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逮捕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逮捕

  听马森这么一说,林立也一下想起来了,眼前这个中年人,正是昨天在公会大厅里,为众人分配试炼导师的那一位,当时林立就觉得他有些眼熟,只是始终没想起,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

  中年人从树丛间走出,目光直直的盯着林立:“你是不是叫费雷?”

  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居高临下,听上去就好象是在审问犯人。

  但对方毕竟是试炼导师,林立心头虽是不满,却也强自压住火气,很恭敬的回答道:“是的先生。”

  中年人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望向林立的目光,却是越发的凌厉。

  “霍伦导师,就是这小子打伤马迪亚斯的!”一看试炼导师脸色难看,两个善于见风使舵的家伙,顿时就猜到了一些什么,当下摇身一变,从昨天的点头哈腰,变成了现在的义愤填膺,要不是昨天亲眼目睹过他们的丑态,说不定林立还真会以为,这两个家伙真是讲义气,想为马迪亚斯出头。

  可惜……昨天那一脚,却把什么都出卖了。

  “费雷魔法师,这是真的吗?”霍伦神色之间,多了一丝严厉。

  “是的,霍伦先生。”

  林立倒是老实,很干脆的就认了下来。

  反正人证物证都在,就算想抵赖也抵赖不了。

  “现在的年轻人,果然比我们这些老家伙有出息多了,哈哈……”中年人突然笑了起来,,只是一双眼睛却始终盯着林立:“奥兰纳魔法公会明文规定,公会魔法师之间严禁私斗,费雷魔法师,难道没人告诉过你吗?”

  “有这样一条吗?”

  “看来你的记性不太好,不过不要紧,等你住进公会地牢之后,你有足够的时间回忆,现在——我以奥兰纳魔法公会仲裁者的身份宣布,以伤害同僚的罪名逮捕你,你有什么话,可以留到公会地牢里说,因为……你可能会住上很长一段时间。”

  “你凭什么带走费雷?”马森往前一站,将林立护在身后,脸上的神色竟是异常坚定。

  欧灵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望前走了一步,而这一步,也正好让他用身体将室友牢牢护住。

  “你们两个,是洛特丹的欧灵,和千帆城的马森吧?”霍伦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怎么,你们也想跟他一起住进地牢吗?”

  “妈的,你讲不讲道理?”马森气得满脸通红,一只手指着霍伦:“马迪亚斯打伤欧灵的时候,怎么没人把他抓进地牢?现在轮到费雷,就成了伤害同僚了?”

  “他被马迪亚斯打伤了?马森……你能不能告诉我,马迪亚斯打伤他什么地方了?”

  “右手!马迪亚斯用奥术飞弹打断了他的右手!”

  “马森,你的意思是不是说……马迪亚斯先用奥术飞弹,打断了欧灵的右手,然后费雷才出手,用奥术飞弹打断了马迪亚斯的四肢?”

  “没错,就是这样!”

  “欧灵,能让我看看你的右手吗?”

  霍伦一句话出口,马森就一下呆住了。

  三人同住在一间屋里,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欧灵的右手,早在喝下那瓶药剂之后,就已经恢复了,此时再给这个霍伦看,又怎么可能看出什么来?

  “不用看了。”就在马森进退两难的时候,林立却从他身后站了出来,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霍伦的右手:“马迪亚斯是我打伤的,跟他们两个没什么关系,我可以跟您回去,不过霍伦先生,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您跟巴瑟罗尔怎么称呼?”

  霍伦的右手上,一枚镶嵌着红宝石的戒指,正透出淡淡的魔法波动。

  “我是巴瑟罗尔的父亲。”

  “果然……”林立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

  一直到刚才那一刻,林立才忽然明白过来。

  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中年人眼熟,原来竟是因为他跟巴瑟罗尔长得有七八分相似,特别是手上戴的那一枚红宝石戒指,林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当初在城主府宴会上,自己就差点伤在这枚红宝石戒指下面。

  什么马迪亚斯,什么伤害同僚,不过是个借口而已……就算自己不打断马迪亚斯的四肢,他同样可以找其他借口帮儿子报仇,说到底……这里是奥兰纳魔法公会,是奥德文的势力范围,会长大人的儿子想找自己麻烦,实在有太多太多的办法,躲是躲不过去的。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霍伦的笑容中,隐隐带着一丝快意,自从巴瑟罗尔从加洛斯回来之后,他就无时无刻不想着为儿子报仇。

  自己活了五十多岁,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平日里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从小到大没骂过没打过,连重话都舍不得说他一句。

  却没想到让他去一次加洛斯,竟然会断了两根手指回来,如果不是父亲奥德文拦着,霍伦早就亲自去加洛斯找那个叫费雷的凶手了。

  老天有眼……霍伦怎么也没想到,这次最高议会的试炼,加洛斯魔法公会派来的,居然就是这个费雷。

  既然来到奥兰纳,就不要想活着回去……霍伦甚至都已经想好了,只要将他关进地牢,就立刻动用各种关系,务必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里,受尽最痛苦的折磨而死。

  “很遗憾,我确实猜到了……”林立笑了笑,伸手拿出了自己的法杖。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话已经不用说了,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可以说明一切。

  如果没猜到霍伦的身份,林立可能还会跟他回去接受调查,可如今明知道他是巴瑟罗尔的父亲,林立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落在他的手里?就算奥德文站在自己这边又怎么样,一旦落进霍伦的手里,他有一万种办法瞒着奥德文干掉自己,这太简单了……“看起来,你是打算抵抗到底了。”霍伦看了林立一眼,目光又落到了马森跟欧灵身上:“你们呢?也打算跟他一起抵抗?”

  “白痴。”欧灵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哈哈,骂得好!”一向对这两个字深恶痛绝的马森,今天终于是难得的赞同了一次。

  霍伦倒不怎么恼怒,以他今时今日的实力和地位,除了伤害巴瑟罗尔的凶手之外,一般的冒犯还不足以让他生气,他只是点了点头:“既然你们想跟他一起去公会地牢,我可以给你们这个机会。”

  霍伦沙哑的声音刚刚落下,三人就忽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传来,而压力的来源,正是那个身穿黑袍的中年人,此时的霍伦,与先前比起已是截然不同,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即便是刚刚突破十三级的林立,在这股压力之下,也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这是最纯粹的力量压制,霍伦没有吟唱任何咒语,也没有施展任何法术,仅凭着魔力的外放,就足以压制这三个实力不弱的年轻魔法师。

  “至少是十七级……”身处这种压力之下,林立对对方的强大,有着最直观的感受,奥德文的儿子,果然不是一般厉害,跟葛瑞安老梅林之流比起来,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

  “你们……”林立张了张嘴,想要劝劝马森跟欧灵,这毕竟是跟一个十七级大魔导师作对,一个不慎就会有粉身碎骨的危险。

  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边成了一声苦笑,算了,全凭运气吧……十七级大魔导士所拥有的,简直就是非人的力量,仅仅是外放的魔力,就足以在树林中引发一阵可怕的元素风暴,狂风卷起了漫天的落叶,沙尘泥土混做一片,打在人脸上就好象刀割一样,身处这元素风暴的中心,霍伦那张方方正正的脸上,更是充满了复仇的快意。

  霍伦紧紧握住手中法杖,漫长而又复杂的咒语吟唱声,在树林间久久回荡……感受着那恐怖的魔力流动,林立一颗心已是渐渐的沉了下去,这至少是十五级以上的魔法,以自己十三级的实力,不要说妄想抵抗,就连用魔力反馈终止它的资格都不具备。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立却忽然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树林间传来。

  “霍伦,你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