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奥术壁垒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奥术壁垒

  林立狠狠的揉着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真的不是自己眼花。

  没了,全都没了……无论是元素护盾上泛起的七彩光芒,还是源火护盾上缭绕的四枚火球,全都在忽然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太假了吧……”林立怔怔的望着麦德林,一时之间目光已是有些发直。

  麦德林可是接近传奇级别的人物,他同时撑起的元素源火两个护盾,几乎可以无视一切大魔导士级别的攻击,林立甚至觉得,就算是安度因奥德文这样的人物亲自出手,都不一定能在瞬间破开这两个护盾。

  可眼前的一切,却又是如此真实。

  的的确确有人在一瞬间内,就将这两个护盾给破开了。

  而那个人,就是林立自己……林立彻底疯掉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那可是源火护盾,只有在突破大魔导士境界之后,才能够拥有的专精护盾,直接运用元素本源的力量,其防御力之强,已经到了近乎变态的地步,更何况除了源火护盾之外,麦德林身上还覆盖着一层元素护盾。

  同时破开这两个护盾,几乎也就意味着,自己在刚刚的一瞬间里,甚至有机会威胁到一位接近传奇级别的人物。

  毫无疑问,让自己破开两个护盾的,正是手上的龙眼宝石。

  “这是真的?”

  “妈的,废话……”老头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粗话,他刚才真是被吓到了,麦德林怎么也没想到,这块龙眼宝石里蕴藏着的,居然是这么一个变态的法术。

  “这怎么可能……”尽管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什么,但此时听麦德林亲口承认,林立仍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它真的破开了您的两个护盾?”

  “不,不能这么说。”麦德林摇了摇头,神色间有些犹豫:“刚才那种情况,用中断来形容,可能会更恰当一些……”

  “为什么是中断?”

  “这里面的原因比较复杂,想要把它搞清楚的话,你首先要知道一件事情。”

  林立不由一愣:“什么事情?”

  “这件事情就是……妈的,你小子实在是太走运了!”老头愤愤的骂了一句粗话,这才又继续说了起来:“你知不知道,这块龙眼宝石里蕴藏的是一个什么法术?”

  “不知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法术应该叫做奥术壁垒,一个已经失传一千二百年的十五级法术……”

  “……”

  “猜猜,它究竟有多厉害。”

  “我怎么猜得到……”林立很麻木的摇了摇头,他突然发现在这一天里面,自己摇头的时间,竟然比以前一个月加起来都多。

  老头笑了笑,才有继续说起来:“这个法术强就强在,它可以在一瞬间内切断魔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跟魔力反馈有一些相似之处,只不过魔力反馈通过压制来实现,在中断施法的同时,还可以带来一定程度的禁魔效果,而奥术壁垒却是通过切断魔力来实现,不会产生禁魔效果,只能短暂的切断魔力流通。”

  “那不是等于又一个魔力反馈?”

  “错!”麦德林摇了摇头:“这两个法术之间,有着一个最明显的差别,那就是魔力反馈可以打断咒语吟唱,而奥术壁垒则顶多可以延长咒语吟唱时间,它的真正用处,是用来针对引导类法术和半引导类法术的。”

  林立点了点头,这一次他倒是听明白了。

  所谓的引导类法术,指的就是那些在施法过程中,需要持续保持魔力输出的法术,比如奥术飞弹一共十二枚,在放出这十二枚奥术飞弹的过程中,需要始终保持施法状态,一旦中断的话,就无法将十二枚奥术飞弹尽数放出。

  而半引导类法术,则指的是象元素护盾这种,不需要保持施法状态,也不需要用精神力进行引导,在使用半引导类法术的时候,施法者需要持续提供魔力,如果魔力输出中断的话,元素护盾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那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我在以后的战斗中,可以随意中断任何人的魔力,从而达到破开魔法护盾的效果?”

  “不不不……你又错了。”麦德林又摇了摇头。

  “啊?”

  “奥术壁垒可不是这么用的,首先你必须要搞清楚,奥术壁垒不是魔力反馈,它的持续时间太短,而且还不会产生禁魔效果,魔力被中断之后,也只需要一瞬间就会恢复,在这一瞬间里你能干些什么?别说吟唱咒语,搞不好你连一个瞬发法术都不一定放得出来。”

  “那这个奥术壁垒有意义吗?”

  “在黑暗年代的时候,奥术壁垒可是每一个魔法军团成员都必须掌握的法术,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一瞬间的中断,在当初那场战争里,可是很少有人敢在魔法军团成员面前放出引导类法术的,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就是因为奥术壁垒的存在!”

  “有这么夸张?”林立皱了皱眉头,老实说,他真有些不太相信,如果真象麦德林所说,这个效果只能持续一瞬间,那就算中断引导类法术有什么意义?

  “蠢货!”麦德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难道不知道,施法中断会带来魔力反噬的吗?”

  被麦德林这么一骂,林立这才突然想起,强行中断施法,可是会带来魔力反噬的,特别是一些引导类法术,因为要始终保持专注施法状态,一旦被中断的话,还很可能会带来精神力混乱效果。

  魔法师之间的战斗瞬息万变,绝对容不下一丝一毫的失误,只需要一次魔力反噬,立刻就会让胜负颠倒,更何况还可能产生精神力混乱效果,这可比魔力反噬厉害多了,轻则导致魔力失控,重则造成精神分裂。

  “所以,小子……你这次真的是走运了,好好把这东西收起来,要是用得恰当的话,你可能连大魔导士都有机会击败。”在谈话的最后,麦德林用这样一句话做出了总结。

  “恩。”林立点了点头,小心的将龙眼宝石放进口袋。

  “知道你有了这东西,老子也放心多了……”麦德林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紧闭的房门,从法术测试大厅出来的时候,麦德林一张老脸之上,已是堆满了幸灾乐祸的笑容:“至少达利安那家伙,你是用不着再担心了,他最喜欢用的就是引导类法术,到时候……你可以用这块宝石,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妈的,老子看这白痴不爽很久了,如果他真来找你麻烦,你千万别给我面子,能揍多狠就揍多狠,老子倒要看看,被一个魔导士揍了之后,他还有没有脸在奥兰纳呆下去……”

  “……”

  达利安呆不呆得下去还不知道,但有一个人,却是真的快呆不下去了。

  他的名字叫马迪亚斯……最近这十来天,林立天天都往全知高塔跑,今天虽然没去,但同样是忙得不可开交,以至于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那天在公会大厅里消遣马迪亚斯的话,已经渐渐在奥兰纳魔法公会里传开了……“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日出城公会的马迪亚斯知道吗?我听人说,他好象是个阳痿哦!”

  “我靠!这么刺激?”

  “是啊是啊,真是可怜了维尔海姆大人,好不容易生个儿子,居然是个阳痿……”

  “哎,真是人间惨剧……”

  “这个秘密我可只跟你一个人说过,你可千万得帮我保守住,绝对不能再告诉其他人了!”

  “恩,没问题。”

  …………“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日出城公会的马迪亚斯知道吗?我听人说,他好象只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哦!”

  “我靠!这么刺激?”

  “是啊是啊,真是可怜了维尔海姆大人,好不容易生个儿子,居然只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哎,真是人间惨剧……”

  “这个秘密我可只跟你一个人说过,我答应过别人要保密的,你可千万不能再告诉其他人了!”

  “恩,没问题。”

  …………流言这种东西,其实就跟瘟疫是一样的,传播得总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厉害,从阳痿到只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再到花柳缠身浑身恶臭,如此复杂的演变过程,也才不过用了四五天的时间,而且看上去,似乎还真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至于流言的真实性,已经没有人愿意去关心了。

  事实上,谁都知道这是假的,但对于他们来说,流言的真假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传播流言的过程当中,可以获得某种满足与快感。

  于是,马迪亚斯就这么倒霉了……“该死!该死!该死!该死!”马迪亚斯一张脸,黑得就好象锅底一样,他正拼命的砸着东西发泄,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已经被他给砸得差不多了,但马迪亚斯心头的怒火,却是越燃越旺……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马上把那个加洛斯乡巴佬给抓来,用尽最残酷的手段,折磨他十天十夜,让他在流尽最后一滴血之后,才在无穷无尽的痛苦当中死去!

  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家伙,自己才会沦为众人口中的笑柄,听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马迪亚斯最近虽然一直在养伤,但公会里流传的笑话,却是一句不漏的传进了他耳朵里,每天听着别人议论纷纷,马迪亚斯只觉得心里就象针扎着一样难受。

  这种日子,他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那个加洛斯乡巴佬,必须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马迪亚斯猛的打开房门,拖着两条尚未完全恢复的伤腿,就打算去找那个该死的家伙,可是房门才刚刚打开,马迪亚斯就看见一个身穿黑色法袍的身影站在门外。

  “马迪亚斯,你干什么?”

  “霍伦导师,我……我……”马迪亚斯一下呆住了,结结巴巴的“我”了几次,才终于是“我”出句话来:“我想出去走走……”

  “走走?”霍伦看了他一眼,方方正正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怕是去找那个叫费雷的加洛斯魔法师去吧?”

  被霍伦一句话揭穿,马迪亚斯多少有些心虚,一直以来,霍伦导师给他带来的,都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马迪亚斯很怕他,也很尊敬他。

  “好吧,你要去就去……”

  “啊?”马迪亚斯猛的一愣。

  “不过我告诉你,马迪亚斯,如果你这次再被人打断四肢,可别指望我再拿出断续药剂救你,更别指望我会去帮你出气,你最好想明白了。”

  “可是……霍伦导师……”

  “可是什么?”霍伦看了他一眼,方方正正的脸上依旧神色平静,看不出究竟是什么心情。

  “可是我忍不了这口气!”

  “那又怎么样?”霍伦一声冷笑,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马迪亚斯:“你忍不了这口气,又能把他怎么样?难道你以为,你真的是人家的对手?”

  “我……我上次只是一时大意……”尽管霍伦的目光让他有些紧张,但马迪亚斯仍是毫不退让。

  在躺在病床上的这十几天里,他已经反反复复的想过了,当初那一场战斗的关键,也渐渐被他摸索了出来。

  在这个世界上,是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在没有魔法护盾的情况下,硬生生承受一个燃烧火球轰击的,就算是传奇法师也不可能,这根本就不是**力量可以承受的东西,除非……除非那个叫费雷的家伙身上,带着某件魔法装备……马迪亚斯甚至可以猜到,这件魔法装备的用处,多半就是会产生一个类似魔法护盾的效果,而自己当时轰出的燃烧火球,必然就是被这件魔法装备给挡住了。

  这一点相当重要……挡住燃烧火球的是魔法装备,而不是那个家伙本身的实力。

  马迪亚斯相信自己不会看错,那个加洛斯乡巴佬的自身实力,绝对不会超过七级,就算他在过去十几天里有了新的突破,现在的实力也绝不会超过十级,只要摸清了对手的真正实力,以自己十二级魔导士的力量,又怎么可能再犯当初的错误?

  也正因为这样,马迪亚斯才始终搞不明白,为什么霍伦导师要让自己忍耐。

  忍耐忍耐……不知道要忍到什么时候……“一时大意?哈哈哈……”马迪亚斯的话落入耳中,霍伦却好象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在那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一个人笑了好半晌之后,霍伦才一脸讽刺的对马迪亚斯说道:“你应该感谢你的大意……”

  “霍伦导师,这是为什么?”马迪亚斯被笑得有些心虚。

  “为什么?”霍伦看了他一眼,脸上笑容依旧充满讽刺:“马迪亚斯,你不会真的这么天真吧?难道你真的以为,那个叫费雷的加洛斯魔法师,只有七级的实力?”

  “难道不是?”

  “马迪亚斯,你真是天真得让我想笑……”霍伦一脸讽刺的笑着,一直笑得马迪亚斯都有些心虚的时候,他才耸了耸肩膀,有些无所谓的说道:“好吧好吧,马迪亚斯,就当他是一个七级魔法师,可是那又怎么样?难道你以为,麦德林会让你伤害他的弟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别说马迪亚斯,就连霍伦自己都不由有些气馁,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马迪亚斯,因为他担心这话会彻底把他吓坏。

  那个所谓的七级魔法师背后,站着的可不仅仅是一个麦德林,另外还有一个叫做安度因的传奇法师……那天从噩梦山脉上回来之后,霍伦什么也没跟人说,也禁止了一起去的两个试炼魔法师再讨论那天的事情,为了麻痹麦德林,他甚至假装忘记了那件事,但在霍轮心里,却是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伤害巴瑟罗尔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霍伦只是在隐忍……霍伦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这个错误就跟马迪亚斯一样,都低估了那个叫费雷的加洛斯魔法师。

  当时,霍伦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个七级魔法师,没必要用什么阴谋诡计,他甚至觉得,就算是麦德林就在眼前,也绝对不会因为一个低级魔法师跟自己闹翻,以至于在噩梦山脉上的时候,霍伦甚至都不屑用什么阴谋,只是象征性的套上伤害同僚的罪名,就打算强行将他带会公会地牢。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费雷竟然能引得安度因出手相助,而且从之后的发展看来,两人的关系竟是深得吓人,甚至已经超越了师徒的范畴。

  为此,霍伦反省了很久很久。

  安度因的存在,让霍伦有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他不可能在直接对付那个费雷,就算是对付,也绝对不能让安度因知道,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关。

  那天从噩梦山脉回来之后,安度因就让麦德林带来了一句话。

  “你动费雷一根指头,我就把巴瑟罗尔的手砍下来。”

  霍伦知道,安度因确实有这个实力,在没有得到父亲支持之前,他还不敢激怒安度因,所以他只能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把这件事给忘了,事实上霍伦什么也没忘,他只是把想法藏得更深而已。

  霍伦很快就有了主意,因为他突然想起,那个叫费雷的家伙,不但打伤过巴瑟罗尔,还打伤了自己的弟子马迪亚斯!

  马迪亚斯可不是一般人,只要自己愿意的话,可以在他的身份上做出很大的文章来……“算了……马迪亚斯,如果你真想出这口气的话,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听我安排,而不是自作聪明的去在好那个费雷。”霍伦说完之后,就转身出了马迪亚斯的房间,这件事情,他早就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只要马迪亚斯不自作聪明,他很快就能让那个费雷倒霉,至于究竟是什么计划,可就没必要告诉马迪亚斯了,说到底他只是一枚棋子,棋子是不需要知道太多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