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七十二章 十二级

第七十二章 十二级


  坚守在屠魔山谷的凯文度日如年,翡翠高塔内的林立却感觉时间过得飞快,这才一转眼,七天的时间就只有一天多了。

  林立就在葛瑞安的陪同下,又一次走进了等级认证大厅。

  半个小时之前,老格林刚刚离开,在离开之前,老人的神色有些受伤,因为就在这一个下午之内,林立就一连击败了他四次,而且每一次都是如此的干净利落,其中一次,他甚至还又用出了魔法偷取,却依然没能避免落败的结局……

  就连看得心花怒放的葛瑞安,都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禽兽。

  人家老格林怎么说也是传奇法师,虽然只使用魔导士级别的力量,可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人击败,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去重新认证一下等级吧,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魔导士境界了。”

  在老格林的提醒下,林立才忽然想起,自己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去认证过等级了,也不知道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锤炼,自己究竟进步到了什么程度。

  依然是那间空荡荡的等级认证大厅,依然是那枚被魔纹保护起来的水晶球。

  在葛瑞安热切的目光下,林立又一次将手按在了水晶球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水晶球上的光芒越来越耀眼,林立又一次刷新了自己的纪录,这一次他将魔力输出的时间,又延长了足足两分钟之久,达到了让人恐怖的三十分钟!

  “三十分钟……”葛瑞安张开的嘴里,仿佛能塞下一只鸡蛋,他目瞪口呆的望了半晌,才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个小王八蛋到底还是不是人?”

  在葛瑞安看来,这小子简直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魔兽,原先的二十八分钟就够让人绝望的了,想不到这人面兽心的家伙,居然还敢将时间延长,葛瑞安甚至在想,等再过几年回来,这贱人会不会直接把水晶球撑爆?

  在葛瑞安呆滞的目光之下,水晶球的亮度一路攀升,毫无悬念的冲过了九级,然后直逼魔导士境界。让葛瑞安彻底发疯的是,那光芒冲过了魔导士境界之后,依然没有停下的迹象,又势如破竹的冲过了十一级……

  “靠!魔导士,果然是魔导士!”

  当水晶球的亮度停留在十二级的时候,葛瑞安的惊叫声响得差点没将屋顶掀掉:“妈的居然还是十二级魔导士……”

  “有十二级那么多?”林立不由一阵愕然,最近天天跟老格林切磋,他确实能感觉到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可他却没有想到,提升的幅度居然如此之大,不但直接踏入了魔导士境界,还在短短十几天之内,达到了十二级魔导士的高度。

  “妈的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人是不是人,跟格林-伯恩塞德打了几天,就从九级跳到了十二级……”葛瑞安已经彻底抓狂了,抓着林立的脖子拼命摇着:“老子打了几十年的架,加起来没有一千场也有八百场了,怎么就从来没提升得这么快过?”

  “我怎么知道……”

  “妈的,这太不是人了。”葛瑞安无比愤慨,望着林立的目光有些狐疑:“要是你再跟格林-伯恩塞德打上几天,会不会直接突破大魔导士境界?”

  “你在做梦!”听着葛瑞安这异想天开的话,林立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也是……”葛瑞安讪讪笑了两声,抹了把额头上被吓出的冷汗,突破大魔导士境界这种话,也只能是说着玩玩,这世界上要真有那么好的事,那一个个还研究什么魔法,直接找传奇法师干架就行了,象老格林安度因他们,还不得被活活忙死?

  葛瑞安其实也知道,林立之所以能有这样的成就,除了因为他得天独厚的天赋之外,还在于他的勤奋与积累。

  葛瑞安可以说是看着这个天才魔法师成长起来的,从当初刚到魔法公会时的八级,到如今突破魔导士境界的十二级,这中间林立流了多少汗水花了多少心血,葛瑞安是再清楚不过了。

  别说翡翠高塔之内,就算找遍加洛斯全城,恐怕也没有那个八级以上的魔法师,会天天练习元素排列这种入门技巧,更没有谁会在图书馆里一呆就是一天,为的只是找到一段更加简短的咒语。

  但林立就是可以,葛瑞安经常都会发现,这个天才魔法师在房间里一呆就是一整天,问他在干什么的时候,他的回答居然是在练习元素排列,加洛斯是安瑞尔北方有名的混乱之城,这里有十八支势力,更有灯红酒绿的生活,以及各种各样的诱惑,就连凯文这么老实的小伙子,在前几年的时候都没能忍住诱惑,跟城里一位富商千金弄出了火花……

  可这个比凯文还年轻几岁的小伙子,却偏偏能够忍住这种诱惑,以他药剂大师的地位,水晶卡上一百多万金币的财富,再加上九级魔法师的实力,只要往晨曦广场一站,不知道多少名媛贵妇愿意倒贴上来,可他就是不站,天天窝在翡翠高塔里,不是钻研魔法就是配制药剂,就好象这些东西就是他全部的娱乐。

  这让葛瑞安很费解也很欣慰……

  勤奋与执着的积累,最后一朝爆发出来,让他直接从九级冲到了十二级,与老格林的战斗只是一个诱因,如果没有之前的勤奋与执着,就算传奇法师亲自指导,也不过多学到一些战斗经验罢了,对魔法等级的提升毫无帮助。

  对于林立来说,这十几天来的战斗就好象一把钥匙,为他打开了一道梦寐以求的大门,而在这之前,他已经在这道门前徘徊了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