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圣器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圣器


  在安瑞尔世界的各种传说当中,梦魇一向被描绘成恶魔的坐骑,它们踏着地狱的火焰而来,为人间带来血腥与杀戮。

  梦魇兽诞生的地方,必定发生过一场灾难,也许是天灾,也许是人祸,但有一点却是无庸质疑,这场灾难当中,必定有千千万万的人失去生命,只有这种程度的灾难,才能够催生出梦魇这种纯粹由负面情绪凝聚成的怪物。

  痛苦与绝望,就是梦魇的力量泉源。

  它们纯粹由负面情绪凝聚而成,身体介乎于虚实之间,天生精通各种黑暗魔法,从诞生之日起,梦魇就拥有至少十六级以上的力量,当它们进化到完全形态的时候,甚至可能突破二十级,达到传奇魔兽的境界。

  眼前这头梦魇虽然没突破二十级,却已经经过了第一次进化,只见它四蹄之上火光缭绕,一只独角呈现出幽幽的暗红,这至少是十八级以上的实力,介乎于虚实之间的身体,更是为它带来了强大的免疫能力,不管是魔法伤害,还是物理伤害,都很难威胁到它的精神本体,再加天生精通的黑暗魔法,恐怕就连麦德林这样的十九级强者,也很难战胜眼前这头梦魇。

  如此恐怖的怪物,又岂是一群冒险者所能对付?

  从数量上看来,冒险者确实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双方的实力,却不在一个等级上面。这三十多名冒险者中,最强的不过十二级,最弱地才八级,以这样的实力对抗梦魇?用葛瑞安大爷的话来说——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近十个被重铠覆盖的战士,死死顶在团队的最前方,他们身上的铠甲明显经过铭文处理,对梦魇放出的黑暗魔法有着极强地抗性。在近乎毁灭性的黑暗魔法打击之下,这几个战士竟是奇迹般地挺了过来。为身后的魔法师争取到了宝贵的吟唱时间。

  但梦魇的力量,又岂止是黑暗魔法?

  仅仅是一次短距离冲刺,就让一名战士失去了生命,又厚又重的铠甲,在那暗红色的独角之下,就好象一张薄薄的白纸,就看见梦魇将头一低。独角瞬间刺穿了一名战士地身体,长长的独角从胸口刺入,从背后透出,暗红色的角尖,正在篝火群中散发出幽幽的光亮,在那狂暴的撕吼声中,大片大片的鲜血洒落下来,将那长长的独角染得更加妖艳。

  而战士以生命换来的时间。却并没有造成想要地战果。

  营地里那十几个魔法师,等级实在是太低了。

  这正是佣兵团天生的缺陷,在法兰王国,很少有佣兵团能够招募到强大的魔法师,因为他们太昂贵了。

  一件魔法装备动辄上万金币,这需要猎杀多少魔兽才能换来?特别是那些魔导士级别以上的人物。更是只有魔法公会才养得起,除非是进不了魔法公会,否则没有哪个魔导士愿意成为冒险者,至于大魔导士……你去招募葛瑞安试试?

  眼前这支佣兵团,已经算是不错了,林立一眼望过去,居然发现了两名魔导士。

  但除了这两名魔导士之外,其他人的实力可就太糟糕了,一群八九级的魔法师,就算是在加洛斯魔法公会里。都算不上是拔尖地人物。更何况这里是王都奥兰纳。

  孱弱的魔法力量,注定了他们失败的命运。

  在那宝贵的吟唱时间里。几乎所有魔法师都吟唱出了自己最强的法术,从怒焰风暴到奥术飞弹,再从冰霜之矛到燃烧火球,同时放出的十几个魔法,刹时间就在营地中激荡起了绚丽的光芒……

  但这光芒带来的,却仅仅是一声愤怒的撕吼。

  十几个魔法几乎是同时命中,但能够给梦魇造成伤害的,却只是寥寥几个而已,怒焰风暴勉强算一个,毕竟是魔导士级别以下威力最大地魔法,但就算是怒焰风暴,也仿佛失去了往日地威力,绚丽的火花飞溅之后,梦魇身上却只是多了一片焦黑地痕迹……

  林立看到这一幕,不由微微叹了口气,梦魇并非元素免疫,象怒焰风暴这样的魔法,确实可以对它造成伤害,但是想要杀死它却还远远不够。

  对付梦魇这种由怨念凝聚成的怪物,最有效的无疑是用圣光进行净化。

  不过法兰是魔法国度,很少有人选择牧师作为自己的职业,至于圣骑士,那更是稀有中的稀有,想要找到一个能够净化梦魇的神圣职业,简直比教安度因配制度药剂还困难。

  当然……魔法也可以,前提是威力够大。

  比如刚刚离开的安度因,以他传奇级别的实力,只需要一个魔法下去,就能彻底将这头梦魇轰杀,这是境界上的差距,在传奇级别的绝对力量面前,介乎于虚实之间的身体也不过是浮云。

  力量达到安度因那种境界,已经完全不需要考虑什么针对,就是纯粹的凭蛮力碾压,就好象刚刚来的时候,他在森林里所干的一样,管你什么魔兽,直接就是瞬发燃烧火球轰过去,简单粗暴,效果还出奇的好……

  可惜,老头走得太急。

  否则林立还真想请他帮帮忙,把眼前这头难得一见的梦魇拿下。

  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那一支独角若是用于武器锻造,不知道会羡慕死多少人,就算只是一块凡铁,只要加上了梦魇独角,也会立刻变得身价百倍,梦魇独角可以说是无坚不催,就好象刚刚那个战士,身上铠甲又厚又重,在梦魇独角下却好象一张薄薄的白纸。只是轻轻一捅就被捅了个透心凉。

  以梦魇独角锻造出地武器,将被赋予强大的黑暗力量,这股力量强大到,可以轻而易举的击碎防御结界,霜甲术?在梦魇独角下不过是一个笑话……

  至于梦魇的魔晶,更是任何魔法师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将它镶嵌在法杖之上。那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立刻就能将心智魔法和精神魔法的威力提升好几个档次。

  梦魇身上地种种宝贝。林立光是想想都觉得流口水。

  可惜这是一条金鱼,只能看不能敲的……

  林立在那暗暗惋惜,营地中却又是接连传来几声惨叫,被魔法攻击激怒地梦魇,已经彻底进入了暴走状态,远远望去就象一匹脱僵的野马,用那暗红色的独角。在营地中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无坚不催的独角下面,厚重的铠甲就好象浮云一样,没有一个战士能够顶住梦魇一击,只是顷刻之间,七八个战士就已经倒下一半,鲜血从伤口中淌出,瞬间就将营地染得通红,四蹄翻飞中。缭绕的火光炽烈无比,横冲直撞的梦魇就象一个真正地噩梦,它正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散发出痛苦与绝望的力量。

  “拖住它,给魔法师争取时间!”眼看着团队即将崩溃,营地中又传来了一声怒吼。这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林立随着声音望去,正看见营地一角,一名金发青年,正气急败坏的怒吼着。

  这一声怒吼确实延缓了团队的崩溃,幸存的几个战士,又强打精神举起了手中武器,紧紧缠住了横冲直撞的梦魇,而与此同时,他们身后地魔法师。也又一次完成了吟唱。这一次他们倒是学聪明了,不再尝试着用攻击魔法伤害梦魇。而是各种各样的状态魔法进行牵制,大量的迟缓术失明术虚弱术,如天罗地网般将梦魇覆盖。

  介乎于虚实之间的身体,毕竟也还是半虚半实,大量针对肉体的低级状态魔法,同样也影响了梦魇,只不过给它带来的,是一种仿佛蚊虫叮咬般地感觉,虽然不会致命,却着实讨厌,就好象一只嗡嗡嗡的苍蝇在你耳边盘旋一般,让人恨不得能一巴掌将它拍死。

  事实上,梦魇也正是这样做的……

  那一双赤红的眼睛,忽然见光芒大盛,跟着就是一阵庞大的黑暗力量涌起,四周空间正呈现出诡异的扭曲,魔法元素就好象开水一般沸腾起来,就连远在山洞入口的林立都感觉到了,这是一个强大的黑暗魔法。

  “何必……”林立摇了摇头,这个结果他早就猜到了,一群最高不过十二级的冒险者,对上一头十八级梦魇,团灭只是迟早的事情。

  “走吧,我们回奥兰纳。”

  林立放出两个迅捷术,一个在希恩身上,一个在自己身上,差不多该走了,不然等梦魇收拾完那群冒险者,就该轮到他们倒霉了。

  事实上,林立也只敢在这个时候离开。

  营地就在山洞与森林之间,除了象安度因一样使用飞行术之外,想要按原路回奥兰纳,就必须经过那片营地,先前战况不够激烈,林立才不得不耽搁这么久,因为他担心走过去会被血溅到,梦魇可不管你是不是冒险者,只要是人类,在它看来都没什么分别。

  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战况已经彻底白热化,托那些魔法师地福,梦魇已经被完全逼到了疯狂地边缘,就算林立大大方方的走过去,梦魇都不一定会对他有兴趣,对梦魇来说,那群嗡嗡乱叫地苍蝇,才是这世界上最该死的东西。

  为了稳妥一点,林立没放光亮术,两人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悄往那片营地摸了过去……

  两人的步子都放得很轻,踩在绿油油的草地上,也只是发出“沙沙”的轻响。

  “顶住!都他**给我顶住!”黑暗力量疯狂涌动,沸腾的魔法元素,让所有人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金发青年已是喊得声音嘶哑,一双通红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梦魇那双充满痛苦与绝望的双眼中,赤红色地光芒已经亮到了顶点。沸腾的魔法元素就好象潮水一般,不断冲击着堤坝,只需要最后一波潮水涌上,就会冲开堤坝,瞬间将这一片营地淹没。

  “大哥,顶不住了……”林立很想这样跟他说。

  老实说,他很同情这群冒险者。

  不过同情归同情。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却又是另一回事。

  力挽狂澜是需要实力的。十三极魔导士去挑战十八级魔兽,这不叫拔刀相助,这叫羊入虎口,为了帮助一群陌生人,而傻呼呼的把自己的命填进去,林立自问还没这么高尚……

  所以,他只能装做什么都没看见。埋着头就往森林里走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积蓄已久的黑暗力量,也突然间爆发开了。

  刹时之间,就只间一片黑色雾气荡漾开来,远远望去,就好象一圈圈黑色的涟漪,又好象是一朵黑色花朵正在绽放,首当其冲地一名战士。几乎是才刚刚挨着那黑色雾气,就猛的被炸开了。

  这是真正地爆炸,由内而外血肉横飞。

  那“蓬”的一声闷响,让所有人都只觉得头皮发麻,飞溅而起的血肉中,还夹杂着一块块铠甲碎片。经过铭文处理的铠甲,在此时竟是如此的孱弱,在那一群黑色涟漪当中,就好象一块浮萍般被轻轻扯碎。

  “死亡波纹……”林立心头一惊,这可是传说中的十八级黑暗法术,就连许多黑暗法术专精的大魔导士,都不一定掌握了死亡波纹,想不到今天,居然会在一头魔兽身上看到……

  完了完了,这一下彻底完了。

  掌握黑暗力量地梦魇。本身就已经够可怕的了。更何况这头梦魇掌握的,还是以杀伤力庞大而著称的死亡波纹。这可不是随便一头梦魇就会的。

  梦魇掌握黑暗魔法的情况,跟幽纹魔豹极其类似,也就是先天天赋越好,所掌握的黑暗魔法也就越前,而梦魇的先天天赋,则是由凝聚它地负面情绪来决定,很大程度上,这也就代表着那一场灾难的规模大小。

  造就一头能放出死亡波纹的梦魇,至少也需要一场万人以上的大屠杀。

  想到万人以上的大屠杀,林立不由挠了挠头,连脚步都停了下来,他依稀记得,自己好象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么一场屠杀。

  沉闷的爆炸声,在营地当中接连响起,只是片刻之间,先前幸存地几名战士,就在死亡波纹下彻底死绝。

  他们离得太近了,面对这突然绽放开来的死亡波纹,就算想逃都逃不掉。

  在这一刻,营地中只见一片血肉横飞的景象。

  而在这漫天溅起的鲜血当中,死亡波纹蔓延的速度,也仿佛瘟疫一般,顷刻间就已经逼到了魔法师身前,最多再过几秒,这一群魔法师就会葬身在死亡波纹之下,而在这之后,这一支冒险者团队,也就到了全军覆没的时候。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却猛然间从人群中射出,瞬间就撕开了黑沉沉的雾气。

  这一下,连林立都不由得呆住了,他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光芒中所蕴涵着地那种纯正地神圣力量。

  “圣光!”在这一刻,林立真是眼睛都直了,谁都知道,法兰王国是魔法师的国度,掌握圣光地神圣职业,就好象恐龙一般稀有,找到一个能用圣光净化梦魇的神圣职业,简直比请传奇法师出手还要困难,林立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群冒险者当中,竟还藏着一个如此强大的神圣职业。

  死亡波纹可是真正的十八级黑暗魔法,能够在一瞬间将它驱散的,至少也应该是一个十五级以上的神圣法术。

  “不对,不是神圣职业……”但是很快,林立就发现自己猜错了。

  黑色雾气被驱散,林立立刻就看清楚了,散发出神圣力量的,并不是某个神圣职业,而是一只银质圆盘。

  金发青年双手紧紧抓住银质圆盘,一张白皙英俊的脸上。已是布满了豆大地汗珠,刚才那一幕,光是想想都让人胆战心惊,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头梦魇的力量,竟会强到如此恐怖的程度。

  幸亏圣器用得及时,要是再晚上一秒。自己辛辛苦苦发展起来的佣兵团,就会在死亡波纹之下全军覆没……

  巨大代价换来的圣器。威力确实大得惊人,里面蕴藏的神圣力量,甚至连十八级黑暗魔法都能够驱散。

  只可惜,这件圣器只能使用一次……

  想到这里,金发青年眼中又露出一丝遗憾,佣兵团之所以来到噩梦山脉,挑战这头传说中的梦魇。就是因为他手上掌握着一件强大地圣器,当初拿到这件圣器的时候,佣兵团就已经计划好了。

  利用战士牵制,魔法师攻击地古老战术,给梦魇造成一定伤害,并通过这种伤害,一步步虚弱它的力量,当梦魇力量被虚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己再突然拿出圣器,给它最致命的一击。

  只可惜,运气还是差了一点。

  千算万算,却偏偏算漏了一点,这竟是一头掌握了死亡波纹的梦魇……

  如今圣器力量已经消耗殆尽,就算尚有一丝残余。也很难对梦魇构成威胁,若是再耽搁下去的话,只怕要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金发青年很快做出了决定。

  只见他高高举起手中银盘,在一片冲天地火光之下,银盘上的光芒显得尤其耀眼。

  “撤退!”随着这一声令下,银盘上又是一道光芒亮起,只不过比起先前驱散死亡波纹的时候,这一次的光芒要黯淡许多。

  纯正的神圣力量,又一次从银盘上涌出,只是这一次。它并不是用来驱散黑暗魔法。而是直奔放出死亡波纹的梦魇而去。

  尽管这只是圣器中的残余力量,但天生相克的属性。在此时爆发出地威力,却是大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耀眼的白色光芒闪过,刹时间就击穿了梦魇的身体,暗红色的雾气从伤口中拼命涌出,对于介乎于虚实之间的梦魇来说,这就是它地血液,这就是它力量的源泉,每一丝暗红色雾气涌出,就会让它的力量削弱一分,仅仅是这一次攻击,就让它的力量削弱了四分之一还多。

  这要是放在先前,简直就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三十几名冒险者轮番上阵,连怒焰风暴这样的魔法都用出来了,也不过是将梦魇力量削弱少许。

  “太可惜了……”金发青年英俊的脸上,充满了惋惜的神色,要是能再拖一分钟就好了,只要一分钟,他就可以动用这件圣器,瞬间击杀这头十八级魔兽……

  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圣器中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击杀它了。

  这最后的一击,除了彻底激怒它之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吼!”狂怒地嘶吼声,几乎刺穿了所有人地耳膜,第一次受到真正伤害的梦魇,在此时爆发出了无与伦比地愤怒,赤红的双眼光芒大作,就好象要滴出血来一般,缭绕在四蹄上的火光,正燃得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佣兵团队已经开始撤退,幸存的弓箭手掩护着魔法师,正以极快的速度往营地外退去,早在出发之前,他们就已经把撤退过程演练了无数遍,此时猎杀失败,撤退起来也是毫不慌乱,魔法师走在最前面,紧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个个手持匕首的弓箭手,如果战士们还活着的话,这个位置本来应该是他们的……

  佣兵团队如潮水一般退去,梦魇那双赤红色的眼睛,却看连都没看他们一眼,它的目光一直死死盯着那只银盘,它知道,那才是伤害它的罪魁祸首!

  “太可惜了……”金发青年又看了一眼手中银盘,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用尽全身力量将这件圣器掷出。

  银盘在空中划过一道绚丽的轨迹,带着一缕银光向森林中坠下……

  而就在银盘飞行当中,梦魇已经撒开四蹄,带着缭绕的火光。如一阵风般掠进了森林。

  “我x!”林立脸上地表情僵住了,一句粗话几乎是脱口而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场充满血腥气息的战斗,竟会以如此荒谬的方式结束,他更没有想到,已经小心小心再小心的自己。竟还是没有逃过被鲜血溅到的命运……

  银盘坠落的位置,正是林立藏身之处。

  传说中的噩梦坐骑。速度是何等地惊人,银盘尚未落到地上,梦魇已经冲到了两人身前,在那一刻,林立真是感觉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这是一种绝望而又荒谬的感觉,就好象老老实实地坐在家里看着电视。却忽然被一辆火车给撞了一样……

  火车……哦不,梦魇的速度实在太快,就好象一道红色闪电一般,在电光火石之间,就撞到了林立身上,那一支暗红色的独角,就好象一把锥子,狠狠的扎在了林立腰上……

  “报应。这就是报应……”在这一刻,林立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眼睁睁看着佣兵团落败,却没有出手相助,现在果然是遭天谴了,刚刚那几个战士怎么死的。自己现在也是同样的下场。

  堂堂穿越者,却是死于车祸,林立心头只觉无比憋屈……在临死之前,林立只想对梦魇说一句话:“你***应该去考驾照了!”

  ………………

  “费雷先生,费雷先生……您没事吧?”可是眼睛闭上许久之后,却又听见了希恩地声音。

  “恩?”林立先是吓了一跳,希恩这家伙,怎么死了还能说话?然后他才突然想起,自己被梦魇的独角刺中,怎么会一点都不疼。莫非那独角还自带麻醉效果?

  想到这一点。林立又猛的睁开眼睛。

  然后,他就傻掉了……

  眼前的一切。简直无比荒谬。

  罪魁祸首银盘就躺在脚下,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神圣气息。

  而马路杀手梦魇,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时之间,林立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自己,却是连一点轻伤都没受,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伤痕,唯一一点不对的,也只是怒焰法袍上,多了一个小小地孔洞,那里正是梦魇独角刺中的地方……

  “这太假了吧?”

  林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感觉就好象是杀人犯被警察抓住,法官却只判了他偷窃罪一样……

  对梦魇独角垂涎不已的林立,又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那可是无坚不催的人间凶器,其中蕴涵的黑暗力量,更是足以摧毁大多数防御结界,别说自己身上穿地只是一件怒焰法袍,就算是象那些冒险者一样,身上覆盖着厚重的铠甲,也绝经不住梦魇独角一击,象刚才那种闪电般的冲刺,又岂是一个小小的孔洞那么简单?

  可是……

  自己浑身上下,明明又只有这一处不对。

  “难道是因为这东西?”林立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他终于想到一个可能了……

  怒焰法袍的口袋位置,正好是梦魇独角刺中的地方。

  想到这个可能,林立连忙将手伸进口袋,一下就摸到了那块诡异的水晶。

  水晶表面上仍是花纹密布,但透出的光芒,却是呈现出一股妖异的暗红。

  林立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在山洞里地时候,这块水晶是透明的,怎么才刚刚出来,就突然透出一股妖异地暗红?

  但是很快,林立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因为他从这块水晶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水晶的颜色可以记错,但这一股熟悉的气息,林立却绝不可能记错,那是梦魇特有的气息,黑暗而又压抑,这样的气息,只有在绝望与痛苦中诞生的梦魇才会散发出来。

  “我x!这水晶……居然把一头梦魇给吃了?”一时之间,林立也只能想到“吃”这个字,来形容这荒诞无比的一幕。

  …………………………

  昨天欠的一千字,在今天这一章里补上了,为了证明我确实是个知错能改的好同学,又另外加了一千字上去,所以这一章其实是八千字。

  现在是早上九点,比平时睡觉晚了三个小时,我真的有点顶不住了……

  在临睡之前,又看了一眼新人月票榜,发现又被追了几十票回去,打滚呀打滚,我要拼命的打滚……大家要是不投我月票,我一会睡着了都要打滚!!!!!!!!!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