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安度因

第一百二十三章 安度因

  这苍老的声音中,仿佛带着某种神奇的力量,就好象一只看不见的大手,一把扼住了霍伦的咽喉,正在吟唱的咒语生生卡在喉咙里面,一时间竟是再也吐不出半个字符。庞大无比的压力,汹涌澎湃的魔法元素,也仿佛在刹那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漫天卷起的落叶,轻飘飘的落了下来,树林间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然后他们就看见,一个瘦弱的老人从树丛间走出,看上去六七十岁的年纪,一张老脸上布满了皱纹,身上穿着一件灰白法师长袍,皱巴巴脏兮兮的,就好象几十年都没洗过一样,当他从树林中走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味正从他身上散发开来……随着老人一步步走近,林立一双眼睛,也一点点的亮了起来。

  “怎么样,没受什么伤吧?”老人神色之间,带着浓浓的关切。

  林立心头一暖,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容:“没什么,就是被吓着了……”

  “安度因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霍伦脸色苍白,就好象刚刚大病过一场,这是魔力反噬的结果,高达十五级魔法被人打断,可不象低级魔法那么轻松,即便是以他高阶大魔导士的实力,也几乎是用尽了所有力量,才终于控制住了混乱的魔力。

  霍伦一句话出口,四周顿时传来几声吸气的声音。

  除了林立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傻了。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有些不修边幅的老人,竟会是法兰王国六位传奇法师之一,加洛斯魔法公会的安度因!

  马森的目光呆滞住了,从小到大,他不知道听过多少,关于这位传奇法师的故事,但他却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这样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会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而且看上去,竟还跟自己的室友关系不浅……在这一刻,就连欧灵脸上,都多多少少露出了几分激动的神色,法兰王国的魔法师中,又有谁没听过安度因的大名?

  而马迪亚斯的那两个室友,则完完全全的被吓傻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叫费雷的家伙,竟然连传奇法师都认识,而且看上去,还不是一般二般的交情。

  刚刚自己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以为有霍伦导师撑腰,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居然傻乎乎的跑出来帮马迪亚斯出头,现在出出麻烦来了吧……人家也有靠山,而且这还是一座传奇级别的靠山!

  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

  其实这根本就是自己吓自己……安度因现在,哪有空理睬他们,他一双眼睛正死死盯着霍伦。

  “你还敢问我是什么意思?”安度因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刚才要不是自己凑巧赶到,霍伦一个十五级魔法轰下去,费雷又哪还可能有命在?

  传奇法师的愤怒,又岂是一个大魔导士可以抗衡,安度因一句话刚刚说完,一股庞大的压力就已经覆盖了整片林间空地,强大无比的精神力压迫之下,霍伦一张面庞更是苍白得就好象白纸一样。

  “安……安度因大师……”霍伦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居然说翻脸就翻脸,完全不给父亲奥德文一点面子,眼看着无穷无尽的魔法元素涌起,霍伦整个人都已经被吓傻了,他完全想不明白,这个叫费雷的年轻法师,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安度因发这么大的火。

  安度因脸上的神色,他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当初巴瑟罗尔从加洛斯回来的时候,自己脸上露出的,就正是同样的神色,霍伦心里很清楚,这种程度的愤怒,只有亲人被伤害的时候才会出现,难道这个费雷跟安度因……“我告诉你,我就是这个意思!”

  一股庞大无比的魔力,猛然之间释放出来。

  传奇级别的力量,霍伦又怎么可能抵抗,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中年人就整个人都被击飞出去,紧跟着就是“砰”的一声撞到了树上。

  这一撞的力道何等强劲,连那足有两人合抱的巨树,都不禁被撞得摇了几下,躺在地上的时候,霍伦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好象被撞散了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听见“嗡嗡嗡”的声音响个不停,刚刚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却忽然觉得一股热流从胸口涌出,跟着就是“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现在,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吗?”一个瞬发击退术重创霍伦之后,安度因仍不打算罢休,只见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向树下的霍伦逼近,一双眼睛当中,正透出森森的杀意。

  望着一步步逼近的安度因,霍伦只觉得一股恐惧从心头涌起。

  现在他知道,这老家伙不是开玩笑的,他真的会杀了自己……“安度因,你……你不能杀我!”

  “为什么不能,就因为你父亲奥德文?哼,我迟早要找那老家伙算帐,让他好好照顾的人,居然差点被他宝贝儿子给杀了!”

  远远看见安度因真要动手,林立也不由吓了一跳,他可真没想到,老家伙的火气居然这么大。

  林立无奈的走了上去,打算劝安度因两句。

  霍伦毕竟是奥德文的儿子,真要把他给杀了,搞不好会给安度因带来一些麻烦,反正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只是受了些惊吓而已,没必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大……林立正要开口,却忽然听见一阵风声从头上传来。

  疑惑之下抬眼望去,正看见麦德林在漂浮术的支持下,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飞来,一边保持着飞行速度,还一边大声喊道:“安度因大爷,给个面子行不行?”

  “怎么是你这蠢货?”

  一声“蠢货”叫得麦德林心里别提多憋屈了,在奥兰纳魔法公会里,可向来都只有他叫别人蠢货的时候,又何曾被别人这么叫过?但面对安度因,他却是半点也不敢辩驳,从天上降下来之后,还不得不赔着笑脸:“嘿嘿……谁让我运气好,成了你学生的试炼导师呢……”

  安度因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这蠢货居然是费雷的试炼导师?”

  “当然,不信你问问你学生去。”反正麦德林脸皮也厚,被老家伙蠢货蠢货的叫着,也只当是被蚊子咬了两口,硬着头皮承认之后,又赔着笑脸,小心翼翼的劝道:“要不,你就看在奥德文的面子上,把这小子给放了吧……”

  “要是看奥德文的面子,倒也不是不可以……”安度因点了点头,老实说,他也确实不想跟奥德文闹僵,那毕竟是二十一级的传奇法师,又是奥兰纳魔法公会会长,虽然自己不怕他,但真要弄成不死不休的仇恨,倒也没多大意思。

  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安度因的目光又落到了麦德林身上:“不过,有件事我不太放心,要是我放了他之后,他又去找费雷麻烦怎么办?”

  “我保证,绝对不会!”麦德林狠狠的瞪了霍伦一眼,他真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奥德文这样的人物,怎么会生出这么蠢的儿子来?

  费雷是什么人,他除了安度因的弟子之外,同时还是奥兰纳魔法公会的希望,他锻造的魔法武器,直接就关系到大领主奥斯瑞克的陵墓,就连老子面对这位大爷,都不舍得说一句重话,你霍伦倒好,上来就打算杀人,妈的,你倒是杀杀看,看你杀了费雷之后,你老爸奥德文会不会揍死你……“你用什么保证?”

  “你听我慢慢跟你说……”麦德林把安度因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这才慢慢说起林立的锻造天赋,又说起魔法公会跟冒险者公会之间的赌约。

  这一番来龙去脉说下来,足足花了十几分钟时间。

  “总之,你就放心好了,今天只是个意外,伤害费雷?别说我麦德林不允许,就连奥德文,也绝不会允许霍伦这么胡来!”最后麦德林用这样一句话做出总结。

  “中……中级铁匠?”安度因远远看了林立一眼,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古怪,他真的很想问问,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妖孽的人吗?

  空前绝后的魔法天才,大师级别的药剂师,现在怎么又冒出个中级铁匠来?

  除了生小孩之外,还有什么是这小子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