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叔叔给你打针 8K大章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叔叔给你打针 8K大章


  如果我说,我家的晚饭比较晚,不知道大家信不信……

  好吧,事情是这样的,下午确实码不出来,然后一到晚上,莫名其妙的兴奋,唰唰唰的码起来就停不了,一不小心居然码了八千字!希望我难得的勤奋,能够稍稍弥补一下晚更新的过失……

  ………………………………

  林立猛的回过头来,正看见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就仿佛幽灵般的身影浮在山洞上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充满了妖异的气息,这一双眼睛实在是太特别了,林立甚至都不用去看他的脸,就知道这人就是那天走访白银之手营地时,吓得自己躲在帐篷里连头都不敢露的家伙之一。

  林立隐隐记得,萨琳娜好象说过,这个家伙好象叫阿古斯还是什么来的,据说是一个来历神秘的十六级魔法师,而跟他一起来的那位,则是维尔海姆的亲侄子,一个同样十六级的战士。

  “你是什么人?”林立脸上不动声色,在明知故问的同时,一只手却悄悄伸到了背后,抓住了身后的十字狙击弩。

  “我叫阿古斯,马迪亚斯少爷的魔法导师之一。”阿古斯的声音很平静,听起来就好象正跟老朋友谈论天气一样。

  但在说话的时候,无比强大的魔法波动,却不断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让林立感受到了绝大的压力,确实是十六级大魔导士地实力。林立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个有着一双红眼睛的家伙,纯以力量而论的话,恐怕已经超过葛瑞安了……

  “阿古斯先生是吗?很高兴认识您,真没想到,您居然是马迪亚斯的魔法导师,这可真是太好了。阿古斯先生,您能不能替我转告马迪亚斯……”林立笑得一脸的从容。就好象真遇上了老朋友。

  “哦?”

  随着阿古斯眼中一丝疑惑闪过,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也仿佛涟漪一般泛起了一丝波动,这一丝波动很短暂也很细微,但凭着敏锐无比地精神力,林立却是瞬间就抓住了这一丝细微的波动,就在阿古斯眼中一丝疑惑闪过地同时。一声尖利的破空之声也同时在耳边响起。

  “嘶!”

  就听见一声轻响,一道暗红色的光亮,刹时间就撕开了山洞中的幽暗,就好象一条毒蛇一样,直奔阿古斯的胸口而去。

  阿古斯毕竟是十六级大魔导士,即便是这蓄谋已久的一击,也并没有让他太过慌乱,几乎就在暗红色光芒划破幽暗的瞬间。阿古斯手上地法杖也同时举起,跟着就只见一片七彩斑斓的光晕在他身上闪过,一个冰霜护甲,一个源火护盾,已是同时撑了起来……

  “可笑!”面对破空而来的暗红色光芒,阿古斯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对于一个十六级以上的大魔导士来说,区区一支弩矢又算得了什么?这样的攻击除了激怒自己之外还有什么意义,真没想到,这个费雷居然这么愚蠢,象这样的人物,居然也敢挑衅马拉顿家族?真是可笑!

  可是就在下一瞬间,阿古斯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那一支破空而来的弩实,几乎是瞬间就撕开了冰霜护盾,完全没有受到一丝阻碍,就好象一把烧用的刀子切开牛油一样。只听“嘶”地一声。坚实的冰霜护盾就被撕开了,下一瞬间。就直接面对了源火护盾。

  阿古斯脸上神色顿时一变,他完全无法理解,这一支弩矢怎么会如此锋利?

  他又怎么可能想到,林立射出来的,竟是一支由高阶吸血鬼獠牙制成的弩矢,全力一击之下,别说小小的冰霜护甲,就算是传奇法师的魔法领域,都有很大地机会洞穿。

  当冰霜护甲被撕开的瞬间,林立仿佛已经看见,吸血鬼獠牙在下一瞬间,撕开那层薄薄的源火护盾,然后深深的扎进阿古斯身体里面,吸尽这个十六级大魔导士最后的力量。

  “喀!”

  但是紧接着,林立就听见了一声轻响。

  几乎就在吸血鬼獠牙刺穿源火护盾的瞬间,阿古斯手中的法杖却突然举了起来,跟着就看见一支冰霜长矛在阿古斯手上凝聚,在那电光火石的瞬间,竟是不偏不倚的撞在了迎面射来的吸血鬼獠牙上面……

  “我x!”林立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这个红眼睛地反应,远远超出了林立地估计。

  刚刚那种情况下,就算是林立自己,也自问不可能做得比他更好了,吸血鬼獠牙刺穿冰霜护甲,留给红眼睛的时间只是一刹那,可是就在这一刹那地时间里,他却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这一支冰霜长矛,瞬间就挡住了林立势在必得的一击。

  “马迪亚斯少爷说得没错,你果然很狡猾,不过很可惜……”飞溅而起的冰屑当中,吸血鬼獠牙“当”的一声落到了地上。

  阿古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手中法杖慢慢的举了起来,随着一阵繁杂而又冗长的咒语吟唱声,一阵冰寒刺骨的寒意瞬间弥漫起来,大片大片的雪花在法杖顶端盘旋,那冰寒刺骨的寒意,甚至掩盖住了山洞中天然的灼热。

  “糟糕!”寒意弥漫的瞬间,林立脸上神色顿时一变,以他现在的实力,绝对挡不住十六级大魔导士全力一击。

  阿古斯的吟唱速度快得惊人,只不过眨眼之间,就已经完成了咒语吟唱,无穷无尽的寒意从天空中涌来,庞大的魔法元素简直压得林立喘不过气,在这一刻。林立完全来不及细想,他只能凭借着本能的反应,猛地将一丝魔力输入元素洪流戒指……

  可是紧接着,林立脸上的表情,却突然僵住了。

  因为他明明看见,在那无穷无尽的寒意之后,却只是一根细细的冰锥……

  “完了……”冰锥瞬间被元素洪流吞没。但给林立带来的,却是一种近乎绝望般的感觉。庞大无比的魔法元素,漫长地咒语吟唱,这一切竟然全都是假像,为的就是逼出自己地元素洪流戒指,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随着最后一丝寒意消失在元素通道当中,阿古斯那张英俊得有些妖异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来。马迪亚斯少爷说得没错,你身上果然有一件不错的魔法装备,不过很可惜,你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使用了它……”

  “**,那马迪亚斯有没有告诉过你,他是怎么被我打成白痴地?”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玩什么阴谋诡计已经没有意义了,林立一边从无尽风暴之戒中拿出寒冬法杖。一边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

  “……”阿古斯笑了笑,缓缓的从空中落了下来,两个魔法师之间的战斗,完全没有使用漂浮术的必要,除了居高临下的心理优势之外,这个大魔导士级别的魔法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除非你的飞行速度能比魔法还快,否则一个漂浮术加在身上,会让你变成一个会飞地活靶子。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几乎是同时举起了手中法杖,并同时开始了咒语的吟唱。

  一方是熊熊的烈焰,一方是咆哮的冰雪。

  这是纯粹的力量比拼,比的就是谁更猛谁更狠,怒焰风暴对上冰雪风暴,刹时间就在山洞里激荡起了耀眼地火花。

  无数星星点点的火光在元素护盾上炸开,几乎每一次施法。都让林立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十六级大魔导士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极限。每一次魔法冲撞,都会在一瞬间内让元素护盾黯淡许多。

  而与此同时,对方身上的源火护盾,却是连一点虚弱的迹象都没有,此消彼长之下,大魔导士与魔导士之间的差距,更是被无限的放大。

  这是一场完全一边倒的战斗,从战斗一开始,林立就落入了绝对地劣势当中。

  这个叫阿古斯地家伙,恐怕是林立遇到的敌人当中最强大地一个,哪怕是幽影谷中的尸巫,都不如这个红眼睛可怕,无论是技巧还是力量,这个阿古斯都已经达到了令人恐惧的程度,用安度因的话来说,这是一个真正的魔法师,无比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可以游刃有余的应对任何情况。

  精准无比的判断能力,更是让林立觉得一阵头大。

  有好几次,林立都试图骗取对方的魔力反馈,可是佯装施法换来的,却不是扭转局势的机会,而是对方无情的嘲笑。

  林立甚至可以感觉得到,对方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

  这种感觉就好象猫捉老鼠一样,抓住之后却并不急于吃掉,而是反反复复的玩弄,一直将那可怜的老鼠玩弄得奄奄一息时,才一口将它的脖子咬断。

  林立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那只老鼠……

  他很想想出一个办法,摆脱眼前这不利的局势,可是战斗却仿佛一个旋涡一般,不断的把他拖向深出,那种有力使不出来的感觉,让林立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好象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任凭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阻止战斗一步步向深渊滑落,林立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拼命的挣扎,等带着自己被耗尽最后一丝力量的那一刻……

  元素护盾的光芒正越来越黯淡,林立已经感觉到了,法术衰竭的时间,已经渐渐跟不上元素护盾消失的速度,此时的他,已经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恶性循环当中。

  也许下一次,他就会在没有任何护盾的情况下,直接面对对方的魔法轰击。

  “您还在挣扎?真是让人敬佩的勇气……”阿古斯的笑容中似乎总是带着一丝讽刺,就在几秒钟之前。他刚刚用一发怒焰风暴轰开了对方的元素护盾,同时放出地两枚风刃,瞬间就切开了火炎蝾螈皮制成的皮甲。

  失去了火炎蝾螈皮甲的保护,山洞中的热毒顿时就象瘟疫一般侵袭而来,裸露在外的皮肤几乎是瞬间就被烫得一片焦黑,林立甚至可以很清楚的听到那“滋滋”的声响,锥心般地疼痛。就好象正被人用刀子一点点割着一样……

  高强度的施法,已经耗尽了林立最后一丝力气。剧烈地疼痛,更是一刻不停的折磨着他,当阿古斯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林立只觉得脑子里昏昏沉沉的,脚下就好象踩着一团棉花一样,他试图睁开自己的眼睛,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眼前都始终是一片模糊,五彩斑斓的色彩在眼前闪来闪去,就好象正在看一部荒诞地电影。

  “不过很遗憾,一切应该结束了。”阿古斯的右手慢慢抬了起来,一团光芒正在手心中渐渐凝聚,老鼠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是时候咬断它的脖子了。

  “轰!”跟着就是一声闷响,一团耀眼的光芒。已是猛的从掌心中涌出,这一发奥术飞弹结结实实的砸在林立胸口,那沉重的声响,就好象一柄重锤落下,当场就让林立吐出了一口鲜血。

  但这个时候地林立,却好象傻掉了一般。一记接一记的奥术飞弹打在身上,他竟是连一动也不动,整个人就象一只靶子一样站在那里,任凭奥术飞弹砸在身上,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响……

  “啪!啪!啪!啪!啪……”

  没有惨叫,也没有怒吼,只有一股鲜血从口中涌出,在第十枚奥术飞弹落下之后,林立就仿佛一具木偶一般,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山洞里的一切突然静了下来。就连那缓缓流动的岩浆。也仿佛被时间凝固……

  希恩望了望地上地林立,又望了望远处的阿古斯。在那张黝黑的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永远是无所不能的费雷先生,会被这个红眼睛的家伙杀死。

  “费雷先生……您起来好吗?”希恩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颤抖,他弯下腰去,想要把林立扶起来,可是用手一摸,却只摸到一手热腾腾的鲜血。

  “他起不来了。”阿古斯的声音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满足:“中了十发奥术飞弹,没人起得来。”

  “是你杀了费雷先生!”希恩猛地站起身来,一双眼睛竟是在突然之间变得赤红,身上缭绕地青色斗气就仿佛火焰一般熊熊燃烧,只见他双脚猛的一蹬,整个人就仿佛一只大鸟般凌空飞起,融入了深渊魔铁地双手巨剑高高举过头顶,带着一阵沉重的破空之声当头斩下。

  “找死……”在十六级大魔导士看来,一个十级战士跟蚂蚁没什么分别,阿古斯甚至连看都没看希恩一眼,直接就举起了自己的右手,顿时又是一发奥术飞弹“轰”的一声射了出去……

  “啪!”奥术飞弹结结实实的砸在希恩身上。

  可是随着一片耀眼的光亮溅开,这个粗壮得就好象魔兽一样的青年,却并没有象阿古斯想象中一样,如断线风筝一般从天空中坠落,身上的青色斗气依旧熊熊燃烧,那把双手巨剑依旧高高举过头顶。

  天空中的阴影正越来越近,阿古斯脸上的神色终于变了。

  在这仓促之间,他只来得及飞快的撑起一片冰霜护甲。

  跟着就只听见“喀嚓”一声脆响……

  希恩的力量何等恐怖,如今又是盛怒之下全力出手,就算是十六级大魔导士撑起的冰霜护甲,在这势大力沉的一剑之下,也是顿时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巨剑与冰甲摩擦,刹时之间就只见一片耀眼的火光溅起。

  凭借着这一把并不锋利的巨剑,希恩竟是生生在冰甲上撕开了一道裂缝,而手中的巨剑就这么顺着这条裂缝划入,瞬间就让阿古斯肩上溅起了血花。

  星星点点的火光当中,一朵朵鲜艳的血花溅起,一时之间竟是显得如此的华丽。

  “啊!”

  空旷地山洞里。回荡着一阵阵凄厉的惨叫,阿古斯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仇恨,就连那张英俊得有些妖异的面庞,也几乎是在瞬间被彻底扭曲,一时之间竟是显得无比的狰狞。

  “轰!轰!轰!”接连不断的奥术飞弹从掌心飞出,虽然希恩有斗气护身。这几发奥术飞弹还无法伤到他地身体,但接连不断的力量冲击之下。依然是逼得他一连往后退了十几步远,双手巨剑猛地插在地上,才勉强稳住了后退的身形,粗重的喘息声中,一双死死盯着阿古斯的双眼,仍然透出一种狂暴的赤红。

  “混蛋,你必须死!”阿古斯的声音沙哑而又刺耳。听上去就好象玻璃摩擦一样。

  只见他手中法杖猛的举起,一片黄色光芒顿时将希恩覆盖,跟着就是一阵急促地咒语吟唱,庞大无比的魔法元素,开始呈现出剧烈的扭曲。

  在迟缓术的影响下,希恩每往前走出一步,都要耗费比平时多几倍的力气,但他双手紧紧握住巨剑。脚下的步子虽然缓慢,却显得异常坚定,在阿古斯吟唱咒语的时候,希恩一双赤红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他,就这么以一种略显笨拙的姿势。一步一步的向他接近着。

  “轰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头顶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跟着就只觉得一阵山摇地动,无数细碎的石块从山洞顶部落下,在山洞里激荡起弥漫的尘烟。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仿佛拉开了一场巨变地序幕。

  剧烈的爆炸声,隆隆的脚步声,凄厉的惨叫声……

  整个世界就好象被人浇上了一桶汽油,在突然之间就被点燃了一样,原本就热得足以将活人烤熟的山洞。更是在突然之间变得灼热无比。无论是阿古斯还是希恩,都同时感觉到自己手上的武器竟是热得发烫。就好象刚刚从熊熊烈火中拿出来一般。

  跟着……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响起,阿古斯竟是吓得连咒语都忘记了吟唱……

  他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怪物,但凭着大魔导士特有的敏锐,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从那咆哮声中,感受到了一股令人震颤的力量。

  如果林立还在的话,多半一下就能听出,这是沙罗曼蛇地咆哮声。

  面对这传奇级别地力量,就算是大魔导士阿古斯,也是忍不住生出了无穷无尽的恐惧,他脑海中闪过地第一个念头就是——逃!

  可是……

  仅仅是一瞬间之后,他就突然发现,自己根本逃不掉。

  随着那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整个山洞就仿佛崩塌了一般,大块大块的岩石从洞顶落下,砸在地上的时候,那沉闷的响声就好象在阿古斯心里响起,前后左右都只见一片尘烟弥漫,遮天蔽日的泥沙弥漫了所有人的视线,阿古斯只能凭着记忆,往那些些可供藏身的死角处躲。

  可是才刚刚往前走出几步,就突然听见一阵破空之声从身后传来。

  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想起,还有一头手持巨剑的黑熊想找自己拼命。

  这一刻,阿古斯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如果是换了平常时候,就算这头黑熊再怎么爆发,也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随便放出几个十级以上的魔法,就可以轻易破掉他的斗气。

  可是现在……

  如今这山洞里就好象一锅煮开的粥一样,放眼望去只见一片翻江倒海的景象,大块大块的岩石直往下落,稍不注意就得落个头顶开花的下场,这种情况下别说吟唱咒语,就算停下来喘口气都得冒着生命的危险。

  瞬发魔法倒是可以放,可是对于一个拥有斗气的十级战士来说,瞬法魔法又有什么用处?

  没办法,阿古斯只能拼命的逃。

  山洞中山摇地动,空中不时有岩石落下,身后又追着一头暴怒的黑熊,一时之间阿古斯真是苦不堪言。

  他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这头黑熊究竟是吃错什么药了。为了一个同伴,竟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冒着当头砸下地岩石,非要置自己于死地。

  “你他**疯了!”阿古斯愤愤的吐了口唾沫,拼命的躲避着从头顶落下来的岩石,在这过程当中,他至少已经看见了两次。这头黑熊根本就是一个疯子,任凭岩石往身上砸。就是为了能砍自己一剑。

  “**,有病!”

  在这仿佛天威般的灾难下,想要逃生本就难于登天,更何况这家伙还象疯子一样缠上来,他难道就不怕被石头砸死不怕被岩浆烧死?阿古斯望着那张充满疯狂的面孔,一时之间真是死地心都有了。

  “轰!”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块巨大的岩石当头落下。

  当岩石落下地瞬间。阿古斯顿时就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一块巨大的岩石几乎有房子那么大,从数十米高的距离落下时,那沉闷的声响就好象火星撞地球一般,震得厚厚的山壁都是一阵山摇地动。

  而岩石落下的位置,也是让阿古斯欲哭无泪,刚好就在离岩浆不远的地方,前方是巨大地岩石堵路。后面是滚滚的岩浆退无可退,而在这两者之间,却又横着一头手持巨剑的黑熊……对了,还有一具幸运的尸体……

  在这个时候,阿古斯竟是突然羡慕起那具尸体来……

  在这仿佛天威般的灾难中,这具尸体竟是毫发无伤。没有被岩石砸中,也没有被溅起的岩浆烧到,就这么一直静静的躺在那里,就好象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可惜,希恩根本不给他机会羡慕。

  就在阿古斯脚步放慢的瞬间,双手巨剑又一次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完了……”眼看着这一剑就要当头斩下,阿古斯却是连一点退避的地方头没有,往前自然就不用说了,直接被双手巨剑劈成两半,往后也没什么分别。落进岩浆里面。估计比被双手巨剑劈死还惨。

  “砰!”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又是一声闷响传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阿古斯命不该绝。就在希恩一剑即将斩下的瞬间,一块足有人头大小的岩石却突然落了下来,不偏不倚刚好就砸在希恩背上,这一下虽不至于让希恩受上,却是当场将他砸得一个踉跄,手中双手巨剑就这么“匡当”一声落在地上。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阿古斯又怎会放过,当下二话不说伸出脚来,顺势就将那把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双手巨剑给踢进了岩浆里面。

  “老子看你这下还怎么杀我……”尽管身处绝境当中,阿古斯心里仍是忍不住阵阵得意,他实在是快被这头黑熊给逼疯了,此时终于占了一丝上风,他又怎么还忍得住?

  可惜……

  在露出得意笑容地时候,他似乎又忘记了一件事。

  魔兽除了爪子之外,还有一口锋利的牙齿。

  希恩现在就正是这么干的,双手巨剑被踢进岩浆,他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只听他一声怒吼,整个人已是猛的扑了过来……

  “**……”随着希恩的身影在视线中越变越大,阿古斯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头黑熊将自己扑倒,然后用他厚厚的熊掌抽在自己脸上……

  “砰!”

  希恩可是真正的人形魔兽,他地拳头又岂是一个魔法师承受地住的?就听见一声闷响,阿古斯当时就只觉得眼前金花四溅,无数地小星星在眼前闪来闪去,就好象被一柄铁锤砸在脸上一样。

  “救命……”阿古斯很悲愤的喊了一声,可是嘴巴才刚一张口,满口的牙齿就哗啦哗啦的直往外掉。

  希恩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又哪管他喊不喊救命?一双赤红的眼睛中充满了仇恨,两只拳头更是象打沙包一样,“砰砰砰”的在阿古斯脸上揍个不停,只是几拳下去,就将阿古斯两边脸都揍得高高肿起,一眼望去,只见一片青一片紫,中间还沾满了血污,如果只看这张脸的话,又有谁还能认得出来,这个好象家里开了染房的家伙,就是那个英俊得有些妖异的阿古斯来?

  阿古斯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在希恩连续不断的拳击之下,他只能发出一阵阵有气无力的呻吟,一个十六级的大魔导士被逼到这种程度,光是这一件事,就足以让希恩一战成名的了。

  可是希恩现在完全不管这些,他整个人都被复仇的怒火包围着,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要打死这个杀死费雷先生的凶手……

  “希恩,休息一下再打吧……”恐怕就连阿古斯自己都没有想到,暂时让自己保住小命的,竟然是那具躺在地上的尸体。

  “费……费雷先生?”希恩举在半空的拳头顿时僵住了,他分明看见,已经死去的某人,此时正神采奕奕的从地上坐起,一边跟自己说着话,一边还“呸呸呸”的往外吐着什么……

  被揍得仿佛猪头一样的阿古斯,也在突然之间呆住了,那个一连中了自己十发奥术飞弹的家伙,居然跟个没事的人一样坐了起来。

  “这黑莲花,可真他姥姥的苦……”林立吐了几口口水,才站起身来,拍了拍希恩的肩膀:“谢谢你了,希恩。”

  “没……没什么……”希恩挠了挠头,那张黝黑的脸膛居然微微有些发红:“我是您的随从,没能保护好您,是我的责任。”

  “你已经干得很好了。”林立又笑了笑,这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被揍得仿佛猪头一样的阿古斯:“要不是你的话,我们的阿古斯先生,又怎么会被揍得象只猪头一样……”

  阿古斯听着这调侃的话,真想一头撞死在山壁上。

  可惜……

  他现在连撞死都无法办到,挨了一顿胖揍之后,感觉就好象被一块巨石从身上碾过一样,感觉浑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都已经碎开了,别说站起身来撞墙,就算是连眨一下眼睛,都会觉得一阵剧烈的疼痛从骨头缝里传来。

  更何况现在他的小命,就掌握在这两个人手上。

  甚至都不需要他们动手,只要把自己丢在这山洞里,任自己自生自灭,就足以将自己的小命送掉。

  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敢去得罪两人?

  不但不敢得罪,他还不得不忍着剧烈的疼痛,在脸上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

  “阿古斯先生是个聪明人……”这一丝讨好的笑容落入眼中,林立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当下很欣慰的夸奖了一句。

  就在阿古斯以为,对方会放过自己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弩矢……

  这一支弩矢,阿古斯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两人刚刚交手的时候,这家伙就是用这样一支弩矢,轻而易举的射穿了冰霜护甲,几乎在一瞬间内夺去自己的生命,若不是自己孤注一掷放出冰霜长矛的话,自己恐怕就已经死在这支弩矢下面了。

  一向到这支弩矢的威力,阿古斯就禁不住害怕得发抖,他完全不明白,这个刚刚装过死的家伙究竟想干些什么。

  林立并没有让阿古斯害怕太久,他很快就揭开了谜底,只见他手中拿着弩矢走到阿古斯身前,还很小心很小心的帮他翻了个身,尽量不去碰触他身上的伤口。

  “乖,别怕,叔叔给你打针……”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