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剑圣弟子

第一百八十一章 剑圣弟子

  “安德烈大哥真是好手艺!”林立说这话,还真不是恭维,这两把手斧,确实当得起好手艺几个字,即便是以林立的眼光看来,这也是两把难得的精品,无论是锻造技术,还是魔法属性的处理,都可以说得上是无可挑剔,照林立看来,安德烈的锻造技术,恐怕已经接近大师级别。

  从火羽山一路聊到营地,林立真是越聊越觉得安德烈这人有意思。

  以安德烈至少十五级的实力,在法兰王国也算得上是顶尖人物了,可是在跟林立相处的时候,这个粗豪汉子身上,却丝毫没有一点高高在上的意思,就算知道林立是个低级战士,依旧是拍着林立肩膀,一口一个费雷兄弟的叫着。

  这可不是惺惺作态,林立看得出来,安德烈是真把自己当成朋友,这是一种很纯粹的相处,没有任何利益牵扯,也没有任何目的性,就好象当初刚到奥兰纳的时候,马森拍着自己的肩膀,一脸热情的说:“放心吧费雷兄弟,只要跟着我马森混,我包你能在这次试炼上取得好成绩。”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费雷兄弟,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两人从火羽山下来的时候,安德烈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却稍稍露出了几分犹豫。

  “安德烈大哥,有什么话你就说,这么吞吞吐吐的可不是你的性格。”

  “你要是想赚钱的话,你大哥我还有点路子,等回奥兰纳之后,我帮你介绍几个任务,全都是那种报酬丰厚又不费力的,不过火羽山这任务,你还是别跟着混了,没多大好处的,我怕到时候万一……”

  安德烈这话说得比较隐晦,为了照顾林立的面子,他没把话说得太过明白,但其中的意思,却是表达得很清楚,毕竟林立现在的身份是一个五级战士,这样的实力上火羽山,几乎跟找死没什么分别。

  “你要是怕萨琳娜那小丫头不同意,我去帮你说也是一样的,反正以我跟她爸爸的关系,她见了面还得叫我一声安德烈叔叔呢……”

  “……”林立翻了个白眼,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照你这么个算法,那萨琳娜见了我,不也得叫一声费雷叔叔?难不成我还得带她看金鱼去?

  当然,安德烈话中的好意,林立是听得明明白白,当下什么也没说,只是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安德烈也不是笨蛋,一看林立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是白劝了,当下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就将话题扯到了锻造上面。

  恐怕就连安德烈自己都没有想过,这一次谈话,将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帮助……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安德烈在说林立在听,但他偶尔提供的几条参考意见,却往往直指问题关键,经常都是安德烈说着说着,林立突然问出一句,为什么不这样?然后,安德烈就会发上好半天呆。

  这一路下来,就连安德烈都不得不暗暗佩服,这个比自己还年轻很多的小兄弟,居然能想出这么多巧妙的办法来……林立的建议给得比较隐晦,偶尔还会故意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以至于这一路下来,安德烈得了无数好处,却始终没有发现,这个比自己还年轻许多的小兄弟,在锻造上的造诣已是高得惊人。

  但就算是这些隐晦的建议,也足以让安德烈得到无数好处。

  再怎么隐晦,那也是锻造宗师给出的建议,这种感觉,就好象是一个人已经站到了群山的颠峰,当他低头往下望去的时候,自然能将山下的一切一览无遗。

  而这个时候的安德烈,就好象一个正在山脚树林里艰难摸索着的旅人,如果没人给他指明方向的话,他可能一生都走不出那片树林,可如果山顶上那个人肯伸出手来,给他指出一条正确的道路,他可能只需要几分钟,就能从迷宫般的树林里走出来……境界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当两人从火羽山上下来的时候,安德烈已经激动得满脸通红,他实在是太兴奋了,这一路上的收获,竟是比自己过去十年里学到的东西还多,也许这一次回去之后,自己只要再潜心研究一段时间,就可以突破梦寐以求的大师级别了。

  而这一切,可以说全是拜眼前这位小兄弟所赐。

  “费雷兄弟,你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安德烈望着林立,很郑重的说了一句。

  这一路上的相处,林立早就知道,安德烈是那种说一不二的性格,除了提醒自己不要搀和进火羽山任务时,有点吞吞吐吐之外,就再没拐弯抹角的说过任何一句话,这样的夸奖从安德烈口中说来,分量自然要比旁人重得多。

  一时之间,林立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安德烈大哥,你太夸奖了……”

  “不,不是夸奖。”安德烈摇了摇头,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竟是异常的严肃:“你刚刚提的那些建议,我全都仔仔细细的想过了,天才,真正的天才,有时候我真搞不明白,这些天才的创意,费雷兄弟你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估计是因为我平时不想正事,专门琢磨这些有用没用的东西吧……”林立摸了摸鼻子,脸上笑容有些不太自然。

  可他也只能这么回答,不然怎么办?难道要他告诉安德烈,其实不是什么天才的想法,这都是我打了无数次铁,从初级铁匠打到宗师铁匠总结出来的?这么骚包的事,林立自问干不出来……“很早以前,我的老师就跟我说过,有些人是真正的天才,他们不需要钻研,也不需要勤奋,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取得我们一生都无法取得的成就,那个时候我还不服,今天我算是彻底相信了……”安德烈摇了摇头,神色间很是有些感慨,伸手指了指远处的帐篷:“费雷兄弟,前面就是白银之手的营地了,我还要赶着回去向老师交差,就不陪你一起过去了。”

  “好,再见。”

  “对了……”往前走了没多远,安德烈却又折了回来,一双眼睛很认真的盯着林立:“费雷兄弟,虽然这话不怎么中听,但我还是要再说一次,这次的任务,真的很危险……”

  “放心,我不一定会参加的。”

  这一次,林立说的倒是真话。

  “那我就放心了。”安德烈这才露出笑容,伸手指了指远处的帐篷:“我这两天就住在那里,要是费雷兄弟有空的话,就过来找我聊聊天什么的,对了费雷兄弟,我的老师可是一位真正的锻造大师,到时候他要是见了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有时间的话,我一定过来。”林立答应得很干脆,两个营地之间,离得并不太远,过去跟安德烈聊聊天应该没什么问题。

  只不过在说话的时候,林立心里又隐隐有几分好奇,安德烈的那个老师究竟是什么人?

  这一路走来,安德烈已经提了几次他老师了,从他那崇敬的神色看来,他这位老师,恐怕真是一位无比厉害的人物,能够教出一个至少十五级的战士,同时还接近锻造大师级别的铁匠,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事。

  跟安德烈道别之后,林立才慢慢走回了白银之手的营地。

  在那个见鬼的山洞里,确实耽搁了太多时间,等到林立走回营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深夜时分了,此时营地里静悄悄的,除了篝火上火苗跳动的声音之外,就只有几座岗哨上,不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那是守夜的冒险者正在巡逻。

  林立进了营地不久,还没来得及向巡逻的冒险者表明身份,就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走来。

  “费雷先生,您可算是回来了……”阿拉贡一边说着,一边向林立迎了过来。

  随着阿拉贡走近,林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个年轻弓箭手脸上,正带着一脸的疲惫,看起来就好象熬了几天几夜没睡觉一样。

  “怎么了,阿拉贡,你看上去好象精神不怎么好啊……”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瞌睡……”阿拉贡打了个呵欠,心想要是换了你,下午就被萨琳娜派出来站岗,一直站到深夜,你也得跟我一样精神不好,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的,因为他被派出来站岗的原因,就是为了等眼前这两个家伙……“哦,那你赶紧去睡觉吧,老这么熬夜可不好……”林立匆匆跟阿拉贡打过招呼,就打算回自己帐篷睡觉,昨晚在黑山镇旅店里折腾了一个晚上,中间虽然在马车上眯了两个小时,可那又管什么用?再加上今天在山洞里迷路,更是弄得林立浑身上下都象是快要散架了一样,此时一回营地,想干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早点睡觉。

  “费雷先生,费雷先生,请等一下……”林立刚往前走了几步,阿拉贡却从后面追了上来。

  “还有事吗?”

  “是这样的费雷先生,萨琳娜团长让我问问您的意思,下午冒犯您的那几个血色号角的人,该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林立望了阿拉贡一眼,神色间带着几分狐疑:“人不是已经交给白银之手了吗?再说了,这几个人我也没想把他们怎么样,你们看着处理就行了,万一要是想不出处理办法,就把他们还给血色号角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那就照您的意思办,明天就让血色号角来把人带走。”阿拉贡点了点头,又问起了林立今天的经过:“对了费雷先生,您今天在火羽山,还遇上什么麻烦了吗?如果需要的话,您说一声,白银之手团员随时为您效劳。”

  “除了地图不好用之外,倒没遇上什么麻烦……”林立随口答了一句,心头却暗暗奇怪,阿拉贡怎么一下变得这么热情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不多时就到了林立的帐篷外,这一路上,林立一直觉得阿拉贡的态度很奇怪,好象殷勤得有些过分,甚至带着几分讨好的意思,可是林立又想不出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他完全没想到,就因为自己在火羽山上露的那一手爆破开采,让自己成了白银之手挖墙角的目标……没办法,爆破开采这种东西,实在是太低级了,就算林立再怎么聪明,也想不出这种低级技巧,竟会让堂堂白银之手激动成这样……倒是站在帐篷外的时候,林立突然想起了件事,伸手指了指远处的几顶帐篷:“对了,阿拉贡你知不知道,那几顶帐篷里住的是什么人?”

  阿拉贡顺着林立手指的方向望去,正看见六大佣兵团的营地边缘,几顶孤零零的帐篷靠在山脚下,一时间也不由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我也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好象不是其他佣兵团的人……”

  “哦……”林立点了点头,没再继续多说什么,这事他本来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指望阿拉贡给出什么答案。

  可就在林立打算弯腰进帐篷的时候,阿拉贡却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奥拉吉尔,那是奥拉吉尔会长的帐篷!”阿拉贡很肯定的说了一句,神色间显得有些激动,他敢肯定自己没有猜错,白天的时候就听萨琳娜团长说过,这一次的任务,风暴剑圣奥拉吉尔也来了,前前后后一联系,他至少有八成把握,那几顶帐篷,就是风暴剑圣奥拉吉尔住的地方。

  “奥拉吉尔?”林立吓了一跳:“你确定?”

  “确定。”

  “难怪……”林立一下明白过来了,难怪安德烈实力这么强,难怪他还精通锻造,原来自己偶然在山洞里遇到的粗豪汉子,竟然是风暴剑圣奥拉吉尔的弟子。

  林立站在帐篷外,对白银之手这次的任务,也终于有些好奇了。

  风暴剑圣发下私人委托,这本就是破天荒的大事,更何况他还亲自来了,他可是冒险者公会会长,随时都有处理不完的公务,有什么东西能吸引到他这样的大人物?对了,刚刚回来的时候,安德烈似乎还说过,这一次的任务,真的很危险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