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十八章 随从

第九十八章 随从

  “哈哈哈……估计那些蠢货做梦都想不到,加洛斯居然派了个十二级魔导士去!”葛瑞安笑得一脸嚣张:“老子倒要看看,这次谁还能把第一抢走!”

  “你确定其他公会没有二十五岁以下的魔导士?”

  “你以为人人都是你这种变态?妈的才二十岁,你就敢突破魔导士境界,老天怎么不一个雷劈死你这妖孽……”葛瑞安愤愤不平的唠叨完,脸上神色却又是一变,露出了一副阴谋得逞的笑容,此时的会长大人,看上去就好象一只刚偷完鸡的胖狐狸:“再说了,公函上可是写得清清楚楚,这次学习机会,只为七级以上的魔法师提供,看到了没有……只为七级以上的魔法师提供,魔导士?乖乖的在家玩自己吧!不然你以为老子为什么要让你作弊?”

  “……”林立真是哭笑不得,这老家伙作弊还作出道理来了。

  “好好干吧,试炼上弄个第一回来,老子倒要看看,以后谁还敢瞧不起加洛斯魔法公会!”公会近二十年来的低潮,始终让葛瑞安耿耿于怀,此时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一张胖脸之上,已是充满了兴奋的神色。

  在翡翠高塔一个多月,林立看得很清楚,这个看似嚣张无比的老家伙,究竟为魔法公会费了多少心血,说句心里话,林立很愿意为他做些什么,只不过大概是性格的关系,林立不习惯把话说得太满,他只是点了点头:“我尽量吧……”

  “恩。”

  林立一句尽量,顿时让葛瑞安心头大定,他太了解这小子的性格了,轻易从不承诺,但只要应承了的事,却从来没办差过一丝一毫,从一开始的奥法药剂,到之后的清醒药剂,再到晨曦广场之上,一个十二级的魔导士,却活活把十四级的克伦威尔打成了废人。

  “这几天好好准备一下,三天之后就出发去奥兰纳。”

  …………之后的两天里,林立无比忙碌。

  奥兰纳的行程定下之后,他才忽然发现,自己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四十瓶高浓度的狂野药剂,似乎让阴影之巢消停了很多,至少在最近几天里,屠魔山谷那边都还没什么动静,但魔法公会上上下下,却没有人敢掉以轻心,双方已是多年的老对手了,没有谁比魔法公会更了解阴影之巢,这支势力的扩张速度,就好象瘟疫一样,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发力。

  为了走得更放心一些,这两天林立一直憋在药剂室里。

  在一片弥漫着浓浓药味的白色雾气中,各种各样的低级药水被他配了出来,其中配得最多的就是恢复药水和魔力药水,这两种最低级的药水,同时也有着最广泛的用途,一种用于治疗轻伤,一种用语恢复魔力,在激烈的战斗当中,这两瓶小小的药水,可能会保住很多人的小命。

  另外还一口气配了差不多十瓶唤醒药剂,这是专门给葛瑞安准备的,老家伙是大魔导士境界的人物,喝魔力药水已经没什么用了,一个十五级魔法的消耗,可能要两瓶魔力药水才补得回来……至于其他杂七杂八的,比如什么清醒药剂,比如什么清毒药剂,比如什么智慧药剂……更是不知道配了多少,反正这两天时间里,林立连药剂室的门都没出过,累了就睡一会,睡醒了又继续,连饭都是让人送进药剂室来吃的。

  能干出这种事的,大概也只有药剂宗师了。

  除了林立这种近乎妖孽般的人物,换了任何一个药剂大师来,恐怕都已经活活累死了,大师与宗师之间,看似只是一线之差,其实却比永远更加遥远。

  一直到第三天清晨,林立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昏昏沉沉的从药剂室里出来。

  刚推开药剂室的大门,就看见了守在外面的葛瑞安。

  大概是因为等得太久的关系,葛瑞安已经靠在墙上快睡着了,胖脸上带着几分疲惫,呵欠一个接着一个,但当林立推门的声音传来,他也一下就睁开了眼睛。

  “这次怎么这么久?”这一次,葛瑞安没往药剂室内张望,而是神色关切的问了一句。

  老家伙那关切的目光,让林立心中不由一暖,有些虚弱的笑了笑:“这次要去三个月,我想多给公会留点东西。”

  “妈的,一呆就是两天多,你小子还要不要命了……这么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

  葛瑞安唠唠叨叨的数落着,林立听在耳中,却觉得异常温暖:“进去看看吧,我帮你准备了十瓶唤醒药剂,另外还有十瓶铁盾药剂,省着点用应该可以撑三个月了,至于其他的,你叫人带去屠魔山谷交给凯文……”

  “恩恩……”葛瑞安一边点头应承,一边催促着他快去休息。

  “那我先去睡一觉。”

  林立确实累得不行了,三天不到的时间里,却配了差不多三百瓶药剂,就算是站在职业顶峰的药剂宗师,也已经到了心力交瘁的地步。

  昏昏沉沉的走进公会大厅,正打算回卧室睡一觉的时候,却听见翡翠高塔的台阶上,传来了惊喜的声音。

  “费雷魔导士!”

  林立有些诧异的回过头去,正看见希恩那张黝黑的脸庞。

  除了希恩之外,他那位重伤初愈的父亲也来了,中年伤势刚刚好转,神色间还显得有些虚弱,一张同样黝黑的脸庞上,比起希恩来却少了些血色,憨厚青年正小心的扶着他,两人就这么站在台阶上,一直往公会大厅里张望。

  “波利罗先生,您怎么来了?我不是跟您说过吗,您体内的毒素才刚刚清除干净,身体还很虚弱,这几天应该卧床静养,不要随意乱走,您为什么……”林立忙迎了过去,小心的将中年人扶进公会大厅,然后又找了张椅子给他坐下。

  “希恩,你怎么回事?”做完这一切之后,林立又回过头来盯着憨厚青年,神色间显得有些严厉:“你父亲伤才刚刚好,为什么不让他卧床静养?”

  “对不起……费雷魔导士……”希恩神色间似乎委屈,他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但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道歉。

  “费雷魔导士,您不要怪他,是我自己要来的……”中年人声音有些沙哑,语调虚弱而又缓慢:“我这一次来,是想求您一件事……”

  “您说。”

  “希恩这孩子,从小就懂事,这么多年来一直跟着我东奔西跑,却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本事,不能给儿子谋一份有前途的职业,所以我想求求您,您能不能考虑考虑,让希恩做您的随从?”中年人望向儿子的目光中,充满了温情与慈爱。

  这种目光让林立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也想到了已经死去的麦格雷尼。

  老实说,他很犹豫。

  在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里,很多魔法师都有自己的随从,比如曾经来过魔法公会的老格林,他就有一位传奇级别的战士随从,这不仅仅是从属关系,很多时候,这还意味着一份责任。

  林立不是一个喜欢承担责任的人,所以那天希恩提出这个要求之后,林立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让他回家与父亲商量。

  在林立想来,这只是希恩自己的想法,中年人不一定会同意。

  可结果……中年人不但同意了希恩的想法,而且还拖着病体到魔法公会当说客。

  面对一个望子成龙的父亲,林立真的狠不下心来拒绝。

  中年人脸上那期待的表情,总会让林立想起自己的父亲,想起自己刚刚毕业的时候,父亲为了自己的工作,东奔西走四处托关系,向人赔着小心说着好话,脸上的表情,竟是与中年人一般无二……“求求您了,费雷魔导士。”

  “您让我考虑考虑……”

  “希恩,你看这样行不行……”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中,林立稍稍犹豫了一阵,这才开口向憨厚青年问道:“我暂时还不需要随从,不过有一件事,我确实需要你帮忙,所以我打算先雇佣你三个月,至于酬劳方面……一个月五千金币,你觉得怎么样?”

  “五千金币!”中年人吃了一惊,连忙推辞:“这不行,费雷魔导士,这绝对不行,五千金币太多了,我这条命都是您救的,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让希恩就办就行了,怎么能让您花这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