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十三章 碎盾 解

第九十三章 碎盾 解

  以彩虹精金锻造而成的武器,若是落在了会用的人手里,那可是真正的大杀器,只需要一丝魔力进行控制,就可以轻易的在各种魔法属性之间随意切换,这种变幻莫测的攻击方式,足以让任何对手头疼。

  “肯给一百金币已经是可怜你了,你自己张开眼睛看看,我店里的武器,哪件不比你这破剑强?就这么个破剑,你还想卖多少?一千金币还是两千金币?”大概是觉得这人影响了自己的生意,胖老板很不耐烦的从帐本中抬起头来:“反正我只出一百金币,你愿意卖就卖,不愿意卖就滚,别在这挡着我做生意。”

  青年张了张嘴,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但话到了嘴边,却又什么都没说,最后他只是默默的用布条将双手剑包裹好,然后又默默的背在背上,然后转身往镀金玫瑰外走去。

  “等等。”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个一直没说话的魔法师,却出声将他叫住:“这把双手剑,你准备卖多少金币?”

  “您愿意买?”这一句话,就好象黑暗中的一点光明,青年黯淡的目光,顿时又亮了起来:“一千金币……哦不不不,八百金币,只要您给我八百金币,它就是您的了。”

  “八百?”林立微微一愣。

  对林立来说,这一愣其实很正常,谁又能想象到,一把用彩虹精金锻造出的五属性魔法剑,会只卖八百金币?

  可对那走投无路的青年来说,这一愣却又是另外的意思,他以为这个魔法师是嫌太贵了,那张黝黑的面庞上,不由露出了几分犹豫的神色,但最后他还是咬了咬牙,又报出了新的价格:“六百金币,魔法师先生,六百金币您就可以把它拿走。”

  自己一句话都还没说,价格却一连降了两次,林立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这个青年肯定是急着用钱,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出手。

  老实说,林立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什么道德高尚的人,若是换了以前,他多半也就顺水推舟,直接出个低价把这双手剑给买了,“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这可是葛瑞安那老家伙说的……

  但自从奥法药剂拍卖会上发了一笔横财之后,这家伙倒是收敛了许多,所谓发财立品,大概就是指的这种情况,为了几个小钱干这种事,不值得……

  “你很需要用钱?”林立没有还价,却是这么问了一句。

  “是的,魔法师先生,我爸爸病了,需要钱买药。”青年从这个魔法师的话中听出了一丝希望,一张黝黑的脸庞上也不由带着一分喜色。

  “需要多少钱?”

  “一千金币左右……”

  “那六百金币怎么够?”

  “我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再凑一凑,应该差不多了。”青年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竟已是隐隐带着一丝沙哑。

  “算了,房子也别卖了。”林立点了点头,从口袋中摸出一只钱袋,这是葛瑞安给他零用的,里面正好装了一千个金币:“这一千金币,算是我借给你的,双手剑暂时作为抵押,什么时候你挣够了钱,就到魔法公会来找我赎回去。”

  “真的?”青年猛的抬起头来,黑脸上充满了惊喜的神色:“您真的肯借钱给我?”

  “我无所谓的,反正你不还钱的话,这把双手剑就归我了,我可不吃亏,也不怕实话告诉你,这把双手剑可不只一千金币,远远不止……只有那些脑子有问题的家伙,才会出一百金币这种可笑的价格。”

  “谢谢您,魔法师先生。”青年脸上满是惊喜,用颤抖的双手从对方手中接过了钱袋,一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捧着那沉甸甸的钱袋,他整个人都轻松了,有钱买药了,爸爸有救了……

  “魔法师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胖老板本来在埋头算帐,听见林立的话,却忍不住把头抬了起来,胖脸上带着几分不满的神色:“您愿意帮助他,这是您私人的事情,跟我的眼光有什么关系,难道您真的觉得,这把破剑比我店里的武器还好?别开玩笑了……”

  林立笑了:“你不信?”

  “我当然不信。”胖老板脸上露出几分骄傲的神色:“我在镀金玫瑰工作了二十年,别的东西不敢说,但这一双眼睛是绝对不会看错的,这种破铜烂铁,冒险者工会外面要多少有多少,全是给最低级的冒险者用的。”

  “我觉得,有件事您没弄清楚,您只是一位魔法师,可不是一个铁匠,更不是一间武器店的老板,说到魔法,您可能比我强一百倍,但说到武器鉴定……”胖老板脸上的笑容中带着几分讥讽:“我闭着眼睛,光用鼻子闻,可能都比您强一百倍,不要以为魔法师就是万能的,从我手里卖出去的武器,可能比您见过的都多,您觉得自己有资格跟我说这些吗?”

  “那我们干脆打个赌怎么样?”林立实在不想跟他纠缠什么眼光问题,对于一个能把寒冬铁当凡铁卖的人来说,眼光这种东西实在是太深奥了。

  “打赌?”胖老板吞了口口水,稍稍有些犹豫了。

  “你害怕了?”跟葛瑞安混了这么久,林立别的东西没学到多少,一张嘴巴倒是变得更毒了。

  “谁说我不敢!”

  “很好,那就来赌一赌,看是你店里的武器好,还是这把低级冒险者用的剑强。”林立一伸手,没费什么力气,就从青年手中接过了那把双手剑。

  这一幕落入青年眼中,顿时就让他眼睛都看直了。

  这把双手剑是他拿出来的,他自然比其他人更加清楚,这把看似平凡的武器究竟有多重,当林立向他伸出手的时候,他还稍稍愣了一下,他根本没想到,这个看似孱弱的魔法师,竟然能拿起如此沉重的武器。

  他又怎么会想到,自己面前站着的人,根本就是一个怪物。

  身为一名宗师级铁匠,林立的身体可比看上去强壮多了,就算如今没经过任何训练,也至少有着三四级战士的身体素质,这家伙要是好好训练一下的话,魔武双xiu虽不太可能,但起码也是五六级以上战士的实力。

  拿起一把沉重的双手剑,对他来说不过是吃饭喝水这么轻松。

  “把你店里最好的盾拿来。”

  “好。”这胖子也是个不怕死的,听林立这么一说,脾气也上来了,径直就上了二楼。

  看到胖老板上了二楼,青年心头不由有些忐忑,镀金玫瑰可是加洛斯最好的装备店,万一胖老板真拿出什么厉害的盾牌,让这位好心的魔法师先生输了可怎么办……

  然后他就看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那位好心的魔法师先生双手握剑,对着空气虚劈了两记,顿时就只听一阵沉重的破空之声……

  一个身体孱弱的魔法师,却拿着足有半人高的双手重剑在劈砍,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诡异的事吗?青年狠狠的揉了揉眼睛,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不错不错,这剑真是不错。”连续几次劈砍,林立这才脸不红气不喘的停下手来,很是满意的夸了几句,然后又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魔法师先生,我叫希恩,希恩-波利罗。”听这这位帮助过自己的魔法师先生发问,青年很恭敬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希恩是吗……”林立正打算跟他聊上几句,却又听见楼梯上传来一阵声音,然后他就看见,胖老板拖着一面塔盾下来了。

  林立不由有些气结,这家伙倒是有些小聪明,居然懂得拖一面塔盾下来。

  双手剑的攻击方式就是劈砍,而塔盾无疑是所有盾牌当中,对劈砍防御最有效的,而且那面塔盾上,还隐隐透出一股魔法波动,看来这又是一件经过铭文处理的魔法装备。

  不过无所谓,在彩虹精金之下,一切都是浮云……

  林立对这一把彩虹精金锻造的双手剑,实在是太有信心了,这可不是一般魔法装备可以抵抗的利器。

  “魔法师先生,你想赌点什么?”胖老板可不是锻造宗师,这么沉重的一块塔盾从二楼拖到一楼,早把他累得慢头大汗,但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中却充满了无穷的自信,这可盾牌可是他花大价钱从一个冒险者手里买来的,为了提高防御能力,他还专门请了一位魔法师帮他布下魔纹。

  这几天他已经试过很多次了,店里各种各样的武器都试过,但不管多么锋利的武器,只要是劈在这块塔盾之上,都绝不会留下一丝痕迹,胖老板绝不相信,那把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双手剑,能比自己店里的武器还厉害。

  这一场赌博实在太吸引人了,连熔炉旁那两个挥汗如雨的铁匠学徒,也不由自住的放下了铁锤,躲在门口悄悄的往里张望着。而他们这诡异的举动,自然也吸引了更多的路人,不时有人在镀金玫瑰门外停下脚步,用好奇的目光向店里张望着。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镀金玫瑰门外就围了好几十人,弄得一间冷冷清清的武器盔甲专卖店,竟是热闹得仿佛闹市。

  “就赌一千金币好了。”

  “好!我倒要看看,这把破剑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

  “你让开一点,我怕伤到你……”将那块盾牌摆好之后,林立还好心的问了一句:“对了,盾牌要是被劈坏了,你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不会……”胖老板又吞了口口水,这个魔法师的眼神,让他很不自在……

  “那就好!”

  随着一个“好”字出口,双手重剑已是被高高举起。

  紧接着林立一丝魔力输入剑身,刹时之间就只见双手重剑上一丝光晕流动。

  在这一丝魔力之下,这把以彩虹精金锻造而成的武器,立刻变得无比陌生,森森的寒气从剑身透出,又哪还有一丝先前黯淡无光的样子?光晕流动的剑身就仿佛一汪秋水,在空中划过一道闪亮的轨迹……

  这凶猛无比的一剑,就好象一道闪电劈过。

  然后两人就只听见“喀嚓”一声脆响。

  镀金玫瑰里,忽然静了下来……

  不管是希恩,还是胖老板,在几乎同时呆住了。

  希恩是没有想到,这个好心的魔法师先生,竟然能劈出这么凶猛的一剑。

  而胖老板则完全是被剑光震住了,先前那一刹那,他看得是清清楚楚,原本黯淡无光的双手重剑,在劈下来的一刹那间,竟是涌出了耀眼的光芒,他在镀金玫瑰工作了二十年,又怎么会不认识,这高级魔法武器特有的光亮?

  镀金玫瑰外,同样安静。

  包括那两名铁匠学徒在内,几乎所有的围观者,都正紧张的望着那面塔盾,在这一刻,竟是连一声呼吸都听不见。

  那闪电般的一剑之后,连时间都仿佛停止了。

  镀金玫瑰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双手重剑握在林立手上,那面沉重的塔盾依然完好无损。

  “哈哈哈……我早就说过,这么一把破剑,怎么可能劈开我店里最好的盾牌!”四周静得惊人,胖老板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啪……”

  胖老板的笑声当中,这一声脆响尤为刺耳。

  然后所有人就看见,那看似完好无损的盾牌上,正有一道缝隙开始蔓延……

  随着那一声脆响传来,胖老板就好象忽然之间被人扼住了喉咙,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