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十四章 金眼蜥蜴

第九十四章 金眼蜥蜴

  塔盾上的裂纹又细又密,在连绵不绝的脆响当中,如同瘟疫一般蔓延开来,只是眨眼之间就已布满了盾牌表面。

  而胖老板那双小眼睛,也随着那一道道裂纹,越睁越大……“蓬!”然后就是一声闷响,无数细小的碎飞溅开来,就如同四散的灰尘一般,在宽敞的武器店内弥漫着。

  坚固而又厚重的塔盾,竟只是一剑就被劈碎。

  这是什么变态武器……所有人的目光都呆住了,他们张开的嘴巴里,足以塞下一个个鸡蛋。

  在塔盾碎裂的同时,胖老板就一下坐到了地上,心头更是死灰一片,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这面塔盾可是亚伦-马齐斯先生点名要的,如今被却被人一剑劈成了碎片,过两天血色兄弟会的人问起来,自己上哪里再找一面给他?胖老板现在真是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好好的生意不做,去跟人打什么赌,而且还是跟一个魔法师打赌,自从魔法公会出了个费雷之后,现在全加洛斯的魔法师都跟怪物差不多,为什么还要去招惹他们……“承惠一千金币。”一剑劈碎塔盾,林立心情很不错,彩虹精金锻造的武器就是不一样,刚才自己尝试着用一丝魔力进行控制,很轻易的就激发了碎击属性,这可是专克一切重甲的利器,落到真正的强者手里连山峰都能劈碎,更何况是一面小小的塔盾?

  胖老板哆嗦着从地上爬起来,连衣服上的灰尘都来不及拍去,就赶紧走到了柜台后面,将沉甸甸的一袋金币交到了林立手上,即便是对镀金玫瑰这样的武器店来说,一千金币也绝不是什么小数目,当钱袋一过手的时候,胖老板真是觉得心都在抽痛。

  可抽痛归抽痛,他可不敢赖帐。

  刚才那一剑劈出去,他就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面对这样的怪物,谁敢赖他的赌债?

  “真的没什么麻烦?”林立伸手接过钱袋,掂了掂重量,这才心满意足的揣进包里,临离开前,还好心的问了胖老板一句。

  “没有……真的没有!”胖老板咬牙切齿,却只能目送林立离去。

  “咦,费雷,怎么是你?”林立一只脚才刚踏出镀金玫瑰,就看到前方一个熟人走来。

  “啊……原来是伊瑟拉族长,真巧真巧……”刚刚劈碎了人家一块塔盾,还顺手搞了人家一千金币,就算林立脸皮再厚,此时跟伊瑟拉打起招呼来,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费雷你这就有点见外了吧。”亲眼目睹了那一场决斗之后,伊瑟拉可不敢在林立面前拿族长架子:“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年纪都差不多大,你直接叫我伊瑟拉不就行了?葛瑞安会长也是这么叫我的。”

  “好吧好吧,伊瑟拉。”天天族长长族长短的叫,林立自己都觉得别扭,既然伊瑟拉也这么说了,他当然是从善如流,反正有葛瑞安这老家伙撑腰,这加洛斯城里,他想直呼谁的名字就能直呼谁的名字,包括城主大人在内,谁敢说他半句?

  “费雷你可是稀客啊……今天怎么想到光顾镀金玫瑰了?”

  “想找个铁匠打听点事。”听伊瑟拉这么一问,林立倒是想起了口袋里那半支箭头:“对了伊瑟拉,你们曼尼斯家族里,有没有厉害点的铁匠,我手上有件东西,想找他们问问来历。”

  “厉害点的铁匠……”听到林立这么一问,年轻族长那张斯文俊秀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苦笑:“如果曼尼斯家族有厉害铁匠的话,我早就多开几家武器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加洛斯城,卖武器可比卖魔法装备好赚多了。”

  “对了费雷,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你,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商量,能不能给我弄几瓶魔能药剂?详细情况我上次已经跟葛瑞安会长说过了,一共只需要三瓶,作为报酬,你可以在曼尼斯家族珍藏里任选三件东西。”

  伊瑟拉又一次提起了魔能药剂的事,这一次林立倒是不太好直接拒绝,只得云里雾里的给他扯了一通材料难搞之类的理由,最后被逼得没有办法,林立也只得暂时答应他,如果他能搞来材料的话,自己就帮他配三瓶,至于报酬什么的,看着给就行了……两人在外面谈着生意,里面那位刚刚站起来的胖老板,却又吓得坐到了地上。

  拿着曼尼斯家族的钱,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外面那个斯文俊秀的年轻人是谁?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魔法师竟会跟族长大人有交情。

  胖老板觉得自己,真是从来没这么倒霉过,也从来没这么彷徨过,这可怎么办……就因为自己跟人打了一场赌,亚伦-马齐斯点名要的塔盾就给人劈碎了,而紧接着又发现,这个人竟然跟族长大人交情不浅,看两人谈话时的表情,族长大人甚至还有求于他,若是刚才那一场争执被捅了出去,那后果……又跟伊瑟拉聊了几句之后,林立看看天色也已经不早了,这才转身离开了镀金玫瑰。

  胖老板担心的事情很快变成了现实,先前围在镀金玫瑰外看热闹的路人中,早就人将先前那一场争执添油加醋的讲了出来,虽然传进伊瑟拉耳中的只是只言片语,但这位年轻族长何等聪明?那只言片语传入耳中,片刻间就推出了事情的大概。

  这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费雷魔导士离开的时候,脸上的神色这么古怪……“约瑟夫你这个蠢货!”走进镀金玫瑰的时候,伊瑟拉一张俊脸黑得吓人,神色间就好象要吃人一般,不管是那两个铁匠学徒,还是被叫做蠢货的胖子约瑟夫,他们谁也没见过族长大人发这么大的火。

  约瑟夫刚刚才挣扎着站起来,此时听见伊瑟拉的怒吼,顿时又吓得坐了下去……“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伊瑟拉走进镀金玫瑰,一只指着约瑟夫的手,已经气得隐隐有些发抖:“你……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跟你打赌的人是谁?”

  “族长大人,我知道我错了,我有眼无珠,我该死,我不该冒犯族长大人的朋友。”这个名叫约瑟夫的胖子,倒也还算有些眼色,一看伊瑟拉发货,赶紧痛哭流涕扑过去求饶:“求您看在我为曼尼斯家族服务了二十年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二十年?”伊瑟拉气得脸色铁青:“你跟谁打赌不好,你非要去跟他打赌,得罪了他,别说二十年,你就算在曼尼斯家族服务一千年都赔不起!”

  “您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明天就去向这位魔法师先生道歉,他是您的朋友,一定不会介意这件事的……”

  “朋友?你以为就凭我伊瑟拉,有资格跟这样的人做朋友?”

  在这一刻,约瑟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整个人都呆住了,一只手停在半空,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刚才族长大人说了什么?他好象是说……就凭我伊瑟拉,有什么资格跟这样的人做朋友?

  约瑟夫整个人就好象被雷劈了一样,目瞪口呆的傻在那里,他完全无法想象,加洛斯城里,还有什么人是连族长大人也没资格跟他做朋友的……“蠢货!他叫费雷——魔法公会的费雷!”

  “我的天……”族长大人七急败坏的怒吼声传入耳中,约瑟夫才终于知道,刚才跟自己打赌那位魔法师先生,究竟是什么人物了,魔法公会的费雷……在今天的加洛斯城,还有谁的名字比他更加响亮?

  一番痛骂之后,伊瑟拉的火气终于是小了一些,只是想想还不解气,于是又恨恨的踹了地上的胖老板一脚:“明天就滚去魔法公会,求费雷魔导士原谅你,如果求不到的话,你也不用回来了,自己找个地方上吊吧。”

  “族……族长大人……”听到族长大人这句话,伊瑟夫心里终于稍稍松了口气,带着几分劫后余生的心情,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又有些欲言又止的小心请示:“刚才……刚才……费雷魔导士打赌的时候,把亚伦-马齐斯先生要的那面塔盾给劈坏了,万一血色兄弟会问起来,我该怎么处理?”

  “血色兄弟会?”伊瑟拉一声冷笑:“费雷魔导士肯劈坏那面盾牌,那是他亚伦-马齐斯的荣幸,他感谢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找你麻烦……你自己准备一下,明天滚去魔法公会求费雷魔导士原谅你吧。”

  “是!”

  对于镀金玫瑰里发生的一幕,林立一点也不知情,他现在正走在回魔法公会的路上,今天一天转下来,虽然没问出那半截箭头的下落,但跟那个胖老板打了场赌,倒是让自己的心情好了许多。

  “费……费雷魔导士!请等一等……”可才出了镀金玫瑰没多久,林立却忽然听见,身后似乎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希恩?”回头一看,却看见镀金玫瑰里那个黑熊一般强壮的青年,正气喘吁吁的从背后追来,林立不由有些奇怪的停下了脚步。

  “请等一等,费雷魔导士……”希恩从身后赶上的时候,已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张黝黑的脸膛上满是汗水,随着一声声粗重的喘息声,他那仿佛黑熊般强壮的身体正剧烈起伏着。

  林立有些奇怪:“希恩,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刚……刚才在镀金玫瑰的时候,听到……听到那位伊瑟拉族长说的。”希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这个黑熊般强壮的青年笑起来时,总有种憨厚的感觉。

  “呵呵,那你追出来,是为了什么事?”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林立对这个憨厚的青年却抱着很大的好感,因为他觉得,一个为了病重的父亲,可以忍受胖老板那恶毒辱骂的人,本质上绝不会差到哪里去。

  “是为了这个吗?”林立想了想,伸手将那把被布条包裹的双手剑递了过去:“如果舍不得的话,你就先拿回去好了,等什么时候有了钱,再到魔法公会来找我也是一样的。”

  “不是不是……”希恩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急忙摇头否认。

  “那是为了什么?”

  希恩先是有些犹豫,不过想了一想之后,还是一咬牙说了出来:“加洛斯的人都说,您是一位很厉害的药剂师,所以……所以……我想求求您……救救我爸爸……”

  “救你爸爸?”林立心头有些奇怪:“是不是一千金币不够?”

  “不是的费雷魔导士。”希恩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我跟我爸爸,都是加洛斯城的冒险者,就在前几天的时候,我们接了一个捕杀金眼蜥蜴的任务,可在捕杀金眼蜥蜴的时候,爸爸却不小心被它咬了一口……我听说您是一位很厉害的药剂师……所以……所以……”

  希恩声音越说越低,一连说了两个所以,都没所以出什么来。

  但林立却是听明白了,早在落日山脉的时候,他就杀过两头金眼蜥蜴,这种魔兽力量不强,毒性却厉害得吓人,一旦被咬上一口,处理起来恐怕比诅咒还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