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十九章 现在开始抢劫

第九十九章 现在开始抢劫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林立以五千金币一个月的报酬,雇佣了希恩三个月。

  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希恩就到了翡翠高塔,然后老老实实的坐在大厅里,等着费雷魔导士起床。他那张黝黑的脸上,充满了兴奋的笑容,虽然没能如愿成为费雷魔导士的随从,但三个月的雇佣,也够让憨厚青年喜出望外的了,那可是加洛斯最厉害的人物,而且还是自己一家的救命恩人,对这个淳朴而又憨厚的青年来说,不管是随从还是雇佣,只要能跟着费雷魔导士,就足以让他兴奋得一晚上睡不好觉了。

  前两天实在消耗得太厉害,昨天送走希恩父子之后,林立简直是一沾床就睡着了,这一觉直睡到了今天日上三竿的时候。

  等到他昏昏沉沉的从卧室里出来时,马车已经在翡翠高塔外等候多时了,公会大厅里人很多,除了远在屠魔山谷的人之外,全公会的魔法师都差不多来了,希恩远远的坐在一个角落里,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些神奇的魔法师。

  “你小子可算是起来了……”昨天从药剂室里出来的时候,林立的脸色实在是太吓人了,葛瑞安担心得一晚上都没睡好觉,生怕这小子累出事来,一直到今天早上,见他脸色又恢复了往日的红润,老头这才是暗暗松了口气。

  “都说了没什么事了……”

  “东西都带好了没有?衣服什么的多带点,奥兰纳那地方天气冷,万一弄个感冒发烧的不划算,对了对了,你那张水晶卡千万要记得放好,别丢三落四的,那地方的小偷可不归达芙妮管,搞丢了还不一定要得回来。”今天的葛瑞安似乎特别唠叨,但听在林立耳中,却觉得说不出的温暖。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年纪越大越罗嗦……”

  “你个小王八蛋真是不知道好歹!”葛瑞安嚷嚷了两句,目光却又落到了希恩身上,神色间带着几分赞赏:“这小伙子天赋不错。”

  “恩。”林立点了点头,他知道葛瑞安说的是实话,希恩的天赋,确实好得让人妒忌,天生的力量,让他不用任何训练,就达到了五级以上战士的水准,如果有一个真正高手指点的话,日后的成就只怕不可限量。

  “希恩,在看什么呢?”林立走近憨厚青年身旁,却发现他正用新奇的目光四处张望。

  “在看他们。”希恩用手在公会大厅中指了指,脸上的表情比较夸张:“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魔法师……”

  “你以后会经常见到,好了希恩,我们该出发了……”

  “哦……”憨厚青年点了点头,伸手拿起了靠在身旁的双手剑,这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老波利特刚给他买的,林立一瓶清毒药剂解决了所有的问题,也让这父子两有了余钱购买新武器。

  “武器我已经准备好了,这个就放在魔法公会吧。”林立却摇了摇头,从身后拿出了那把布条包裹的双手剑。

  “这……”

  “这什么这?”林立硬把巨剑塞到了希恩手中:“你现在可是我花钱雇的保镖,没一把好武器怎么保护我?至于借给你的那一千金币……到时候我会在酬劳里扣除的。”

  葛瑞安将两人送到翡翠高塔外,一辆马车已经在那等了很久。

  “一路上自己小心点。”一路将林立送上马车,葛瑞安还不忘叮嘱。

  “知道了知道了,屠魔山谷那边不要太急,能拖的话,最好就先拖一拖,有什么事等我从奥兰纳回来了再说。”

  “恩,一路顺风!”

  在清脆的马蹄声中,翡翠高塔渐渐远去。

  希恩驾着马车,手上的鞭子甩得“啪啪”作响,一张黝黑的脸上,充满了兴奋与满足,能为费雷魔导士驾车,对他来说就好象做梦一样。

  林立坐在宽敞的车厢里,随着马车的颠簸有些昏昏欲睡,翡翠之塔那高高的塔尖,已经从视线中消失了很久,两旁的景物飞快掠过,不知不觉之间,离加洛斯已是越来越远………………黑石镇紧靠着夜歌森林,离奥兰纳也不过百里之遥,这两个地方,一个是低级魔兽天堂,一个是法兰王国的中心,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黑石镇可以说是得天独厚,无论是猎杀魔兽的冒险者,还是货通天下的商人,在经过这座小镇的时候,大多都会选择休息一下。

  庞大的流动人群,为黑石镇带来了繁荣的旅店行业,短短数百年之间,黑石镇上的旅店就如雨后春笋般,一间又一间的冒了出来,如今这座小镇上,十户人家当中,倒有九户经营着旅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山野间已是一片寂静,但黑石镇内却是一片喧闹,对于一间间旅店的老板们来说,现在才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候,错过了宿头的商人,刚从夜歌森林中出来的冒险者,他们可都是旅店最好的顾客,五个金币一晚的房间,他们住起来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比起这些豪客来,刚才那位魔法师先生,可就要吝啬多了。

  一个金币一晚的房间,还是两个人挤着住。

  “居然还有这么穷的魔法师……”侍女望向林立的目光有些鄙夷,长得倒是眉清目秀,没想到这么寒酸,跟随从挤一个房间就不说了,居然还穿这么旧的法师袍……将两人引进房间之后,侍女连小费都没暗示,就很风骚的扭着屁股走了。

  “这里的侍女素质这么高?”林立不由有些愕然,他正伸手掏钱,打算拿两个金币给她当小费呢。

  也幸亏林立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否则非冤枉死不可……他倒是想要两间房,可希恩死活不肯,说什么要对费雷魔导士的安全负责,一定要寸步不离的保护……“这下看你怎么保护……”林立刚走进房间,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一个金币一晚的房间,实在小得有些吓人,光是两张床一张桌子,就占了大半的空间,再加上希恩挤进来,房间里顿时就显得无比拥挤。

  “费雷魔导士,您……”

  “闭嘴!”听到希恩对自己的称呼,林立就只觉得无比头疼:“我跟你说过八百遍了,不要叫我什么费雷魔导士,我们是雇佣关系,雇佣关系你懂吗?也就是说……我给你钱,你帮我办事,在身份上我们是平等的,你可以叫我费雷,也可以叫我费雷先生。”

  说完又恶狠狠的提醒道:“如果你再叫错,就自己回加洛斯吧……”

  “费……费雷先生?”

  “恩,很好!”听起来还是有些别扭,不过无所谓了,再叫几次应该就会习惯,林立自我安慰了一番,然后将怒焰之袍一脱,直接就倒在了床上:“赶紧睡觉,不过不要打鼾!”

  “我从来不打鼾……”

  这个据说从来不打鼾的大个子,躺到床上不到半个小时,就差点把人家旅店给震塌了。

  “恩,你从来不打鼾……你只打雷!”林立真是死的心都有了,希恩那可怕的鼾声,简直就象魔兽的嚎叫,一阵接着一阵的雷声,把那位风骚的侍女都惊动了,半夜的时候,还专程跑来敲响了林立的房门,提醒这位魔法师先生,最好不要在房间里使用魔法,万一损坏了什么东西的话,赔偿可是会很贵的!

  “……”林立正打算为自己辩解一番,顺便补上刚才的小费时,却忽然听见“砰”的一声闷响从楼下传来。

  然后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中间还夹杂着旅店老板的询问。

  但回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这一记耳光又响又脆,就算是远在二楼的林立,也可以从那声音中,想象出老板半边脸都被扇肿了的场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眨眼间就到了楼梯上。

  从那声音中听来,应该有十几个人的样子。

  还没等那风骚侍女明白过来,十几个人已经涌上了二楼。

  领头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壮汉,看上去大概三十多岁,脸上一条伤疤又深又长,显得异常狰狞,身后一群全副武装的手下,一个个看上去凶神恶煞气势汹汹,在从林立房前走过的时候,那个脸上有条伤疤的壮汉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很凶狠的瞪了林立一眼:“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跪在门口等人来收,如果敢藏一个铜板起来,你就死定了!”

  “……”林立呆呆的站在门口,心头有些疑惑的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抢劫?我靠,这简直太刺激了!

  然后就看见,那一群如狼似虎的壮汉,挨个踢开了所有的房门。

  接连不断的闷响声,甚至连希恩都惊醒了。

  “费雷魔导……哦不,费雷先生……”希恩带着一脸惺忪的睡意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凑到门前向林立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哈哈哈,我们被抢劫了!”

  “……”风骚侍女望向林立的目光,就好象是在看一个疯子,这魔法师该不会是吓傻了吧?明知道被抢劫还笑得这么开心……“真的?”希恩眼前一亮,很兴奋的就凑了上来。

  “两个变态……”风骚侍女暗骂一声,心情却是异常哀怨,好不容易当侍女赚了点小费,却没想到这么倒霉,居然会遇上血狼盗贼团的人,这下不光钱没了,搞不好连小命都难保住……就在这两个变态争先恐后的往外张望时,一间间房门已经被踢开了,大概三四十名客人全被赶了出来,有的人身上还穿着睡衣,而有的人则干脆什么都没穿,仅有的一丝睡意,也被那明晃晃的武器吓跑了,大半的人都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眼睁睁的看着一群强盗冲进自己的房间。

  “先生们女士们,现在开始抢劫,请大家合作一点。”脸上有着一条伤疤的壮汉站在走廊尽头,骄傲的向所有人宣布了现在的情况。

  “现在,请大家把值钱的东西都放在门口,然后双手抱头跪在地上,我们的人很快就会过来收取,请大家合作一点,不要私藏任何东西,否则可能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我再重复一遍,请大家合作一点,不要私藏任何东西!”

  “靠你妈的血狼盗贼团,老子是白银之手的人,你有种动老子试试看!”就在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间客房内却传出了阵阵喧闹,只见一名低级冒险者手持弯刀,一脸戒备的盯着血狼盗贼团的人。

  林立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以他的眼光又如何看不出来,这名冒险者的实力实在是太差了,顶多不过三四级水准,而反观他的敌人,血狼盗贼团成员个个五级以上,其中那名疤脸壮汉更是至少八级。

  也难怪他们敢抢劫林荫旅店。

  夜歌森林是低级魔兽的乐园,所能吸引的自然也只能是低级冒险者,实力达到八级以上的冒险者,根本就不会看上这里,报酬实在是太低了,拥有八级以上实力的人,谁又会为了十几个金币长途跋涉?

  至于那些能请得起佣兵团保护的商队,又怎么会在黑山镇投宿?随便在荒郊野外把帐篷一扎,数十上百佣兵保护,哪个盗贼团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上去找麻烦?

  会在黑山镇投宿的,多半都是只跑奥兰纳到周边城市的短线,利润本来就不高,自然不可能请什么佣兵保护……“这个血狼盗贼团,帐倒是算得挺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