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零六章 因为我要骗人

第二百零六章 因为我要骗人


  公会大厅里挤满了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颗巨大的水晶球上,学徒与导师的战斗,就正通过这颗巨大的水晶球,清清楚楚的展示在所有人面前。

  战斗已经进入了**,年轻学徒的攻击正一次比一次凌厉,麦德林身上的元素护盾正变得无比黯淡,几个关键法术的衰竭时间却始终遥遥无期,在一片飞舞的风刃当中,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这一场战斗的精彩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众人的想象。

  当麦德林激活巫师之眼,将整个竞技场映入水晶球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将是一场实战教学。

  在他们想象中,麦德林可能会用几个控制魔法,让那个年轻学徒明白控制的威力,也可能会开着元素护盾,任年轻学徒狂轰滥炸,一直到他耗尽魔力之后,才告诉他应该怎么合理分配自己的魔力……总之绝没有人想过,战斗竟会如此激烈。

  水晶球中的战斗火花四溅,所有人都怔怔的愣在那里,整个公会大厅竟没有一丝声音,不管是成名数十年的大魔导士,还是刚刚接触神秘知识的魔法学徒,在这一刻全都被吓得没有了声音。

  这两个人之间的战斗实在是太恐怖了……麦德林不愧是站在大魔导士颠峰的人物,虽然力量被压制在十五级,但他所表现出来的施法技巧却真真切切的告诉每一个人,他确实是大魔导士当中最强大的一位,近乎完美的魔力控制,接近极限的施法时间,由他释放出来的魔法,简直就好象艺术品一般精致,在那种近乎绝境般的劣势下,他竟然还能抽出时间反击,许多时候,众人甚至觉得他的施法技巧已经颠覆了自己的常识。

  众人甚至有些庆幸,幸亏麦德林将自己的力量压制在十五级,幸亏他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近乎绝境般的劣势当中,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许自己一辈子也看不到这么精彩的战斗。

  象麦德林这种站在大魔导士颠峰的人物,很多时候光凭力量就足以摧毁一切,以至于他很少在战斗中用尽全力,更不用说象现在这样拿出全部本事,拼命的在绝境中挣扎那一丝喘息的机会。

  对于公会大厅中的数百魔法师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美伦美焕的魔法表演。

  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常常都有的。

  光是看到麦德林用尽全力,就足以让他们大呼过瘾了。

  更何况……逼得麦德林用尽全力的,还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学徒。

  这个年轻学徒给他们带来的,是一种真正的震撼。

  比起麦德林那种艺术品般精致的施法技巧来,这个年轻学徒所表现出来的却又是另一种风格,精确高效,就好象一具精密运转的机器,他对魔力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令人感到恐怖的程度,就好象那不是虚无飘渺的魔法力量,而是一支最灵活的手指一样,完完全全的精确掌控,没有一丝多余没有一丝浪费。

  最让一群魔法师头皮发麻的是,这个年轻学徒对时间似乎有着一种本能的敏感,一场战斗进行到现在,双方至少各自放出了数十个魔法,光是那绚丽的魔法符文就足以眼花缭乱,可是这个年轻学徒却清清楚楚的记得每一个魔法的顺序,更准确无误的把握住了它们各自的衰竭时间。

  “这太可怕了……”公会大厅里数百魔法师,他们脑子里都是不约而同的冒出了这个念头。

  就在刚才,麦德林好不容易撑过了元素护盾的法术衰竭时间,正打算凭着这个元素护盾反击的时候,那个年轻学徒却突然放出了魔力反馈。

  在那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麦德林那张张开的嘴巴。

  那是正要吟唱咒语的征兆。

  可是他究竟要吟唱什么咒语,却是谁也不知道了,因为这段咒语还没来得及出口,就已经被那个年轻学徒给扼杀了。

  那种感觉简直是令人绝望……这中间的诀窍并不复杂,在场数百魔法师中,稍有眼力的都看得出来,无非就是算准麦德林的元素护盾衰竭时间,在衰竭时间刚过的一瞬间放出魔力反馈,因为只有在元素护盾的保护下,麦德林才能够放心大胆的施法,也才能给对手留下魔力反馈的机会。

  但这世界上的事,总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算准元素护盾的衰竭时间,又岂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光要记住麦德林上一个元素护盾是什么时候放的,更要记住自己在这一段时间里放出了多少个魔法,对元素护盾造成了多少削弱,除此之外,还必须考虑到麦德林的魔力消耗,以及自己对他造成的压力,这中间甚至还涉及到心理揣摩等异常微妙的因素。

  魔法师的战斗最需要的就是精神集中,光是繁杂无比的咒语吟唱,就足以消耗掉大多数魔法师全部的心神,能够在激烈战斗中进行思考,并为自己制订出精妙战术的,无不是难得一见的魔法天才,至于象这个年轻学徒一样,在面对自己导师的时候,还可以进行复杂无比的计算的,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这根本就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能力。

  公会大厅里静得吓人,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水晶球上,怔怔的望着那个正在吟唱咒语的年轻学徒。

  他吟唱咒语的速度并不太快,看上去有些不紧不慢的样子,但是眼光犀利的老魔法师们却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年轻学徒吟唱咒语的速度,竟是丝好不比麦德林差!

  “见鬼……”几个上了年纪的魔法师,都是悄悄的嘀咕了一句。

  这实在是太见鬼了……麦德林就算再怎么压制力量,再怎么只有十五级,已经融入血脉的施法习惯却是不会变的,对于他这个等级的魔法师来说,施法习惯已经成了一种本能,就算他把自己的力量压制到一级,一个咒语该压缩多少时间还是应该压缩多少时间,不会因为等级而有所改变。

  在大厅中众人看来,麦德林对吟唱时间的压缩,已经达到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了,他们甚至觉得,就算是换个传奇法师来,恐怕也很难比麦德林做得更好了。

  可是现在,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却有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学徒,干出了只有麦德林才能干出的事。

  没人敢相信这个年轻学徒才二十岁不到。

  以至于所有人都开始猜测了,这个看起来象是学徒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一时之间,公会大厅里窃窃私语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想起来了,这小子好象是从加洛斯来的!”人群当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这一句话出口,顿时就引来一阵反对的声音,一个花白胡子的老魔导士神色激动:“胡说八道,加洛斯魔法公会那种地方,怎么可能教出这么厉害的天才来?”

  “就是,这不可能!”旁边几个同僚看了他一眼,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一个能把麦德林逼得走投无路的魔法天才,居然是从加洛斯来的?谁不知道那地方是魔法蛮荒之地,几十年里就出了葛瑞安一个大魔导士,最可笑的是,听人说那地方最强大的魔法力量,居然不是魔法公会,而是十几个乱七八糟的魔法家族……这样的天才出自加洛斯?倒不如说麦德林是个女人来得干脆……“这小子如果真是从加洛斯来的,我就把这水晶球给吃了!”花白胡子的老魔导士神情激动的指着眼前的水晶球。

  “……”说出真相的魔法师顿时哑巴了,那么大一颗水晶球,真要让这老大爷吃下去,还不得吃出人命来?

  再说了……虽然嘴上喊着这小子是加洛斯来的,可是就连他自己心里其实也没底,加洛斯那乡下地方谁不知道,出个魔导士就够他们庆祝半年的了,更何况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大魔导士?

  也许是自己认错人了……唯一一个说出真相的魔法师,也有些怀疑起自己了。

  而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猜测着林立来历的时候,战斗却已经进入了尾声。

  “轰隆!轰隆!轰隆!”一连三个火焰之环在麦德林身旁炸开,摇摇欲坠的元素护盾终于只剩薄薄的一层。

  “小子,你有种!”这三个早就埋好的火焰之环,在最关键的时刻炸开,顿时就将麦德林逼到了绝境,身上的元素护盾只剩薄薄的一层,也许只需要一个风刃就能将它切开,而法术衰竭的时间才刚刚过去一半,想要撑出另一个元素护盾,简直就象是让公鸡下蛋一样。

  麦德林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是第一次狼狈成这样,这实在是太憋屈了,被个二十岁不到的毛头小子打得全无还手之力,眼看着就要被撕开元素护盾,直接宣判自己死刑了,可是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一个魔法接一个魔法的轰过来……“真他妈阴沟里翻船!”麦德林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千不该万不该,自己就不该小看这小子,以为他还是一个月前的实力,却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这小子就已经从十三级突破了十五级,成了一个真正的大魔导士。

  不过这小子也是个人才,一点微弱的优势被他不断扩大,最后竟是将自己逼到了绝境。

  “看吧,我早说过,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借着跟麦德林擦身而过的机会,林立悄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麦德林一听之下,差点没被他气得吐血。

  可惜吐血归吐血,他依然是什么也做不了,就在两人擦身而过之时,林立一个燃烧之手已经落到了麦德林背上,熊熊的火焰猛的升腾而起,瞬间就将元素护盾给烧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完了……”感受着火焰之手上传来的灼热,麦德林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老子几十年英名,今天就要毁在这小子手上了……”

  想到头顶上那十二颗巫师之眼,麦德林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在这一刻,整个魔法公会都静了下来。

  不管是奥德文还是达利安,又或者是公会大厅里那数百魔法师,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水晶球,看着林立一个火焰之手落下,又看着麦德林身上的元素护盾破开,在这一瞬间,连时间都仿佛停滞了……然后他们就看见……那个年轻学徒手上缭绕的火焰,竟是在突然之间熄灭了。

  竞技场里飞舞的魔法符文瞬间散尽,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一行四人刚刚进去的时候。

  魔法公会上上下下全都怔住了,谁也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这么个结果,这这这……这又算是个什么情况?

  “糟糕,那小子魔力耗尽了!”公会大厅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确实是魔力耗尽了……一直到这个时候,公会大厅里的这一群魔法师才突然想起来,在刚才的战斗当中,那个年轻学徒至少放出了数十个魔法,其中至少有一半都是魔导士级别的。

  一时之间,众人脸上都是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难怪自己总觉得不对,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小子之所以看起来这么猛,完全是因为他一直在透支魔力,数十个魔法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天文数字一般的魔力,就算是那些成名已久的大魔导士,都不一定能经得起这样的消耗,更何况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

  仔细回忆整个战斗过程,也的确是这么回事,自从占据微弱优势之后,那个年轻学徒就一直在用魔法狂轰滥炸,大量的瞬法魔法,加上短促的咒语吟唱,逼得麦德林喘不过气的同时,也正不断透支着他自己的魔力,这种近乎赌博般的战斗方式,终于在最后一刻让他尝到了恶果,就在胜利触手可及的地方,他的魔力却彻底耗尽了……“太可惜了……”人群中不时传来叹气的声音,就连这些毫无关系的魔法师们,都为那个年轻学徒感到遗憾。

  真的是只差一点点了,那个火焰之手哪怕是多燃一秒,也足以将麦德林彻底击败,可惜就是这一秒,却成了永远也无法触及的目标,麦德林可是十八级的大魔导士,战胜他的机会,一个魔法师一生当中又能够遇见几次?

  会长大人的房间里,达利安正暗暗的松了口气。

  还好,这个加洛斯乡巴佬虽然强大,却还没有强大到蛮横无理的程度,至少在魔力方面,他还无法与真正的大魔导士抗衡,这多多少少让达利安有些欣慰,并在心头暗暗记下,魔力不够充足是对方最大的缺陷。

  而奥德文则只是笑了笑:“看来麦德林的运气不错……”

  “奥德文会长,这恐怕不仅仅是运气吧。”

  “哦?”奥德文看了达利安一眼,目光中露出几分疑惑:“达利安,你有不同意见吗?”

  “是的,奥德文会长。”达利安点了点头,这才指着水晶球中的林立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切恐怕早就在麦德林先生的掌握之中,他一早就判断出了对方的魔力极限在什么地方,所以才一直在防守,目的就是为了耗尽这个年轻人的魔力,并让他明白合理分配魔力的重要性。”

  “看来你还是不太明白……”奥德文笑了笑,没再继续多说什么:“算了,达利安,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坐坐。”

  “是。”达利安又看了一眼水晶球中的画面,这才恭恭敬敬的退出了会长房间,沿着走廊向研究院方向走去,这一路上他的心情都很不错,一瓶灵能药剂即将到手,又摸透了那个加洛斯小子的实力,对方最后时刻耗尽魔力,让达利安彻底放下心来,只要不是真正的大魔导士,就还有机会对付。

  随着达利安走进研究院,这一场远远超出众人想象的战斗,也彻底拉上了帷幕,水晶球上的画面渐渐模糊,最后又恢复了先前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麦德林却正在发飙。

  老家伙脸色铁青的念了一句咒语,将上方的十二颗巫师之眼关掉,等到回过头来的时候,神色间已是凶恶得好象是要吃人一样:“妈的,你敢说你魔力耗尽了?”

  “干嘛……”林立仍然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我为什么不可以耗尽魔力……”

  “少跟老子来这套,别人不知道你,老子还不知道你?”一看林立这半死不活的样子,麦德林就忍不住想一脚踹过去:“妈的,你这种怪物就该拉进屠宰场里,还耗尽魔力,你耗尽个屁,上次在噩梦山脉对付三眼血狼你怎么不耗尽魔力,在幽影谷里你怎么不耗尽魔力,他妈的跟老子动手你就耗尽魔力了,有没有这么巧的事?”

  “这个……”林立挠了挠头,很无耻的答了一句:“人总有运气不好的时候吧,我这次运气不好,魔力消耗太快不行吗?”

  “……”麦德林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魔力消耗也分运气好不好的,这是你家的理论?

  “算了,老子不跟你废话。”麦德林发现,如果比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自己拍马也赶不上这小子,倒不是不会说,关键是脸皮没他厚,这小子完全是不要脸的,瞎话张口就来,根本就不管合理性。

  “你自己老实说,为什么要让我!”

  “我什么时候让你了……”

  “妈的,你还敢不承认?”麦德林一下火了,象他这种已经站在职业颠峰的人物,对胜负其实早就已经看淡了,赢了固然值得高兴,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当着全公会的面输,也只不过是尴尬一下而已,尴尬过后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真正让他生气的是,自己居然要靠对手有意放水,才能赢得这场看起来实力严重悬殊的战斗,一想到这个,麦德林就气得想吐血,这小子简直就是**裸的打脸,什么时候耗尽魔力不好,偏偏要在火焰之手即将落下的时候耗尽,这不是明摆着告诉自己:“老家伙,别高兴得太早了,老子这是让你的。”

  妈的,这简直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而且,别人不知道他的底细,难道自己也不清楚?

  自从这小子来到奥兰纳之后,自己就一直担任他的试炼导师,从最开始的暗影魔豹,到之后的三眼血狼,这两场战斗自己可是全程关注过的,从头到尾,就没发现这小子在魔力方面有任何问题。

  在那两场战斗力,这小子表现得就好象一台魔力无限的永动机一样,一个接一个的魔法张口就来,从来没见他为魔力犯过愁,不管任何时候,都给人一种魔力充沛的感觉,以至于麦德林都有些怀疑,这小子身上是不是带着恢复魔力的药剂了。

  今天这一场战斗虽然精彩,但真要说激烈程度,却是远不如当初在噩梦山脉上,三人遇上三眼血狼群的时候,要知道那可是数百头三眼血狼,一个魔法杀十头都能杀得人手软,更何况还有一位高高在上的群狼之王。

  在那种情况下都没能耗尽的魔力,又怎么会在刚才耗尽?

  “好吧好吧……”林立一看麦德林真的火了,也不敢在继续瞎扯,只是点了点头,有些含糊的应了一句:“我确实还有一点魔力……”

  至于这个一点是多少点,林立就没去解释了,反正对他来说,一点跟很多点,其实都意味着无限。

  虽然早就猜到了真相,但此时听到林立亲口承认,麦德林仍是气得脸色发白,从他口中发出的咆哮声,几乎将整个魔法公会的屋顶都掀了起来:“妈的,你给老子老老实实的说清楚,为什么要放水,你是不是觉得老子配不上当你的对手?”

  麦德林这话已经有些严重了,林立也不敢怠慢,赶紧摇头否认:“不不不,您可千万别误会,我之所以在最后时刻留一手,可跟您没多大关系。”

  “那是为什么?”

  林立看了看头上那十二颗巫师之眼:“因为我要骗人。”