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自焚

第一百九十八章 自焚

  “小心你自己吧……”自己现在伤成什么样,风暴剑圣心里一清二楚,那可是沙罗曼蛇的爪子,其中蕴涵的毒性远比狮蝎尾巴凶猛百倍,就算自己贵为传奇强者,也只能凭斗气勉强将毒性压下,至于其他的,也只能等回到奥兰纳之后,再去药剂师公会想想办法了……事实上,也只能去药剂师公会。

  除了药剂师公会那群贪婪的老家伙之外,沙罗曼蛇的剧毒几乎等于无解,再高明的医生,再高明的牧师,再高明的魔法师,在沙罗曼蛇的剧毒面前,都只能是束手无策。

  眼前这个年轻魔法师虽然来历神秘,但风暴剑圣相信,他还不至于神秘到能解沙罗曼蛇剧毒的程度。

  “你帮不了我的……”风暴剑圣摇了摇头。

  “喝喝看。”林立笑了笑,也没再继续解释,只是从身后拿出一只玻璃瓶子丢了过去:“万一不行,你就当是喝果汁好了,反正挺甜的。”

  “……”风暴剑圣接过玻璃瓶子,正要把林立叫住,却突然听见一阵嘶吼远远传来,跟着就看见沙罗曼蛇带着一道红色残影,如风一般从远处扑来,而它的目标,正是刚刚让它伤上加伤的年轻魔法师,一时之间只见那带着剧毒的前爪,密密麻麻的鳞片,无不在阳光下闪烁着妖异的红光,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即便是以风暴剑圣的沉着,也是忍不住脸色一变:“小心!”

  远处的六大佣兵团成员,更是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萨琳娜美目圆睁,一张俏脸上充满了惊骇,阿拉贡神色焦急,恨不得能冲上去把林立推开,就连一向最信任林立的汉克,此时也是终于慌了,两只手拢在嘴巴,拼命冲远处的林立喊着:“小心背后!”

  将一只玻璃瓶子丢给风暴剑圣之后,林立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此时听见声后响动传来,却依然是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只是远远冲着希恩跟阿古斯喊了一声:“喂,你们两个,收拾收拾,回奥兰纳了!”

  “哦……”希恩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埋头收拾东西去了。

  “你……你快看你背后!”阿古斯却是一脸惊骇,看起来就象见了鬼一样,一边结结巴巴的说着,一边拼命的冲着林立身后比着手势。

  “一头沙罗曼蛇而已,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嘛……”林立小声嘀咕了一句,连看都没去多看一眼。

  沙罗曼蛇的速度越来越快,只见它紧紧贴着地面,就象一道红色的影子一般,“嗖”的一下就窜过了百米之遥。

  “你是一头猪!”萨琳娜恶狠狠的骂着,一双眼睛却忍不住闭了起来,没机会了,完全没机会了,这么近的距离,以沙罗曼蛇的速度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用锋利的爪子将他撕成碎片,到时候什么大魔导士都得回老家。

  “砰!”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家伙死定了的时候,远处却突然一声巨响传来,紧跟着就看见沙罗曼蛇身上一团鲜艳的红色爆开,就象雾气一样弥漫了所有人的视野,炽热无比的温度,在一瞬间内散发开来,让所有人都只觉得身上有些发烫……然后,就是“轰”的一声……一片耀眼的火光冲天而起,将弥漫的红雾映照得异常妖艳。

  火羽山山顶突然静了下来,就好象有什么东西,突然之间把所有的声音都吸走了一样……风暴剑圣怔住了,阿古斯怔住了,六大佣兵团的人也怔住了。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沙罗曼蛇,怎么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倒下了?

  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还狠狠的揉了揉眼睛,以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真的不是幻觉,沙罗曼蛇真的倒下了……“见鬼……”萨琳娜战战兢兢的张开眼睛,却突然看见这诡异的一幕,一时之间整个人都呆住了,在那呆了足有一分钟之久,才猛的抓住阿拉贡的脖子:“说,怎么回事?”

  阿拉贡两眼发直,死死盯着那团燃烧的火焰,连脖子被萨琳娜掐着都好象没感觉到,一直过了好半晌之后,他才终于是从喉咙深出挤出一句话来:“沙罗……沙罗曼蛇被……被……被烧死了!”

  “烧你个头!”萨琳娜差点没一脚踹在他脸上,什么乱七八糟的,沙罗曼蛇被烧死了,你怎么不说鱼被淹死了?

  “真……真的!”阿拉贡喘着粗气,将刚才那一瞬间内所发生的时候,又向萨琳娜说了一遍。

  听着阿拉贡的讲述,萨琳娜一双眼睛越睁越大,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照阿拉贡所说,在刚刚那一瞬间内,沙罗曼蛇身上突然燃起了熊熊烈火然后它就被自己的火给烧死了,开什么玩笑,沙罗曼蛇可是火焰精灵,天生就拥有操纵火焰的能力,在岩浆中散步,在烈火中沐浴,对它来说就好象呼吸一般自然,说它被自己的火烧死,这也太假了一点吧?

  可偏偏阿拉贡却是言之凿凿,由不得自己不信。

  “沙罗曼蛇它真的……真的是被自己的火烧死的?”萨琳娜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真的……”阿拉贡重重的点了点头,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亲眼所见的话,恐怕就连他自己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话。

  刚刚发生的那一幕,他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匪夷所思。

  简直就好象变魔术一样,沙罗曼蛇带着残影刚刚扑近,却在刚刚要伸出爪子的瞬间,莫名其妙的就燃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整个身体都被炸成了一片血雾。

  “阿拉贡,你说……会不会是那家伙干的?”萨琳娜在那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又突然冒出句话来。

  “这个……”

  “对了,刚刚那家伙好象把什么东西丢进沙罗曼蛇嘴里了,会不会是毒药什么的?”萨琳娜现在真是满脑子疑问,她简直都快被这诡异的情况给逼疯了,与其说是在问阿拉贡,倒不如说她是在那自言自语。

  “……”阿拉贡悄悄撇了撇嘴,心想你们家的毒药才会爆炸……两人在那小声嘀咕的时候,其他几个佣兵团也是不约而同的议论开了,他们议论的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个年轻魔法师究竟是什么人。

  对于六大佣兵团的冒险者来说,林立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没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也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最可怕的是,这家伙还能弄得沙罗曼蛇**,这得多大的冤屈?

  恩,红龙佣兵团那几个人倒是知道,可知道归知道,他们敢说么……风暴剑圣已经站了起来,他手上依然拿着那只玻璃瓶子,瓶盖已经打开了,又浓又稠的黑色液体正散发出浓浓的恶臭,风暴剑圣试着将这瓶古怪的液体凑到鼻子面前,但立刻就被熏得直皱眉头,他真的很难相信,这瓶看起来毒性比沙罗曼蛇爪子还要强的液体,会象那个年轻魔法师所说的,真的能够帮到自己……但是刚才那一幕,却又让风暴剑圣不得不相信。

  再怎么说他也是传奇级别的强者,眼光当然要远远强过萨琳娜,他根本就不需要去怀疑,就凭着直觉就可以判断出,沙罗曼蛇之所以会死在自己的火焰之下,完全是因为这个年轻魔法师的存在。

  连沙罗曼蛇都能杀死的人物,又岂会随随便便拿瓶药水来骗自己?

  风暴剑圣咬了咬牙,终于还是捏着鼻子,一仰头将那瓶黑糊糊的液体灌了下去……“呃……”怪异的液体刚流进喉咙,风暴剑圣就觉得五脏六腑都仿佛正在翻腾,那种感觉简直比挨了沙罗曼蛇一爪子还难受,就好象一双穿了几年没洗的靴子,放进水里泡上个两三个月,再把那水给喝下去一样……风暴剑圣真是一边喝就一边吐,心里早把林立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遍了,妈的,小王八蛋你可以的,这么狠的东西你都弄得出来,那沙罗曼蛇该不会也是被这么一瓶东西给恶心死的吧?

  好不容易把这瓶东西喝完,风暴剑圣已经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么瓶子一丢就又坐到了地上,心想真他妈活见鬼了,喝这么一瓶东西,居然比跟沙罗曼蛇干一场还痛苦……这个时候,林立已经把秘银坩埚收起来了,此时正带着希恩跟阿古斯,沿路往下山的路走去,从风暴剑圣身旁经过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空玻璃瓶子:“这么快就喝完了?这两天好好养着,多喝水少运动,两天之后你体内的毒素就清除干净了。”

  “……”风暴剑圣吐啊吐的也没吐习惯,此时一见林立过来,正打算兴师问罪的时候,却又听他在那煞有介事的一番叮嘱,张开的嘴巴顿时又给闭上了,他现在是真的看不透这个年轻魔法师,万一人家给的那瓶东西,真能够解毒怎么办?难道老子堂堂风暴剑圣,还要干出那种,揍完人之后,却突然发现自己错了,于是又送上门去赔礼道歉的蠢事不成?不行不行,这事可不能干……风暴剑圣心里怎么想,林立已经没兴趣知道了,他现在感兴趣的是,沙罗曼蛇那已经烧焦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