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红眼睛

第一百八十二章 红眼睛

  把阿拉贡送走之后,林立心里就嘀咕开了……一开始他还真没想到,安德烈居然是风暴剑圣的弟子,那他在路上所说的那些话,意义可就不太一样了,事情明摆着的,这次任务是风暴剑圣的私人委托,除了奥拉吉尔自己之外,恐怕就要数安德烈最了解内幕,连他都说这次任务很危险,那这次任务恐怕就真的很危险了……“明天必须再搞张地图,早点跟这鬼任务划清界线!”林立裹在睡袋里,临睡之前,又咬牙切齿的问候了一遍绘制地图那家伙。

  最近两天都搞得疲惫不堪,林立这一觉睡下去,就一直睡到日上三杆才爬起来,等他走出帐篷的时候,太阳都已经升上中天了,林立微眯着眼睛,看了看天色,正打算再去找找那位主管后勤的副团长时,却突然发现,远处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我靠!”林立被那身影吓了一跳。

  那不是马迪亚斯吗,这家伙怎么跑到火羽山来了?

  “奇怪,马迪亚斯怎么变成这样了……”林立看了几眼之后,却不由皱起了眉头。

  今天的马迪亚斯,看上去似乎跟平日里有很大的不同,他身上穿着一件华丽的银色铠甲,腰间悬着一把装饰奢华的长剑,棕色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异常严肃,不象是来火羽山这种地方冒险,倒象是去参加一场盛大的宴会。

  而跟在马迪亚斯身后的,是一个黑发红眼的年轻魔法师,看起来三十岁不到的年纪,英俊的面容,黑色的长袍,一根镶嵌着硕大魔晶的法杖,正在阳光下闪动着危险的光芒……没错,就是危险。

  从这个人身上透出来的气息,让林立感觉自己就好象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林立甚至都不敢相信,除了那几个有数的老怪物之外,竟然还有这样的年轻高手存在,这家伙至少是十六级的实力,搞不好连昨天刚刚认识的安德烈,都不一定是这个红眼睛的对手。

  林立只是看了一眼,就很明智的侧身进了帐篷,开什么玩笑,自己跟马迪亚斯的关系可不怎么友好,连挨萨雷那种围观群众都知道,马拉顿家族正盘算着自己干死自己,如今突然在这火羽山上遇到,人家还带着一个十六级大魔导士小弟,万一要是被认了出来,那麻烦可就不是一般二般的大了……还好,两人并没有停留太久。

  马迪亚斯从大帐里出来之后,就急匆匆的带着红眼睛走了,林立目送两人穿过营地,又上了营地外的马车,这才长长的吁出口气。

  但是吁完气之后,林立却又突然想起,这事有些不对……马迪亚斯可是魔法师,怎么会穿着一件铠甲?

  而且刚刚走过去的那位,似乎要比马迪亚斯年长一些,眼角都能看见一丝皱纹了,以马迪亚斯二十几岁的年纪,眼角又怎么会生出皱纹来?

  “不对,不是马迪亚斯!”看了一眼远去的马车,林立终于想起什么地方不对了,这人绝对不是马迪亚斯,他的实力可要比马迪亚斯强多了!

  当两人从帐篷里走出来的时候,林立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的实力,丝毫不比身旁的红眼睛弱,红眼睛可是至少十六级的大魔导士,就凭马迪亚斯那半调子的魔法水准,再过十年都赶不上人家,更别提什么不比红眼睛弱了。

  “这家伙难道就是维尔海姆?”林立想了想,又把这个猜测给否定了:“好象也不太对……”

  维尔海姆是什么人?那可是国王陛下最宠信的贵族,掌管着法兰王国五成军火交易的人物,以他的身份,又怎么会随随便便跑到火羽山来?

  林立在那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是怎么回事。

  正打算找萨琳娜刺探刺探的时候,帐篷外却传来了阿拉贡的声音。

  “早上好,费雷先生,请问您起床了吗?”

  “早上好,阿拉贡。”林立从帐篷里出来,正看见阿拉贡站在外面,脸上的神色显得很恭敬。

  “费雷先生,您现在有时间吗?”

  “怎么了,你找我有事?”

  “不是我,是萨琳娜团长找您,她说您起床之后如果有空的话,就去临时指挥所找她,她有点事想跟您谈谈。”

  “萨琳娜团长找我?”林立皱了皱眉头,有些想不明白这事怎么回事。

  白银之手这边的情况,就连瞎子都看得出来,除了汉克阿拉贡这样的闲人之外,一个个简直忙得脚跟都不沾地,萨琳娜身为白银之手团长,更是把临时指挥所当成了卧室,这两天林立就看见她从里面出来过一次。

  都忙成这样了,还找自己谈什么?

  谈救命之恩?这好象不至于吧,什么时候谈不好,非要挑最忙的时候?

  “难道是谈刚才那两个家伙?”林立吓了一跳。

  林立带着满肚子的疑问进了大帐,萨琳娜正在一张地图前皱着眉头,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的萨琳娜很漂亮,白皙的小手托着小脸,秀丽的眉头轻轻皱着,看起来专注而又沉静,丝毫不象在黑山镇时,那个爬在旅店屋顶,张牙舞爪的古怪女人。

  “萨琳娜团长,听阿拉贡说,您有事找我谈谈?”林立打破沉默的同时,又瞟了一眼萨琳娜面前的地图。

  可是才刚刚看了一眼,林立的注意力就被那张地图给吸引住了,太详细了,这简直就是实物再现,就连那个见鬼的山洞,都用细线给标了出来,准确无误的给出了迷宫的正确走法。

  林立真是越看越咬牙切齿,迟早要找那个主管后勤的副团长聊聊,有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藏起来,害老子在山洞里转了大半个晚上……“早上好,费雷先生。”萨琳娜从地图间抬起头来,向林立露出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容。

  老实说,萨琳娜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一双眼睛就好象弯月一样。

  可惜,林立现在大半心思都在那张地图上,小半心思还惦记着上了马车的红眼睛跟假马迪亚斯,又哪来闲心管团长大人笑得好不好看?

  “萨琳娜团长找我有事?”林立盯着桌上的地图,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萨琳娜不由一阵气结,这家伙究竟是什么心理,一进帐篷就盯着地图看不说,还看得如此的肆无忌惮,完全没把自己这个主人放在眼里,害自己准备了半天的话,竟然连一句都没派上用场,当下萨琳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了几个字:“一点小事……”

  “哦。”林立点了点头,又继续盯着桌上的地图,就好象刚刚跟他说话的不是白银之手的美女团长,而是一只在耳边嗡嗡叫着的苍蝇。

  萨琳娜彻底崩溃了,她不得不改变策略,放弃了让这家伙主动打听的想法:“费雷先生,您知道马拉顿家族吗?”

  “马拉顿家族?”这个熟悉的名字一出,林立终于把头抬了起来。

  “怎么,费雷先生认识马拉顿家族的人?”见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正确的道路上,萨琳娜心里有些小得意。

  “呵呵,萨琳娜团长过奖了。”林立一脸假惺惺的笑容,肚子里却悄悄嘀咕了一句,我跟马拉顿家族的交情,可不止是认识那么简单……“那可真是太巧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萨琳娜说着说着,就把桌上的地图卷了起来,从下面拿出一张画像:“今天早上的时候,正好有两个马拉顿家族的人来,他们给了我这样一张画像,让我帮他们找出画像上的人。”

  “哦?”林立接过画像一看,顿时就呆住了,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这不就是自己吗?

  “怎么,费雷先生认识画像上的人?”

  “认识。”林立一脸的咬牙切齿,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要是还不明白的话,就是白长了一个脑袋了。

  埃萨雷确实没有说错,一旦自己脱离了奥兰纳魔法公会的庇护,马拉顿家族必定会采取行动,只不过林立真没有想到,马拉顿家族居然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为了对付自己,居然连大魔导士都派出来了。

  而且,刚刚在营地外面,可是停了六辆马车,这六辆马车里别的就不说了,随随便便装上十几个十级以上的人物,恐怕就够让自己喝一壶的了……看来这一次的火羽山之行,远不是想象中这么轻松。

  还有,萨琳娜这女人也是个麻烦……在那绕来绕去的说了半天,目的恐怕也不只是随便聊聊。

  萨琳娜想绕,林立却没心情跟她绕,当下也不跟她兜圈子,直截了当的说了一句:“萨琳娜团长,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呵呵,费雷先生,不知道您觉得白银之手如何?”萨琳娜笑得很灿烂,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抓住了对方的要害,刚刚跟马拉顿家族那两位一番谈话,虽然没能了解到更多信息,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马拉顿家族的人,绝不会放过这个叫费雷的家伙。

  马拉顿家族的势力究竟有多大,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比萨琳娜更加清楚,一手掌握着法兰五成军火生意的马拉顿家族,在法兰王国几乎可以说是一手遮天,即便是国王陛下,在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都必须优先考虑到马拉顿家族的反应。

  如今的马拉顿家族,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由权力与财富结合出的怪物。

  除了奥兰纳魔法公会这种凌驾于世俗之上的势力,又有谁敢去得罪马拉顿家族?一个五级战士,还是一个高级矿工?事实上他是什么身份毫无意义,不管是五级战士还是高级矿工,一旦马拉顿家族下了决心要赶绝他,他就一定会陷入走投无路的绝境。

  也许,自己是少数几个不用怕马拉顿家族的人……所以萨琳娜很有信心,将这个高级矿工挖到白银之手来。

  萨琳娜以为,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只差没象街边的流莺一样挥着手绢喊:“大爷,上来坐坐吧,我们这里的姑娘可是一个比一个漂亮,包准能把您伺候得舒舒服服……”

  “白银之手不错。”可等了半天,却只等来这么一句。

  “呀?”萨琳娜灿烂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是这个家伙脑子有问题,还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哭着喊着,要求加入白银之手佣兵团,并向自己请求政治避难么?怎么就冒出一句不错,不错是什么意思?

  “这个,费雷先生……”萨琳娜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话再说清楚一些,免得这家伙以后后悔,也同时让白银之手失去了一个难得一见的人才:“我听阿拉贡说,您在采矿上可是一位人才,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加入白银之手?”

  “加入佣兵团?”林立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抱歉,萨琳娜团长,我暂时还没这个打算……”

  “费雷先生,您真的不考虑考虑?对了,顺便说一句,今天早上来的,可是马拉顿家族的康德……”说完之后,萨琳娜还又看了林立一眼,那眼神的意思就是,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维尔海姆的侄子康德,在奥兰纳也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同时也是维尔海姆最信任的人之一,马拉顿锻造工坊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生意,都是由这个康德亲自经手,而且本身实力也是强得吓人,才不过二十八岁,就已经拥有了十六级战士的实力,也许十年之后,就又是一位传奇级别的人物。

  “哦……”林立点了点头,心里却很想问问萨琳娜,这个康德是干什么的……没办法,林立来到奥兰纳总共才不过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里,又至少有一个月是待在魔法公会里,要不是埃萨雷告诉他的话,他连维尔海姆,连马拉顿家族都不知道,就更不用说什么康德了……“……”而对面的萨琳娜,却很想弄头撞墙,她真的很想劈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构造,老娘口水都说干了,你居然就只是“哦”一声,你还敢不敢再给点反应?

  这个时候,萨琳娜突然发现,原本已经回到正确道路上的一切,似乎又脱离了自己的控制……眼前这个家伙,真是有些油盐不进的意思,不管自己跟他说什么,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就好象现在说的,不是马拉顿家族想要他的命,而是一位熟人想请他吃饭一样。

  萨琳娜一脸呆滞的望着林立……就在萨琳娜犹豫着,要不要把话说得更明白一些的时候,林立却已经站起身来:“萨琳娜团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回去了。”

  “啊?”

  “哦对了,萨琳娜团长,您那个地图,能不能给我一张?”

  “可……可以……”萨琳娜呆呆的望着林立,又呆呆的看着他把地图拿走,一直到他身影消失在帐篷外,萨琳娜都没能想明白,这家伙究竟哪里来的胆子,竟然连马拉顿家族要他的命都不怕……林立回到自己的帐篷之后,立刻就摊开了手上的地图。

  这一次萨琳娜倒是猜错了,两个十六级以上的人物,林立又怎么会不怕?不过也正因为怕,他才不能加入白银之手。

  从萨琳娜的话里,林立已经听出来了,这位美女团长,多半跟马拉顿家族有些交情,可问题是她不明白,自己跟马拉顿家族之间的交情可不是一般交情,那可是用马迪亚斯的四肢换来的。

  马迪亚斯是什么人?那可是维尔海姆的亲儿子,这样的仇恨,又岂是交情能化解得了的?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快刀斩乱麻。

  只要自己够快,能够抢先一步拿下黑莲花,再抢先一步回到奥兰纳,在麦德林奥德文的庇护下,就算马拉顿家族胆子再大,也不敢对自己来硬的。

  再说了,黑莲花到了药剂宗师手里,到时候谁找谁麻烦还说不定呢……大不了拼一拼,直接重金求购短暂神格药剂的材料,只要能把这东西配出来,小小的一个马拉顿家族,直接就用瞬发传奇魔法给轰平了,还找麻烦?找死还差不多……林立回到帐篷之后,就开始研究起了手上的地图。

  一边研究地图,林立就一边问候那个副团长,那家伙确实有点贱,拿给自己的居然是一张简化版地图,一开始还不怎么觉得,可跟手上这张一比,简直差到姥姥家去了,林立都有些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忽悠自己的……其实这一次,他倒是冤枉人家那个副团长了。

  当初给他的,确实是一张简化版地图,只提供山脚下的怪物分布,对于山腰上的许多地方,都没有进行很详细的标示,比如那个见鬼的山洞,就只是用一条线划了出来,根本没给出山洞内的详细路线。

  可问题是……他一个五级战士跑去找人要地图,谁又能够想到,他会跑到山腰上去?火羽山山腰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十级以上魔兽层出不穷的险境,就算是白银之手成员,没个一两队人马都不一定敢去,更何况是一个五级战士?

  在那位副团长想来,这位团长大人的救命恩人,多半只是想在山脚下逛逛,当时也没怎么往心里去,就在普通地图中给他拿了一张送来,他又哪里知道,这家伙的目标竟是在山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