色光芒包裹住,那诱人的身姿若隐若现……赛梅尔奋力的昂起了头来,口中出了一声带着遥远气息的低吟……“啊…………………………”

  这一声低吟,落入众人的耳中,每个人却都同时变色,脸上露出痛楚的表情来,大家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只因为,这低吟的声音,仿佛是一只无形的手,要将每个人的灵魂从**里狠狠的拉扯出来一般!!

  力量!!

  这是力量!!

  尽管赛梅尔依然站在空中,只是那么张开手臂,可是每个人却清晰的感觉到了那股磅礴无匹的强大力量!!仿佛天地之间,所有的力量都已经完全聚集到了赛梅尔一个人的身上了!

  她身上的金光,很快就变做了一片一片,轻轻的依附在了她地胸前,手臂,腰部。还有长

  金色的光芒渐渐柔和下来,却是一身华丽无双的铠甲!!

  淡淡的金色在她的身上流淌,那战裙式的女性铠甲,带着来自远古的奇异花纹,反复将金属的冷硬和她本身的那股奇美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那一头长达脚下地银色长,却犹如一条瀑布一样,披散在她的身后。

  而赛梅尔就这么站在了半空,她的脸上地表情先是变得迷离,随后渐渐的凝重起来,那双眸子。瞳孔里地风暴已经平息——可是,却仿佛变做了两块万年不融的冰川!!

  冷!

  所有人被这一束目光扫过,第一个感觉就是那种刺骨的寒冷!仿佛那眼神就犹如北国的风雪落在身上。所有人在这眼神之下,都忍不住了一个寒战!

  赛梅尔低头。俯视着脚下的诸人,她的眼神已经完全没有当初那个晃着一双白生生的小腿在杜维面前跳来跳去地那般单纯模样,眼神里,只有俯视!

  那种高高在上的俯视!!

  轻轻的伸出左手,那纤细如白玉的食指尖上,一丝金光轻轻缭绕,很快就化作了一枚纤细地指环。那指环上缭绕着五彩的花纹,很快就弥漫出了一股水气来,将赛梅尔的周身笼罩在了其中……

  随后是左手的手腕,一丝淡淡的墨绿色的光芒闪现。最后凝结成了一团玄黑色的东西,圈在了她地皓腕之上,黑色地镯和雪白的手腕,色泽是那样地美艳!

  铠甲之上,一条细长轻盈的飘带缓缓闪现了出来,轻轻从赛梅尔的双肩滑下,然后缠绕在了她的腰部战裙之上。最后落在了她的身上。使得原本淡金色的铠甲,变成了犹如彩虹一般的七彩颜色!

  而最后……是她的右手!

  金色的光芒。组成了一片如六角菱形的长盾,盾牌的切面薄如纸张,带着锋利的寒芒,而盾面之上,却缭绕古朴的花纹,那花纹仿佛是一个身形古朴的女子形态,双手捧心,满头飘飞舞,只是眼神——却犹如利剑!!

  轻轻的,一声叹息,从赛梅尔的口中传了出来。

  那叹息仿佛是感慨,仿佛是幽怨,仿佛是无奈,又仿佛,带着一丝时光也无法抹杀的遗憾。

  “终于……”那声音也浑然不似赛梅尔往日的声音了,变得冰冷而凝重,仿佛冬日结束之前,那冰菱融化时候的清脆叮咚——美妙,却带着一丝无法描述的寒!

  “……终于,我想起来了……”赛梅尔那张已经变得冷艳的脸庞,似乎在微笑,即使是在微笑,那笑容里,却也带着让人不敢亵渎的遥远的威严:“……想起来了,我是谁!”

  没有人说话,人人都吃惊的看着上方,只是那眼神却都充满了震撼和骇然。

  在这个魔神设下了力量禁锢的世界,“她”却高高的漂在天空,全身上下充满了华丽凛然的光芒,就连空气之中,也弥漫着那股无法描述的力量!

  如海,如星空,如世界!

  “圣者指环……宵暗之镯……九色虹飘带……阿穆特之盾!”教宗苍老的声音丽带着无限的敬畏,语音颤抖,轻轻吐露出这么一句话来,让杜维听了,也是脸色更加难看!

  圣者指环!宵暗之镯!九色虹飘带!阿穆特之盾!!

  看着“赛梅尔”的手指,手腕,身上的飘带,还有她右手的那面巨大的盾牌……杜维还能猜不到么?

  保罗十六世已经忽然就匍匐了下去,双手和额头贴在地面,用一种最隆重最恭敬的礼节,保持了匍匐的姿态。

  因为,在赛梅尔的身上,那一团弥漫的水气一样的薄雾,不是别的东西。

  是神圣之光!是和光明教会的神圣光明系力量同源的,最纯净,最原始,最完美的神圣之光,!!

  杜维身子忽然猛的一震,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苦涩笑容来,低声自语了一句话:

  “我终于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哼。一切都在神灵的双眼凝视之下哈哈,哈哈哈哈!是这样地!居然是这样的!!!一切都在你的双眼凝视之下!!”

  杜维惨然的指着天空,指着“赛梅尔”。

  什么史上最强的占星术师!什么曾曾曾祖母!什么赛梅尔!!

  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你一直依附在我的身体里!我看到的一切,我听到的一切……你都能看到,你都能听到!!所有地秘密,都隐瞒不过你的眼睛你的耳朵!!

  所有地一切!从一切的开始,到结束,一切地秘密,一切的生——全部都在你的双眼凝视之下!

  双眼凝视之下!!!!!

  “赛梅尔”的眼神最终落在了杜维的身上,她依然那么冷漠而凛然的微笑。然后轻轻的开口说话。

  “阿拉贡,你以为一个凡人,就能逃避出神灵地眼睛么?”她轻轻摇头:“你输了……从一开始。你就是输的。”

  阿拉贡?阿拉贡!!

  杜维忽然大怒,他抬起头来。瞪着天空的“赛梅尔”,愤怒的吼叫:“我不是阿拉贡!我不是!我是杜维!!这一切,都是你们地一切!都是你们的一

  妮可薇薇安和乔乔,都飞快的站到了杜维的身边,面色凝重的看着天空上的赛梅尔。

  此刻,除了教宗匍匐在地上之外,就连罗塞也跪了下去。跪在了教宗的身边,只有蓝海悦和老克里斯,却眯着眼睛,站在杜维地身后。

  “你是。从一开始,你就是阿拉贡。”

  赛梅尔如是说。

  这世界地时光,就犹如一条长河。无数的生灵,都是这长河之中地鱼。只有那些特别强大的个体,才能凭借自己的努力突破这些规则。

  就如同河水里那些强壮的鱼,可以跃出水面,看到这时间长河未来流淌的方向……这些人。掌握了规则。他们知道的更多,也看得更远。

  阿拉贡是这样。神,也同样如此!!

  “你还不肯放弃么,阿拉贡。”赛梅尔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怜悯,她的手指轻轻一点老克里斯,老克里斯立刻脸色一变,那眼神里虽然带着仇恨,可是在赛梅尔强大的气势之下,却丝毫动弹不得。

  “阿拉贡,其实你很无辜……从一开始,你就是被卷进来的。如果你不是见到了他,见到了这个魔神留下的最后的孤臣,那么你或许就不会这么不幸了。可惜……你见到了他。你的不幸,就是从你和他的交易开始的!你本是一个凡人,却被卷入了一场不属于你的争斗之中。”

  “你不过是一个凡人……更是一个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可是你却被蛊惑了,你偏偏要和我作对,和神作对!!”赛梅尔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淡淡的嘲弄:“人,永远无法和神斗的!你的伟业,你的帝国,你的荣耀,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空中阁楼,你以为一切在你的掌控之中……其实,一切,都在我的凝视之下!”

  “还有你。”“赛梅尔”将眼神落在了老克里斯的身上,轻轻一笑:“你以为我把你囚禁在那里,你不肯说出这里的秘密,我就真的无法知道了么?克里斯……你这个可怜的家伙,忠诚的仆人。你以为,你的智慧,可以和神灵抗拒么?”

  老克里斯惨然一笑,他仿佛叹了口气,叹息之中带着颓然:“所以你故意关了我一万年……并不曾逼问我,。哈哈哈哈哈!!还有那个天使!那些天使,根本就是你故意降临下来的!对么!!”

  杜维也是瞬间心中雪亮!!

  两个天使……一个是斯芬克斯!一个是俄浦迪斯!!

  斯芬克斯的使命,就是主动去西北,被自己杀死!然后自己得到了天使的灵魂最纯净的力量,才有机会把老克里斯救出龙神岛!!

  斯芬克斯是让老克里斯摆脱牢笼的钥匙……可这把钥匙,却是女神主动送到自己手里的!!

  因为,老克里斯不肯说出这里的秘……但是,却可以想办法让他“逃脱”之后。主动带自己来到这里!!

  一切,都在隐藏在杜维体内地赛梅尔的凝视之下!!

  给你一把钥匙,你出了牢笼,就自己乖乖的带我来到了这里——女神的言下之意,杜维此刻岂能还不明白?!!

  而最后的俄浦迪斯,以**的方式,以燃烧自己灵魂的神圣力量,化作一曲长歌——那是唤醒女神的又一把钥匙!!!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那么女神就不用隐藏了……

  “其实这一切,在一千年之前就可以结束的。阿拉贡……”女神看着杜维。她地声音里带着一丝叹息:“你却走了一条弯路。你被克里斯寄以希望,他原本以为你可以救他出岛,他给了你交易。给了你开力量大门的钥匙,给你力量。给了你走向伟业的道路……可是你最后却背叛了他。因为你不信神……你谁都不信,你只信你自己。如果你一千年之前把克里斯救了出来……那么这个故事,在一千年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女神地眼神里有一丝怜悯:“可惜,我已经降临了天使下来,被你杀了,你却并没有带着那个天使的灵魂去救克里斯……而是可笑地,要自己去走一条逆天逆神的道路……哈哈哈!真是可笑!你以为凭借你自己的力量。就可以成神,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么?!”

  杜维的嘴唇颤了颤:“最后……我输了?”

  “输了。”女神点了点头:“因为你是人,而我,是神。你是人。就有人的弱点。你有人的感情……我可以让你崩溃,让你失去信念!让你——万!念!俱!灰!”

  “……然,然后呢!”杜维咬牙。

  “然后……?”女神的冰冷地眸子里带着嘲弄:“你很优秀,但再优秀也不过就是一个人类而已。你以为你可以跳出时间的长河,看到千百年之后。你以为你可以穿越时空,让自己远远的跳出我的视线范围?然后得到重新开始地机会?可惜……你又输了!”

  “我……我是怎么输的!”杜维的声音在颤抖:“我的力量无法和你抗衡?”

  “和力量无关。”女神冷冷一笑:“因为你是人,你有感情。就有弱点!我不能杀你。因为你是通往克里斯的道路,是我的钥匙……但是。我可以让你失败!”

  说着,她的身体缓缓地落了下来,依然距离地面有三四米地高度,却已经来到了杜维的十步近地距离。“那么……这一次呢?我还是没有机会?”杜维咬牙。

  “没有机会。你是人,有感情,有**,有野心,有……弱点。”女神摇头:“我甚至不用自己出手,就可以让你失败。”

  说完,她忽然神秘一笑,口中缓缓的吟唱出了一句轻轻的歌谣。

  这曲子的调子,仿佛和刚才俄浦迪斯**的时候那曲悲歌有几分相似,可此刻从女神的口中吟唱出来,却更带着一种无法描述的凝重,!!

  是唤醒……也是,诅咒!!!

  这曲子犹如葬礼上的安眠曲,听似平静,却仿佛隐隐的奋力唤醒着什么……

  杜维脸色一变,正要说话:“你!!你……”

  可惜,他的话,没有说完。

  胸口忽然一凉。

  一前!一后!

  两道冰冷的感觉,同时从杜维的胸前和背后,刺入了他的心脏里!

  那是金属贴着血肉刺入的冰冷感。

  那是一种被抽空了力气的绝望和心碎。

  那是一种品尝着死亡滋味的伤痛!

  薇薇安!!

  她那张清纯的脸庞,不知道何时已经化作了一片冰冷的幽怨,那双纯良如白纸的眸子里,瞳孔已经变做了一片空洞,那表情似乎有些呆滞,可是脸上,却是毫不掩饰的恨!乔乔!!!

  她冷艳的眸子里,满是一种燃烧了灵魂的深深的恨!那浓烈的恨意,纵然是千年的时光长河也无法洗刷干净!木然的表情里,却有一种凌驾于灵魂之上的冷漠和麻木!!

  乔乔的手里,是一柄短剑。薇薇安的手里,是那把杜维身上的匕!!

  剑和匕,在两个女孩子的手里,已经无声无息的刺入了杜维的胸膛……一前!一后!

  刺入的地方,是心脏!!

  那冰冷的声音,同时从两个女孩子的口中吐出,带着绵绵的恨意,带着一腔怨,一腔毒!

  “阿拉贡!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两个女孩子,同时用冰冷的声音,如是说。

  “阿拉贡!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阿拉贡!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阿拉贡!你以为……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你以为……”

  “……结束了吗……”

  结束……

  结束……

  结束……

  砰砰!

  砰砰。

  砰砰……

  心跳的声音,越来越缓慢,越来越微弱。杜维的眼中,两个表情麻木冰冷的女孩子,她们的脸部轮廓渐渐的模糊,渐渐的模糊,最后,已经看不清她们的脸庞。

  留下的,只有那两双幽怨,怨毒的……眼睛!

  结束了么?

  杜维闭上了眼睛。()小说恶魔法则全文阅读尽在全速更新yy小说全速更新小说请牢记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