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四章 狮蝎

第四章 狮蝎

  就在林立回头之时,那暗红色的影子已是带起一股腥风,如狼似虎的扑了过来。

  也幸亏林立在安度因木屋里住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虽然只学会了十个低级法术,但在施法手段上却远比一般法师娴熟。

  不等那条红影扑近,林立已是猛的往后退出了几步,与此同时飞快的吟唱着迟缓术的咒语。

  一记迟缓术之后,紧接着就是光亮术。

  原本只是作为照明之用的低级魔法,在这幽暗潮湿的洞穴中,威力竟是大得出奇,只听一声惨叫传来,那猛扑而来的怪物已是受了重创。

  而林立却趁着这个机会,又一连往后退出了十几步,只是一眨眼之间,双方的距离就已经拉到了安全范围。

  一直到这个时候,林立才有机会看清,这个从身后袭击自己的怪物,究竟长得什么样子。

  那是一头暗红色的狮子,但尾巴却比一般狮子要长上许多,末端上还带着一个倒勾,在光亮术的余光之下,那倒勾上还闪动着幽幽的蓝光,林立看得很清楚,刚才它猛扑过来的时候,用来袭击自己的既不是爪子也不是牙齿,而是那尾巴上的倒勾……

  就算林立眼睛再瞎,此时恐怕也已经看明白了,这就是安度因曾经提到过的,五级魔兽狮蝎!

  “安度因这老混蛋……”林立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心里更是早将安度因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遍了,这老不死的实在有些不负责任,连山洞里还有没有狮蝎都不搞清楚,就敢放放心心的把自己往里面送。

  而在小木屋内,安度因看着水晶球上的景象,却是脱口赞道:“干得漂亮!”

  林立的表现远远超出了他意料之外,冷静而又高效,哪怕是狮蝎尾巴已经刺到眼前的时候,他也没有停止过迟缓术的吟唱,紧接着放出的一个光亮术,更是仿佛神来之笔,就连安度因自己都没有想到,光亮术居然还能有这样的用处。

  用一级法术重创五级魔兽,这等战绩就连安度因自己也是从未有过……

  凭着这一记仿佛神来之笔的光亮术,刚刚接触魔法一个多月的林立,与五级魔兽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近。

  遭受重创的狮蝎依然凶猛,但失去了双眼的它,更多的其实只是在发泄自己的愤怒与凶性,疯狂的嘶吼声在洞穴内久久回荡,那一次次仿佛闪电般的扑击,大多数时候都落到了空处。

  在这狂风骤雨般的攻势中,林立依旧疲于奔命。

  迟缓术与迅捷术交替使用,让林立一次又一次的从狮口下逃生。

  这等处境看似有些狼狈,但林立知道,自己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一个让他吟唱咒文的机会。

  林立等了很久,才终于是等到了这个机会的出现。

  为了这个机会,他甚至不惜让自己暴露在狮蝎的利爪之下。

  因为他很清楚,狮蝎身上最可怕的不是爪子,而是那条带着倒勾的尾巴。

  在又一记迟缓术之后,林立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再没有象先前一般,放出迟缓术转身就跑,这一次他牢牢的站在那里,大段大段的咒文从口中倾泻而出,就仿佛完全没有看见迎面扑来的狮蝎一般。

  狮蝎的嘶吼声中,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林立甚至已经感觉到了,那利爪上带着的森森寒气……

  就在利爪落下的瞬间,一记风刃撕开了空气,同时也撕开了狮蝎那柔软的腹部,狮蝎的惨叫声充满了绝望,那锋利的爪子只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撕开眼前人类的身体,可就是这么一点点距离,却成了一道永远也无法跨越的鸿沟……

  这个时候林立依旧没忘记射出一发冰锥,用以堵住狮蝎腹部的伤口,以免那喷涌而出的鲜血溅到自己身上。

  “败家子!”这种浪费行为落入安度因眼中,直将老法师气得跳脚大骂。

  在老法师眼中,魔力永远是最珍贵的东西,哪怕是一丁点魔力,也可能让你放出最后一个保命的法术,象林立这样只是为了衣服的整洁,就毫不吝啬的浪费魔力,在安度因看来简直就是在犯罪!

  当然,这骂声中,多多少少也有些无奈。

  安度因也知道,水晶球里这小子,不是一般的魔法师,他是一个天生的变态,一个精神力超级畸形的变态。

  一直到现在安度因都还没弄清楚,这小子的精神力极限究竟在什么地方,他只知道平日里那种高强度的元素排列练习,如果换个魔法师来的话,恐怕用不了一个小时就会累得回房冥想,可林立就是没事,这小子的精神力就好象是永远也用不完似的,进行多长时间的练习,完全看他心情如何,安度因只听他叫过烦,却从来没听他叫过累……

  事实就是这样,多放几个低级魔法,对林立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他现在正蹲在狮蝎尸体旁,很有兴趣的研究着那支倒勾。

  倒勾上依旧闪动着幽幽的蓝光,凑近一闻更是只觉一股腥甜直冲脑门。、

  这是带有剧毒的征兆。

  有毒的东西,林立总是很喜欢的,因为这意味着巨大的杀伤力。

  所以他没怎么犹豫,就从无尽空间之戒中摸出了一把匕首,很小心很小心的,将那一截倒勾从尾巴上切了下来,然后又更加小心的将它放回了无尽空间之戒内。

  “……”安度因从水晶球中看着这一切,忽然有些茫然了,这真是一个掌握神秘知识的魔法师?老头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子象是一个盗贼更多一点……

  总之不管安度因怎么想,林立安然无恙的带着一堆野钢花回来了。

  “我需要一个解释!”

  对山洞里那只狮蝎,林立依旧耿耿于怀。

  “你认为魔法是什么?”安度因没有解释,而是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一种技巧,一种让力量更加强大的技巧。”如今的林立,早已不是初到异界时,那个一无所知的粼粼了,在安度因的熏陶下,他对魔法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

  “那让力量更加强大的目的又是什么?”

  “杀人!”林立忽然有些明白了。

  “没错!”安度因笑得很欣慰:“在世人眼中,魔法是神秘而幽雅的艺术,但在一个真正的魔法师看来,魔法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战斗,只有活着的魔法师,才是一个成功的魔法师!这一个多月来,你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低级法术,同时也拥有了一定的技巧,但这还远远不够,没有经历过生死存亡,没有经过鲜血的洗礼,永远也成不了一个真正的魔法师。”

  “所以你不告诉我,那山洞里还有其他的狮蝎?”

  安度因答得轻描淡写:“五级魔兽而已,没必要特别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