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零五章 灵能药剂

第二百零五章 灵能药剂


  v“大魔导士?”会长大人的房间里,奥德文一声惊呼,有些驼背的身体微微前倾,仿佛是想将水晶球中的画面看得更清楚一些,这个年轻学徒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

  偌大的奥兰纳魔法公会里,如果要找出一个最了解林立实力的人,那恐怕非奥德文莫属了,虽然两人接触并不太多,加起来也才不过见了几面,但奥德文活了一百多岁,阅历和眼光又岂是一般人所能比的?凭借着这种阅历和眼光,他可以看出许多别人看不出的东西。

  但就算奥德文阅历再怎么丰富眼光再怎么犀利,恐怕也没能看出来,这家伙不声不响之间,竟然已经拥有了大魔导士级别的实力……这实在是太出乎奥德文意料之外了。

  自从林立一发怒焰风暴出手之后,奥德文就一直望着水晶球中的画面发呆,过了许久之后,才听见他微微叹了口气:“葛瑞安的运气真是让人羡慕……”

  以奥德文的见识又怎么会不明白,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大魔导士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今后上百年的时间里,加洛斯魔法公会都不用为任何事情担忧了,因为另一个魔法师之神,很可能就会诞生在这个偏僻的小公会里。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奥德文神色间有些羡慕。

  不过也只是羡慕而已,活到奥德文这个年纪,很多事情都已经看开了,葛瑞安能够发掘出这样的魔法天才,只能说他运气太好。

  相比奥德文的淡定,坐在他对面的达利安就显得失太多了。

  “这不可能!”当林立用大量瞬发魔法压制麦德林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一下就变了,整张脸在突然之间就变得煞白,看上去就好象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猛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夸张的挥舞着双手,冲着水晶球中的画面嘶声尖叫道:“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大魔导士,他一定是作弊了!”

  “达利安,没什么事是不可能的……”早在几十年前,奥德文就已经执掌奥兰纳魔法公会了,达利安跟加洛斯那个胖会长之间的恩怨,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只不过这毕竟是私人恩怨,再加上一方是加洛斯魔法公会会长,一方是自己一向倚重的得力助手,所以一直以来奥德文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也幸亏葛瑞安去了加洛斯,这几十年里两人没什么接触,也没什么机会把恩怨扩大。

  但自从费雷来到加洛斯之后,这段当年的恩怨似乎又有延续下去的趋势。

  说起来这事也够巧的,费雷这小子天生就是个能惹事的家伙,先是打伤了达利安的试炼学徒,之后又打伤了达利安的亲侄子,这一来二去之下,奥德文已经隐隐感觉到,达利安已经对这个年轻魔法师流露出很重的敌意了。

  如果只是一般魔法师的话,也许奥德文会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达利安虽然骄横跋扈,但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应该还不敢干出太出格的事来,顶多不过是让对方吃吃苦头,对年轻人来说,这也不失为一种锻炼。

  但费雷不行……且不说半年后那场赌约,奥兰纳魔法公会还必须依仗费雷,就凭他跟安度因,跟老格林的关系,再加上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奥德文就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动这个年轻魔法师,开什么玩笑,招惹了安度因招惹了老格林,到时候这个黑锅谁去背?那两个老家伙可不是好惹的,真要把他们惹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就算奥德文是法兰王国唯一一个二十一级传奇法师,如非必要的话,他也绝不愿意去招惹这两个老家伙。

  更何况,这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就已经达到大魔导士境界的天才。

  这种天才已经超越了地域的范畴,他不仅仅属于加洛斯魔法公会,更属于整个法兰王国,身为法兰王国二十四间魔法公会的首脑,奥德文有责任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不管达利安心里是什么想法,也不管他之前有没有干过些什么,但从现在开始,他对这个年轻魔法师的敌意必须收敛起来。

  “达利安,你有多久没见过葛瑞安了?”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奥德文的表情显得前所未有的严肃。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永远也不用见到这个该下地狱的蠢货!”听奥德文提到葛瑞安的名字,中年大魔导士顿时露出了一脸厌恶的神色,他对葛瑞安的仇恨,已经在心里埋了数十年之久,当年一点小小的恩怨,早就生根发芽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并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有时候甚至就连达利安自己都有些怀疑,如果这种仇恨得不到发泄的话,自己有一天会不会被逼得彻底疯掉。

  达利安充满仇恨的目光,让奥德文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对于自己的这位得力助手,他不得不很谨慎的斟酌着用词:“有件事,我想我必须好好跟你谈谈……”

  “奥德文会长,如果是关于那个蠢货的事,我想您不用再说了。”可奥德文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达利安给打断了。

  “那好……”奥德文点了点头,并没有再继续劝说下去:“你跟葛瑞安之间的仇恨我不管,但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事?”

  “这个年轻人,我不想看到他出什么事。”奥德文伸出枯瘦的手臂,指着水晶球中正飞快吟唱咒语的林立,望向达利安的目光中,你是多多少少显得有些凌厉:“达利安,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这个年轻人对奥兰纳魔法公会来说很重要,为了保住他我已经得罪了维尔海姆,如果你真打算把葛瑞安的帐算在他头上,那我也不介意再多得罪一个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达利安在魔法公会数十年,还从来没看见奥德文象今天这么严肃过,一直以来,这位德高望重的会长都给人一种宽厚仁慈的印象,但今天他居然为了那个年轻魔法师而一反常态,当那凌厉的目光从自己脸上扫过的时候,达利安甚至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向暴力的麦德林。

  在奥德文的目光注视下,达利安隐隐觉得背心有些发凉。

  只见他吞了口口水,这才艰难的吐出一句:“明……明白。”

  “希望你是真的明白。”奥德文看了一眼自己的得力助手,又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你侄子马德雷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费雷确实有些不对,下手下得实在太重了,不过达利安,你那个侄子也应该好好管教管教了,在这么重要的试炼里,他居然还敢随意虐待试炼魔法师带来的随从,他该不会真的以为其他二十三间魔法公会都没人了吧?”

  达利安听见这话,心头顿时一紧。

  马德雷的事他最清楚不过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授意,马德雷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绝不敢去虐待一个试炼魔法师带来的随从,以达利安的心思又怎么会猜不出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多半早就已经落在奥德文眼中,他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提出来,无非是想给自己敲响警钟罢了。

  当下达利安也是不敢怠慢,神色惶恐的就把责任拉到了自己身上:“对不起,奥德文会长,都怪我平时没管教好,等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好好教训教训他。”

  “算了……”奥德文摇了摇头:“他也已经受到教训了,费雷下手下得太狠,他恐怕要在床上躺好几个月才能起来吧?”

  “至少三个月。”达利安无儿无女,侄子马德雷就是他唯一的亲人,虽然蠢了一些,但毕竟是最亲近的人,此时听奥德文提起,又想起马德雷躺在病床上的惨状,一时之间也不由有些辛酸。

  “这样好了,达利安,你等下回去的时候,就顺便去一躺研究院,让巴罗夫给你一瓶灵能药剂,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谢谢奥德文会长。”达利安脸上满是惊喜,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奥德文居然会允诺给马德雷一瓶灵能药剂,这可是奥兰纳魔法公会最大的秘密,就算是公会高层当中,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它的存在,而真正有权利动用的,更是仅有奥德文跟巴罗夫两人而已,就算是麦德林想要动用,都必须提前一个月进行申请。

  “你不用感谢我……”奥德文摇了摇头:“这瓶灵能药剂可不是白给你的,从今天开始,我不想再听到任何有关你对付费雷的传闻。”

  “是。”达利安点了点头,没再继续多说什么。

  奥德文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这一瓶灵能药剂,就是用来安抚自己的,如果自己不接受安抚的话,那等待自己的恐怕就是另一种下场了……这位会长大人虽然一向宽厚仁慈,但统治奥兰纳魔法公会数十年,又岂是一个只会仁慈宽厚的人物?真要是把他给惹火了,还不知道会拿出些什么手段了。

  再说了……早在十天之前,自己就已经把网撒下去了,之后的一切,跟自己再无一丝关系,那个加洛斯乡巴佬就算出了什么事,奥德文也很难怪到自己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