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章 离去

第五章 离去


  之后的一个多月里,安度因缺草药的时间越来越多。

  而通过这个蹩脚的借口,林立也不断的被他丢到各种魔兽面前。

  从狮蝎到三眼血狼,再从雷兽到嗜血蜥蜴,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林立几乎杀遍了落日山脉所有七级以下的魔兽。

  从当初面对一头被重创的狮蝎依旧陷入苦战,到如今轻而易举的杀死一头六级雷兽,林立所掌握的依旧只是那十种低级法术,但林立心里很清楚,自己正变得更加强大,用老安度因的话来说,自己更象是一个真正的魔法师了。

  每次通过水晶球偷窥完,安度因都会觉得,这小子怎么又有些陌生了……

  从一开始只知道拉开距离,象个弓箭手似的躲在远处射风刃,到之后会用魔法进行控制,再让敌人在绝望中死去,这样的转变林立只花了一个多月,要知道就算在如今的魔法师协会里,也仍然有着相当一部分人,顶着魔导士的帽子,却干着弓箭手的勾当。

  林立的进步实在是太快了,快得连老法师都没法适应。

  如果说先前那些,还只是让老法师觉得陌生的话。

  那么三天之前,林立在与雷兽的战斗中,彻底摆脱了咒文的束缚,仅凭一个手势就放出了迟缓术之后,老法师终于开始苦恼起来。

  “我还能教他什么?”安度怔怔的盯着水晶球,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自己究竟还能再教林立些什么。

  虽然那只是一个迟缓术,但给安度因带来的震撼,却绝不亚于一个十八级魔法。

  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瞬发低级法术,是三十岁,刚刚成为一名魔导士的时候。

  之后的几天里,老法师有些苦恼,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能教给林立的。

  而因为老法师的苦恼,林立也难得的休息了几天。

  进行完元素排列的练习之后,林立就悄悄的钻进了药剂室,用前几天弄来的幽灵草,给自己弄了几瓶迅捷药水,一直以来安度因都禁止他使用这些东西,理由是太过依赖药水卷轴等外物,会严重影响魔法水准的提升。

  不过今天的老法师,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林立在药剂室里忙碌,本该过来制止的老法师,却怔怔的望着门外发呆。

  一直到那几瓶迅捷药水完工,老法师才仿佛是忽然回过神来。

  “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太过于依赖药水,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说完这句话,老法师却微微叹了口气:“不过算了,以后我也不能再天天用水晶球监视你了,你万一遇上什么危险,说不定还真要靠这几瓶药水救命。”

  “发生什么事了?”这几天林立就一直觉得,老法师的情绪有些不对,此时听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林立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仓促之间竟是有些呆住了,连那几瓶迅捷药水也忘了放进包里。

  此时的安度因看上去竟是有些苍老,只见他扶着椅子慢慢坐下,将从不离身的水晶球放在身旁,做完这一切之后,却没有回答林立的问题,反倒是忽然问了一句:“你在这里住了有三个月了吧?”

  “差不多。”林立应了一句,心思却不在这句话上,他很奇怪的望着安度因,发现老法师今天的神色似乎有些疲惫。

  “当初发现你的时候,我可真没有想到,自己会捡回一个足以媲美格雷斯科的魔法天才。”老法师笑了笑,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感慨:“到现在我都无法相信,你以前居然从来没接触过魔法。”

  “那是因为条件有限,没人能教我而已……”

  “我知道你身上藏着一些秘密,这些秘密你既然不打算说,我也不打算知道。”大概是将林立的实话当成了托词,安度因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解释,然后又自顾自的说道:“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单纯的不忍心看你浪费天赋,当时我可想不到,你会做得这么出色,一直到前两天,我才忽然发现,我居然再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

  林立想谦虚两句,却又发现气氛有些不对,于是干脆闭上嘴巴,老老实实的听安度因说下去。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我究竟还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一直到今天早上,这个问题才不再继续困扰着我……因为我今天早上收到一封信,是一个老朋友发来的,他在信里告诉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

  “所以你准备赶我走了?”

  “基本上,是这么回事。”说完这句话,安度因从法师袍中掏出一只厚厚的信封:“反正你继续留在落日山脉,也学不到什么东西,还不如我推荐你去一个地方,在那里你可以继续学习,也可以干一些你自己想干的事。”

  “什么地方?”

  “你拿着这封信,到加洛斯城魔法师协会,找一个叫葛瑞安的人,他会帮你安排好一切。”安度因将那厚厚的信封递给林立:“对了,你的身份似乎也有些问题,不过不要紧,如果你不想在使用原来的身份,你可以使用我帮你准备好的这个,资料放在信封里,你自己抽空背熟就行了。”

  “谢谢。”听着老法师絮絮叨叨的叮嘱,林立忽然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为了不让气氛太过尴尬,他很勉强的挤出几分笑容,用一种很随意的语气问道:“打算什么时候走?”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老法师笑了笑,拍了拍林立的肩膀:“不过没关系,这件事不会耽搁我太多的时间,估计一两周之后,我就可以回加洛斯城了,到时候我带你去我的私人药剂室,我在那里藏了一套紫水晶烧杯,那可是我花大价钱弄来的珍品……”

  之后安度因又说了些什么,林立已经有些不太记得了,一直到老法师的背影在视线中渐渐模糊,林立才忽然想起件重要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