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十七章 奥兰纳的邀请

第九十七章 奥兰纳的邀请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黑莲花这种东西,其实已经超越了草药的范畴,它生长的地方,必须要有足以融化钢铁的极限温度,以及浓郁无比的火系魔法元素,在生长的过程中,黑莲花会不断的吸取四周的火系魔法元素,一直到它完全成熟。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朵黑莲花的完全成熟,可能需要十年之久,在这漫长的时间当中,它所吸收的火系魔法元素庞大无比,甚至接近一个大魔导士级别的魔法。

  一朵黑莲花已是如此,更何况是四五朵之多了。

  林立有些不敢相信,火羽山中竟会蕴藏着如此惊人的火系魔法元素。

  “希恩,你还记不记得,是在什么地方采到这种草药的?”

  大个子青年很憨厚的笑了笑:“好象是在一个山洞里,嘿嘿……当时我是一不小心摔进去的。”

  在林立疑惑的目光下,希恩开始讲起了自己的经历。

  当初这两父子去火羽山,是为了猎杀一种叫火鸦的五级魔兽。

  身为一名魔法师,林立对火鸦倒并不陌生,许多火系魔法,都可以通过火鸦羽毛降低施法难度,在各种魔法商店里,火鸦羽毛的销路都还不错。

  这是一种很有趣的魔兽,拥有免疫火系魔法的先天优势,在力量上却不值一提,远远不如与它们同级的狮狮之流,最糟糕的是它们还很贪吃,这个弱点实在是太致命了,哪怕是最低级的冒险者,只要懂得掌握这个弱点的话,都可以利用陷阱诱捕它们。

  希恩父子也是这样的冒险者,那天他们上了火羽山,很快就布置好了陷阱,然后就开始耐心的等待火鸦上钩。

  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钩的火鸦竟是出奇的多,刚开始还只是一只两只,可等到中午的时候,却忽然涌出了上百只火鸦,当场就把希恩父子给吓疯了,就算是五级中最废柴的魔兽,这么上百只的涌出来,也绝非人力所能抗衡,一看天上红艳艳的一片,两人几乎是掉头就跑……这一跑就跑了半天,一直到差不多傍晚的时候,希恩才总算摆脱了火鸦的追逐。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跟父亲失散了。

  这时候天已经渐渐黑了,火羽山上黑漆漆的一片,四周伸手不见五指,希恩就靠着半截残缺的火把,在崎岖的山路间艰难的摸索着……没过多久,希恩就觉得脚下一滑,哗啦一下就掉进了一个山洞里面。

  憨厚青年确实没什么口才,来来回回说了一大通,也没把那个山洞描述清楚。

  林立只能勉强从他的描述中猜出,那个山洞的大概位置,应该是在火羽山山顶某处,里面有很多弯弯曲曲的岔路,而在这些岔路的角落里,又长着一丛丛的银叶草……“那山洞里的温度,是不是比其他地方高?”林立将这些特点一一记在心头之后,又顺口问了一句。

  憨厚青年有些诧异:“您怎么知道?”

  “呵呵,猜的。”

  林立笑了笑,心头却有些疑惑,能够生出四朵黑莲花的地方,火系魔法元素应该是无比浓郁才对,那是真正的极限温度,就算一块生铁放进去,恐怕都会被融成铁水出来。

  况且那还是山洞里面,近乎密封的环境当中,这种温度将会变得更加可怕,希恩走进去之后,又怎么会象没事的人一样出来?

  莫非……火系魔法元素另有来源?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天然形成的极限环境虽然可怕,却总能想出办法克服。

  可这火系魔法元素若是另有来源,那种力量恐怕就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了。

  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万一是一头强大无比的火系魔兽呢?

  应该找个机会去看看才是……林立很快下定了决心,黑莲花的诱惑实在太大了,特别是直观感受过先知药剂的威力之后,这种诱惑更是显得异常强烈,一片黑莲花花瓣便能创造出如此神奇的领域,若是换成传说中的短暂神格药剂,那还不得连传奇级别的人物都能随意轰杀?

  就在林立有些走神的时候,床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

  “爸爸,您醒了?”听见这几声咳嗽,希恩脸上顿时一片惊喜。

  金眼蜥蜴的毒素虽然被清除了,但中年人的身体却还没有完全康复,声音中更是透着一种难掩的虚弱:“希恩……这位魔法师先生是?”

  “爸爸,他是费雷魔导士。”希恩在父亲身下加了一只枕头,以便让他靠得更舒服一些:“您身上的毒,就是费雷魔导士帮您治好的。”

  “费雷魔导士……”大约是刚刚醒来的关系,中年人神色间先是有些茫然,然后他就想起了那个在加洛斯传得沸沸扬扬的名字,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响亮了,以至于中年人想起之后,都还有些不敢相信:“您……您是魔法公会的那位……那位费雷魔导士?”

  “您好,波利罗先生,我就是费雷。”林立有些头疼,自从跟克伦威尔那一场决斗之后,几乎全加洛斯都知道了自己的名字,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困扰,他毕竟才二十来岁,还没有做好成名的心理准备。

  “我的天……您真是费雷魔导士?”中年人那激动的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魔法公会的费雷,天才的药剂师,最年轻的魔导士,无数光环笼罩下,已是仿佛传说一般,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传说会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甚至还治好了自己身上的毒伤。

  “希恩……扶我起来。”中年人的声音依然虚弱,但语气却显得异常坚定。

  憨厚青年先是有些犹豫,毕竟父亲大病初愈,应该躺在床上休息才是,但在中年人再三坚持之下,他还是小心的将父亲扶了起来。

  “波利罗先生,以您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适合下床……”

  林立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却忽然看见中年人挣脱了希恩的搀扶,然后单膝跪在地上,吓得林立赶忙将他扶住:“波利罗先生,您这是干什么?”

  “您救了我的命,可我却没什么可报答您的。”大病初愈的中年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林立一连拉了两次,他竟是纹丝不动,一只膝盖牢牢的钉在地上,语气显得异常固执:“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激。”

  “好了好了……您赶快起来,金眼蜥蜴的毒刚刚清除掉,您这几天最好是卧床休息,不要随意走动。”好不容易将中年人扶起来之后,林立又匆匆忙忙的叮嘱了两句,然后就打算向这对淳朴的父子告辞,这种下跪的感谢方式虽让人感动,但林立却始终有些不太适应。

  林立离开的时候,是希恩送他出来的。

  在快到翡翠高塔的时候,这个憨厚青年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丝欲言又止的神色。

  “希恩,有什么事吗?”

  在林立的催促之下,希恩咬了咬牙,似乎是鼓起了勇气:“费雷魔导士……我想求您一件事。”

  “什么事?”

  “您能不能考虑考虑,让我做您的随从?”

  “做我的随从?”林立没想到,希恩所求的居然是这么一件事,他不由有些好奇:“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想报答您。”

  “呵呵……”林立笑了笑,却并没有直接拒绝,只是拍了拍希恩的肩膀:“回去跟你爸爸商量一下吧,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恩。”希恩重重的点了点头,又一直将林立送到魔法公会门口,这才在翡翠高塔前停下了脚步:“我跟爸爸商量之后,能到魔法公会来找您吗?”

  “可以。”

  “那再见,费雷魔导士。”

  “再见。”

  目送这个憨厚青年离去之后,林立这才转身进了公会大厅。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个胖胖的身影,葛瑞安正焦躁不安的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一张胖脸憋着,那表情就好象是在便秘一样。知道会长大人心情不爽,公会魔法师们都尽量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离他太近。

  “怎么了,会长大人?”魔法公会上上下下,敢在这个时候靠近葛瑞安的,大概也只有林立了。

  “你个小王八蛋总算是回来了……”葛瑞安一见林立回来,脸上那便秘的表情顿时松弛了下来,只是嘴上却依旧唠唠叨叨的数落着:“你个小王八蛋是不是属兔子的?一跑出去就不见人影,老子找你找得都快急疯了!”

  “出事了?”

  “大事!”葛瑞安脸上的表情比较夸张:“不过是大好事!”

  “什么好事?”

  “今天中午回来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封从奥兰纳总会发来的公函。”葛瑞安眉飞色舞的讲了起来:“他们为法兰王国三十间魔法公会,各提供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学习机会,要求二十五岁以下,七级以上的魔法师,在三个月的学习之后,奥兰纳总会还会安排一次试炼,获得前三名的公会,将会在今年的最高议会评定中,自动获得最高级别评价……”

  “于是……你就开始打我主意了?我说会长大人,你有点人性好不好,我才跟克伦威尔决斗完,你就不能让我多休息两天?”

  “你小子别不知道好歹,老子这可是为你好!”葛瑞安大怒,轻轻一巴掌拍在林立头上:“这可是最高议会安排的学习机会,派给你们的导师最起码也是传奇级别,搞不好还是七位仲裁者之一,你小子魔法天赋这么变态,要是能跟着某位仲裁者混上三个月,搞不好直接就能突破大魔导士境界……你以为这样的机会天天都能遇到?你不想去,大把的人削尖了脑袋想往里钻,要不是凯文年纪太大,老子就把他给送去了……”

  “有没有这么厉害?”林立神色间仍是有些狐疑,他倒不是不想去奥兰纳,只不过是天生的懒病作祟,一时半会改不了而已。

  “就是这么厉害!”葛瑞安两眼一瞪,斩钉截铁的下了结论。

  葛瑞安态度这么坚决,林立想了想,反正也要去找安度因翻译高等精灵文,还要去火羽山找黑莲花,去奥兰纳总会倒也正好顺路,于是也就半推半就的从了:“那……什么时候出发?”

  “三天之后出发,从加洛斯到奥兰纳,大概有两天多的路程,到时候我会安排马车送你去的,你小子可千万给我争气点,在试炼上帮我拿个第一回来,到时候老子倒要看看,那些蠢货谁还敢嘲笑加洛斯魔法公会出不了人才!”

  “……”

  “对了……”葛瑞安犹豫了一下之后,又压低声音问道:“你会不会配那种掩盖自己魔法等级的药剂?”

  “我靠!”林立听得一惊:“你想让我作弊?”

  “什么作弊,说得这么难听……”任是葛瑞安脸皮再厚,此时被当场揭穿,也是忍不住老脸一红,不过嘴上却还在死撑:“老子是怕你魔法等级太高,吓到那些蠢货而已……怎么样,到底有没有?”

  “有倒是有,不过要压多少级?”

  “公函上的标准是十级以下,要不你干脆狠一点,压到七级怎么样,反正你小子这么变态,到时候就算干出点什么出格的事,也很容易用变态精神力搪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