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矿脉

第一百二十九章 矿脉


  看见希恩的瞬间,马德雷一张脸“唰”的一下就白了,他自己干过些什么,自己又怎么会不清楚,想起前两天的那件事,马德雷不由艰难的吞了口口水,神色间露出了几分畏惧:“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呵呵……”林立弯下腰来,带着一脸的笑意,盯着马德雷的眼睛:“你不要这么紧张,我不想把你怎么样,只不过今天突然听希恩说,有一位叫马德雷的魔法师先生,正缺少一个练习的魔法的对手,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真的?”马德雷神色狐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叫费雷的家伙,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可怕。

  “当然是真的!”林立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神色间显得异常诚恳。

  但与此同时,一发风刃却已经撕开空气,就听见“嗖”的一声轻响,风刃就贴着马德雷的大腿内侧,划出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啊!”

  就只听一声尖利的惨叫响起,刹时之间,就只见马德雷腿上血流如注,大片大片的鲜血从伤口中淌出,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把那件崭新的灰色法师袍染红了一大片,马德雷一双眼睛当中,充满了惊恐的神色,拼命的发出惨叫,拼命的捂着伤口,可是却怎么也捂不住正不停涌出的鲜血……“怎么样,马德雷魔法师,我这个练习对手不错吧?”

  林立一边笑吟吟的说着,一边伸出一只手来,也没见他吟唱什么咒语,就只觉得一阵剧烈的魔法波动,跟着就是“轰”的一声轻响,一团火焰猛的在手上升腾而起。

  望着那团跳动的火焰,马德雷顿时只觉一阵头皮发麻,他终于知道这个家伙想干什么了,他这是要把前天的事重演一遍,只不过那个躺在地上哀号的人,将会从那个乡下小子换成自己而已。

  “你不要过来!”马德雷突然之间,就好象疯了一样,拼命的墙角爬去,甚至连腿上的伤口都顾不得去捂了,一边往墙角爬去,一边发出绝望的尖叫:“我叔叔是达利安,他不会放过你的!”

  “你叔叔是达利安?”慢慢落下的火焰之手,在空中僵了一下,那熊熊的火焰,几乎都已经燎到了马德雷的鼻子上了。

  “呼……”火焰之手没有落下,终于让马德雷那颗紧紧揪起的心放了下来,长长的吁出口气之后,背心上已是凉嗖嗖的一片,马德雷知道,刚才那个火焰之手,绝不是用来吓人的,要是自己再说慢半秒,说不定就已经落在自己胸口上了,还好还好,幸亏自己机灵,在关键时候提到了叔叔达利安……“公会大魔导士达利安就是我叔叔,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想到自己的大魔导士叔叔,马德雷心头不由多了几分底气。

  “哦……原来你叔叔叫达利安,我还以为叫葛瑞安呢……”林立点了点头,同时火焰之手落下。

  “滋……”熊熊火焰落下,刹时之间就只见一片白烟冒起,白烟当中,一股浓浓的焦臭味弥漫开来,跟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马德雷几乎当场晕死过去,火焰之手落在胸口,那种感觉就好象一块烧红的烙铁烙下,其中痛苦远远超出了常人能够忍受的范围,在那一刻,马德雷甚至怀疑,自己的胸口已经被烫熟了……这残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刚才那几个年轻的魔法师,全都呆呆的站在那里,一个个望向林立的目光中,已是充满了恐惧的神色,谁也没有想到,自己家伙竟然会干得这么绝,马德雷都已经说了,他叔叔是公会大魔导士达利安,可这家伙却好象没听见一样,直接就是一个火焰之手下去,几乎当场把马德雷烫熟。

  所有人都猜测,这家伙到底有什么背景,为什么会嚣张得这么过分?那种毫不在乎的态度,就好象完全没有把达利安大魔导士放在眼里……他们在想些什么,林立完全没兴趣知道,只见他神清气爽的站起身来,又拍了拍手上的灰烬,这才带着一脸的笑容,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声:“再见,马德雷魔法师,记得帮我向你叔叔问好。”

  包括马德雷在内,几乎所有人听见这句话的时候,都是长长的吁了口气,总算把这瘟神给送走了……可这念头才刚一冒出,他们就看见那瘟神停下了脚步:“居然把空气爆裂给忘记了……”

  “……”

  然后就是“砰”的一声闷响,已是有些神智不清的马德雷,在这一声闷响之下,就好象一只青蛙一样,猛的跳了起来,刹时间就只见一片鲜血溅起,混合着碎肉和破布的红色,在地上溅得到处都是。

  一记空气爆裂过后,马德雷就好象死了一样,就这么软软的趴在地上,连呼吸都变得无比微弱。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看见,他整个后背都已经被炸烂了,远远看去血肉模糊的一片,就好象刚刚被野兽啃过一样,鲜血碎肉混在一起,其中还夹杂着几根细碎的布条,这可怖的景象,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希恩,我们走。”

  干完这一切之后,林立连看都没看马德雷一眼,就带着希恩走了,这种小角色,还不值得他放在眼里。

  …………两人回到公会大厅的时候,安度因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了,而陪他一起等的,还有山羊胡子麦德林,刚刚安度因进门的时候,可真是把麦德林吓了一跳,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这老家伙来找霍伦麻烦了……当下也顾不得去向奥德文报告,急急忙忙的就从楼上迎了下来,一边热情的跟安度因打着招呼,一边旁敲侧击打听他的来意。

  偏偏这老家伙口风又紧,任凭麦德林如何旁敲侧击,他就是不肯说出自己的来意,只是一双眼睛四处张望,还不时问两句费雷的近况,弄得麦德林战战兢兢,差点没被吓成神经衰弱,就生怕自己说错了一句话,让这老家伙以为费雷在魔法公会受了什么委屈,那可就真是事情大条了……对麦德林来说,这简直就是煎熬。

  还好……这种煎熬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太长。

  当林立走进公会大厅的时候,麦德林真是整个人都轻松了,他现在真恨不得扑上去亲林立两口,费雷大爷呀费雷大爷,您可算是来了,赶紧把这老瘟神送走吧……“你小子跑什么地方去了?”安度因等了半天,早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正想数落这小子几句的时候,却忽然看见林立身后,还跟着一个仿佛魔兽般魁梧的青年,一时之间,目光中不由露出了几分诧异:“他是?”

  “他叫希恩,是我加洛斯的朋友。”

  “不错不错。”老头点了点头,说出来的话,与葛瑞安如出一辙。

  至于为什么不错,安度因却是没说。

  不过说不说其实都是一样,反正以希恩的见识,也不可能知道称赞他的是什么人物,他只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和善的老头,似乎是在夸奖自己,于是他低下头,很谦虚的傻笑了两声,弄得一旁的麦德林简直哭笑不得……安度因可是很少夸人的,就连当初见了格兰芬多,也只不过是说了一声:“不错。”

  就因为这一声“不错”,当时的格兰芬多可是高兴了好长时间,逢人就说自己曾得到过安度因大师的夸奖。

  再看看这个黑铁塔似的乡下小子,从头到尾就只会“嘿嘿”傻笑,就好象夸奖他的不是一个传奇法师,而是隔壁卖面包的糟老头子一样。

  两相比较之下,麦德林真是不服不行,心头更是暗暗骂道,妈的费雷这变态,跟他扯上关系的就没一个是正常人……“对了麦德林,我打算带他们两个出去一趟,今晚可能就不会来了,你们公会方面不会有什么意见吧?”临出门之前,安度因还很民主的问了一句。

  “没意见没意见……”一听这话,麦德林赶紧连连摇头,心想你这老瘟神都亲自来了,谁还敢乱有意见?这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是什么……“不错不错,你比霍伦那废柴懂事多了……”安度因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老气横秋的夸了两句。

  “……”

  等到三人从魔法公会出来的时候,外面早就已经黑透了,大街上冷冷清清的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三人就沿着这冷冷清清的街道,一路出了加洛斯城,往噩梦山脉的方向而去。噩梦山脉路途遥远,这一路赶去也花了不少的时间,差不多已经大半夜的时候,三人才沿着那条崎岖的山路攀上山顶,远远望着那片茂密的森林。

  比起白天来,深夜的噩梦山脉,似乎又是另一番景象。

  白天常见的许多魔兽,比如三眼血狼之流,大多回到了自己的巢穴,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夜行魔兽,森林里又黑又静,这一路上的照明,完全依赖林立放出的光亮术,反正他魔力近乎无限,就算一直保持光亮术也算不了什么。

  更何况有安度因在,他也没什么出手的机会,一路上不时有魔兽从树丛间窜出,但大多数都是连面都没来得及露,就是不小心弄出了一些声响,老家伙直接就是一发燃烧火球过去,连树丛带魔兽一起轰掉。

  对安度因来说,十五级以下的魔兽就是浮云,连脑筋都不用动,直接就是一个瞬发魔法干掉。这一路走来,不知道多少魔兽冤死在这老家伙手里,感觉就好象开着一辆压路机上街,不关什么东西,直接碾压掉再说。

  “咦!”在经过一片灌木丛的时候,林立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发现,布满尖刺的灌木丛间,似乎有被人践踏过的痕迹,仔细看了看,人数似乎还不少,地上的脚印又多又凌乱,随便数数就有十好几个人。

  “果然有人去了。”看了看脚印延伸的方向,正好是森林的正北方。

  这一下,安度因可不愿意了,那地方可是他发现的,这些家伙偷偷摸去,跟在他碗里抢吃的有什么分别?老家伙摸了摸下巴,脸上的神色隐隐有些不怀好意:“谁这么不长眼睛……”

  “过去看看就知道了。”林立倒是没什么,反正他是冲永恒精金矿脉去的,就算被人捷足先登,也不过是少采一些而已,他可不相信,有谁能在一夜之间把永恒精金采光。

  一路沿着脚印更去,很快就找到了森林北边,三人还没走出森林的时候,林立就远远看见了,前面不远的地方似乎正有点点火光闪动。

  一枚巫师之眼被他召唤了出来,在林立强大的精神力控制之下,这枚巫师之眼似乎特别的灵活,很快就穿过了茂密的丛林,想着那火光点点的地方飞快飘去。

  这些人明显是有备而来,连营地都已经布置好了,在森林外的一片平原之上,座座帐篷相连,中间燃着一团团的篝火,篝火上面似乎还煮着什么东西,一股食物的香味,正远远的从营地间传来。

  但是……这样庞大的一片营地里面,却是连一个人都没有。

  林立皱了皱眉头,神色间有些疑惑,这一幕实在有些诡异,偌大的一片营地,再怎么也应该有一两个人留守,不可能象现在这样,连一丝生命的痕迹都感觉不到。

  带着这一丝疑惑,巫师之眼飞快的在营地间掠过,然后又飘到了不远处的山洞外面,这山洞又深又黑,远远望去似乎透出阵阵阴森的寒气。

  “奇怪……”收回巫师之眼后,林立仍是一脸的疑惑。

  他确实有些奇怪,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所有的人都进山洞挖矿去了,可是刚才巫师之眼在山洞外飘了一圈,却发现山洞里面同样是死一般的寂静。

  “怎么了?”老家伙很不耐烦,按他的想法,根本没必要偷偷摸摸的用巫师之眼侦察,直接一个魔法轰过去,先把那片见鬼的营地拆掉再说,不长眼睛的家伙,居然敢在传奇法师碗里抢东西吃……“营地里一个人也没有……”林立摇了摇头,又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你白天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没什么不对的,就是一片平原一个山洞,对了……我那颗安眠水晶,就是在这山洞里面找到的。”安度因想了想,又有些犹豫的补充了一句:“真要说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估计也就是那山洞了,里面大得就跟迷宫一样,而且还又冷又黑,我白天进去的时候,转了几个小时才转出来。”

  “那进洞去看看?”

  “好,不过你们小心点,可别走散了。”

  确实象安度因所说,这山洞真是跟迷宫差不多,从洞口进去之后,里面真是复杂得吓人,一路上弯弯曲曲的,比上山的小路还要崎岖许多,林立保持着光亮术,走在最前面带路,紧跟在他身后的是希恩,因为太过高大,他不得不微微弯下腰来,以避免撞到洞顶,安度因走在最后面,一行三人之中,以他实力最强,他必须留在最后应付各种突发事故。

  前方永远是漆黑一片,任凭林立如何加大魔力输出,光亮术都只能照亮不到十米的地方,洞里不时吹过一阵嗖嗖的冷风,更是为这神秘的山洞平添几分阴森的气息,四周石壁又潮有湿,用手摸上去只觉滑腻腻的一片,感觉就好象摸到了蟒蛇的身体。

  总的说起来,这地方实在不讨人喜欢……在走过一片陡峭的斜坡之后,前方的景象却是忽然一变,从先前的狭窄幽深,忽然间变得仿佛蜘蛛网一般四通八达,站在那一个个入口之前,林立忽然觉得,自己就象是钻进了蜂巢里面。

  “你白天怎么走的?”

  安度因的声音有些尴尬:“我闭着眼睛乱走的……”

  “……”

  林立摇了摇头,这老家伙可真靠不住,数了数前方入口,一共有七个之多,大大小小都有,从外面看上去,正中的一个,是所有入口当中最为宽敞的,而且从林立这个位置看过去,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里面正透出一阵阵黯淡的微光,那是永恒精金独有的光亮。

  既然是来采矿,那当然要选有矿的路走,林立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带着两人进了那个最大的入口。

  他确实没有看错,才刚刚走进入口不久,林立就突然看见,前面一片空旷的地方,正有一点黯淡的微光闪动。

  永恒精金矿脉一般都是裸露在地表以外,很少有深深埋在地下的,象林立这种矿物知识达到大师级别的人物,只需要凭着它独有的光亮,就可以很轻松的找到旷脉所在,就好比眼前这一条,林立远远一看,就知道这应该是一条贫矿,里面蕴藏的永恒精金冶炼出来,大概可以锻造出两套铠甲。

  “这么一块石头,值得你大半夜跑来噩梦山脉?”老头虽然在魔法造诣上无人能比,但在矿物方面,却是不折不扣的菜鸟一只,看林立站在一块石头面前发呆,一时间不由有些疑惑。

  “这可不是石头,它叫永恒精金,可以用来锻造点金棒,也可以用来锻造铠甲,在元素抗性方面,绝对是魔法金属当中首屈一指的东西。”林立一边从怒焰法袍中掏出卷轴,一边耐心的给安度因解释着。

  “……”这番解释在安度因听来,简直就跟天书差不多,什么永恒精金,什么短在铠甲,他真是死也想不明白,这小子年纪轻轻,怎么就懂得那么多的东西……林立一共掏出了两张空气爆裂的卷轴,其中一张他自己拿着,而另一张则交给了安度因:“一会我数到三的时候,你就跟我一起引起爆上面的空气爆裂。”

  “哦……”连番惊吓之后,安度因的目光有些发直,他已经彻底认命了,这小子就是个活生生的怪物,你永远也不可能弄明白,他脑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东西,与其伤脑筋去猜,还不如干脆老实一点,他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好了。

  两张空气爆裂卷轴,分别插在了永恒精金矿脉的两道缝隙当中,从理论上说,这两个魔法的威力,应该足以把矿脉炸开,不过理论只是理论,就连林立自己,也从未用魔法炸过矿,以前都是使用地精炸药,可到了安瑞尔世界之后,却从没见过类似的东西,不得以之下,也只能用空气爆裂将就将就了……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林立开始了倒数。

  “一!”

  “二!”

  “三!”

  “轰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