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刁难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刁难


  回奥兰纳的路上,林立一直紧紧的握着那块水晶,他脸上的表情,与白天的希恩一般无二,都是一样的精神恍惚,一样的心不在焉,就连走在那崎岖的山路上,也只觉得脚下软绵绵的,就好象是踩着棉花一样。

  这一晚上的经历,就好象是做梦一样,巨大的永恒精金矿脉,三块骇人听闻的极品宝石,再加上这一块连梦魇都能吃掉的诡异水晶,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太真实。

  以至于林立离开的时候,甚至都没注意到,那个本该逃走的金发青年,此时却是一脸煞白的站在营地里,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落下,连耳边的金发都被汗水打湿了,望向森林中的目光,就好象看见了最恐怖的怪物,浑身上下都吓得发抖……他没法不害怕……他带着手下一团人,跟梦魇战斗了大半个晚上,这一头十八级魔兽的力量,他又怎么可能不清楚?那可是媲美传奇级别的生物,若不是今晚圣器在手,就算再多十倍的冒险者,也不敢去挑衅梦魇的威严。

  可就是这样一头魔兽,却几乎是在撞上那个年轻魔法师的瞬间,就突然消失了,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这样一位实力恐怖的人物,若是误认为自己有敌意的话,在场三十几个冒险者,又有谁能够活着回到奥兰纳?

  如果可能的话,他愿意对天发誓,这一切只是巧合,自己绝没有一点敌意!

  最后时刻扔出圣器,本就是战斗计划的一部分,为的就是吸引梦魇的注意力,为整个佣兵团队争取到宝贵的逃生时间,在营地另一方的悬崖下,佣兵团早就准备好了四十条绳梯,只需要片刻的喘息时间,就可以让幸存冒险者逃出生天。

  但是……金发青年万万没有想到,森林里居然还藏着一个年轻魔法师。

  在发现那个年轻魔法师的瞬间,金发青年就知道糟糕了,梦魇一旦冲过去,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暴怒的梦魇,会将一切活着的生物都撕成碎片,别说这么一个年轻魔法师,就算是一个大魔导士,也不一定能逃出生天。

  无缘无故害死一个人,金发青年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内疚。

  可是紧接着,他就突然发现,梦魇消失了!

  既不是被杀死,也不是被击败,而是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金发青年死也不信,他狠狠的揉了揉眼睛!

  没错,真的是消失了……圣器还安安静静的躺在草地上,那个年轻魔法师也还站在那里,但那头恐怖的梦魇,却在刹那之间,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震惊已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望着梦魇消失的地方,金发青年足足傻了一分钟之久。

  然后……他才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自己刚刚的举动,简直可以用愚蠢来形容,不管换了什么人来看,恐怕都会被当成故意挑衅。

  虽然金发青年知道,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但是他更知道,象这种实力强到令人发指的人物,是没心情听自己解释的,安瑞尔就是这样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才能够拥有说话的资格。

  一个十二级战士,在这样的超级强者眼中,就象是一只蚂蚁一样,他只需要一个指头就能摁死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会去听一只蚂蚁解释什么?

  在这一刻,金发青年真是吓得连心跳都停止了,豆大的汗水滴答滴答的从额头上落下来,浑身上下都已经被冷汗浸湿,看上去就好象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一张白皙英俊的脸上,充满了绝望的表情,他胆战心惊的望着森林里的超级强者,等待他做出最后的审判,所有人的生死,全在他一念之间……短短两分钟的时间,在金发青年感觉,却好象是一年那么久,恐惧与绝望充斥在他心里,那种等死的感觉,就好象正被一头怪物一点一点的啃噬,自己却偏偏无能为力一样。

  度日如年的等待,最后等来的,是对方转身离去……金发青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超级强者竟然会这样放过自己。

  当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森林中的那一刻,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让金发青年整个人都虚脱了,浑身上下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连抹一抹额头上的汗水都办不到,他就这么怔怔的站在那里,用呆滞的目光望着幽暗的森林……………………而这一切,林立自然是不会知道的。

  当他回到奥兰纳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了,为了走进奥兰纳魔法公会的大门,他还狠狠的费了一番周折。

  林立还没走进大门,就被两位守夜魔法师给拦住了……没办法,这里毕竟不是加洛斯,没人知道费雷是谁,更没人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在公会大门外打了半晚上呵欠的两位守夜魔法师只知道,这里是奥兰纳魔法公会,整个法兰王国的魔法中心,任何人想进入公会,都必须接受必要的盘问。

  至于什么样的盘问……这就必须由对方的身份来决定了。

  而很不幸的是,林立的身份,正好是最该被仔细盘问的那一类。

  年轻的试炼魔法师,而且还是从加洛斯那个乡下地方来的,谁都知道,这是一个魔法天才,同时还没什么背景。

  在奥兰纳魔法公会,有很多地位尴尬的边缘人,他们摆脱了魔法学徒的身份,却很难再有多少提升,也许穷尽一生的时间,他们的实力都将永远停在五级,于是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会被派去从事各种杂役——比如守夜。

  没有人喜欢守夜,每天晚上站在大门外吹着冷风,只要是人心里就会有些怨念,有了怨念自然就需要发泄,于是刁难晚归的魔法师,就成了他们最好的娱乐,而且这种娱乐,通常还能带来一些好处,为了早点回去睡一觉,魔法师们通常不会吝啬,也许是几句奉承,也许是一点小礼物……当然——公会里那些高高在上的魔导士,他们自然是不敢去刁难的,惹怒了这些瘟神,自己以后也不用守夜了,一个魔法下来就得被轰去守墓地。

  他们刁难的对象,一般都是公会里的低级魔法师,这些人地位同样不高,只要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再稍稍暗示一下,最后多半都能捞到一些好处。

  而除了这些低级魔法师之外,他们最喜欢刁难的,其实还是林立这种,从其他公会来的试炼魔法师,特别是这一次,来的全是年纪轻轻的天才,而且在奥兰纳也没什么背景。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心理,妒忌心与优越感兼而有之,他们妒忌对方的天赋,却又瞧不起他们的公会,除了奥兰纳魔法公会之外,其他公会只能是乡下公会……“叫什么名字?”负责盘问林立的,是一名中年魔法师,看上去五十多岁,长得又高又瘦,身穿一件黑袍站在公会大厅门外,看上去就好象一根黑色的竹竿。

  “费雷。”

  “从什么地方来的?”

  “加洛斯。”

  “来干什么?”

  “参加试炼。”

  “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处理了一些私事。”

  林立微微皱了皱眉头,本来就睡眠不足,再加上这一天折腾下来,就算是铁人也顶不住了,好不容易回到公会,想要回去好好的补个觉,却没想到被这家伙给缠上了,翻来覆去都是问些无聊问题,随便换了谁来只怕都有些火大。

  只不过对方又是公事公办的态度,林立心里虽然有些火大,脸上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耐着性子,又回答了几个无聊的问题。

  “恩……”中年魔法师翻了翻公会记录,确实有一个试炼魔法师叫费雷,也是从加洛斯来的,只不过……他今晚出去的时候,似乎没在公会备案……这个发现,让中年魔法师眼前一亮,没有备案,也就属于未经试炼导师同意私出公会,再加上又回来得这么晚,这样的对象不好好刁难,自己这十几年夜可就算是白守了。

  中年魔法师的脸板了起来,他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更加威严一些:“从加洛斯公会来的费雷是吗?刚才我已经看过公会记录了,上面可没有你的外出记录,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解释?”

  “我……”

  林立张了张嘴,正想解释一下,那中年魔法师却又说话了,语气中透着一股让人厌恶的老气横秋:“试炼魔法师私自外出,已经严重违反了试炼规则,而且你还混到这么晚才回来,看来奥兰纳的夜生活,已经让你迷失了……乡下公会就是乡下公会,居然会教出你这么不懂规矩的小子。”

  “……”

  “我告诉你,如果没有一个合理解释的话,我想我会把这件事通报给你的试炼导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中年魔法师将“解释”两个字,咬得特别的重……“哦……”林立点了点头,一下明白过来了,还以为是公事公办,原来是索要贿赂,一听这句话,林立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没什么可解释的,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去问我的试炼导师,他叫麦德林。”

  “你……”中年魔法师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从乡下公会来的小子,态度居然如此蛮横,试炼魔法师他见得多了,随便拿出一个来,背景都要被加洛斯魔法公会深多了,那是什么地方?法兰最偏僻最落魄的魔法公会,据说前几年还被几个魔法家族骑在头上,从那里出来的乡下小子,居然还敢跟自己吹胡子瞪眼?

  双方已经撕破脸皮,中年魔法师也不要什么贿赂了,他决定给这个小子一点颜色看看,恨恨的看了林立一眼之后,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来:“好,我会去问的!”

  事情说来也巧……他还没来得及去问,麦德林倒是自己出来了。

  “怎么还没回来……”林立一去就是大半个晚上,差点没把麦德林的心脏病给急出来,他现在真是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该把人交给安度因的,弄得这一晚上提心吊胆,生怕这小子出了点什么意外,他可是魔法公会唯一的希望,万一出了点什么事,自己难道还能再生个中级铁匠出来应付赌约?

  两人走了之后,麦德林真是越想越怕,短短几个小时,就已经出来看了好几十次了,这一个晚上下来,真是连头发都多白了几根。

  “妈的,安度因这老王八蛋……”麦德林走下台阶,正想往街角张望一番,却突然看见,台阶下一名年轻魔法师,正笑咪咪的望着自己,那件又破又旧的法师袍,此时看上去竟是异常亲切,刚刚骂到一半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面……这小子,总算是回来了……“麦德林先生……”林立与那名守夜魔法师,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喊了一声。

  但现在的麦德林,又哪还有心思关心一个守夜魔法师?只见他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喋喋不休的就数落开了:“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再过半个小时,老子都想上噩梦山脉找人了……”

  “我也不想的,可是路上出了点小意外……”林立带着一脸的无精打采,说完之后又掩嘴打了个呵欠,他实在是困得不行了:“具体情况我明天再向您解释,我现在得先回去睡个觉,不然明天的试炼任务怕是有麻烦……”

  “还试炼个屁!”麦德林翻了个白眼,气急败坏的骂道:“就你现在这个状态,把你丢进魔兽堆里你都能睡着,赶紧滚回去睡觉,试炼任务等下午睡醒再说,到时候我会亲自过来叫你起床。”

  “哦……”

  林立点了点头,也不再继续罗嗦,带着同样呵欠连连的希恩,从那目瞪口呆的中年魔法师身旁掠过,两人沿着台阶就进了公会大厅。

  目送两人背影远去,麦德林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这一晚上折腾得,真是头发都多白了几根。

  亲眼目睹这诡异的一幕,那中年魔法师真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自己眼中没什么背景的乡下魔法师,却是连麦德林先生都要出门迎接的人物……在奥兰纳魔法公会十几年,他又怎么会不知道,麦德林先生是什么性格,那可是连奥德文会长都敢当面顶撞的人物,这十几年的时间里,他还从来没见麦德林先生象今天这么温和过,听听他们刚才的对话,为了让那个年轻魔法师好好睡上一觉,麦德林先生甚至不惜了推迟试炼时间!

  一时之间,中年魔法师只觉得头皮发麻。

  完了完了,下这搞不好真要去守墓地了……还好整件事情麦德林并不知情,他出来的比较晚,并没有看见守夜魔法师的刁难,更不知道自己等了大半晚上的人,竟差点被这家伙拦在门外进不了公会大厅,不然的话……以麦德林的性格,后果还真是难以想象。

  因为心情不错的缘故,麦德林在回公会大厅之前,甚至还特意勉励了中年魔法师几句。

  听着这几句勉励的话,中年魔法师只觉得两脚发软,冷汗一阵接着一阵,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好不容易撑到麦德林离开,中年魔法师终于是撑不住了,软软的就坐到了地上,就好象一滩烂泥一般。

  ………………林立把希恩带到住处,然后就不由头疼起来。

  希恩的鼾声他是领教过的,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这一天折腾下来早就累得不行,一会睡下去估计连打雷都不一定能吵醒,可是两位室友可就有些无辜了,希恩的鼾声一响,他们今晚多半就别想睡了……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下,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只能让希恩克制一下,先把今晚熬过去再说,等明天再帮他想想其他办法。

  打定主意之后,林立这才掏出钥匙,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

  “费雷,你小子可算回来了!”谁知道才刚进客厅,就听见马森的声音从房里传来。

  “真对不起,吵到你了马森大哥。”林立有点不好意思,打开房门的时候轻手轻脚,本来就是为了不吵醒两人,却没想到已经轻成这样,却还是把马森给吵醒了。

  “我根本就没睡……”马森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果然连法师袍都没脱,一张脸上的表情,居然还显得很有精神,只见他又指了指隔壁,笑得有些猥琐:“我估计,那家伙也没睡,不信你过去看看……”

  “费雷回来了?”马森话音刚落,就看见欧灵的房门打开了。

  “恩,回来了。”林立点了点头,神色间却是充满了疑惑,这两个家伙干什么呢,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在房里搞什么飞机……“费雷,听说你把达利安大魔导士的侄子给揍了?”马森连看都没看欧灵一眼,自顾自的就凑到了林立身边,一张脸上的笑容,显得无比八卦。

  “你怎么知道?”

  “嘿……我听别人说的,到底怎么样,是不是真的揍了?”

  “恩。”这种事情,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林立点了点头,大大方方的就认了:“我陪他练习了一下魔法。”

  “……”马森翻了个白眼,心想那个叫马德雷的家伙,老子又不是没见过,七级实力而已,比我都差了十万八千里,你个怪物跑去跟他练习魔法,这不是成心把人往棺材里送么……“这两天小心点。”欧灵的话不多,但其中的关心,却是谁都能听得出来。

  “恩,我会的。”林立也知道,这个叫达利安的中年魔法师,一直以来都对自己有着莫名其妙的敌意,搞不好就连希恩那件事,都是他授意马德雷做的,如今自己又把马德雷打残,他不亲自来找麻烦才是怪事。

  “算了,不说这个。”若是换了以前,马森多半还要多叮嘱一番,但昨天见了安度因,他算是知道这小子后台有多硬了,传奇法师站在背后,谁敢乱动他一根寒毛?这件事不过顺口一提,接着马森脸上就露出了猥琐的笑容,用一种神秘兮兮的语气问道:“明天试炼任务变动的事,你们都听说了吗?”

  “什么变动?”林立不由微微一愣,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怎么没听麦德林提起过什么试炼任务的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