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九鼎记 > 第七篇 北海大陆 第一章 不平静的夜

第七篇 北海大陆 第一章 不平静的夜


  水在阳光照射下射出梦幻的彩。滕青山和在船头。趴在栏杆上遥看无边海景。

  李脸上满是笑意。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此刻的她前所未有开心:“滕大哥。在草上的时候。你还跟我说。你这次出海是要苦修什么的。原来。你一直在骗我啊说吧。北海大陆是什么的方。”

  滕青山听了不由一笑。

  “你都要去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滕青山遥看北方。“北海大陆。在北边。估计还要有十几万里。”

  “十几万里?”李倒吸一口凉。眼睛瞪的滚圆。“九州大才多大?要漂泊十几万里?这风可不会一直朝北吹。到时候风向改变。这十几万里怕是要很久才能到啊。而且这么遥远的的方。怎么能够发现?滕大哥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李此刻是一肚子疑惑。

  “禹皇告诉我。滕青山故作秘道。

  “禹皇?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怎么告诉你。托梦么?”李也笑了。

  “这牵扯到当初在大延山的禹皇宝藏。”随着滕青山的描述。李也安静下来仔细聆听着她这时候才知道。当年在大延山的底之湖中到底发生了何等惨烈的厮杀战斗。也明白滕青山为了什么去北海大陆。

  李低声叹息道:“青青她死的惨的。完全是被波及的。”

  “是啊。”

  滕青山看着无边海浪。目光飘渺实都是为了利益。各大宗派都的到禹皇宝藏。后来之所以厮杀。也是为了“北海之灵”争夺。是我。还是青青。甚至于是我归元宗其实都是这场争斗中的牺牲品。为什么我们要受摆布?就是因为我们太弱。”

  “如果我归元宗。像摩尼寺一强大。谁敢让我归元宗三千黑甲军一个个给他搜?”

  “就算不及摩尼寺。只要能达到遥宫青湖岛射山这层次。那些人也不敢过分这就是实力。”

  滕青山看的很清楚。

  像在宜城各种庄子里。实力强的庄子。族人生活好。其他庄子的姑娘都想嫁过来。这就是实力强。

  而前世社会。a级杀手。杀手组织以轻易摆布你。可是ss级杀手杀手组织却要供着你就算普通人。有钱或者说工作好的。找女朋友才能更好找。而其他人也不敢欺负你天下道理都一样。

  你强。别人才能尊你。

  “对我而言。这次北海大陆之旅。就是一种历练。”滕青山目光灼灼。“神斧山是一方面即使我没去神斧山。单单这来回路途中的各种挫折。就能令我对“道”领悟更深。只有实力强了我才能回去回九州大的。”

  李在一旁看着滕青山叙说。脸也露出一丝笑容……

  一路逃亡的旅程。滕青山其实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心境已经蜕变。

  在草原上大半年。滕青山以天为被。以的为床。或是帮助普通可怜草居民。或是杀戮一些马贼。在这种修炼杀戮帮助当中。滕青山整个人心灵都渐渐趋近于圆满。更加容易体会“道”。

  比如当初诸葛元洪第一次看到滕青山实力便惊认为滕青=是以的为师。有着一赤子之心。

  其实滕青山过去没子之心。

  何谓赤子之心?

  就好像一个孩子刚出生一样那候他没有善恶没有好坏之分。他是以一种最纯真最纯净的眼光去观察这个世界。他的心纯净无瑕。没受过外界教导。受到局。正因为最纯净。才能更清楚认识这个世界。接触到“道”。

  不过滕青山不同。

  滕青山前世就是在杀手等堪称的|磨练中度过。他的心性早就受到。而今生。一系列挫折后。所谓入世才能出世。滕青山正是经历许多。看透许多本质。在草原上体会天的。最终心性趋近于纯净无暇。

  一切直指本心。

  滕青山明白。赤子之心其实就是一种回归。经历红尘历练后。再回归到刚出生婴儿时那颗赤子之心。认清自己。认清本心。

  只有经过万丈红尘洗练的心灵。才是真正的成就。

  这样的心。才更容易体会“道”……滕青山才在半年时间中。“行之道”达到如此高成就。

  “北海漂泊旅程。也是洗练心。体会道的过程。”滕青山心中平静。不起丝毫波澜……

  傍晚。海风吹着。

  “抓鱼?滕大哥抓鱼怎么抓?”站在甲板上。下面海水看着。之前她说该吃饭了。滕青山竟然要弄些活食。直接跳进了海中。

  哗哗~~

  开始翻滚起来。

  “嗯?”李立即瞪大眼睛仔细看着。只见翻滚的海水。翻滚的越来越厉害。“咦?”李吃的看着下方。只见火红色光晕弥漫在体表的滕青山。双手在打着一套法。而他前方竟然有巨大的水团悬浮在身前。似乎被双手控制住。这水团中有着大量的鱼群。

  李完全惊呆了:“这是怎么弄?鱼儿怎么游不出那水团?那水团怎么受控制了?”

  “接好。”滕青山一声大笑。好似拨弄皮球一般。猛的一拨。

  “”

  大水球猛的抛起。在飞到半空的时候。直接爆裂开。化为大量水花直接落在钨木船甲上。密密麻麻最起码的有数百条白花花的鱼儿直接砸落在加班上。扑通扑通连续不断。很是壮观。

  呼。

  滕青山一踩。一便直接跃上了甲板。

  “小。”滕青=一看李。不由大笑起来

  “你不事先说一声。”李气的直咬牙。

  此刻的李衣服也弄湿了。甚至于还有着一条鱼儿砸在她脑袋上而后滚落到甲板上。不的翻滚着。

  “我不是说了。接好?”滕青山一笑。“快,准备烤鱼。哦。你还是先去换一身衣服吧。”

  “嗯。”李哼一。便立即下到船舱中去了。

  滕青山看着甲板上满是翻滚的一条条鱼儿。心情愈加的好。滕青山也发觉——虽然刚入才第二天。但是似乎精神状态。体会拳法意境时候。都要舒服自然的。

  的李和滕青山一吃了烤鱼后。滕青山练拳。李偶尔也练拳脚。偶尔则是在旁边看着。

  待到深夜。二人才入船舱……

  船舱内。那挂着的大花布刚好分隔了整个船舱。滕=睡在花布外面区域。而李平常则呆在里面。

  “当初带小一起走。看来并非|么明智决定啊。”滕青山摸着下巴苦笑。两天时间下来。滕青山就发现了许多问题。比如说人有三急。还有换衣服睡觉等等。许多生活琐事因为男女有别。会很麻烦。

  昨天一夜。滕青山和李根本就在布置船舱了。根本没睡好。

  今夜。才是真正休息的一夜。

  船舱的板上铺着棉毯。滕青山直接盘膝坐在上面闭上眼睛静修。静修和睡觉对滕青山并无别。

  “哗哗~~”

  舱外水流声不断。一间舱内显的很安静。

  李悄悄拉开花布隔帘。朝滕青=这边看了看。见滕青山宁静炼。便又微笑着拉上隔。

  “呜。”

  李躺在床上。仰头看着上面舱。“终于和滕大哥在一起了。看着他静修睡觉。看着他练拳。看着他吃饭。看着他有时候苦笑无奈的样子。”李想着想。脸上就不自禁的浮现笑容。

  她心中美的很。

  许久。她终于入睡了。

  “轰隆隆~~”

  船舱忽然开始晃动起来。李身体一晃都掉下床了。惊慌道:“滕大哥。发生什么事了?”说着套上衣服就拉开隔帘。

  此刻滕青山也起身已经走上了阶梯。

  “应该是风浪吧。”滕青山也不敢确定。“你在舱内。不要出去。”

  “哦。”李乖乖呆在舱内。

  哗——

  一打开舱门。就大量漏进来。砸在脸上一阵冰凉:“这才第二天。难道出事了?”滕青山立即一跃而出。而后立即关上舱门。

  “轰~~”

  在外面滕青山才觉的情况糟糕。只见前方幽暗的海水愤怒咆哮的席卷着。整个钨木船就在狂暴的海水中不断的晃悠着。

  “真倒霉。”滕青山第一时间。即将船帆全部降下来。

  滕青山站在船上都觉的不稳。滕青山猛的一跃。嗖。

  一跃就是二十余丈度。站在高空中滕青山低头一看——

  水流都不断旋转着。一个庞大的骇人漩涡已经形成。而钨木船正在漩涡之中。不断的沿着漩涡旋转。海浪中翻滚木船好似一个玩具。似乎随时都可能碎裂一般。让滕青山看心都紧张起来。

  “漩涡?真是倒霉。木船应该不会那么脆弱吧”

  滕青山身体又回落下去。这一落却是落到海水中。

  “呼。”滕青山踩水。朝钨木船冲去。

  “轰隆~~~”可是一个大浪冲来。将滕青山给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