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十六章 火羽山

第九十六章 火羽山

  金眼蜥蜴的毒很阴险,几乎不可能彻底清除。

  如果只是想保住性命倒不太难,一般医生都可以做到,但这只是清除大部分毒素,已经侵入体内的,却会慢慢潜伏下来,对身体进行由内而外的破坏,随着这种破坏,中毒的人会一天比一天虚弱,大概半个月之后,就能把一个生龙活虎的壮汉变成废人,其阴险程度,甚至不逊于林立所配的高浓度狂野药剂。

  除了牧师的十五级神术生命唤醒之外,唯一能够彻底清除这种毒素的,就只有清毒药剂。

  所以希恩一说到金眼蜥蜴,林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带我去你家。”林立记得很清楚,自己口袋里,至少放了四瓶清毒药剂,这可是在落日山脉上生存的必备药剂。

  希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慢慢明白了林立话中的意思,这个憨厚青年顿时只觉得脑海中一阵眩晕,狂喜当中,已是在那高兴得手足无措,甚至连说话都有些结巴:“谢谢……谢谢您,费雷魔导士……谢谢……谢谢!”

  于是林立这一路之上,就听见希恩就在那不停道谢,不得不承认,这个黑熊般强壮的青年,实在没什么口才,翻来覆去的都是那么几句感谢,完全没什么新意,比起城主府宴会上那些富商名流来,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听在林立而中,却是觉得异常的实在……希恩一家就住在城西,这一片是加洛斯物价最低的地方,再加上离冒险者公会又近,所以大多数低级冒险者,都会选择在这里居住。

  当然,这么一片地方,在生活质量上,自然也远远比不上别处。

  四周建筑大多有些破旧,从颜色看来应该是有些年月了,许多地方还搭着木棚,简陋而又腐朽,看上去就好象风一吹就能吹倒似的,一路上不时一些行人经过,大多是身穿皮甲皮靴,一身低级冒险者的打扮,就好象正紧紧跟在身后的希恩。

  “费雷魔导士,我们到了。”在穿过几片建筑物之后,希恩在一间小屋前停下了脚步。

  尽管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在看见这间小屋时,林立还是忍不住有些吃惊,这房子实在太简陋了,就算黑市上那间加洛斯交易所,看起来也比它强上百倍。

  林立不是没去过冒险者家里,但如此简陋的小屋,他却还是第一次看见……屋里的陈设更是简单,两把椅子两张床,再加上一张木桌,就是这家里所有的东西,墙角处堆着一些杂物,有各种低级魔兽的毛皮,也有随处可见的银叶之类的草药,其中一张床上,躺着一名中年男子,看上去差不多四十多岁,与希恩一般的皮肤黝黑身体强壮,唯一不同的是,那张黝黑的脸上胡子拉茬,看来是许久没挂过了。

  这应该就是希恩的父亲。

  他睡得很沉,一张打着补丁的毛毯正盖在他身上,看着这个熟睡中的中年人,林立不由想起了将自己带出落日山脉的麦格雷尼。

  “希恩,去弄点水来。”林立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清毒药剂,但却没有直接递给希恩,而是让他去取些水来,清毒药剂这东西太霸道,如果直接喝的话,毒倒是能清,但清完之后却很容易拉肚子,所以一般都要用清水进行稀释,让药效变得平缓一些。

  希恩很快就把水送来了,装在一只铁质水壶里,送过来的时候,他那张黝黑的脸上还有几分尴尬:“家里只有这个能装水了……”

  “没关系,这个也是一样的。”林立笑了笑,从希恩手上接过水壶,然后打开玻璃瓶,将那大半瓶浓浓的黑色汁液倒进了水壶当中。

  老实说……清毒药剂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这东西大量使用幽灵草汁液,配出来的味道又熏人又刺鼻,靠得近了搞不好连眼泪都能给你熏出来。

  又黑又浓的汁液倒进水壶,林立赶紧拧紧壶盖,然后小心的将清毒药剂摇匀。

  “把这个拿去给你爸爸喝了,最多十分钟就能醒来。”

  “恩……恩……谢谢你……费雷魔导士……”希恩声音中有些哽咽,他活了二十多岁,还是第一次高兴得想哭。

  为了帮父亲解毒,希恩几乎跑遍了大半个加洛斯城,找了一个又一个的医生,但就算是最便宜的药,也需要一千金币,一千金币对于这个家来说,简直就是一笔无法负担的巨款。

  为了筹够这笔钱,为了保住父亲的命,希恩几乎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还跟冒险者公会借了一笔钱,但离一千金币,却还是遥遥不可及……然后他就想到了那把双手剑……事实上就连希恩自己都不知道,这把剑究竟是什么来历。

  他只是隐约记得父亲说过,在几百年之前,波利罗家曾经出过一位大人物,这把剑就是他的武器。

  但大人物用过的武器,并不一定就能卖上高价。

  希恩背着这把剑,几乎走遍了加洛斯所有的武器店。

  但却没有一个老板,愿意出六百金币的价格购买。

  在镀金玫瑰的时候,希恩都已经绝望了。

  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了,连镀金玫瑰都只肯出一百金币,希恩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去拿里挣这六百金币。

  而之后的一切对他来说,简直就好象做梦一样……当那沉甸甸的一袋金币,就好象是黑暗中的一点光明,刹那间照亮了希恩的眼睛。

  在那一刻,希恩就好象一个溺水者,在水里拼命的挣扎着,在他就要绝望的时候,却有人向他伸出了温暖的援手……希恩不懂什么大道理,他只是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报答这个好心的魔法师,不管是干什么!

  而这个时候,林立却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那东西就在墙角杂物当中,说得更准确一点,它就沾在几根银叶草上面,看起来黑黑的一片,就好象是一点污浸……除了明白它价值的人外,大多数人看了它,多半都只会当成杂草撇开。

  但林立知道,它其实还有另一个名字。

  它的名字叫黑莲花!

  “希恩,你跟你爸爸,是不是曾经在城里卖过一些草药?”想起当初收的那一批草药,林立渐渐有些明白了。

  “费雷魔导士,您怎么知道?”希恩神色间有些惊讶。

  “果然……”林立突然笑了起来,很高兴的拍了拍希恩的肩膀:“希恩,这次你可帮了我的大忙了!”

  “呵呵……”希恩的笑声很憨厚,虽然他不明白林立在说些什么,但他却能够看得出来,费雷魔导士很高兴。

  “来来来……希恩,你先看看这个。”林立把憨厚青年拉到墙角,然后弯下腰来,很小心很小心的从那一堆银叶草中,把半片黑莲花花瓣挑了出来:“你还记不记得,这种草药是在什么地方采到的?”

  “这个……这个也是草药?”希恩望着那半片黑莲花花瓣,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

  “当然!”

  “哎呀……”憨厚青年神色间很是懊恼,狠狠的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巴掌,以他那魔兽般的力量,这一巴掌下去,顿时就是“蓬”的一声闷响:“上次采银叶草的时候,我就采了两朵,后来觉得这花黑漆漆的不好看,混进银叶草里怕别人不买,就顺手拿出来丢掉了,早知道不该丢的……”

  “……”林立忽然很想撞墙。

  把黑莲花混进银叶草里,然后还嫌它黑漆漆的不好看,又挑出来丢掉……这是人干的事情么?

  “这个真是草药?”见这位魔导士先生神色古怪,希恩问的时候也小心了许多。

  “……真的。”

  “哎呀……”希恩又是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早知道该把另外两朵也一起采了!”

  “什么?”林立吓了一跳:“还有两朵?”

  见林立问得这么慎重,希恩也不敢大意,他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这才有些不太肯定的说了一句:“也可能是三朵……”

  “……”林立觉得自己已经没力气了:“在什么地方……”

  “就在火羽山,平常我跟爸爸去那里做任务的时候,都会顺便采些草药回来卖。”

  “奥兰纳的火羽山?”林立隐隐记得,安度因好象提过这地方,据说还是一座死火山。

  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死火山的温度,应该可以满足黑莲花生长的极限环境,不过一次长出四五朵,这好象太多了一点,难道那地方不仅仅是一座死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