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领主 大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领主 大章

  “哈哈,我先去十层了。”好不容易等那中年法师将十几个禁止说完,马森已是急不可耐的捏着通行证明,沿着盘旋向上的阶梯就直奔高层而去,临走前还很猥琐的说了一句:“不知道十层上面藏着什么宝贝……”

  “九点见。”走进这座法兰王国最庞大的魔法宝库,大概也没几个魔法师能不动心的,欧灵匆匆交代了两句,转眼间就走得不见了踪影。

  “好,九点见。”在阶梯旁跟两位室友分开之后,林立却并没有急着去上层,而是直接穿过了走廊,来到了全知高塔一层的大厅。

  从大厅正门进来,正看见一排巨大的书架摆在那里,上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在这些书架中间,又是一张张宽大的书桌,书桌旁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年轻魔法师,各自在一摞厚厚的书本间看得聚精会神,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法波动判断,大多都在六七级以上,而年纪却不过十几二十岁,有好几个甚至比林立还年轻,估计这都是奥兰纳魔法公会重点培养的年轻天才。

  林立轻手轻脚的走进大厅,在一排书架中间转了一圈之后,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是一本黑色封皮的线装书,上面记载的也不是什么魔法咒语,而是黑暗年代之后,一位吟游诗人凭传闻写下的人物传记,其中就包括大领主奥斯瑞克的生平。

  全知高塔一层大厅里,除了各种低级咒语之外,最常见的恐怕就是这些奇闻逸事了,只不过比起低级魔法咒语来,这些闲书显然不是那么受人欢迎,就好象林立手上这一本,拿起书来轻轻一抖,封面上厚厚的灰尘就被抖了下来,估计也有些年月没人看过了。

  林立倒是无所谓,将封面上的灰尘一抖,随便在书桌旁找了个位置坐下,拿着本人物传记居然也看得津津有味。

  反正他今天来全知高塔,就没想过要找什么魔法咒语。

  从幽影谷回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傍晚时分了,中间又被两个老家伙弄去打了半天铁,回到住处还花了大把时间在弩矢上面,等到通过层层关卡来到全知高塔的时候,这座法兰最庞大的魔法宝库早就到了要关闭的时间了,这么点时间就算找到什么厉害咒语也来不及记忆,还不如在一楼找点闲书打发时间,顺便对这位奥斯瑞克大领主多些了解。

  说起这位大领主,林立倒是很有兴趣。

  自从来到奥兰纳之后,林立就觉得自己似乎总是和他扯上关系,那两张用高等精灵语写成的破布上,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奥斯瑞克的名字,自己手上的元素洪流戒指,据说也是大领主生前的佩戒,甚至就连这几天在奥兰纳魔法公会倍受礼遇,也是因为自己可以帮他们赢得奥斯瑞克陵墓的钥匙。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了解了解也是好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林立拿着一本人物传记在那倒也看得津津有味。

  “太狠了……”奥斯瑞克的生平本就充满传奇色彩,在吟游诗人夸张的笔下,更是让林立看得赞叹不已。

  说起大领主奥斯瑞克,就不得不说说高等精灵这个矛盾的种族。

  遥远的洪荒年代之后,泰坦与巨龙消失在历史长河之后,高等精灵趁机崛起,用鲜血与魔法统治安瑞尔数千年之久。

  相比其他种族,高等精灵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他们在魔法方面的优势无人能及,每一个成年高等精灵,都至少拥有大魔导士级别的实力,在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下,高等精灵几乎将魔法文明发现到了极限,他们通过魔法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即便是一千二百年后的今天,也没有任何一个种族敢说,自己在魔法成就上接近了那个空前绝后的辉煌文明。

  在大多数吟游诗人口中,高等精灵所创造的魔法文明,都被形容为“超越神明的奇迹”……他们热爱并崇拜一切完美的事物,在艺术领域的成就同样令人惊叹,只可惜这些成就,大多毁于黑暗年代之后的战争,如今的人们,也只能从一座座高等精灵遗迹中,勉强找回一丝完美的痕迹。

  而与此同时,他们又是一个充满矛盾的种族。

  在对待其他种族的时候,高等精灵的残暴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在他们眼中,其他种族只不过是劣等生物,唯一的用途就是充当奴隶。高等精灵对待其他种族的时候,甚至连伪善的安抚都没考虑过,有的只是最直接最粗暴的奴役。

  兽人曾经尝试过反抗,但等待他们的是血与火的镇压,半年时间,十八支部落数百万兽人,半数死于魔法军团屠刀之下,几乎每一座村落里面,都挂满了被吊死的兽人尸体,数百万兽人在屠刀下呻吟哀号,鲜红的血色染红了大片土地。

  而大领主奥斯瑞克,无疑就是一个典型的高等精灵。

  就算是在那个魔法文明辉煌无比的年代,奥斯瑞克的魔法实力也绝对算得上是最顶尖的,他甚至曾经跟法师之神格雷斯科战斗过。

  据这位吟游诗人描述,在黑暗年代末期的战争中,反抗军派出了最强大的战士刺杀奥斯瑞克,这是七名传奇级别的强者,他们成功潜入了大领主的宫殿,直接面对了法兰王国的实际统治者,大领主奥斯瑞克,但最终他们谁也没能逃掉,七名传奇级别的强者,永远的留在了大领主的宫殿里面。

  而对于这件事情,奥斯瑞克只说了一句话。

  “杀光这些讨厌的虫子!”

  然后就是那场著名的屠杀,这是奥斯瑞克的一生当中,最有名的一件事,一夜之间吊死了十万反抗者,这一场骇人听闻的屠杀,也为他赢得了屠夫的外号。

  但很少有人知道,除了这一场屠杀之外,奥斯瑞克一生其实还干过很多事……奥斯瑞克传奇的一生,几乎是完美诠释了高等精灵这个矛盾种族的特性,在“屠夫”这个残暴的外号背后,他同时还是一个睿智渊博的学者,强大无比的法师,多才多艺的工匠,名垂青史的艺术家,无数光环笼罩下的奥斯瑞克,只能用惊才绝艳来形容。

  黑暗年代末期,高等精灵奠定了药剂学理论,并在这个理论的基础上,发展出了药剂学的完整架构,而大领主奥斯瑞克,就是一个真正的药剂大师,在吟游诗人的描述下,奥斯瑞克的药剂水准,更是被夸张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各种各样的神奇药剂,看得林立不由目瞪口呆,特别是传记中提到的,奥斯瑞克晚年时发现的几个稀有配方,更是连林立这个药剂宗师都还仅仅停留在听过的程度。

  而在奥斯瑞克晚年的时候,他又对锻造技术产生了兴趣。

  于是,他带领魔法军团,征服了黑铁矮人一族。

  无数的黑铁矮人工匠被送进奥斯瑞克的宫殿,日以夜继的为他演示锻造技术,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这位大领主就在锻造领域里取得了惊人的成就,如今法兰王国最出名的七件魔法装备中,就有四件是出自大领主奥斯瑞克之手。

  奥斯瑞克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特别是在一千二百年之后,再回过头来看他的一生,那种感觉真的就象是在看小说一样,而且还是那种主角无敌的爽快流小说。

  林立就看得很爽。

  不过爽过之后,再回过头来一看,才突然发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还是连一点影子都没有……那天在幽影谷里,尸巫一句“屠夫的戒指”,险些让林立遭到了魔力反噬,当时他就隐隐约约猜到,自己手上的元素洪流戒指,多半跟那位高等精灵大领主脱不了关系。

  他之所以在一层大厅里逗留,除了找点闲书打发时间之外,更重要的目的,其实还是想看看,能不能从奥斯瑞克的生平事迹当中,找到一些关于元素洪流的线索。

  可惜,什么也没找到……林立摇了摇头,重新将这本线装书合上,正打算站起身来,将它放回书架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

  “你们怎么过来了……”林立回过头去一看,才发现来的居然是自己那两位室友。

  “我们抄了几条咒语,正打算过来叫你一起回去,我说费雷,你到底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马森大大咧咧的拉了一张椅子,在林立右手边的位置坐下,大惊小怪的声音顿时引得几个正看书的年轻魔法师怒目而视。

  “白痴,小声点。”欧灵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还真是一高兴起来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全知高塔这种地方,也是可以大声喧哗的么?万一引得门外的大魔导士进来,少不了又是一番麻烦。

  “哦哦……”被几个年轻魔法师一瞪,马森这才想起这是什么地方,连连点头之余,目光却又落到了那本线装书上:“我靠……搞了半天你就在看这种东西?我说费雷,这种街上几银币一本的东西,你有必要跑到全知高塔来看么……”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林立看看天色,差不多也快到全知高塔关闭的时候了,起身将线装书放回书架,这才又跟两位室有一起离开了大厅,走到全知高塔大门之外,林立又顺口问了一句:“收获如何?”

  “哈哈,收获太大了!”一提起在全知高塔内的收获,马森顿时一脸的兴奋,也不得林立继续追问,一个人就在那眉飞色舞的讲了起来:“两条十级咒语,一条十二级咒语,全被我给抄下来了……”

  “这个……”林立挠了挠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能用吗?”

  “我可是天才,现在不能用有什么关系,等过个一年半载的,说不定我连十五级法术都能用……”马森说完,又鬼鬼祟祟的四周张望了一番,这才又压低声音说道:“再说了,就算我不能用,其他人总能用啊,我可以把它们带回千帆城……”

  “……”林立一听这话,顿时明白过来了,难怪全知高塔搞得跟个军事禁区似的,出入都需要通行证明不说,还定下了各种各样烦人的规矩,原来这都是因为马森这样的人太多了的缘故……不过……这好象也不算违反规定,反正奥兰纳魔法公会批准自己来全知高塔的时候,多半就已经想到这个结果了,干脆明天来的时候,也抄几条咒语回去吧,到时候带回加洛斯,葛瑞安那老家伙非得高兴坏不可……林立一边在心里盘算,一边跟着两位室友穿过草地,沿着一条条长长的走廊,一路往公会大厅方向走去。

  三人才刚走进公会大厅,马森就从身后扯了扯林立的衣袖:“费雷,你看那边……”

  “看什么?”林立不由一愣。

  “就在你右手方向,快看快看……”

  “怎么是这家伙……”林立顺着马森所说的方向望去,顿时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二十多岁的年纪,长得挺拔俊秀,又穿着一件剪裁得体的青色法师袍,看上去倒是很符合少女心目中白马王子的标准,只可惜走起路来的时候,一瘸一拐的,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马迪亚斯……”林立有些吃惊,他自己下的手,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当初那四发奥术飞弹下去,林立就知道,这家伙多半要一直躺到试炼结束了,没想到这不过十来天,这家伙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难道是当初下手还不够狠?

  “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快就能走路了……”马森也是一脸诧异。

  “他很快就不能走了。”欧灵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远处的马迪亚斯,声音中透出的森森寒意,跟是仿佛连空气都能冻住,以欧灵的性格,又怎么可能忘掉当初那件事,那可能是欧灵来到奥兰纳之后,所遭受的第一次打击,他一向骄傲无比,除了格兰芬多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年轻魔法师能被他放在眼里,虽然之后又出了一个费雷,但那毕竟是怪物,无法以人类的标准衡量。

  而马迪亚斯的那一次偷袭,却始终被他牢牢记在心头,今天突然在公会大厅里遇到,欧灵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费雷,跟你商量件事。”从来不求人的欧灵,今天却是破天荒的用了“商量”这个词。

  “你放心,我不会出手的。”林立根本不用问,就知道欧灵想干什么,那天硬吃了一个燃烧火球之后,林立就知道自己猜错了,这个马迪亚斯的实力,绝不可能在欧灵之上,之所以伤到欧灵,多半是因为出手偷袭之类的原因。

  现在欧灵想要自己解决,林立倒也不怎么担心,很干脆的就答应了下来。

  “谢谢。”

  而几乎与此同时,马迪亚斯的目光,也发现了三人的身影。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了。

  马迪亚斯望向三人的目光,就好象是要吃人一样,两只拳头紧紧的握着,隔得远远的,林立仿佛都能看见他额头上暴起的青筋。

  可是紧接着,马迪亚斯却突然笑了。

  马森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家伙真的是在笑,而且还笑得很灿烂,直笑得马森象见了鬼一样,下意识的用手捅了捅身旁的林立:“费雷,你说那家伙会不会是被气成神经病了?”

  “说不定是吓的……”林立很不负责任的应了一句,事实上他也同样奇怪,从马迪亚斯的一言一行就可以看出,这绝不会是一个好打发的人,林立更不相信,象马迪亚斯这样的人,会干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事。

  笑得这么灿烂,难道真是被吓成神经病了?

  “真想不到,你们居然还活着……”就在三人疑惑的时候,马迪亚斯已经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略显苍白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只是这种笑容在林立看来,只觉得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那种感觉,就好象老梅林正对着葛瑞安笑一样,明明都已经气得快吐血了,还要拼命的在脸上挤出笑容,简直假得不象话。

  “我说马迪亚斯,你能不能不要笑得这么假?这里也没什么外人,大家都知道你被我打断了手脚,放轻松点,没什么可丢人的……”林立是个老实人,向来是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过太老实,往往也会让人觉得很受伤……“你……”马迪亚斯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好不容易憋出来的笑容,顿时就被扭曲掉了。

  “马迪亚斯,你听我一句劝,残疾人最好是清心寡欲,别去管太多的事,象我们能不能活着回来这种事,你还是别太操心了,这会影响你伤势恢复的。”林立一脸的诚恳,看上去就好象真是在关心老朋友。

  “你说什么?”马迪亚斯毕竟才二十多岁,又怎么受得了这种撩拨,双手紧紧捏起拳头,一双眼睛简直就象是要喷出火来。

  “看,你又激动了……”真要动起嘴巴,马迪亚斯又怎么是林立的对手,只是三言两语,就已经激动得浑身发抖。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真要照林立的想法,又哪会跟马迪亚斯罗嗦这么多?早在他上来挑衅的时候,就已经直接一个燃烧火球砸过去了,还跟他废话?废话个蛋……之所以浪费这么多口水,倒有一半的理由是因为欧灵。

  林立一脸诚恳的挑衅着,其实心里早就巴不得马迪亚斯扑过来了,到时候再随便挤兑他几句,逼得他跟欧灵来一次公平决斗,也算了了欧灵一个心愿。

  可是……今天的马迪亚斯却好象有些不太正常,这家伙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刚刚还怒目圆睁双拳紧握,可是紧接着却又突然松弛了下来,甚至还在脸上又挤出了几分假惺惺的笑容:“算了,跟你这种乡下人生气没什么意义……”

  说完,马迪亚斯又凑到林立耳边,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不过,你可千万要小心点,别弄得象我这样就不好了……”

  “啊……什么!”这种程度的威胁,又怎么可能吓得了林立,只见他一脸惊讶的望着马迪亚斯,声音大得刚好能让半个公会大厅听见:“马迪亚斯魔法师,您说您是阳痿?我的天,这真是太糟糕了……”

  林立这一声惊叫,几乎吸引了半个公会大厅的注意,起码有好几十个魔法师同时望了过来……“……”在一群魔法师同情的目光下,马迪亚斯简直憋得满脸通红,他拼命的告诉自己要忍住,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